🏡
PTT小說網
x
    大漠孤煙還保持著一個揮拳的姿式,就是在這一拳下,方銳的海無量脫身而去。

    大漠孤煙收拳,轉身。他那萬年不變的角色神情,當然從來都不是韓文清的情緒體現。不過此時韓文清的神色,倒真和這角色一樣有幾分沉重……

    剛剛那一拳,或許很多人都覺得是沒問題的,但是韓文清卻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一拳慢了。

    這不是什么失誤,韓文清很清楚這一拳需要銜接的更快,但是他有心而無力,換作是十年前,五年前,這一拳都一定會無懈可擊的命中對手,沒有任何人可以躲得過。但是現在……

    有些事,真的不是憑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如今的他,在這種節奏的戰斗中實在很難保持持續的穩定,于是剛剛稍稍一慢,出了空當,立即就被對手給捕捉了。

    反應真快啊……

    韓文清感嘆著,就算自己再不肯罷休,每每這種時刻,卻也不得不感受到自己的遲暮。

    遲暮,但是沒有遲疑。

    大漠孤煙轉身,依舊直面海無量,韓文清已經開始醞釀下一波攻勢。

    方銳好容易才讓海無量脫身,似乎再不敢輕易上去撩撥,海無量在這邊忽左忽右的左右搖擺著,不斷牽引著對手的注意力,守候著時機。

    結果大漠孤煙居然邁步后退。

    所有人意外。

    大漠孤煙無論以何種姿態沖上去,哪怕是很不合理的時機沖上去,大家都不會意外。因為那就是韓文清,逆流而上虎口拔牙這這種事他干得還少嗎?

    可是他后退……

    在對方還沒有什么明顯攻擊性的情況下,他選擇了后退。或許他是察覺到了什么,但是后退,這可不是韓文清處理問題會用的手段。

    結果海無量那左右搖擺的走位跳動。也在此時突然就停下了。

    怎么回事?大家覺得比賽的節奏突然變得有些古怪,而此時還能看懂其中意味的,那都得是相當的高手才行。

    “居然變得這么冷靜,真是沒勁透了。”葉修這時在場邊嘟囔著。

    “怎么?”陳果忙問,她需要解說。

    “方銳的海無量在那晃啊晃的,是表現出一種攻擊意向然后反復試探。高手對決,需要從對手任何一個微小的舉動來判斷各種可能性。方銳做的事雖然看起來簡單,但如果持續停留在這一階段,那對韓文清的注意力是一種很大的消耗。”葉修解釋道。

    “也就是說,他想消耗韓文清?”陳果說。

    “是的。”葉修點點頭。“不過他大概也沒想著就是被這樣晃啊晃的一直晃到韓文清暈,以韓文清一貫的性子,他看穿對手的意圖。也一定會以強硬的方式來阻撓,所以他是在引透韓文清繼續發動快節奏的攻勢,但是現在,韓文清只是很簡單地退了退。”

    “退了退又怎樣?”陳果問。

    “后退,拉寬視野。放大空間,更加整體全面地觀察海無量的動作,所需的注意力會少很多。”葉修說。

    “哦……那方銳讓海無量繼續走上前晃呢?”陳果說。

    “那繼續退讓就行了,反正也不至于被逼到什么死角。方銳這手已經沒什么價值了,還要反復折騰那太沒風度了。”葉修正說呢,但一看場上,“好吧。我不該低估他的下限的。”

    風度?

    猥瑣流的大師在意過這種東西嗎?

    沒什么風度的舉動,方銳幾乎沒怎么遲疑就做出來了。就像陳果所說的,海無量繼續晃啊晃的壓上。張牙舞爪的像只螃蟹。

    韓文清也果然如葉修所說,繼續向后退著。

    看懂內涵的,此時紛紛鄙視方銳猥瑣無聊;看不懂的,此時各種茫然,難道海無量的這左右搖擺是什么殺手锏的起手式嗎?以至于逼得韓文清要不住地后退?

    一邊進。一邊退,大漠孤煙退得是條弧線。保證自己不至于退到擂臺場邊界上去,于是兩人這一進一退的,不大會在場上是各繞了一個半圈。

    “這家伙現在是真有耐心啊!”葉修感嘆著,換是以前的韓文清,早讓大漠孤煙拎著鐵拳上去捶死對方了吧?

    “就這么一直轉圈的話會怎么樣?”陳果這時問。

    “裁判會干預的。”葉修說。

    “那家伙不會打算一直轉到裁判出手吧?”陳果很是無語地說著。方銳這種選手為什么不適合做一隊之核心他算是明白了,真的太沒有形象了!

    “他是在挑戰韓文清的耐心。”魏琛這時開口了。

    葉修點了點頭。此時明知對方可以輕松化解,但還要繼續堅持這樣的用意恐怕就是如此了。方銳是在用自己的下限折磨韓文清啊!因為他一直這樣進逼固然很無聊很沒風度,但是韓文清這樣配合著他步步后退,卻也沒多好看。這下限,百分之七十是方銳在刷的,但另外百分之三十卻也是韓文清配合輔助他刷的。以韓文清的脾性,應該是不屑于此的,所以方銳就偏要如此,以此來撩撥韓文清。

    但是現在看來,韓文清在刷下限這種事上也是夠霸氣。刷了半圈了,大漠孤煙的腳步依然沉穩,看起來依然沒有要打破下限僵局的意思。這家伙,今天真是下定了決心要和方銳一起把這場對決的下限拉到最低嗎?

    看得懂比賽,看得懂此時韓文清的選手們心情都很復雜。這個聯盟中最具象征性的熱血好漢,也墮落猥瑣起來了嗎?

    半圈之后,又半圈,兩個人的角色是一起繞著擂臺場走了一圈。兩分鐘內一場比賽的快節奏終于在這一場被打破了,但是,以這樣一個刷下限的方式,而且還是韓文清參與的刷下限,這實在任何人都沒有想到的。

    這一圈都轉罷了,但方銳刷起下限來意猶未盡毫無心理壓力,海無量繼續“瀟灑”著搖擺著看起來再轉一百圈也不會覺得有什么問題。韓文清呢?他要是真跟著方銳就這么退上一百圈,那他這一世英明可就真要全砸在這場比賽里了。所有觀戰且看懂的人,此時真的都是這么想的。

    接下來會怎樣?所有人心情都很復雜,終于就在兩人第二圈起步的時候,場上正義的使者——裁判不能忍受了。

    “請雙方端正比賽態度。”系統消息放出,暫時只是一句警告。

    “哈哈。”方銳笑著,回應裁判,海無量的動作也立即稍停,然后大漠孤煙的拳頭就揮到了他的面前。

    “我操卑鄙啊!!!”海無量飛出,方銳狂刷消息,一張黃牌亮起,一堆拳腳繼續砸在海無量身上。

    所有人目瞪口呆。

    方銳很少真的有機會說別人卑鄙,絕大多數時候他只是在顯露他的無恥。但是這一次,坦白說,大家真的覺得,方銳說得很對……

    居然搶在裁判刷出系統消息,方銳回應兼操作暫停的這個剎那發動了攻勢。

    榮耀沒有裁判發出聲音時雙方就要立即停止比賽的規則,但是裁判出聲,那肯定是要對場面進行一定的影響,這種時候雙方選手肯定都會做出一些調整。

    于是韓文清無比堅決果斷地在這個時候發動了迅猛到極點的攻擊,正在和裁判打“哈哈”的方銳果斷中招。

    這絕對是猥瑣流的手法,甚至就在這場比賽開場的時候方銳都還用過。一條和場外林敬言隔空對話的消息試圖將對手的思緒也放飛到場外,借機攻擊。

    而現在,韓文清借的則是裁判做出裁定的一瞬間。

    “韓文清……嗯……”解說潘林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經驗很豐富,提前意料到了這種情況裁判肯定會干預,同時意識到了裁判干預的瞬間必然會有節奏變化,而他就在這一個瞬間發動了攻擊。”李藝博這次卻是一點遲疑都沒有,立即接過潘林的話來十分平靜地解說著,好像完全沒察覺這其實是一次比較猥瑣的偷襲。

    李藝博,到底也是霸圖出身;韓文清,那也是他的隊長。這一次,李藝博真真實實地起了偏袒維護的心思。

    “啊……是啊,經驗太豐富了,這都意料到了……”潘林下意識地順著李藝博的口風說著。U www.uukanshu.com

    “這場耐心的較量,到底還是韓文清更勝一籌,方銳這注意力可不夠集中啊,還和裁判‘哈哈’,這多此一舉的行為導致他完全喪夫了節奏上的主動。”李藝博今天是一豁到底了,贊完韓文清再黑方銳,不過他的話確實也是完全說得通的,只是有意淡化了比賽內容中的猥瑣成分。

    “應該……拿下了吧……”潘林看著比賽場面說道。

    格斗家的貼身短打節奏快,粘性強,一路打到死是常有的。之前韓文清讓方銳鉆空當脫身了一次,那么這一次呢?在方銳注意力分散情況下發動的強襲,讓他占據了非常有利的位置。一直在引誘韓文清出手的方銳,本來一直是有心理準備的,但是就在裁判發出消息的一瞬間,他確實疏忽了。因為裁判的警告,他以為之前準備的計劃就到此為止了,卻完全沒有想到韓文清居然就在這叫停的瞬間,發動了他等候了足足一圈的攻勢……

    猥瑣不猥瑣,這從來不是方銳所關心的問題。在吃牌叫罵韓文清卑鄙的時候,方銳其實是對自己感到懊惱。這種可能發動偷襲的卑鄙時刻,自己居然會疏忽掉,真的太不應該了。自己的猥瑣流,還遠不夠猥瑣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