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繼方銳和韓文清那一場對決中的轉圈后,今天擂臺賽的節奏第二次慢了下來。

    這絕不是唐柔所希望的節奏,那么這種情況下,誰比較占優自然不難分辨。

    宋奇英。

    同為職業新秀的他,比起唐柔接觸榮耀的時間卻要早很多,而他和秦牧云一樣是職業訓練營出身,同樣有著一身扎實的基本功。

    他將節奏控制的十分穩定,很擅破壞節奏的唐柔,竟然沒辦法攪亂這一對一的局面。觀看這場比賽的職業高手們都在議論紛紛,這是一場矛與盾的較量,而現在,堅實穩固滴水不漏的盾牌將那柄銳利的矛給擋住了。

    堅固的盾無法攻破,那勢必是反彈到自己。于是在這樣攻與防的直接對抗中,最終完成的事實上也是交換。宋奇英風格的交換,用精密的防守來實現的交換。和藍雨戰隊那種隨時有可以爆發反擊的攻擊性防守來說,宋奇英的防守更為純粹。

    這樣的一個選手,居然是霸圖培養出來的,無數人都在看著比賽嘖嘖稱奇。

    唐柔當然沒有這樣的心情了,她很郁悶,這種節奏被抑制的感覺讓她覺得很壓抑。她不是沒想過辦法,但是無論她如何變幻節奏,對方都能很快察覺,然后跟上,然后拖慢。

    看起來是寒煙柔主攻,長河落日主防,但唐柔心里真沒多少是在攻擊的感覺,她只覺得自己是在撞墻,一次又一次地撞上去,彈回來,然后寒煙柔的生命就去了百分之三十,對手呢?對手只掉了百分之十五的生命。正好一比二的消耗,像是精準計算過似的。

    然后,對方再掉百分之十生命的時候,自己就徹底倒下嗎?

    唐柔不甘心,無法拿到勝利是讓她永遠都不甘心的一件事。

    寒煙柔的攻擊突然停頓,下子退開數步之遠。

    “哦……”好多人發出那種十分意會的感嘆聲。

    “早該停一停了嘛,那樣一味的蠻干根本不是辦法。”解說潘林也是這樣說的。

    “看似一路主攻,但事實上她是一直被宋奇英牽著鼻子在走的,是應該停一停。好好找找對手的空當了。”李藝博也說道。他現在又恢復了很公正公平的解說嘉賓模樣,很認真地在給局面不利的唐柔出謀劃策。

    “但要是找不到對手的空當呢?”潘林問道。

    “那么……當然就是一場你合該輸掉的比賽了。”李藝博說道。

    是的,找不到對手的空當,無法擊倒對手,那當然就只能被擊倒。這個道理很簡單。

    唐柔會怎么做呢?

    這個一直以來都在攻擊端給大家留下很強烈印象的選手,在這道她無法攻破的防守壁壘面前,會做出什么樣的調整呢?

    寒煙柔停下攻擊已有五秒,宋奇英的長河落日并沒有迫不及待地順勢發動反擊,但也在一步步地朝前進逼。他當然也不是只會防守而不懂得進攻的人,只是他的進攻也和他的防守一樣慎重。

    “呃,準備把攻擊的主動權交給宋英奇。然后在對手的攻擊端尋找破綻嗎?”李藝博看出一些情況,“在無法打破對方防守的情況下,這確實是個辦法。不過……宋奇英的風格,即使在攻擊端恐怕也很難讓唐柔找到空當。更何況……”

    李藝博的話還沒來及說完,場上已有角色沖了出去。

    寒煙柔。

    豪龍破軍!

    停了約莫五六秒,然后依舊是唐柔率先發動了攻擊。將攻擊的主動權交給宋英奇?李藝博這解說詞都還沒說完呢就已經被堵回去了。

    距離很近,豪龍破軍可不容易閃避。但宋奇英謹慎的性子卻讓他時時都保持著躲避各種攻擊的準備。

    豪龍破軍?

    寒煙柔火舞流炎提起的那一瞬,長河落日就已經朝旁翻滾閃讓了。

    魔法斗氣和空氣劇烈碰撞。發出仿佛爆炸般的轟鳴聲,豪龍破軍沖出,但是長河落日已經在閃讓。誰知寒煙柔的火舞流炎竟然也在這時發生了一丁點的偏轉,向著長河落日閃讓的方向。

    不是眼力很好的人,恐怕都沒能察覺這一細微的變化。

    宋奇英察覺了,和張新杰一樣,他也總是仔細地觀察著對手,爭取不漏過任何一個細節。他甚至可以很準確地判斷出,這一丁點的偏轉是發生在他的長河落日做出閃避以后。

    也就是說唐柔沒有對他的行為做出任何預判,這是一次見招拆招。

    偏轉的角度只有一丁點,但是這么近的距離,豪龍破軍那么快的速度,能做出這丁點的偏轉,已經是非常驚人的反應和手速了。

    豪龍破軍可不是點攻擊,澎湃的魔法斗氣和空氣碰擊,摩擦出的是一個面。

    攻擊面發生了偏轉,但是好在還是能避過。

    宋奇英的判斷很清晰,加上這丁點偏轉后,豪龍破軍也不足以轟到自己。但是如果再遠一些的話,偏轉角度就可以再稍稍大上一點,那結果可就不好說了。

    宋奇英還在想這些,卻發現紅光一道,火舞流炎已經閃到了自己面前。

    怎會!

    心中驚詫,同時卻也已下意識地操作,長河落日本能讓了一下這道刺擊。

    不中,然后……沒有任何影響。

    這已經不是豪龍破軍,豪龍破軍攻擊成面,只是這點程度的避讓根本閃不過去。宋奇英看著紅光收回,寒煙柔看起來沖勢還未消除,但是這一擊,確確實實不再是豪龍破軍。

    之前長河落日和寒煙柔之間的距離大約有四步半。

    四步半的距離,豪龍破軍出手,然后進行偏轉,然后取消,然后另一個攻擊追加過來,彌補豪龍破軍無法做到的偏轉。

    雖然最后還是沒中,但是宋奇英已經出了一身汗,更可怕的是攻擊沒停,收回去的紅光很快就又遞出來了,刷刷,接連就是兩下,連突!

    長河落日不避,因為宋奇英清楚一味的閃避,只會讓自己失去節奏,最終完全處于被動。

    五、六秒的停歇,是要讓出攻擊的主動?這樣想的人全都大錯特錯。五、六秒的停歇,現在看來好像就是中場休息了一下,再來的,是更加強勢,更加暴風驟雨一般的攻勢。從起手的第一擊起,就沒有試探,沒有保留,完完全全地投入到了進攻當中。更重要的是,對手稍有變化,就立即跟著變化,這是將節奏催生到了最快,十分死命地緊咬著對手。

    威脅很大,對敵人是,對自己更是。這么快的節奏當然很難維持,更容易犯錯,而且一錯之后根本沒有挽回的機會。

    噗噗!

    兩道血花從長河落日身上揚起,這個技能宋奇英沒有閃避,硬頂著傷害,長河落日搶步上前揮出一拳,他必須做出一些攻擊上的應對,以此來抑制比賽的節奏。

    拳出,但是落空。寒煙柔看起來根本就沒閃避,但是這一拳最終卻差了那么稍許。

    場外觀戰的韓文清看到這一幕都好生感慨了一下。矛長拳短,刺擊更是將戰矛的攻擊距離發揮到極致,這之后拳法家再搶攻,需要搶回的空間著實不少。這樣的艱難,他和昔日葉修戰斗時屢屢遇到,那個家伙就是會充分將這些優勢利用起來。

    拳不中,寒煙柔的反擊卻至,宋奇英手忙腳亂的應對,好容易搶到一個空當,立即施展鋼筋鐵骨,長河落日挺身而上,繼續搶攻!

    他需要控制節奏,而這已經不是單靠防守就可以做到的。宋奇英此時非常堅決地專注于攻擊。

    但是唐柔沒有退讓,她顯然也知道眼下的關鍵所在,此時她已經不能停,停,就意味著輸。

    比賽節奏驟然飆升,迅速進入了今天擂臺賽的風格。矛與拳的碰撞,讓很多人仿佛看到了那個長達數年間的對抗。讓霸圖粉絲比較鬧心的是那個操作著戰斗法師的居然更像他們所熟悉的風格,不過好在他們的宋奇英也不賴,面對如此兇猛的對手,他絲毫沒有退縮。

    今天這場擂臺賽,到底還是要在對攻中見分曉。

    誰會贏?

    眾人一時間都看不清,寒煙柔的生命更少,但此時這種節奏的對攻,UU看書 形勢上卻是她占優,長河落日的生命下降更快。而這種節奏的對攻,誰都極有可能產生疏忽,在最后一秒發生什么反轉都是有可能的。

    所有人都注視著比賽的畫面,連潘林和李藝博的解說都已經停了。這種節奏下,還能進行什么解說?就等著出了結果再做賽后分析吧!

    砰!

    隨著最后一次沉悶的碰撞聲響起,場上勝負,終于揭曉。

    宋奇英,長河落日,到底還是站到了最后,霸圖勝出。

    唐柔雖然輸了,但是最后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卻打掉了長河落日百分之六十的生命,攻擊端的表現相當驚人。

    比賽結束,兩邊的選手都走出了比賽席,掌聲響起。是給獲勝的宋奇英,同時也是給唐柔。雖然這個姑娘有不好的風評,雖然她用的職業是霸圖最討厭的戰斗法師,但是這位選手的風格,霸圖粉們喜歡!

    喜歡,那便鼓掌,霸圖粉就是這么痛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