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早該那樣打嘛!”下場后的唐柔也收獲了來自隊友的掌聲,葉修如此對她說著。

    “好的,下次。”唐柔順口應道,很隨意地笑了笑。葉修這話她知道當不得真,這大概只是對她后半段出色爆發的一種鼓勵。

    如今的唐柔可不是當初那個被葉修連滅十多局卻都搞不清雙方差距在哪里的新人小白了。現在的她不會盲目自信,什么程度的節奏自己可以控制得比較游刃有余她完全清楚。再往高走,隨之而來的只會是越來越高的失誤率。這就和籃球場上距離籃筐越遠命中率就越低一樣。半場三分雖然時常也有投進去的,但哪有人把這當成是正常攻擊手段的?

    唐柔最后的那段爆發,就好像是一個半場三分一樣,不是逼不得已,這樣的出手選擇并不合理。

    葉修也笑了笑,對于唐柔在精神上的領會十分滿意。

    “季后賽,該放手一搏的時候也不要退縮。”葉修說道。

    “當然不會。”唐柔說。

    “注意時機的選擇。”葉修說。

    “哦……”唐柔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剛才那局,寒煙柔百分之二十生命時開始爆發,最后打掉對手百分之六十后耗盡。如果再早一些呢?生命百分之三十的時候爆發,又能維持這種局面到最后的話,沒準現在勝利的就是興欣了。

    對于形勢的審度,自己到底還是差了些啊!唐柔感嘆。

    “那么,擂臺賽丟掉的人頭,就讓我們去團隊賽里摘回來吧!”葉修這時對全隊說著。

    擂臺賽里興欣雖然丟掉了一分,但是對于先拿下一輪勝場的他們來說,不至于因為這一分就感到緊張。全隊上下的斗志還是異常高昂的。

    反觀霸圖這邊,作為獲勝一方氣氛反倒不如興欣這邊這么活絡,全隊埋首圍在一起,正在緊張部署著接下來的團隊賽。作為主場方,在知道地圖的情況下,部署可以更具針對性。

    中場休息時間很快過去,裁判招呼雙方上場的同時,電子屏開始打出兩隊的出場陣容。而興欣這邊,有一位本不是主力的選手此時特別受關注。那就是羅輯。上一輪興欣拆毀地圖導致霸圖落敗的功臣,號稱在這方面有天生才華的家伙,會在今天的這一陣中繼續出場嗎?

    名字開始一排一排在電子大屏幕上亮起。

    興欣,葉修;霸圖,韓文清。

    興欣。蘇沐橙;霸圖,張佳樂。

    興欣,方銳;霸圖,白言飛。

    興欣,唐柔;霸圖,秦牧云。

    興欣,安文逸;霸圖。張新杰。

    興欣,包榮興;霸圖,林敬言。

    沒有羅輯!

    觀眾席上略略嘩然了一下。看到羅輯不在,大家紛紛覺得說羅輯能隨便拆毀地圖果然是吹牛。興欣根本不敢在客場地圖中選派羅輯上陣。

    電視轉播中,潘林和李藝博兩人不立即分析雙方陣容,也是先就羅輯未出場這個情況討論了一會,再之后。才來對比兩隊相比上一輪陣容調整的情況。

    興欣方面,葉修、蘇沐橙、方銳加安文逸這四人在團隊賽的陣容中是最穩定的。相比上輪,唐柔首發出戰,而包子取代了羅輯,不過是以第六人出戰。

    霸圖方面的調整則主要在位置的替換上,號稱“炮塔”的元素法師選手白言飛今天首發出戰,林敬言則被放到了第六人席位上。

    “雙方的陣容都略有調整啊!但是主場作戰的一方,策略一般都會更為清晰一些,霸圖今天特意將白言飛放到了首發位置,李指導您覺得這當中有什么意味呢?”潘林說道。

    “白言飛,再加上張佳樂和秦牧云,這樣一來霸圖的首發中就有三位遠程職業,白言飛的元素法師綽號‘炮塔’,在范圍法術方面非常有心得,他配合張佳樂的百花繚亂,可以籠罩很大的攻擊面積,我想今天霸圖的選圖,大概是偏向空間比較大的圖。”

    “哦哦,現在雙方選手已經進入比賽席,比賽即將開始了。”潘林說話的功夫,首發十位選手相繼進行了確認。

    而后地圖開始載入,這個引人好奇的答案,也終于呼之欲出。

    “啊,是落日沙丘!”潘林叫道,跟著就不失時機地恭維了一下李藝博:“李指導猜對了,霸圖果然選手了一張非常開闊的地圖,李指導不愧是霸圖出身啊!”

    “哈哈哈。”李藝博笑,笑完卻又覺得好像有點不對。“不愧是霸圖出身”作為理由的話,言外之意不就是說我對不是霸圖的戰隊就做不出這么準確的分析嗎?自信一直在動搖的李藝博忍不住就多起心來。全沒這心思的潘林哪察覺到這個,這會正在向大家介紹落日沙丘這張地圖。

    落日沙丘是一張夕陽下的大漠風光圖,主要場景就是起伏的沙丘以及地圖正中的一個小小的綠洲。空間確實比較廣闊。

    “興欣今天沒有派上羅輯上陣,果然是對的。”潘林這里半開玩笑似的說著。哪想到比賽剛一正式開始,就看公共頻道里葉修刷了一句:“果然!今天不讓羅輯上場實在太英明了。”

    落日沙丘上,沒有任何建筑,連綿的沙丘造就了一些地勢上的起伏。當中那小片說是綠洲,其實就是一片小水洼。水岸邊那株孤獨的胡楊,和零星散落在沙丘中的數株仙人掌大概就是這圖中為數不多的高于地面的東西了。

    羅輯的“拆遷流”在這張圖上確實是毫無用武之地。

    兩隊刷在地圖的南北兩端,霸圖這邊比較積極主動,一進圖就開始前進。興欣這邊呢!行進也就是比霸圖稍慢,很快也已經啟程。

    兩隊都沒有兜圈子,直奔正中。霸圖戰隊翻過一座沙丘后,腳步不停,興欣這邊呢,在翻上一座沙丘卻稍做了停頓,五個角色都在東張西望,看起來似在觀察地形。

    沙丘又不是山峰,沒有那么高聳,興欣此時站在坡頂,視野就已經相當不錯。四方地勢基本掌握不說,甚至遙遙可見正北方那邊晃動的身影揚起的黃沙。

    “這圖,沒什么太好的可做伏擊偷襲的地方……”興欣的頻道里大家開始討論,猥瑣流方銳先從個人喜好方面做出判斷。

    “射擊點還是有幾個不錯的位置。”槍炮師蘇沐橙表示。

    “沙子對移動有一定的影響。”安文逸的視角盯著腳下,各人角色的雙腳都有陷入一些,走得深一腳沿一腳的。

    “他們就這樣沖過來了。”好戰的唐柔主要觀察了對手的舉動。

    “先占據高點看他們具體有何打算吧!”葉修最后說道,算是給這場團隊賽的開局定了個式。于是興欣五人不下這道沙坡,而是在葉修的率領在就在這波頂上開始移動。那端霸圖五人又翻過一座沙丘后,更加清晰地出現在五人眼前了。他們也看清了興欣幾位的所在,就那么簡潔明了地調整了方向,沖來。

    “看來是要打正面。”方銳說。

    興欣并不歡迎打正面,作為一支全新的新隊,和這種老牌勁旅直接打正面在很多方面他們都要稍遜一籌。更何況這還是特殊地形,安文逸只說到了沙子對移動速度的影響,事實上不只移動,對彈跳、翻滾各種需要借力發力的動作都有影響,如此也會影響到一些攻擊技能。霸圖拿這當主場圖,自然很適應這種影響,興欣這邊呢?葉修會好些,身經百戰的他不至于處理不好這種地形條件,蘇沐橙和方銳也有一定的經驗,但是唐柔他們三位新秀,在這張圖上的發揮肯定是比不了霸圖的人。

    “風有影響嗎?”葉修這時冷不丁又問了個問題。

    “有影響,但風勢總變,不好掌握。”回答的是方銳,他的氣功師的念氣在風到一定風速以后,就會受到影響。

    興欣一點一點發現的地形情況,當然都是霸圖無比清楚的,而這些,當然正是他們想要借圖發揮,抑制興欣的地方。

    陽光……也利用不到。

    葉修轉視角看了一下地圖場景中的太陽。那是一輪即將沉下的落日,正是一天中最溫吞的時候,哪怕是這樣直視著,也感受不到絲毫光線的強烈。順光背光,在這張圖上沒多大區別。

    “你們都站這來。”葉修這時招呼眾人,手中千機傘點了點腳下的位置。

    四人湊上來。

    “站一排。”葉修說。U www.uukanshu.com

    “合影嗎?不好吧,季后賽誒,嚴肅點。”方銳這一邊說著,一邊卻讓他的海無量擺了個造型。

    “都站直了。”葉修說了聲,他的君莫笑卻是向后退去。

    興欣四位站成一排,葉修君莫笑走開好一段,回身望來。

    雙方還未交火的開局階段是枯燥的,只能看著雙方的舉動由解說和嘉賓來判斷兩隊意圖。

    霸圖一路前進,意圖已經被定性為正面強攻了。

    興欣呢?一直在沙丘頂上移動,因為頻道里有一些討論,倒讓人覺得不太枯燥。此時葉修突然指示大家如此如此,觀眾們當然也很好奇他是想做什么了。此時看他舉動,導播很機敏地切出了一個君莫笑視角。

    夕陽背景,興欣四位選手的角色像是站在太陽當中一樣,看起來頗具氣勢。

    這……真是合影來了?很多人吶悶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