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弧光閃!沖鋒!沖撞刺擊!

    君莫笑瞬間三個帶移動的攻擊技,走了一個三角,分別攻擊了這端三個角色。

    三人都做出的閃避,君莫笑一個都沒打中,但是這一個三角畫下來,像是踢了一路沙子似的,硬生生踢出了三道溝。

    好家伙!

    霸圖幾位看著這三道溝心中都詫異不已,他們沒想到葉修竟然一上來就找準了要點。

    沙丘在下滑,但是同樣是處在沙坡上的霸圖幾位所處的這一區域卻很安穩。

    為什么?怎么做到的?

    詳細的手法葉修并不清楚,但他很清楚地記得霸圖的兩位槍系一上來對著沙坡進行的射擊。初時以為他們的目的就是掀起黃沙隱蔽他們的行動,現在再看,他們的射擊除了掀起黃沙,和制造沙丘流動多半也脫不了關系。

    用攻擊將沙面鏤出洞來,塌陷帶動流動,一時間葉修能想到的原理也就是這樣了。于是毫不遲疑地就給劃出了三道溝來。

    似乎就是一泛眼的功夫,三道溝就被抹平了,葉修感覺到了君莫笑腳下的流動,他知道自己判斷對了。

    在沙丘大面積流動的情況下,霸圖戰隊這點安全的小港灣,弄出不大的動靜就立即會被波及了。

    此地已經不能久留,霸圖幾位比葉修更清楚,他們開始撤離,但白言飛這時卻是一怔。

    他離開這區域的路線,竟然被君莫笑給封死了。這家伙,沖下來這短短的瞬間里到底做出了多少判斷啊?取消銀光落刃避過了大漠孤煙的攻擊,分別襲擊三人的同時制造出流動,于此同時最終的選位還封堵了白言飛的羅塔。

    好在并不只是白言飛自己發覺,霸圖副隊張新杰。那個事無巨細都不肯錯漏的張新杰,也瞬間就察覺了葉修的意圖。

    吟唱,神圣之火!

    白言飛立即心領神會,羅塔開始移動。

    君莫笑上前阻截,一朵熾白的火焰及時燃在了他的前進路線上。

    葉修連忙操作君莫笑急停,就這么一個短短的瞬間,羅塔施展瞬間移動,穿透了君莫笑的封鎖線。

    砰砰砰砰。

    先一步撤離的張佳樂和秦牧云這時也掉轉了槍頭,邊退邊射。但是威脅更大的。卻還是來自身后。

    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再度筆直地沖了上來。從他那方向過來正順著沙丘流動的方向,趁勢竟然加速了不少。果然不愧為霸圖的主場圖,即使是在這流動的沙丘上,霸圖選手的表現也遠比葉修他們要自然地多。

    轟轟轟!

    結果這次大漠孤煙尚未沖到,就聽爆炸聲響。身前的沙面被轟得整個掀起,鋪天蓋地。這雖然成不了什么壁壘,但完全遮蔽了視野,那一邊可是葉修如此狡猾的對手,韓文清再豪邁,也不敢這樣閉著眼就貼向葉修的角色。

    擰身,變向!

    韓文清甚至連這被轟得掀起的沙浪都不去靠近。以免葉修乘機在里面搞什么小手腳。擰身的同時一轉視角望向身后,就見蘇沐橙的沐雨橙風也正從沙丘上方滑下。沙暴的遮蔽那是不分敵我的,蘇沐橙將她的沐雨橙風移入沙暴中移動,霸圖對她的行動也就失去了準確的判斷。此時猛然出現在韓文清的視野內時,已經從沙丘上沖下來一大半了。

    不,還不只是沐雨橙風一個。

    海無量、寒煙柔,方銳和唐柔的角色也一同現了身。

    豪龍破軍!寒煙柔提起戰矛沖出。一道細沙裹就的黃龍卷起,朝著大漠孤煙這端就鉆了過來。豪龍破軍的強大沖擊力。流沙非但沒成阻力,反倒壯了聲勢。

    一端是藏于沙后可能會有什么手段的葉修,另一端是豪龍破軍的強大沖殺,兩路威脅形成夾擊。君莫笑的站位,原來不只是封斷了羅塔的退路,更對這端的大漠孤煙保持著攻擊性。當霸圖幾位將注意力集中到支援白言飛時,蘇沐橙對葉修的支援形成配合,轉將韓文清關死在了這邊。

    只是一個站位,竟然就暗藏了這么多的意圖,這就是高手!

    但韓文清同樣也是高手。

    既然已經沒了空當,那么只能硬闖,這種事本就是他喜歡的。

    鋼筋鐵骨!

    一邊移動一邊開啟了這霸體技能,大漠孤煙一步閃出那揚起的沙塵當中,閃過了寒煙柔的豪龍破軍,但是前端的君莫笑又暗藏著什么殺機呢?

    雙手探入沙塵,手中各握著拆成兩截的千機傘,是東方棍形態。

    抓取技!

    韓文清一眼判斷出來。

    果然,自己只能硬闖,這一點這個家伙看穿了;自己硬闖的時候會開啟鋼筋鐵骨的霸體技能,這家伙也看穿了。

    抓取技,無視霸體狀態。

    但是,你猜到了我,我同樣也猜到了你。

    窩心腳!

    大漠孤煙單腳撩起,動作快到讓人只看到了一道腿影,而且就聽到“啪”的一聲響,這記窩心腳竟然快到產生了音爆。

    后發,卻足以先至。

    但是,不中!

    如此快速的一記窩心腳都可閃過,對手看來也已經料到了自己這一步的動作。

    韓文清不遲疑,窩心腳收腿的同時,另一腳已經揚起。

    旋風腿!

    揚起的腿帶動身子旋轉,同時挑起了一大片沙。

    身轉,但腦袋卻硬生生地扎穩在這個方向,顯然是韓文清在技能施展的同時調整著視角。

    旋風腿可以再閃過,但是這片沙,恐怕就辦法悉數讓開了。

    嘩啦啦……

    沙如雨下,爆豆子般地砸到了那道人影,瞬時間,一個道輪廓都被勾勒在了自己的視野內。

    旋風腿落,飛腳起,追著那道輪廓就踹了去。這記旋風腿的目的本就不在攻擊對方,掃起沙子才是關鍵。

    啪!

    前前后后這么多的相互猜測試探,這一腳總算是中了,但是一入腳韓文清立即知道,這一腳是踢到了千機傘盾上。

    沒辦法,太熟了。自己踢起沙子以后就會搶攻葉修顯然也想到了,招來得快,他不及閃讓,但是支起千機傘盾卻還是沒問題。

    借力跳,鷹踏。

    韓文清下意識地就要來這操作,但是猛然間一個念頭閃過。

    自己這種下意識的習慣套路,不正是葉修可以判斷出的套路嗎?面對這個無比熟悉的老對手,自己非得怎么別扭怎么來,大概才能給他點驚喜。

    但就這么一遲疑,韓文清立即覺得大漠孤煙腳下一空,君莫笑那邊千機傘已經收了起來。

    寒光一閃,傘底劍已亮出。

    韓文清這才察覺,大漠孤煙就這么被晾在半空中了,幾乎就和被挑了個浮空狀態似的。

    就是那么一個遲疑,韓文清一下子就從主動變被動了。但是韓文清卻也沒慌亂,浮空中的大漠孤煙身形一正,卻是使出了千斤墜!

    本就開著鋼筋鐵骨,又使千斤墜,再強的攻擊這時恐怕也沒辦法撼動大漠孤煙這浮空中的身形。這記斬擊,韓文清已經準備硬吃。但是等到劍光飄飄蕩蕩閃上身時,韓文清突然意識到不好。

    這記劍光傷害不好,但是劍光所過之處,似乎連同虛空一起斬開,流竄著不一樣的異樣力量,因為黃沙的緣故,直至近到身前,韓文清這才看清楚,可是此時再想做應對,已經來不及。

    魔劍士技能,裂波斬!

    劍光,斬裂虛空,魔法波動形成結界,將最終斬中的目標鎖住。劍系職業無論是不是魔劍士,這個可破霸體的類抓取劍技可謂是必學。

    如果對手是一個劍系,韓文清百分百會防備到這個技能。

    但是,因為是葉修,因為是散人,如此快節奏的戰斗中,韓文清到底還是漏算了這么一招。

    散人帶給所有人的困擾就在于此了,對葉修再熟,對這個頭次出來在職業場上的職業模式卻不熟。越是有經驗的選手,面對對手時越會根據對方的職業防備可能的各種攻擊,這種下意識的條件反射,遇到散人時就完全不管用了。

    而韓文清這個對葉修無比熟悉的老對手,面對這家伙時下意識就會往戰斗法師那路子上偏轉,他得強行扭轉自己的習慣讓自己意識到眼前這家伙用的不再是一葉之秋,然后再去梳理散人可能的技能使用。U 再加上千機傘每一種形態上可能的打制技能,理論上來說等于擁有了除轉職技能和覺醒技能以外的榮耀所有技能。人又不是計算器,得多大的精神頭才能在面對一個對手的時候就把所有技能的可能性梳理一遍?

    散人,無解。

    這無關意識無關經驗,就君莫笑現在打磨出的形態,已經打破了思考的極限。快節奏的戰斗中,根本沒辦法對散人的技能做出預判。哪怕是了解葉修風格,熟悉他習慣的老對手,也沒辦法從習慣上揣摩他接下來的選擇。技能真的太多了。

    熟悉,在這時候反倒成了累贅,熟悉,下意識做出的判斷反倒可能有所疏漏。

    韓文清一直很努力地告誡自己這家伙現在不是戰斗法師。

    但是只是這樣一再地自我告白,根本抵抗不了八年多在交鋒中養成的戰斗習慣和直覺。危機關頭不經思考產生的直覺和判斷,總還是多年實戰養成的。然后,就成了不全面的。

    “難纏!”十年前的評價,拿到今天來,似乎還要更貼切一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