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輪回,微草。

    此時的微草,很大一部分已經不再是兩獲冠軍的那支微草。被譽為治療之神的方士謙,平凡但卻勤勉可靠的騎士鄧復升,都已經相繼離開了微草,離開了榮耀。

    兩冠之后的微草正經歷著重建,人們看得清楚,接下來,微草最重要的選手,有魔術師之稱的王杰希,距離退役大概也要進入倒計時了。第三賽季加入聯盟的選手已有不少退役,而名將通常會比一般選手退役得略晚一些。但就第三賽季的名將而言,臨海戰隊的全明星選手趙楊上賽季末剛剛宣布退役,三零一隊隊長楊聰,在白庶加盟后也讓出了核心位置,顯然也已經做好了交接的準備。

    王杰希卻還是微草的主力,絕對的核心,最不可或缺的那一個。

    微草依賴王杰希的日子還可以過多久?每個關注微草的人都十分關心這個問題。就場上表現而言,似乎還看不出王杰希有什么退化,但是選手年紀擺在那里,這種看起來不符合時間發展客觀規律的現象,通常可以用一個詞來解釋:透支。

    從核心位置退下來的楊聰,接下來如果繼續降低標準和要求,或許慢慢會進入輪換陣容。慢慢成為替補,這樣的節奏,或許他還可以再打兩年、三年甚至更長。

    王杰希呢?

    繼續這樣奮盡全力地引領著微草一路向前,他又還能堅持多久?

    大家很擔憂。但是卻又不能不佩服他這種為了戰隊燃盡自己也毫不松懈的精神。只要他還能堅持,大家就愿意看到他的付出,當然也希望這樣的付出可以有所收獲。

    但是,攔在王杰希。攔在微草之前的輪回卻又是那樣的強大。

    相比起微草,輪回卻是一支正值巔峰的隊伍。他們的選手,以第五、第六賽季加入聯盟的居多,現在個個都是職業生涯的巔峰年紀。稍新一點的像孫翔,那也是第七賽季選手,經歷過小戰隊,豪門戰隊,甚至還有挑戰賽的經驗,而后再到輪回。孫翔四年的職業生涯。真要說豐富多彩的程度。那真是很多老將都沒得比的。

    第八賽季決賽擊敗藍雨。

    第九賽季決賽擊敗霸圖。

    本賽季半決賽遭遇微草。

    昔日的冠軍豪門。輪回正在一支一支地將其獵殺,他們似乎在以這樣的方式,告訴人們榮耀聯盟已經掀開新的篇章。而輪回,就將是新篇章的締造者。很多人哪怕不愿意看到這一點。但卻也無法否認輪回的強大。

    比如此時正在一起觀看這場比賽的兩支隊伍。

    霸圖,隊伍老,選手老,拒絕退下舞臺,他們恐怕有著更強烈的意愿;興欣呢,作為新隊,新秀扎堆,本該是比輪回更加新時代的隊伍,偏偏這支隊伍中有一個葉修,有魏琛,還有黃金一代的蘇沐橙,和輪回周澤楷同一期的方銳。成分復雜,都描述不清興欣對輪回會是什么樣的心態了。

    但是面對微草和輪回的競爭,兩隊卻都沒有遲疑地看好了輪回。

    主場作戰的輪回,擂臺的選圖看起來沒有太多的戰略性,就是一張他們比較嫻熟的地圖,然后和微草一番真打真槍的較量。

    5比4。

    守在輪回擂臺第四席的周澤楷,最終為這場擂臺劃下句號。

    而后的團隊賽,輪回認認真真地利用著他們的主場圖優勢,絲毫沒有輕視小瞧對手的態度。

    “你怎么看?”比賽看走勢已過大半,葉修問張新杰。

    一向不會給出模棱兩可答案的張新杰,向來甚少對未完的比賽進行預測,但是這一次,他給出了十分清晰的答案:“輪回勝。”

    是的,輪回勝。

    局面已經足夠了然。

    “對輪回有什么看法?盡管說了吧,反正你們也用不著的。”葉修笑道。

    張新杰怎么會聽不出這話里的意思,笑了笑,不理會。身后的張佳樂湊上腦袋,反擊葉修:“不如你來說說對輪回的看法。”

    “很強大。”葉修說。

    “廢話。”張佳樂說。

    “比去年還要強大。”葉修說。

    沉默。

    去年的輪回,總決賽中擊敗的正是霸圖,霸圖的幾位輸給了不饒人的歲月。今次呢?幾位再次被歲月磨殺了一年,而輪回,卻變得更加強大。

    時代真的要交替了。

    就算今次兩隊之一狙擊了輪回,但是無論是他們霸圖的幾位,還是葉修,顯然都不可能是輪回繼續下去的競爭對手。

    輪回還會卷土重來,可是他們呢?他們的時代終究是要過去了。

    “即使是絆腳石,也要讓他們栽一個大跟頭。”韓文清說道。

    大家懂他的意思。絆腳石,可以暫時阻礙對手的腳步,但終究無法一直將對方牢牢拴住,如今的他們,就已經只能是絆腳石了。韓文清再怎么樣,對于不可避免的事實終歸是坦然接受的。

    “然后再由我們踩死他們。”誰想葉修身后,有人接了一句。

    葉修回頭,看到的是唐柔,還有包子、喬一帆、莫凡、安文逸、羅輯……

    他們可不屬于幾個老家伙的那個時代,老將們是絆腳石,他們可不是。對于葉修幾位而言的終結,對于他們來說卻才只是開端。

    “說得好。”葉修笑,“就讓我們來好好給你們鋪一鋪路吧!”

    “狠狠地干掉輪回!”張佳樂說道。

    “神經。你的使命只是接下來被我們狠狠干掉而已。”葉修鄙視他。

    “靠!”張佳樂氣半死,他太入戲了。一時間都忘了眼前那幫根本是他們接下來的生死大敵。

    “走了,你們也收拾收拾準備受死吧!”葉修說道,起身。

    比賽還沒完,但是就連張新杰都敢說出預測了。這場比賽的懸念,真的早就已經結束了。葉修隨即帶領著興欣的諸位先一步離開了。

    “讓這家伙就這樣得意洋洋地走掉好嗎?”張佳樂氣道,對于霸圖沒人反駁葉修的垃圾話分外不爽。

    “嘴炮有用的話,還要比賽干嘛?”韓文清說。

    “其實是嘴炮不過吧?”林敬言挺誠懇地表示。

    半晌的沉默。

    “媽的。”韓文清都無奈地罵了一句。

    “咦!”結果這時宋奇英突然發出一聲驚嘆。而他的目光還投注在未完的比賽上。

    所有人望向比賽。

    原本被認為已經沒有懸念的比賽,居然再起了波折,雖然最終還是沒能改變結局,但是……

    “我結論下得太早了。”張新杰如此表示著,那就意味著,在后半段掀起的那場波折,由微草新一代的選手,劉小別、高英杰他們掀起的風浪,雖然最終沒有成功制造出逆轉。但是卻制造出了逆轉的希望。

    輪回贏了。向著他們三連冠的目標又踏進了一步。微草輸了。但是人們卻也意外的發現,微草也將擁有不簡單的明天,微草。或許并不會像很多人所擔憂的那樣,在王杰希退出以后就徹底淪落。

    明天。每個人都擁有明天。

    興欣此時的明天,是第二輪決勝局之前的最后一個休息日。

    “那么,該說的總還是要說一點。”興欣的諸位再一次聚集起來,由葉修發表講話。

    “第三回合的這種賽制,別說你們,我也從來沒有玩過。”葉修說。

    “我也沒有玩過。”魏琛補充。

    “你還沒我混得久呢!”方銳鄙視。

    “都閉嘴!”陳果怒。

    一片沉默。

    “你接著說。”陳果對葉修說道。

    葉修長出口氣,習慣性地以為“閉嘴”是連他也包括的。

    “賽前不知道地圖,所以沒有辦法做出任何有針對的部署,甚至連出場陣容都需要臨時決定。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做好隨時上場的準備,我希望大家認識到這一點。”葉修說。

    “明白。”大家齊點頭。

    “今天不會有任何安排,大家自己做準備,高興怎樣就怎樣,總之要以最飽滿的狀態迎接明天的比賽。昨天晚上大家都聽到了,霸圖的韓文清將他們設定為了絆腳石,那么我們只能成人之美,一腳踢開他們了。”葉修說。

    眾人笑,韓文清的話大家是都聽到了,但誰都知道那絕不是什么對霸圖戰隊的設定,只是老將的自我感慨,那絆腳石明明是將葉修也包括在內的,葉修現在居然還借題發揮上了,誰會當真啊!

    “踢開他們!!”包子高呼。

    興欣眾人扶額,確實有當真的啊!

    “我們的目標,就是冠軍。昨晚的比賽我們離開以后的內容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補看?”葉修說。

    “我看到了網上的評論,然后有補看一下。”安文逸說,“微草差點制造逆轉。”

    “UU看書www.uukanshu.com哦?”意外的聲音不少,果然絕大多數人之后就沒有再理會那場比賽了。

    “看到了嗎,這就是比賽,沒到最后一刻就會充滿各種可能性。哪怕是昨天那樣一場我們所有人都胸有成竹的以為輪回會穩贏的情況下,奇跡也依然存在。”葉修說。

    “對外界而言,我們挑戰賽奪冠是奇跡,職業聯賽奪冠那就更是奇跡了。既然這么看好,我們只好勉為其難創造奇跡給他們看了。”葉修說。

    眾人再笑,奇跡是奇跡,但哪有什么看好啊!又在亂講了。

    “創造奇跡!”但是這次亂講,卻得到了大家衷心的支持,所有人或出聲,或在心里,都在如此重復著。

    ================================

    每天都有抽獎,所以每天都要宣布一下。今天畫冊抽獎的中獎者是:130621162722 ;拉面無上;use悠司。三位將獲贈紀念畫冊的周邊筆記本。謝謝三位的支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