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翻騰巖漿冒起的滾滾熱氣,讓有些角度看去的兩人角色有些模糊。

    “韓文清的情況不妙啊!”解說潘林在看到大漠孤煙幾次拉近距離,但都被君莫笑的技能移動一下子就重新拉開后,脫口而出。

    “但是他還沒有被甩脫。”一旁的李藝博淡淡地說了句。

    這場令人激動的對決讓潘林一直處于打雞血的狀態,解說幾乎是喋喋不休。但是李藝博呢,在這樣一場熱點對決中,反倒令人意外的安靜。

    這場對決,對于他來說可也是充滿許多回憶的啊!

    作為初代選手,葉修和韓文清的對決就是他們那個時代的象征。那個時候,職業聯盟剛剛起步,有關榮耀的很多技戰術都在摸索成型的階段,這種背景下,個人戰力將會對比賽起到決定因素的影響。而李藝博作為霸圖戰隊的一員,可以說是完全親歷了這個時代的象征,他至今都還記得嘉世三連冠時,強悍的葉修帶給他們的郁悶和無奈。

    隊里不是沒有人感到灰心和喪氣,但是他們的隊長韓文清卻從來沒有低頭服氣過,他就是那樣一個哪怕還有一滴血,都會不屈不撓戰斗到底的人。

    昔日賽事中的那一幕又一幕在李藝博的腦海中閃現著,相比之下,他真不覺得此時大漠孤煙總是貼近又被拉遠算是什么問題,比這更絕望的情況都曾有過,但是韓文清可從未動搖過。

    就像李藝博剛剛對潘林淡淡的回應:他還沒有被甩脫呢!

    “哎,機會!”潘林這時忽然叫道。

    兩個角色右側的這一片巖漿漸到了盡頭。忽變狹窄。君莫笑貼邊行走,看身形是要向右路變向,大漠孤煙此時若來一個跳躍力強勁的技能,應該可以直接躍過巖漿截到君莫笑的面前。

    確實是個機會!李藝博的眼前也是一亮。

    誰想那身形看起是要向右的君莫笑。接下來一步跨出后,卻是向左側疾行。

    “啊!”潘林已經驚叫出聲,大漠孤煙這要如他所想的一躍而過的話,別說截到君莫笑。根本就是一謬千里。

    大漠孤煙沒有動,韓文清像是沒察覺這一機會似的。

    “呵呵,是假動作啊,可惜沒有騙到韓文清。”李藝博很是若無其事地說著。要說這一場比賽,他的立場再鮮明不過了,堅決支持霸圖支持韓文清啊!但是,不能表現太明顯不是,所以扮作很云淡風清。

    “現在君莫笑向左側移動,大漠孤煙繼續緊追。但是李指導啊!既然韓文清是看穿了葉修的假動作。那么也應該看穿了葉修是準備向君莫笑向左側移動的吧?那他為什么沒有做出預判走位呢?如果那樣。應該可以截下吧?”潘林問道。

    李藝博一愣。

    是啊。為什么不呢?大漠孤煙也是有幾個可以制造爆發移動的手段的,韓文清一直憋著沒有用,但在剛剛那里。確實是個不錯的時機啊,為什么不用?

    “是個機會。但是還不夠好……”喻文州這時也在回復黃少天的短信。

    “這還不夠好?很完美了好嗎!”黃少天這次卻不認同喻文州的判斷。他之前去短信正和潘林一樣,談得就是那一瞬間可以預判走位的機會。

    “對你來說或許夠了,對他來說大概還不夠。”喻文州如此回道。

    黃少天愣了愣,明白了喻文州的意思。

    那個機會黃少天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有五成機會,就已經足以讓他出手,情況危機的時候,一成也夠。

    但是對于韓文清來說呢?他的狀態本就已非巔峰,本賽季中很多時候的態度和選擇,顯然他也在正視著這一點。換是幾年前,這個機會大概韓文清想也不想地就讓大漠孤煙沖上去了,甚至可能會被葉修的那個假動作騙到也說不定。但是現在,假動作,亦或是一個并不太確鑿的機會,都不會讓他輕易動容。

    他改變了,但事實上并不是真的開始退讓或是怎樣,他只是更加珍惜使用自己的沖勁和銳氣,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沒辦法反復進行高水平的爆發了。

    喻文州和黃少天從機會方面討論了韓文清此時的選擇,而在不同的隊伍選手那里,卻還有著更進一步的討論。

    “沒有捕捉這個機會,但是制造出了更強的壓迫感。”輪回戰隊,江波濤說道。

    輪回已經挺進決賽,這場比賽的結果將揭示他們在總決賽中的對手,全隊沒有人會不好奇這個結果,此時齊齊坐在電視前觀看著這場比賽。

    “表現上看是葉修占優,其實他是被動的,哦?”江波濤說著,征詢身邊隊友的看法。

    “嗯。”周澤楷點了點頭。

    “這樣下去……”因為對地圖也不了解,所以孫翔也做不出特別清晰的判斷。

    “你看好哪邊?”江波濤忽然笑著點名問孫翔。

    孫翔沉默了略一會,這才開口:“我希望葉修贏。”

    “了解。”江波濤還是笑。當了一年的隊友了,對孫翔的性格當然也有了了解。他希望葉修贏,同時也希望興欣贏,但這絕不是因為嘉世或是一葉之秋讓他產生了什么羈絆的心情。他會如此希望,只是因為去年挑戰賽中的失敗。

    他從葉修手中接過了一葉之秋,結果葉修翻手換了個角色,拉了一支隊伍來狠狠將他打敗。別說是這么一個驕傲氣盛的年輕人,換是任何一個人,這種遭遇恐怕都會郁悶得要死。

    雖然常規賽里輪回兩勝興欣,但是常規賽的一兩場賽事并不具備挑戰賽決賽亦或是季后賽賽事的決定性。孫翔心中的憋屈和郁悶只是這兩場勝利還不足以掃除,他需要一個更具決定性的舞臺。

    季后賽!

    看到興欣有機會闖進季后賽,孫翔那是真心感到高興。原因自然就是為了在這個舞臺相遇。結果最后排名出來后一看賽制。兩隊要相遇只有一種可能性,就是決賽相遇。

    這個舞臺對孫翔而言更完美不過,決定性的力度比起當年挑戰賽強出百倍。但是,孫翔卻覺得苦惱。他在為興欣擔憂,就怕興欣進不了總決賽。

    結果現在,興欣、霸圖,一場定輸贏。誰贏誰就將在總決賽中與輪回相遇。輪回戰隊上下就數孫翔最操心這事,比賽開始前半小時就守在電視機前了。

    “回頭迎擊啊!一直跑什么!”孫翔比所有人看得都入戲多了。

    但是葉修的君莫笑就是不回頭。

    你追我趕又跑出了一截,前端再次出現岔道。這里已是地圖的盡頭,正前方是巖壁,再沒有辦法直行,只有左,或是右。

    一直看起來只是針對君莫笑的風箏攻擊才會做出應對的大漠孤煙,此時忽然在攻擊來襲前,就先一步做出了走位。

    大漠孤煙突然偏左斜行。

    就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這是何意時。葉修的君莫笑已經變向走右。

    預判失誤?

    所有人剛升起這樣的念頭。大漠孤煙卻已經很利落地變向朝右。只是他所移動的路線,卻不是筆直沖向君莫笑,卻好像是留有一定余地的斜線。

    走位壓迫君莫笑向右!

    高手們都看出來了。

    偏左斜行。是一個完全假設對方會向左走的封堵預判。葉修當然可以很從容地就此不向左走,而韓文清也不在意預判不對。因為他的目的只是要逼得葉修向右罷了。

    向右有什么學問?

    此處向右,貼地圖最南端,再前端不遠,就是大漠孤煙刷新的位置,也就是說,那片區域,是韓文清比賽剛剛開始,雙方未遭遇前觀察留意過的。而對葉修來說,那里卻是他剛剛踏上的陌生區域。

    區別,只不過是看過一眼,和這才開始要看一眼。

    勝負,就會產生在這微小的差別中嗎?

    所有人看著葉修的君莫笑走向了通往韓文清看過一眼區域的路線,然后他向右側橫移,筆直沖向巖漿!

    干什么?

    所有人只是在問,韓文清的動作卻比他們的疑問還要快。

    大漠孤煙,立即也橫切向巖漿。

    君莫笑跳起……

    自殺?當然不可能,半空中,千機傘打開,傘面收起傘骨抽長,機械旋翼!

    君莫笑直接從巖漿上空飛過,向著來時的路落去。

    韓文清呢?視角右側,可以看到來時的路,但是中間這片巖漿的距離卻不是靠跳躍就可以飛躍的,葉修顯然就是等他到了這種位置,才開始這種行動。

    更尷尬的是韓文清還不能立即讓大漠孤煙折身跑。UU看書 君莫笑那機械旋翼來去自由地,自己跑太快先去搶位,人家半空轉個彎又飛回去,也不是不可能的。君莫笑先跳出,再開技能,再加上所選位置,給自己留出了這樣的空當。

    一點走位而已,內里藏了太多東西,觀眾一時間根本就理會不過來,但是所有高手都體會到了韓文清此時是何種的進退兩難。

    但越是這種難下決斷的時刻,韓文清的決斷反倒來得更快,大漠孤煙毅然決然地向前沖去。

    這是吃準了葉修的君莫笑會再飛回?可是看到你這樣的舉動后,葉修完全可以讓君莫笑不飛回啊!結果就在這時,大漠孤煙雙腳離地,竟然跳起……

    瘋了?

    所有人震驚,韓文清大概是想直接空中狙擊君莫笑,但是無論如何拳法家也沒可能跳出這樣的距離吧?

    而且這一跳,忒短了吧?根本也不是極限……

    等等,巖漿里翻滾露出的那一小塊,是什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