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施展了鷹踏的大漠孤煙在半空中仿佛展翅雄鷹一般卓然不群。

    “沒那么簡單!”但有眼尖的高人,卻發現已經跌入巖漿的君莫笑還有動作,葉修是這么簡單就會被料理的人嗎?當然不是,這家伙剛剛還有心情說垃圾話呢!

    結印!

    因為墜落而掀起浪花的巖漿當中,就見君莫笑雙手飛快一比劃,一個忍術的結印已在瞬間完成。

    雖然跌落巖漿當然,但是君莫笑總算是擺脫了大漠孤煙貼身短打的局限,終于可以施展一些其他技能了。

    哧!

    一聲輕響,巖漿中的君莫笑化成了一團蒸汽,影分身那點微薄的生命瞬間就被巖漿的熱度給蒸發了。

    影分身術!

    君莫笑此時施展的自然就是這個時常被當作瞬間移動技能使用的忍術。

    真身會去哪里?

    啪!咕咚!

    兩聲響,巖漿翻騰,剛剛蒸發掉君莫笑影分身的那個地方,君莫笑現身……

    怎么回事?所有人茫然。

    這當然絕不可能是葉修所選的真身要到的位置,那么只有一個解釋,這個影分身術竟然被打斷了。

    回放。太需要回放了,大家完全搞不清楚這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只有場上的兩位選手各自心知肚明。

    鷹踏……第六腳!

    五腳鷹踏罷,葉修立即操作施展影分身術,卻不料五腳之后還跟著第六腳。就是這一腳恰恰好將影分身術打斷了,那個被巖漿所蒸發的,只是一個失敗的影分身,真身也根本沒能逃走。直接就被這一腳給踩下了。

    第六腳鷹踏,這確實出乎了葉修意料,但他倒也沒覺得這有多么不科學。

    鷹踏原本的極限是五腳,在75級等級上限開放后,技能等階跟著也提升上限,不過鷹踏的出腳次數還保持在五腳。但是,這個等階上限,只不過是用技能點在技能樹上加點所能達到的上限,或有提升技能等階的裝備。是可以打破這一上限。繼續提升的。

    很顯然。大漠孤煙身上的裝備就有提升鷹踏等階的,將這一技能的等階達到了可以連出六腳的程度。

    這一點沒有看到技能施展實在很難知道,銀裝的屬性都是隱藏的。大漠孤煙這十年角色如今身上已經一件橙裝都沒有了。

    觀眾們還沒鬧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但顯而易見的是影分身術被破壞,不管了。先掌聲!

    于是掌聲中,就見君莫笑揮舞著千機傘直接從巖漿中竄起,猶如蛟龍出海一般。身上的火苗了巖漿了的不住地下滑落下,噼里啪啦的掛起了一場火雨。

    千機傘沒有變化任何形態,直接就這樣朝著大漠孤煙就砸了去。

    不變形態的千機傘,那是屬于圣職系的武器,于是君莫笑這猛然間竄起是什么技能,一些人就已經判斷出來了。

    騎士技能:英勇跳躍!

    韓文清無奈啊!太無奈了。他可以預判到影分身術,畢竟那個技能20級以下,屬于散人常規技能,在這種情形下使用也極為合適,所以他有針對性地在鷹踏五腳后稍有停頓,略給了葉修一個空當,待他結印時再讓大漠孤煙第六腳踏下,準確破壞了這一忍術。

    但是現在,英勇跳躍……

    非20級以下技能,意味著這是在千機傘圣職系武器形態下的打制技能。除了轉職技能和覺醒技能,任何一個中高階技能只要有技能卷軸就都有打造的可能,各大戰隊都時常利用這一點,調整角色武器上的打制技能在比賽中給對手制造驚喜。但是從來沒有哪個角色擁有過千機傘這樣的武器,十二種形態,十二個打制技能,囊括六大職業系,這個驚喜真的太大,完全沒有辦法消受。

    韓文清可以意料到影分身術,可這個英勇跳躍實在沒有辦法做出預判。

    不過韓文清總算做出了一些預防措施。

    鋼筋鐵骨!

    大漠孤煙在施展鷹踏前的那記高踢前就已經開啟了鋼筋鐵骨,此時還處在這個技能狀態中,韓文清就是想用霸體狀態,來抵御葉修可能制造出的一些他意想不到的破壞。他可從來沒有認為自己可以真的完全限制住葉修,否則聯盟初期的傳奇就該是霸圖王朝而不是嘉世王朝了。

    此時,英勇跳躍,這技能讓君莫笑竄出巖漿老高,千機傘劈下看起來也是聲勢驚人。但韓文清無比清楚這一劈只是花架子,英勇跳躍的攻擊判定是要落地的那一瞬間才產生的,空中君莫笑擺出的架式再夸張,自己的大漠孤煙一拳也足以轟飛他。

    但韓文清可不想這么干。

    一拳轟飛,這家伙順勢折騰兩下,沒準讓他給晃回地面去了,然后自己落到巖漿中,這不是自尋死路?

    方針不變!

    自己不怕落入巖漿,但是無論如何也要拖著這家伙一起。

    空中的大漠孤煙已經擺好了架式,韓文清死死盯著君莫笑手中千機傘的來路。

    刷!

    千機傘變化!

    果然!

    韓文清一點都不意外,他早就猜到葉修絕不可能真用英勇跳躍在空中的那點花架子來攻擊自己,那連大漠孤煙的霸體判定都破不了。

    肯定會變招,肯定會有別的攻擊。

    韓文清猜對了,他的視線根本就沒離開過千機傘。

    千機傘一邊飛快改變著形態。一邊已經朝著大漠孤煙揮落。

    等得就是你!

    大漠孤煙雙手疊出,空手入白刃!

    鎖住!

    交錯的雙拳將千機傘牢牢鎖住,擋拆技,一擋之后。再就是拆。

    下去吧!

    大漠孤煙自千機傘上借力,一掌劈出,就要將君莫笑重新劈回到巖漿中。卻不料這一掌竟然劈空。

    怎么可能?

    浸淫拳法家十年的韓文清從未有過空手入白刃鎖住武器后卻打空的情形。擋拆技,一擋一拆。雖分兩節,卻是一體,一擋之后,對方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避過接下來的那一拆。

    這時千機傘的攻擊雖被空手入白刃架下,但形態變化卻徹底完成。傘柄拉開,傘骨卻夾同著傘面擠成一團,好像隨時會掉下來一般掛在前端。

    這個形態是……戰鐮!

    從騎士劍變成戰鐮,依然還是圣職系的武器,這意味著這一變化絲毫不影響技能過渡。因為能施展的都還是圣職系的技能。

    圣職系的技能……

    君莫笑一手抽回千機傘。形態再變。飛快拆成兩截,好像長著翅膀似的飛落到君莫笑的左右手中。

    飛……

    韓文清總算反應過來了。

    魂御!

    驅魔師技能魂御,直接將武器飛出攻擊目標的技能。也就是說。剛剛千機傘從騎士劍變化鐮刀揮舞出的攻擊判定,千機傘不在君莫笑手中的。是屬于飛行道具。

    擋拆技對上飛行道具,那確實是只能擋,沒辦法拆,人離著你十幾步遠的時候,怎么拆?

    此時君莫笑雖距離大漠孤煙極近,但判定方式是一樣的,空手入白刃拿到的是一個飛行道具,所以那一擋是沒完全鎖住君莫笑身形,那么那一拆,君莫笑自然就可以閃過。

    化解了大漠孤煙這一擊,千機傘已拆成兩截東方棍,寒光一點,射出。

    流氓技能,毒針!

    又一個武器打制技能,此時距離又是如此之近,根本來不及閃避。

    毒針刺中,傷害不高,出血狀態也不可怕,但是毒針可破霸體狀態!

    君莫笑的毒針只有一階,但只一階,破霸體也可長達五秒,對于此時的情景來說,足夠得要死。五秒,都足夠兩人的角色掉巖漿八回了。

    幾乎是與毒針同步,君莫笑腳已踏出。

    空中沒辦法閃避,霸體狀態也被破壞,韓文清只能操作大漠孤煙揮拳招架。

    啪啪啪……噗通……啪啪……

    鷹踏!

    君莫笑所使的居然也是鷹踏,此時不在乎有沒有傷害,不在乎對手招架與否,三腳鷹踏,大漠孤煙已經被踹入巖漿,跟著君莫笑還在踩著他繼續未完的兩腳呢!

    掌聲還在響著……

    霸圖觀眾可是絕不可能給予葉修掌聲的,興欣粉在霸圖的主場,也根本占據不到這樣的聲勢。這掌聲,還是之前大漠孤煙破了君莫笑的影分身術,將他再度送入巖漿中時大家拍起的掌聲。

    結果場上變化就是這么快,大家的掌聲中,君莫笑英勇跳躍,再御魂出手騙掉大漠孤煙的空手入白刃,再毒針破霸體,鷹踏將大漠孤煙送入巖漿!

    這就是頂尖職業高手的反應和操作,用秒算那嫌太慢,霸體觀眾的掌聲都沒來及收起呢,這邊葉修已經完成了一系列操作,落在巖漿中的已經成了他們的隊長。

    沒有文字可以形容這一瞬間的交換到底有多快。角色浮空,那能停留多大會?但就是這么會,兩人卻戰出了這么多的變化。

    大漠孤煙終于落入了巖漿,君莫笑借著鷹踏之力處于浮空中,散人這層出不窮的花樣,已經沒有人肯判斷他接下來是不是有辦法回到陸地。

    韓文清也沒辦法,但他知道如果讓君莫笑回到陸地,這一局自己就輸定!

    無論如何,也要拖下他!

    大漠孤煙巖漿中身形一閃,云身!單手疾探,從一個十分刁鉆的角度捉向君莫笑鷹踏后就要收回的單腳。

    還差一點!!

    大漠孤煙此時還未落底,身形猶自在下沉中,手雖已探出,但上沉卻讓這一抓看起來還差了些許。

    結果就在這時,君莫笑的身形猛然快速一沉,那腳裸像是送上門似的落下了大漠孤煙的掌中。

    是什么陰謀嗎?

    戒心較重的很多人頓時都把這當作是葉修有意為之的圈套了,但是高手卻立即看出,這不是葉修有意為之,他也很無奈,他也很被動,然后大漠孤煙這探出的單手,可不是什么尋常手段。

    柔道技能:頭上拂!

    這就是韓文清在今天這場生死大戰中,給他的大漠孤煙選擇的打制技能了。

    頭上拂,對空具有極強判定的抓取技能,就是憑著這一技能的強力判定,才能將并未完全觸及的目標一把扯下。

    揮臂!

    巖漿飛濺。U www.uukanshu.com

    君莫笑這一下可不是墜落,這干脆就是沉沒。被大漠孤煙這樣單臂一掄,整個人橫著身子直接就把巖漿給劈開了,但緊跟著巖漿回落,瞬時間就將君莫笑整個人給吞沒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大家也不知道在這副圖的巖漿中這樣被直接沉沒會怎么判定,直覺上這樣應該化得連骨頭渣都不剩了吧?

    韓文清卻不敢就這樣放松,大漠孤煙邁步前進,他憑著自己的判斷就要對沉下的君莫笑繼續追加攻擊,誰知剛邁出兩步,嘩一聲,大漠孤煙身后猛然飛起一個身影,像是一團火焰燃燒著直撞大漠孤煙。

    忍法?地心斬首術!

    =========================

    這場十年對決寫得真是太蕩氣回腸了!又正趕在我三十歲生日,我也正和他們兩個一樣逐漸老去啊!(次奧其實我比他們還老些,老魏呢?滾粗來比比年輕)一定要在步入三十的這一天給這兩位的一戰一個交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