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翻滾,又一次的翻滾。

    林敬言的反應出人意料的機敏,對君莫笑這完全不需吟唱的反坦克炮近距離轟殺竟然也做出了及時的應對。冷暗雷一滾之后又一滾,便已將爆炸的火光甩到了身后。

    玩猥瑣,葉修這次可算是遇著對手了。

    林敬言,本身的風格可能算不上特別猥瑣流,但是對付猥瑣流他卻太有一套了。沒辦法,誰讓數年間日常訓練經常做對手的是方銳那個家伙呢?

    看到冷暗雷這一反坦克炮避過,場外霸圖的選手們也深感嘆服。

    “也就是他了。”張佳樂一臉服氣的神色。

    選林敬言第二個出場,說實話相當一部分原因就是針對君莫笑的百分之一生命。

    是的,百分之一,但因為是葉修,也足以引起霸圖的高度重視。

    作為葉修的老對手,他們這些人沒有一個認為百分之一的生命會讓葉修妥協,這家伙肯定會死命地利用這百分之一往死里惡心他們。

    果不其然,先是刷血,然后就是猥瑣,嘴上還說“你贏了”。

    是的,大家毫不懷疑這一局贏的會是霸圖,但是這贏得付出多大的代價呢?

    所以這一局選了林敬言上陣,血少的葉修,肯定是玩猥瑣,林敬言那對猥瑣是最有辦法的。

    這不,剛剛這一手陰的,換是霸圖任何一位,真都沒把握說不中招,但換了林敬言就不一樣,這記反坦克炮躲得還是相當從容的。

    再起身時。強力膝襲已經發動,一彈身已朝君莫笑撞去。

    這一反擊來得很快,但就兩個角色目前的距離來說,這強力膝襲的時機似乎并不太好。不會擁有太多的威脅。

    不過這樣的節奏卻相當克制猥瑣流,猥瑣流通常需要觀察,需要思考,需要布局。高節奏無疑可以讓對方少做幾分算計。不過對于一些猥瑣到骨子里的家伙。那連下意識的應對都是猥瑣的,對付這種人只是這樣的節奏卻還壓不住對方的猥瑣。

    但是林敬言卻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每日訓練面對的都是這樣的猥瑣。

    強力膝襲,可不是他應對的全部。飛身中,冷暗雷猛然間手一張,一把沙已經打出。

    強力膝襲,赫然只是當作移動技來使用的,拋沙攻擊才是重點,攻擊一下子從一個點擴張到一個面。原本只是想避讓強力膝襲的移動。現在可就已經有些不夠。想再追加移動。卻也來不及了。

    嘩!

    拋沙紛紛揚揚地砸到君莫笑身上,滴滴答答一通脆響,葉修所能做到的。僅僅是將君莫笑的視角偏了偏以免被致盲。

    但是冷暗雷此時已經落地,立即朝著君莫笑偏轉視角的反向一步橫移。這種相當微妙的技巧。爭取到的可能只是一個很渺小的瞬間,但是有時就是這樣的一個瞬間就足以致命,冷暗雷勾拳。

    四道利爪挑起,卻不料君莫笑的雙手居然也在此時探來。他的視角沒有朝向這邊,出手卻赫然是朝著這個方向。

    拋投!

    看這出手動作,林敬言立即判斷出來對手所選用的技能。

    雙方的技能同時,或是稍有點先后命中,都完全不會施展這一拋投的發揮,至于會被拋出的方向,那自然是前端那片火紅的巖漿了。

    被生命只有百分之七的君莫笑扔到巖漿里涮一遭,這是林敬言完全無法接受的。

    后跳!

    林敬言寧可自己這記勾拳不中,也不會給葉修這樣的機會。

    冷暗雷后跳一步避過君莫笑抓來的雙手,緊接著就已經一步邁前,遞出了自己的雙手。

    拋投,同樣也是拋投。

    以拋投對拋投,一退卻再一進,避過對方的出招再用自己的出招卡對方的收招。林敬言也不愧是在這一職業上鉆研多年的老手。拋投雖是柔道系的技能,但就這技能格斗系其他三個職業從榮耀誕生那天起,就從來沒有放棄使用過。

    只可惜林敬言今天遇到的是從榮耀誕生那天起就從來沒有出現過職業賽場上的散人。散人的手中,更有一把和君莫笑一起才被世人見識到的神奇銀武。

    君莫笑手在后縮,這是拋投的收招動作,但是本被拆成雙截的千機傘,卻在這收招過程中已經并為一體,伸出的一端,在冷暗雷雙手探到之前,就已經刺到了他的身體。

    千機傘,矛形態。

    技能,圓舞棍。

    冷暗雷被揚上了半空,此時林敬言所能慶幸的,就只是圓舞棍這個技能是不能直接將角色被拋出去,他至少不會被扔進巖漿。

    但是,技能是死的,人卻是活的。林敬言突然發現,揚在半空中的冷暗雷活過來了。

    抓取類技能,在技能結束前是完全禁錮對手任何動作的,此時角色竟能活動,只有一種可能,技能已經結束。

    將角色揮舞在半空就結束的圓舞棍,意味著放棄了觸地時才能產生的這一技能的絕大部分傷害。但對于此時的林敬言來說,他的冷暗雷卻遵循著運動的規律,此時依照慣性,向著那個遠比被圓舞棍摔地下要可怕的多的巖漿中摔去。

    揮拳,踢腿……

    失去技能禁錮的冷暗雷在空中倒是活動自如,但是很遺憾,他的流氓完全沒有可能在空中制造出什么位移的技能,揮拳踢腿,略略晃動了軌跡,但是經驗豐富的林敬言已經判斷出,這些動作一點也不足夠。

    鷹踏啊!

    此時的林敬言多么懷念這個技能,完全不需要武器打制,只需要使用20的技能點,自己就可以在這一時刻改變這個讓他束手無策的局面。

    但是,偏偏他沒有這20個技能點的支出,他的冷暗雷完全不會鷹踏這一技能。

    郁悶地他只能操作著冷暗雷丟出了一個汽油瓶,總不能讓葉修就在下邊這樣舒服地看戲吧!

    只可惜這種泄憤的攻擊也談不上多具威脅,葉修輕輕松松操作君莫笑閃出,舉起千機傘還砰砰放了兩槍。

    押槍!

    這家伙居然還在使用押槍,還想讓自己被送得更遠一點。

    林敬言繼續操作冷暗雷揮舞著拳腳,押槍,是需要準確命中空中目標的重心才能實現對移動的控制。真正活生生的角色,其實只有神槍手的射速能夠間或地捕捉到一些重心。千機傘槍形態是步槍,兩發就要裝彈的射速,根本就打不出多神奇的押槍效果。結果這時君莫笑這邊千機傘又一抖弄,端在腰間斜指上空,嗒嗒嗒嗒嗒嗒,一通暴射,林敬言一口老血噴出,這不要臉的居然用格林機槍來做押槍。

    格林機槍的射速是有保障的,甚至快到成了對操作者的考驗。但林敬言不會對葉修的押槍技術產生什么懷疑,這門技巧就他媽是這家伙發明的好嗎?

    散人啊散人,啥技能都有也太煩了吧?

    空中綻出的血花隨著冷暗雷飛出劃出一道鮮艷的軌跡。巖漿張開懷抱,將冷暗雷熱情地接納了,而后熱情地燃燒著他的生命。林敬言扭視角一掃,離岸近的地方葉修也很熱情地讓君莫笑擺好姿勢準備迎接了。

    林敬言淚流滿面,干脆就不去挑戰極限了,尋摸了一個雖然略遠點,但至少葉修的君莫笑沒可能過來阻攔的方向開始泅渡。

    冷暗雷終于從巖漿中爬出來了,身上還流趟著火焰,制造了一點傷害的尾聲。全場望著冷暗雷百分之四十八的生命,默然無語,然后就見葉修的君莫笑一邊朝這邊飛奔,一邊還在屏幕里刷屏:“老林,怎么這么不小心啊老林,巖漿的輸出怎么樣,很給力吧?”

    輸出確實很給力,半條命都沒了,但林敬言此時能去答這腔嗎?

    “你贏了。”林敬言的回復,赫然是葉修一開場時的那句話。

    但在此時,這卻是實話。這一局打成這個局面,對于葉修而言已經算是莫大的勝利了。

    “你還活著,怎么能說是我贏呢?”葉修回復著,還來了個微笑的表情。

    “你休想再得寸進尺了!”林敬言回了句,冷暗雷已經沖出,迎向君莫笑沖來的方向。

    贏了,從比賽角度而言,林敬言終于是贏了。

    但是這場勝利,即使是慷慨豪邁的霸圖粉絲,也真的很難報以掌聲。

    百分之四十一。

    這是冷暗雷最終剩余的生命。

    擊殺君莫笑那百分之七……或者準確說應該是百分之一,霸圖付出了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多的多的代價。

    葉修從比賽席里走出了,U 換是平時,那噓聲什么的肯定是要包圍上去的。但是此時,霸圖粉絲卻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以沉默應對。

    “唉,這場……怎么說好呢?”電視轉播中的潘林和李藝博也找不出什么措辭來總結這場比賽。

    林敬言的表現,要說糟糕,真的并沒有多糟糕。只是因為這個地圖環境,讓他一次失手就負擔了這么大的后果。

    “或者說,葉修先一步找到了這張地圖上戰斗的要點吧……”李藝博這樣說道。

    廢話!

    絕大多數人聽到后都會如此覺得。

    這種要點,有點榮耀經驗的玩家看一眼都會察覺到吧?先一步找到?葉修是先一步成功利用到了這要點才是吧!

    ==========================

    女兒病了,煩躁,希望快點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