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佳樂死盯著越來越近的毀人不倦,死盯著他的雙手。

    預判忍者的攻擊,這是最為有效的手段,而據霸圖戰隊對莫凡的研究,這位忍者選手似乎并不太使用斜側身形遮蔽手部結印動作的忍者常用技巧,這或許和他時常是在偷襲中完成攻擊結印有關。

    但就在這時,毀人不倦的身形偏斜了。

    不常用,并不代表不會用。更何況莫凡是在什么隊里啊?有方銳,有葉修這些家伙做隊友,這么實用的技巧能不提醒他善加利用?

    果然不該抱著僥幸心理啊!張佳樂感嘆著。能走到這一步的戰隊,哪里會留下這么大的空子給人鉆呢?

    張佳樂操作百花繚亂橫向走位,如此可以拉開視角觀察到毀人不倦的手部動作。實戰中這是逼迫忍者快些出手的手法了。因為忍者選手既不想讓對手看到自己的結印,但同時卻也不可能一味地側身將隱藏自己的手部動作,側太多那就能成轉身了,會變成失去視角背對敵人。

    但是此時的毀人不倦,卻配合著百花繚亂的移動,也橫跨出了幾步。

    張佳樂再想在橫軸上移動脫開視角,沒辦法了。再繼續往左橫移,百花繚亂就要跳到巖漿里去了。此處地形偏窄,橫軸上的移動空間并不太大。

    既便是現在,百花繚亂距離掉下巖漿也就是兩三步的距離,已經看得人揪心不已了。

    毀人不倦就在此時突然出手。

    斜側了半天隱蔽手部動作,結果一出手的攻擊卻不是需要結印的忍法,而是可以直接攻擊的忍具技能。

    蓬!

    一團紫煙綻放開來,飛快地彌漫擴散。

    忍具?煙玉。

    紫煙瞬間吞沒了毀人不倦的身形。沒有地形條件可供隱蔽偷襲,莫凡此時使用技能給自己制造隱蔽條件。百花繚亂距離巖漿就兩三步,借煙玉掩護上前。隨便一個擊飛,打入巖漿,比賽結束!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

    莫凡也是,釋放煙玉,就是為了獲得這么一個一擊決勝的機會。毀人不倦的身形,在紫煙開始彌漫的同時就已經開始移動了。這一點,也是他在進入職業圈后,逐漸學習掌握到的小技巧。在紫煙彌漫的同時進行移動。身形不易被察覺。等煙玉徹底彌漫開時,雖然獲得的空間最大,但那時候的紫煙流動緩慢,角色從中快速移動的話會帶亂這種節奏,經驗豐富的選手會借判斷出忍者的大致位置。

    煙玉中的移動。要配合煙玉彌漫的速度。職業圈中生存,有無處不在的很多的細節需要注意,這里實在是有太多強者,稍有破綻都會被人利用。

    莫凡此時移動的速度掌握得很好,伴隨著煙玉的節奏,也仿佛一團煙一樣,輕飄飄地被送了出去。

    百花繚亂!

    莫凡一直沒放松對目標的盯防。但就在此時,距離熔巖兩三步的邊沿,百花綻放!。

    彌漫的光影,瞬時間將百花繚亂的身形也給遮蔽掉了。

    繼續向前嗎?在百花的光影中捉到百花繚亂。送他下巖漿?

    換是霸圖韓文清這風格的選手,這時八成會就這樣做。但是莫凡不是,絢爛的百花光影,讓他沒有確鑿的把握。于是毀人不倦停步,繼續籠罩在煙霧中。靜候機會。

    同樣是把握機會,黃少天是個中強手,機敏、迅疾、一擊必中。莫凡在這層面上,比不上黃少天,但是,他更耐心,他可以眼看著失去機會,卻繼續保持心態的平穩。

    比如眼下,毀人不倦停步不前,百花繚亂又怎么繼續停留在巖漿邊這危險的位置?

    一擊推下巖漿的機會失去了,很多人覺得惋惜,很多人覺得莫凡剛才應該出手的。只有莫凡自己不覺得,而且并不為此感到遺憾。

    倒是張佳樂非常遺憾!

    將百花繚亂置身于這樣一個險地,是他放出的誘餌。他已經準備了四種思路,待毀人不倦沖上前來時反將對手送下巖漿。

    但是,對手居然放棄了,居然沒沖上來。

    是自己的百花光影打得太過分了嗎?

    張佳樂自我檢討著。可不做出任何應對,就那么傻杵在那也太明顯了吧?就如同現在,自己當然也可以繼續讓百花繚亂停留在巖漿邊,可是這么一來,同樣會讓人意識到這其中有詐。

    不是自己戲做得太多,實在是對手太謹慎啊!

    百花繚亂離開了危險的位置,但他卻不能繼續只是這樣百花下去而無所作為,百花式打法的消耗可是很大的。昔日百花,他和孫哲平兩個,一個賣法力一個賣血,兩人的風格其實都挺不適合擂臺賽這種車輪戰。好在那時擂臺一直是三人戰,這點倒也不明顯。若換到如今季后賽這種五人賽制的擂臺賽,他們這對賣血賣藍的搭檔非得尷尬不可。

    五人制,比三人制更需要注重消耗方面的平衡。

    于是在離開險地后,百花繚亂立即鋪開了攻勢。此時煙玉還未散去,張佳樂并不太知道毀人不倦的準確位置。但是之前百花繚亂巖漿邊的站位應該是很具誘惑力的,莫凡就算最終放棄,開始也不會不動心,所以,毀人不倦的位置……

    光影堆上!

    張佳樂根本不需要知道對手的精準坐標,百花攻勢鋪開,掃蕩的面積比槍炮師還要夸張。

    光影陷入煙玉,瞬時間將紫煙攪合得翻騰不息,濃稀變幻下,煙玉像是被撕碎一般。

    一道身影從中閃過,被張佳樂飛快捕捉到,攻勢立即調轉攻上。

    誰不想就這轉火的一瞬,一道人影立即又從原來的位置猛然沖出。

    影分身術放出的誘餌嗎!

    張佳樂略一驚,但應對還是來得及,百花繚亂攻勢再轉回,彈藥飛上,瞬間將毀人不倦轟成了一堆殘影。

    這下張佳樂大吃一驚。原來這邊是假,那邊才是真的嗎!

    攻擊連忙再要轉回,這端毀人不倦早已經沖到身前。

    倉促間,張佳樂只來及讓一顆爆縮式手雷從百花繚亂的指間滾落。

    強大的沖擊波瞬時擴散,好容易逼近的毀人不倦被掀飛,百花繚亂追上繼續搶攻。而這爆縮式手雷的沖擊波進一步波及開后,對已見稀薄的煙玉也是一次擾亂,翻滾交替的沉浮中,竟有數個毀人不倦的身影若隱若現。

    不是影分身術。是影舞!

    張佳樂此時已經意識到了,但是對于影舞來說非常煩人的爆縮式手雷剛剛施展過,張佳樂已經沒有辦法一擊轟開這所有影分身的捕殺。

    數個毀人不倦沖出,不同的方向,齊朝百花繚亂沖上。

    百花式打法固然可以大范圍的擴散。將這些影舞分身全部波及到,但擴散的光影是以降低單位面積內的輸出為代價的。這種用法的百花,只可做掩護,作為攻擊則威力太低。

    而集中一點,可以很快解決掉一個分身,但是再想應對其他可就來不及了,更何況此時的“其他”是如此之多。

    于是……

    亂雷!

    大招對大招。亂雷對影舞。

    兩個都是需要持續操作的技能,最終效果的好壞,取決于操作者臨場的控制,說是兩個技能的對抗。不如說是兩位選手操作上的對抗。

    各種手雷不住地從百花繚亂手中飛出,撞擊、定時、瓦斯……等等等等。

    沒有時間停歇,沒有時間思考,每一個操作都只是下意識的。每一顆手雷,是不是都是針對每一個沖來的影舞分身的有效應對?

    有的是……有的不是……

    因為莫凡也在操作。因為莫凡也在應對。

    有的雷,分身躲過了,有的雷則沒有。

    在連環爆炸的火光中,毀人不倦的影舞分身到底還是有沖到百花繚亂身邊的。

    忍者的攻擊無聲無息,但是蕩起的血花卻依然是那樣的鮮艷。

    鮮艷的血花,很快就又會被爆炸的火光給吞沒,再然后的,新的血花揚起。

    百花繚亂,這已經是拿手中的熱武器和對手短兵相接了,角色進退之間,還頗有神槍手槍體術的風采。

    但到底還是相去甚遠。

    彈藥專家畢竟沒有神槍手那么豐富的體術,但何況神槍手本身就有一個“槍炮武術”的技能,是對槍體術打法的極強補充。

    張佳樂沒有辦法徹底擊潰莫凡,莫凡也沒能徹底壓制住張佳樂。

    持續抗衡下,最終決定生死的,是兩人角色的血量。

    百花繚亂百分之二十一的血量,遠遠輸給毀人不倦,而這個血量,也讓他沒有辦法堅持太久的戰斗。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樣的血量,本不該進行這樣技能與操作的交鋒,但在這時張佳樂根本沒有別的選擇。

    百花繚亂倒下時,他所留下的爆炸光影和硝煙甚至都沒有完全散去。

    彈藥專家這個號稱槍系中的魔法師的職業,最終是和對手完成了一場短兵相接的碰撞。

    雖然最終結果是他輸,但是他的表現,也足以當得起精彩二字。

    “非常精彩的一場對決,我想所有人的遺憾大概都和我一樣,就是時間太短了。”電視轉播的解說潘林此時感慨連連。

    “是的。”李藝博也在點頭,這樣的對決,已經沒有必要做出太多技術細節上的分析,兩個人都很出色,兩個人都是好樣的。

    ============================

    我的更新時間似乎完成了一個輪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