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

    現場炸了。

    居然如此走運!無數霸圖粉絲此時都在如此悲憤地想著。

    運氣,誰也說不清道不明,卻又無法忽視其存在。而此時,它如此清晰濃烈地展現在了所有人面前。一個隨機走位,走得這么恰當得體,不是運氣,還能是什么?

    被運氣決定生死,這對于失敗一方來說無疑是最為不甘和無奈的,也難怪此時的霸圖粉絲們會如此不爽了。

    “真意外啊!莫凡居然采用了如此碰運氣的打法!這可是相當的出其不意啊!”潘林也在驚叫著。莫凡,給人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他的耐心和謹慎,甚至是過分的謹慎。就是這樣一個性格的選手,居然在完全沒有確鑿把握的情況下,參用了這種碰運氣的博命方式,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但是,真的是如此嗎?

    場外,霸圖的選手席上,張新杰手中的電子戰術板上標注的正是莫凡施展替身術時毀人不倦和零下九度的距離。

    替身術可以傳送的極限距離,被他在戰術板上畫出一個圈,而圈中部分,卻再被他分割成了多個部分。被標注為紅色的,是對于零下九度來說相當危險的貼身攻擊位,黃色,是較具威脅的攻擊位,藍色,則是對零下九度來說不具什么威脅,黑色,則是反對毀人不倦來說會有些不利的……

    黑色區域,在這替身術所能輻射的面積中占得是如此之少,藍色所占面積最大,其次黃色,紅色雖然再稍次一些,但事實上也占了全面積的百分之十四點五。而黑色區域經計算統計,不過百分之八點二。

    估且不論莫凡有多大的機會在施展替身術后搶到攻擊機會,至少,施展替身術讓他處于不利局面的概率只有百分之八點二。

    替身術,并不僅僅是一次對碰運氣的攻擊博弈,百分之八點二的不利概率,已經很大程度的讓莫凡立于不敗之地。這個選擇,事實上是基于這種安全之上的。

    莫凡還是那個莫凡,他并沒有冒險,他會碰運氣,是因為這個運氣并不是一柄雙刃劍,它的刀鋒更多是展向零下九度的。

    而最終,他撞到了!

    毀人不倦完成了貼身,空蟬雙殺之后,連擊接踵而至。而這貼身短打的距離實在太近,讓秦牧云都沒辦法流暢地運用起神槍手近戰的槍體術打法。槍體術,是需要一定的距離和空間的。

    零下九度接連后退,相當被動地防守著。

    毀人不倦則步步緊逼,煙花式打法?沒有出現!數段連擊后,莫凡依舊操作著毀人不倦狂攻不止。

    若說不同,這才是莫凡這場比賽不同于以往的地方。他沒有在力有不逮后就立即選擇退卻,他在拼,在堅持。他已經認識到自己相對于秦牧云來說的很多不足,這樣一個全面穩定的選手,這樣一副地圖,他很難使用煙花式打法反復占據主動。機會,或許只有這一次,他沒有別的選擇,他只能邁過自己的極限,一路繼續向前。

    他能堅持多久?

    真正了解莫凡風格的人,都在關心這個問題。而這樣的人,包括場上的秦牧云。

    莫凡的風格是如此的鮮明,特點鮮明的選手,解構起來總是會容易一些。而不是像秦牧云這樣在人們習空見慣的基本功上扎實穩定以至于讓人忽略。

    這兩人,出身上,風格上,確實都稱得上是兩個極端,在一起就像是一組反義詞。

    莫凡用完全隨機走位的方式,破了秦牧云在這方面出色的判斷和限制能力;秦牧云呢?此時雖然身處被動,卻依然平靜穩定,因為他知道,莫凡的爆發在延續性上有缺陷,這或許是集中力的問題,或者是操作穩定性的問題,總之不要慌,堅持下去,機會總會出現。

    堅持!

    兩人此時的主題都是堅持。

    這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莫凡漸漸覺得意識有些麻木了,大腦似乎已經不在運轉,眼前所見的只有秦牧云的角色零下九度,周邊的場景好像都被自動過濾了。然而手指上的動作卻一瞬都沒有耽擱,可它們在做什么呢?莫凡甚至有時候都要到角色的技能放出時,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完成了一個什么樣的操作……

    他的思維,已經漸漸跟不上他的動作。

    機會!

    久候多時的秦牧云終于守到了空當出現,零下九度膝蓋撞出,另一腳后滑,瞬間就和毀人不倦拉開了距離。

    槍聲大作,秦牧云立時就開始了反攻。

    所有人都呆了!

    在他們看來,這局面的變幻出現地接著毫無征兆,毀人不倦不是打得挺流暢的嗎?

    但不管怎樣,此時是秦牧云搶回了主動。

    身份的置換,讓莫凡有些僵掉的意識一個激靈閃回。

    防守,他并不太擅長,他擅長的是逃命。

    可想從一個槍手的攻擊下完全逃走是相當麻煩的,槍手的攻擊范圍太大。

    從這一點上來說,莫凡那需要反復進退的煙花式打法,其實是比較不容易打遠程職業的。那種拉開距離的退讓,對于遠程職業來說無異于放虎歸山。

    所以打遠程不能想著完全甩脫對方的攻擊重新再來,那是釋放空間讓對手來設置障礙。打遠程,到底還是近距離的壓制才是王道。哪怕是煙花式打法,也不能忤逆這種思路。

    但是莫凡偏偏就不進行貼身壓制,他的毀人不倦撒腿就跑,那模樣,確實是想盡快逃出零下九度的攻擊范圍才高興。

    “這……有些不明智?”潘林說道。

    “貼身機會不應該這樣輕易舍棄。莫凡在經驗上還是有些欠缺啊!”李藝博也認同潘林的判斷。

    毀人不倦想跑,秦牧云當然也不會這么輕易答應,零下九度緊咬不放。

    莫凡沒辦法完全擺脫,而此時的距離毀人不倦干脆就沒辦法對零下九度有什么反擊。這距離是他主動拉開,秦牧云樂見其成沒有過分阻撓的,此時讓莫凡只能被動挨打,潘林和李藝博都為自己的先見之明驕傲不已,沒命地在轉播中感嘆著。

    但是……莫凡雖然處于被動挨打,秦牧云的攻擊效率卻也不怎么樣。

    毀人不倦動作靈敏,在零下九度的火力中閃轉騰挪,他沒擺脫掉秦牧云,但是秦牧云一時間竟然也沒辦法擊殺他。

    莫凡在大混戰中練就的閃避攻擊逃命的本領,此時在一對一中很好地施展著。

    這個距離,不只秦牧云攻擊的很舒服;莫凡躲避攻擊躲得也很舒服。

    需要再壓近一些!

    遠程攻擊手,距離越遠命中率越低。眼下這距離本不算遠,但是莫凡高超的逃命閃避技術卻讓這距離顯得有些狼狽。

    秦牧云開始操作零下九度適當壓上,但是莫凡的毀人不倦,突在此時竄出!

    弧光閃!

    刺客技能,毀人不倦猛然間竄出一截,而秦牧云也正讓零下九度前壓,一下就覺得不對。

    這距離,近過分了!

    開槍,后跳。

    剛還想拉近距離的秦牧云,這一眨眼就又想將距離拉開了。

    但是這次莫凡不退讓,弧光閃后,影分身術……

    有什么不對?

    秦牧云一怔,這一幕,好強的即視感啊!

    但是操作不停,零下九度繼續一邊后退一邊攻擊控制兩人之間的距離。

    縮地術!

    又一個技能來了。

    秦牧云已經徹底知道要發生了什么,故技重施啊這是。

    秦牧云試圖阻撓,未成,縮地術之后,替身術又來了。

    在哪里!

    沉穩冷靜的秦牧云,這一瞬都略有點慌張了,零下九度視角飛轉。

    他總算沒有次次那么倒霉,這一次替身術做出的隨機傳送,沒有制造出什么威脅。但是,秦牧云也同樣不具備什么優勢,正如張新杰分析的,這替身術的隨機傳送位置,只有百分之八點二對莫凡來說比較不利。

    而這一次,沒爭取到機會,但也沒吃到虧,一次無用功而已。

    莫凡操作著毀人不倦連忙要退開,秦牧云的零下九度連忙壓上。

    攻擊,閃避……

    秦牧云明白了莫凡為什么之前要跑,而不是一般思路下的繼續近身壓制。

    因為對于莫凡而言,跑開一些距離閃避攻擊,比起近身正面施壓他更有把握。

    而在這樣的閃避當中,他在等待機會,新一輪的,用替身術去賭近身的機會。

    聽起來好像有點可笑。

    本來已經搶到近身位置,但卻要主動退走,大費周章重搶一遍……

    但是沒辦法,UU看書www.uukanshu.com這就是莫凡的風格,這就是他所能掌控的局面。保持貼身打,那不是他所擅長的,他的爆發周期就那么短,雖然拼了命去堅持,但最終卻還是會被打斷,被反擊。那種境地,逃跑,是他最嫻熟,最有把握的技巧。

    然后轉頭再來,重新制造近戰機會,重新去貼身,重新去爆發,重新去堅持。

    煙花式打法,一個很大很大的煙花。

    莫凡一點都沒有變,他沒有賭運氣,沒有心存僥幸,他就是用他可怕的耐心和所擅長的方式,弄出了這么一套毫不華麗,卻讓人很無奈的刷機率打法。

    擂臺賽第六場,興欣,莫凡勝。

    全場刷機率十二次,三次刷出,七次重置,兩次過程中被秦牧云打斷……

    ===============================

    煙波淼淼,桃君笑,鐵瑞磁桃西西,三位小伙伴抽中海報各一張!(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