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要贏!

    沒有比這更誠實的宣言了,任何一位職業選手在場上所追尋的就是這一愿景。 未經修飾地就這樣將三個字丟出來,并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

    方銳就很不以為然地笑了:“哈哈,你要贏?問過我沒有啊!”

    沒有回答。

    宋奇英果然就如他在常規賽第四輪向方銳交待的那樣,無意義的話,他是不會理會的。

    但是不理會,并不代表看不到。上一次的方銳就沒有因為這樣而閉嘴,這一次同樣沒有。他的垃圾話不像黃少天那樣密集吧,但挑釁嘲諷的程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宋奇英有沒有在意,有沒有受影響?

    觀眾也不得而知,他們只看到宋奇英的長河落日秉承一開始就做出的決定,筆直地向前沖著。于是很快的,同職業系的兩個角色在地圖正中相遇了。方銳也選擇了直切中路而沒有迂回。

    拳法家只能貼身短打,氣功師卻有不錯的中距離攻擊能力。

    先出手的自然是方銳。

    氣波彈!

    這技能攻擊不高,牽制性也不強,多用作干擾和反應的試探。而方銳使用這技能時常是朝對手角色的面門上打,而后準確把握氣團干擾到對手視角的一瞬,發動其他攻擊。

    這一次也沒有例外。

    氣波彈直飛長河落日面門,方銳緊盯其行動,飛快判斷好了對方將出現視野死角的位置以及可能產生的變化。

    移動!

    海無量立即走位準確接下來的攻擊。

    結果就見長河落日一揮拳。

    啪!

    氣波彈突然炸開,念氣在空中攪合得一團模糊,方銳原本判斷清楚的視野死角頓時發生了紊亂。

    宋奇英,赫然操作長河落日也是一記氣波彈,正迎著海無量轟來的這記。在空中撞到了一起。

    “這么點都要跟前輩計較啊!”方銳失去了搶攻機會,但垃圾話的機會卻抓了個穩。明明是自己的計劃被打亂,卻還完全一股子胸有成竹的調侃口氣。正待再從這兩個撞成一團的念氣中找個攻擊角度時,就見那一團混沌中一個拳頭飛快地清晰起來。

    啪!

    拳未到肉,但和空氣的撞擊就已發出脆響。長河落日弓步向前,一記崩拳竟然搶在海無量前打出。

    方銳吃了一驚,連忙操作海無量一個急停。這記崩拳竟是如此到位,時機、方位,完全像是算準了方銳的行動。海無量險些就自己撞到拳頭上去。

    巧合?

    這樣的念頭剛在方銳腦海中一閃,他就立即知道不是。

    因為長河落日跟著又一拳已經揮到,如此的流暢清晰,絕不像是忽然間做出的決斷和操作,這是一個已經相當嫻熟的套路。

    對方專門針對自己氣波彈打面門的干擾攻擊做過練習!

    方銳意識到了這一點。更加覺得驚喜。坦白說他用氣功師開創的這門技巧,難度高,收效卻挺一般,迄今為止除了他以外沒有任何氣功師學習采用。但也不是說氣功師選手都很清高不屑于猥瑣方銳慣用的招法,實在是這一手算不上太高明的手法,只是一個小手段。為了一個小手段花功夫去研究去練習,這不值得。

    但是眼前。霸圖的這位少年,卻針對這個小手段練出了專門的應對之法。

    這是方銳完全沒有意料到的情況。

    一個高難度卻又效果一般的小手段,其他選手都不覺得值得去練習使用,但是方銳卻樂此不彼。這正是他的狡猾之處。

    正因為這小手段有這樣的麻煩,所以方銳料定不會有人做出過深的針對研究。此長彼消的原理,這小手段的收效可就變得不凡起來。

    但是現在,霸圖的少年。竟然針對這小手段都練就了應對之法。方銳意外了,新一代的思維。連他也有一些看不清了嗎?

    云身、沖拳、窩心腳……

    長河落日攻勢連續,一氣呵成。方銳沒有料到有人會對這小手段做出這么有針對性的研究,這下,可成了此消彼長,小手段被破后,頓時全面落入下風,在長河落日接連的攻勢不住后退。

    垃圾話?這會的方銳倒是很想說的,但是,沒空閑!

    格斗系四職業,氣功師的近身戰斗能力無疑是最弱的一個,此時被長河落日完全欺近身,應付起來相當困難。氣功師的很多技能可也是需要吟唱運氣的,貼身短打中又哪里施展得出來。

    方銳也只能操作著海無量揮舞著拳腳,閃避、招架,尋覓良機。

    但是長河落日的攻擊邏輯嚴謹,節奏到位,竟然沒有絲毫空當可鉆,這哪里像是一個新人,一個在拳法家上浸淫三年的選手,都未必能做到這樣絲絲入扣。

    糟糕!

    大糟糕!

    自己不會就這樣輸掉吧?

    方銳此時心中已經做起了最壞的打算。長河落日的攻勢如果真一直控制的這么穩定,他真沒什么辦法搶回主動。

    退。

    一退再退。很快海無量已經沒了退路,身后已是滾燙的巖漿。

    自己竟然被逼得這樣束手無策?

    方銳心下很是惱火,但是,這又能怪誰呢?

    眼下這般境地,完完全全都是方銳自己的問題。對宋奇英,他不至于輕敵,但卻也沒有足夠重視。

    氣波彈的小手段被破后,他甚至還要去吐槽對方,就是因為多廢了這么一句話,那一刻他的注意力不夠集中。如果更加關注對手角色舉動的話,或許他會早一點點注意到長河落日借那時機發動了無比準確的攻擊。

    這早一點點的察覺,或許就將改變眼下的境地。

    可惜,眼下的方銳不得不處理自己即將被宋奇英逼下巖漿的問題,如果他無法突破對方攻勢的話。

    左、右、前,甚至上空……

    真的已經沒有出路了嗎?

    幾個看起來就在身邊的選擇,此時卻都像是布滿了長河落日的拳腳。一步都邁不得。

    啪!

    長河落日揮來的一拳終是打中,到底也無法找出空當的方銳,完全沒辦法讓海無量避過這一拳。

    身形已經不由自主地向后傾去,換是一般情況,向后撤一步,就可以穩住身形。

    可是現在,向后撤一步,就是巖漿,傷害強悍的巖漿。

    不過在觀眾看來。這一步撤還是不撤區別已經不大,海無量已經只有摔入巖漿這一種可能性了。而且宋奇英死守沿岸的話,怕是能以很大的優勢獲勝,那么再勝興欣一名對手的可能性也大增,霸圖的逆轉。看起來也就不是那么的飄渺了。

    霸圖粉絲的思緒,一時間都飛到這去了,這場比賽在他們看來好像已經結束了一般。

    海無量的那一步,到底還是撤出。面對這種攻擊,職業選手在中招后都會下意識地后撤來化解。

    踏空,連帶著跌出的身形,海無量向巖漿滑落。

    “哦哦哦哦!”霸圖現場發出勝利的歡呼聲。他們認為比賽已經倒似為止了。

    只有極少極少的人注意到,落向巖漿的海無量,雙臂卻還在身前伸展著。下半身已經落入巖漿后,這伸開的雙臂卻是扒在了岸上。雙掌拍地。

    地雷震!

    面對絕境,方銳也是兵行險招,配合著長河落日的攻擊,將海無量落入了巖漿。只是在這落入的過程中。他就已經開始了反擊。

    雙掌隨落勢拍地,直接出了一個地雷震。念氣范圍內沖擊,就守在前方的長河落日首當其沖,方銳就是要借這一勢,立即讓海無量跳出巖漿。

    但是這一瞬,海無量還沒跳起,長河落日卻已經跳起。

    就在全場都已經認定宋奇英勝利的時候,他卻沒有一點這種感覺。對手角色的生命還有百分之六十三,哪里來的勝利?

    他繼續緊密注視著海無量的舉動,那落下巖漿時很自然掛在身前的雙臂,極少人注意到了,而宋奇英正是這極少人之一。

    地雷震拍下時,長河落日已經躍起。

    緊接著,千斤墜!

    地雷震的沖擊波會傷害到長河落日,但是卻無法撼動施展了千斤墜的身形。長河落日仿佛秦山壓頂一般,就這樣遮在了正待跳起的海無量前方。方銳無比近距離地看著這個年輕的新角色,周圍的一切好像都已經失去了顏色。

    擂臺賽第八場,方銳敗,宋奇英勝。

    而且是慘敗,大勝。

    霸圖的現場早已經歡騰得像過節一般,宋奇英這一場大勝,一下子把霸圖從懸崖邊拉了回來了。和方銳的一番周旋后,長河落日尚有百分之七十九的生命,面對興欣的最后一位選手,這完全有得一戰。

    霸圖粉絲興奮著,當然也就有了噓一噓對手的心情。尤其是興欣之前幾位的表現一個比一個出色,讓他們完全沒辦法噓出口。而現在,面對方銳,可算是讓他們撈到機會了。霸圖的林敬言雖然上場后作為也不大,但是大家至少完全接受到了他的努力。方銳呢?大家看到的是一個懶散的姿態。或許這可能只是他用來麻痹對手的偽裝,可是當他最終輸掉比賽的時候,一切都像是他的敗因。

    噓聲中,方銳回到了興欣的選手席。

    面對隊友,方銳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U www.uukanshu.com太弱了啊,被一個新人打成這樣。”葉修毫不留情地鄙視。

    “太難看了。”魏琛跟著鄙視。

    “這種時候大概只有下跪才能求得大家的原諒。”包子也在說著,不過他倒不是沖方銳,而是和身邊的喬一帆、羅輯、安文逸這一干年輕人在說著,好像在邊看熱鬧邊討論似的。

    “靠,不至于吧!”方銳說,“我蹲著檢討。”說完,這家伙竟然真的抱頭蹲到了選手席的角落去埋頭檢討了。

    “誒,這……”陳果覺得好像有些不妥。

    “讓他檢討吧!”葉修卻不攔著,而是望著了興欣最后一位要出場的選手。挺大的優勢,被追到了這種地步,被追趕的一方顯然承受的壓力會更大。

    但是興欣接下來出場的這位臉上,卻看不出有絲毫壓力。

    “終于到我了!”唐柔一臉迫不及待的興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