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霸圖最終派出的六人,到底還是他們這賽季出場率較高的六人。讓人稍感意外的,大概就要屬宋奇英的出場。

    畢竟他在剛剛結束的擂臺決勝局中輸得比較難堪,心里難免受些沖擊。接下來的這場團隊賽又是如此重要,似乎派出經驗更為豐富的白言飛更為保險一些。但是最終,霸圖卻對他們的小將付諸了絕對的信任,再一次在決勝局的關鍵時刻安排他上陣。

    “現在可不是鍛煉新人的時候啊……”這一安排讓解說潘林都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呵呵。”霸圖出身的嘉賓李藝博卻是笑了,“這不是鍛煉,只是單純的信任罷了。霸圖的選手一定具備這樣的勇氣和信心。”

    潘林無語。這所謂的單純信任,怎么看也透著一股不科學啊!霸圖的幾位老將,卻要將他們或許不會再有的機會押在這種讓人提心吊膽的信任上嗎?

    兩人說這幾句的功夫,興欣這邊出場的六人也相繼起身,向著臺上走去。

    葉修、蘇沐橙、方銳,三位經驗豐富的全明星級別選手,一直是興欣中堅力量,是出場率最為穩定的三人。

    安文逸,興欣的牧師,憑借這一職業,他在團隊賽中就一直占據著穩定的一席。

    而后,唐柔!剛剛以摧枯拉朽之勢鏟滅霸圖在擂臺賽的逆轉勢頭,在和同為新秀的宋奇英的直接對話中,贏得極為強勢,有關最佳新人的爭議。在實力上是越來越挑不出刺了。

    第六人,羅輯!興欣整賽季出場最少的人,卻在半決賽首輪對霸圖戰隊的比賽中以一種荒謬的方式徹底改變了比賽局面,一度引發瘋狂的熱議。其間討論有被輪回和微草的比賽打斷一下下。但當興欣和霸圖又要交鋒時,各種討論和預測中就又會頻繁出現羅輯的名字。

    第二輪,霸圖主場選圖,興欣沒有派出羅輯。而那場霸圖所選的地圖也確實不具備施展“拆遷流”的條件。霸圖,似乎對羅輯也頗有一些顧忌。

    于是,第三輪,隨機圖,在簡單了解過地圖情況后,興欣立即在如此重要的一場決勝局中派出了羅輯。為季后賽專門準備的地圖,本輪比賽中初次出現,絕對沒有事先練習的可能性。所謂“看一眼就可以知道地形結構然后拆毀”的能力難道是真的?

    一時間,話題又圍繞著羅輯展開了。剛才還在覺得霸圖派出宋奇英很大膽的潘林。現在對興欣更是無法直視了。

    宋奇英再怎么說也是本賽季最佳新人呼聲很高的人選。這是一種實力的證明。羅輯呢?在常規賽末段的幾次出場中并沒有特別出奇的閃光之處。直至半決賽的首輪才突然一下引爆所有人眼球。但就那能力,真說是“看一眼就知道”,潘林是不信的。若不具備這種能力。那羅輯的出場更多的只是一種虛張聲勢,再然后呢?沒有然后了。興欣只是為了布下一個疑陣。就派出了這位實驗經驗不豐富,技術水平也不高端的新人,怎么看也比霸圖派出宋奇英風險更大。

    喧鬧中,兩隊的選手已經列隊賽場正中。

    雙方的出場陣容,也在裁判走過流程之后,才逐一出現在電子大屏幕上。

    相互握手,沒什么交談,決勝局的緊張氣氛壓倒了一切,空氣在這一刻仿佛都是凝固的。兩隊選手在默默完成了賽前的禮儀后,在裁判的示意下,朝各自的比賽席走去。

    沒有挑釁,沒有心理上的試探、誘導,也沒有諸如“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一類的融洽表現。決定這一年努力,甚至是這一生努力的一場比賽,就在這樣的沉默中開始了。現場觀眾感受著這種可怕的沉默,都覺得十分壓抑。

    觀眾尚且如此,場上選手呢?

    雙方角色在地圖的兩端刷新,這張名為“七彩泉”的地圖為正方形。刷新位置卻不是最常見的四角,而是12點、3點、6點、9點這四個邊線的正中。更令人驚訝的是,兩隊的刷新位置竟然不是一直以來的對稱刷新。興欣戰隊出現在了6點鐘位置,而霸圖戰隊則在3點位置刷新。

    這可是一次打破榮耀對戰傳統的刷新,可是細想下來,榮耀無論競技場規則還是聯盟比賽規則中也確實從來就沒有明確規定過刷新一定是對稱位置。只是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情況讓人們把這當作了默認的規則。而這一場關鍵的比賽中,竟然出現了一次這樣大膽的隨意,頓時引得場外一片嘩然。

    “居然不是對稱刷新!”潘林驚訝地叫著,“李指導,這樣會對比賽產生什么影響嗎?”

    “影響是肯定的。兩隊的場上選手此時都不知道這種刷新情況,他們會從自己的出場位置來對稱判斷對方的刷新位。而后通過對距離的掌握,預判對手在多種選擇下可能出現的方向和時間。但現在這種情況,兩隊的預判都將是錯誤的,第一次遭遇將是一次偶然,這將非常考驗兩隊選手的臨場反應和應對了。誰能最快最準地判斷出問題出現的根源,誰就能更好的掌控住局面。”

    李藝博話說了不少,兩隊也在這時開始了行動。當角色的動向逐漸明確后,場外再度嘩然了。

    一向豪邁直接的霸圖,在這場隨機圖的決勝局中也不失本色,簡單明了,直切中路。

    興欣則打起了迂回,而且是兵分兩路。君莫笑、沐雨橙風、海無量和小手冰涼四人一組,左路迂回。唐柔的寒煙柔單槍匹馬,右路迂回。

    如是對稱刷新的情況,霸圖戰隊將被興欣左右沖擊,可現在霸圖是從3點鐘位置直切,這意味著,唐柔的寒煙柔將單槍匹馬地先一步遭遇霸圖全隊——單角色的移動速度,總是會比團隊整體快一些的。

    非對稱的出場刷新,上來就給興欣制造了麻煩。從時間上,唐柔肯定意料不到會和霸圖戰隊在這一側有這樣的垂直相遇。

    三個方向上的移動都在繼續著。興欣四人組那端無論全息投影還是電視轉播都已經被無視了,所有人都在緊盯霸圖團隊和唐柔寒煙柔的移動,判斷著雙方的速度,預測著雙方可能遭遇的地點。

    作為電視轉播方,除了人為解讀,更有很多測算軟件,很快,電視轉播中勾畫出了這兩方可能的移動路線,而后在相交點打下了一個鮮血的印記,再然后,拉近鏡頭,呈現了一下這可能相遇處的地形。

    地形也是對唐柔不利!

    若是一馬平川的地勢,很遠的距離就可以在視野中發現對方,人再多也有足夠的時間調整,根本不用慌張。可是這張名為“七彩泉”的地圖可不是什么平原。四個刷新點便是四片高地,其他地方也多有拔地而起的陡峭地勢,這圖,其實頗有幾分高地峽谷圖的風貌。只是這風貌被夾雜進的其他場景打得比較碎。尤其正中的七彩泉風景和荒涼的高地峽谷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夾雜在荒涼當中的七彩泉區域樹木郁郁蔥蔥,一大片泉水整個被樹木撐起的林蔭遮蔽。陽光透過枝葉碎裂在泉水水面上,反射出一道道七彩光柱,隨著枝葉的搖晃中光柱不斷在水面上被搖碎,留下一片迷幻的光影。

    唐柔的寒煙柔此時走不到七彩泉,她的路線被左右兩邊的高地所限制,而這一道峽谷的前方岔口處,霸圖戰隊正自東邊移動過來,正是電視轉播方分析雙方移動速度后判斷出的相遇點。或許不那么精準,但在這個岔口,唐柔將和霸圖互相發現將是必須會發生的事。現在人們所關心的只是互相發現時的距離會有多少,這,將決定唐柔的命運。沒有人會過分到期待一打五這種奇跡,眼下雙方還沒相遇,大家就已經把這當作唐柔逃生記去看待了。

    支持興欣的觀眾心中自是焦慮無比,UU看書他們想象不到還會有什么樣的轉機。寒煙柔的移動速度不變,方向不變,向著那個岔道口漸漸接近著,潘林都已經深深吸好了一口氣,就等雙方相撞的那一瞬間了。隨著不斷的接近,對相遇的判斷也越來越準確,似乎……會很近,情況進一步向不利于興欣的局面發展。

    “雙方近了,就差一點……”潘林的音量逐字走高,死盯著雙方的移動:“快了,岔道口,寒煙柔沖……沖……寒煙柔停步了?”潘林調動全身力氣準確吼出的一聲“沖出去了”,赫然被卡死在了嗓子眼。唐柔的寒煙柔,竟然在即將走出岔道口的一瞬,停步了。

    “怎么了?”潘林的疑惑聲中,寒煙柔甚至已經開始倒退,貼著一邊的山壁,挺迅速,卻又很小心的倒退。

    導播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唐柔的主視角立即被切了出來。這個視角所代表的,并不僅僅是比賽中的唐柔所看到的,還有她所聽到的。

    腳步聲!

    并不齊整,紛亂的腳步聲。從唐柔的主視角中傳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