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季后賽,團隊戰,治療換出……

    全聯盟都知道興欣很膽大,都知道他們時不時就會劍走偏鋒,但是誰也想不到他們在季后賽的生死之戰中也敢玩得這么大。

    全攻陣容,孤注一擲。

    對于職業選手來說,這兩個就像是休戚相關的關聯詞一般。當這種陣容擺開時,就意味著已經不再想什么退路。沒有治療的隊伍,只能前進,只能打垮對手,再沒有第二種選擇。

    可在眾高手眼里,卻都不覺得興欣已經到了這種需要背水一戰的地步。蘇沐橙沐雨橙風的站位是絕對安全的,而有她的支援,葉修的君莫笑再來一次攀巖達到這種絕對安全的位置應該也不是難事。再就是方銳的海無量,被三人攻擊確實很艱難,但以這家伙的狡詐奸滑,只求脫身的話,或許總可以做到的吧?

    眾職業高手們對方銳倒是有信心,可見這些年真是沒少被這家伙給猥瑣。但是在又具體觀看了一會戰斗后,大家卻都意識到,今天的方銳,想靠他的猥瑣來脫身,有一個迄今為止他大概從來沒有面對過的障礙。今天圍擊他的選手中,有一個人叫林敬言。

    最了解他,最熟悉他的林敬言,今天,是他的對手。

    翻滾,折身,詐攻,變向!

    海無量一套嫻熟無比的猥瑣下來,韓文清這耿直漢子的大漠孤煙立即被錯開了一個身位,宋奇英這初出茅廬的少年,也因為經驗不足缺乏預見性,他的長河落日想要攻擊,卻發現受阻于大漠孤煙。

    脫身了?

    一塊板磚正拍到了海無量面前。

    林敬言,冷暗雷。

    在攻擊中完全不如那兩個拳法家顯眼,可是每當海無量突然抓住機會搞出動作制造出空當時。林敬言卻總會讓他的冷暗雷準時高效地封堵這一空當。

    不到片刻的功夫,這就已經是第三次。

    不到片刻的功夫,海無量的生命就已經下去了有三分之一。

    因為林敬言的存在,韓文清和宋奇英可以放開手腳只是攻擊,因為防范方銳脫逃的事,已經完全交給了林敬言。否則的話,韓文清和宋奇英雙人包夾,怎么不至于片刻間就被方銳搶出三次空當,全都是因為二人完全不在意這一點的緣故,因為這一部分的工作。他們完全交給了林敬言。

    在擂臺賽時林敬言是致使霸圖落后最直接最主要的那一位,可是現在,他卻依然得到霸圖選手毫無保留的信任。

    第四次!

    轉眼他已是第四次成功攔截到了方銳。

    方銳心里已有些焦躁。此時他連說點垃圾話的功夫都沒有,三人合擊,兩個都是貼身戰的強悍職業拳法家,他哪里還有空閑去打字。一開始還覺得兩個蠢貨真是好容易就擺脫,但是兩次擺脫兩次被林敬言的冷暗雷攔下后。方銳卻已經知道那兩位不是在犯蠢。

    想脫身,真正的對手不是那兩位,而是自己的這位老搭檔啊!

    自己轉型職業,這一年來利用著對手對“氣功師方銳”的陌生感,不知占了多少便宜。可是眼前的這位老搭檔,即使自己職業轉型之后。卻也還是能跟上自己的思路和節奏。

    想擺脫他,自己必須再有突破,必須再有之前從來沒有過的表現。

    方銳忽然不急于脫身了。忽然在三人的攻擊中開始了防守閃避,開始了盡可能存活的打法。

    放棄脫身了?靜候救援了?

    觀看者們都在如此想著,畢竟他們知道此時興欣的決策。方銳當然也知道。安文逸換羅輯,這種放棄治療的決定不可能是選手們私下決定,這是來自于葉修的指示。就在興欣的團隊頻道里,清清楚楚的。所以方銳也很清楚此時兩個戰斗職業正在全力來救。

    救援,霸圖也不至于想不到,他們所想不到的,或許只是興欣放棄治療這一決定。在他們準備的應對中,大概就是針對戰斗法師和牧師,或者召喚師對牧師這兩種狀況。

    興欣所想到針對的,就是霸圖的這種心理空當嗎?

    高手們紛紛如此想著。可是霸圖此時的姿態,看起來卻全沒變化。方銳擺出了一副不想再逃的態度后,三位拳系的攻擊卻還是那樣的分配:兩位拳法家全力主攻,林敬言防范。

    方銳更煩了。

    他可沒有放棄脫身呢!因為他挺清楚放棄治療的打法風險太大,而此時興欣會如此兵行險招,就是因為他被困在了這里,如果他可以安然脫身,蘇沐橙本就是安全的,葉修走人也很輕松,那么興欣完全可以重整旗鼓再來,沒必要在這放手一搏。

    如此重要的生死大戰,居然這么快就需要舍命一擊,方銳本和那些旁觀的職業高手心態一致,覺得太不至于。可是很快他就沒辦法再有不至于的想法了,因為此時是他受困于霸圖居然是他,是他成了此時戰局中被霸圖擊穿的那個突破口,是他無法脫身讓興欣陷入了困頓。即便以一敵三無法脫身也不是件會被笑話的事,但是方銳還是很在意自己成了突破口。

    唐柔和羅輯的救援已經來臨,但方銳還是試圖改變當下的局面。

    可是霸圖根本不上他的當,哪怕他假意改變節奏,讓霸圖以為他的態度有所轉變,但是霸圖的態度卻不變。

    真是一幫死腦筋啊!!

    沒有空暇打字的方銳只能在心里狂吐槽,對于霸圖的耿直十分不滿。他哪里知道,其實就在他改變節奏改變態度后,是林敬言立即在霸圖頻道里發出消息:“不理”。

    他的意圖,終究還是被林敬言完全識破。

    職業轉型后的方銳,林敬言再怎樣,其實也不像了解以前的盜賊方銳那樣了解他的技術特點和節奏。但是,林敬言了解方銳的心理,很多時候,他意識到的并不是方銳會怎樣做,而是直接意識到方銳想怎樣做。他看到的不是方銳的方法,他看到的是方銳的意圖。再協同兩位隊友對方銳的掣肘和逼迫,讓他的判斷更加精準。

    改變態度沒能得逞的方銳,只好再做調整。

    軟的不行,那就只好來硬的了!

    方銳心下一狠,扔掉猥瑣,突然硬闖試試。

    就在這時,興欣的團隊頻道里跳出消息:林。

    消息來自于葉修,跟著,炮火飛至。

    蘇沐橙的沐雨橙風,突然向這端施加了火力壓制,頃刻間,炮如雨下!

    來得好!

    方銳心中興奮的大叫,這種久旱逢甘露的感覺,讓他差點激動地哭出來。

    團隊賽,美妙的團隊賽,在這個賽場上,你永遠不是獨身奮戰,在你最需要的時候,你的隊友一定會堅定地支持著你。

    轟轟轟。

    炮火連天,一片火光中,海無量揮拳,螺旋氣沖!

    旋轉凝聚的念氣,帶動著海無量的身體,猛然朝前鉆去。

    目標,冷暗雷!

    強突,方銳最終還是選擇了他的這位老搭檔,熟悉,本就是一件雙方都可以利用的利器。正面突破防守,和那兩個拳法家相比,方銳到底還是覺得這個熟悉的流氓更有機會,更何況,蘇沐橙的火力也是朝這端轟的,這是來自于葉修的指示,看來那個家伙這是這樣判斷的吧!

    冷暗雷后跳。

    一邊閃避沐雨橙風的炮火,一邊也是讓開螺旋氣沖。他的后跳是那樣的筆直,只是拼命地維系著兩個角色之間的距離,卻堅決不肯讓開絲毫空當。

    擂臺賽,因為他,霸圖已經輸了一個人頭分的空當,現在,他一步的空當也不會再露出,這已經不只是這一場,這或許將是決定這一年,甚至自己這一生的一個空當了。

    這一刻,林敬言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年齡,完全忘記了什么接下來,他只知道眼下的封堵,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做到。

    這一刻,冷暗雷再不是一位老將手下日漸蹣跚的角色,他璀璨生輝,明明只是普通的后跳,但那富有節奏的韻律,卻讓人感到說不出的流暢。

    跳跳跳,一路筆直的跳,螺旋氣沖的念氣鉆盡,卻還是差著冷暗雷的少許,這一擊,協同沐雨橙風的炮火,竟然愣是沒從林敬言這邊搶出哪怕是一步的空當。

    方銳連忙就要再來攻擊,卻不料林敬言的反應在這一刻遠比他要快,就好像是早就在等著這一刻一般。

    攔山虎!

    雙月牙!

    傷疤之痛!

    那個已被淘汰,U www.uukanshu.com但卻是林敬言昔日象征的唐三打技巧卻在此時再度施展,再次綻放著光茫。

    海無量被擊倒,海無量被交錯的仿佛兩記月牙般的光芒劃中,海無量被掛上了傷疤,進入了出血狀態。

    海無量被徹徹底底地攔截。

    方銳發愣,他真的一點都沒想到林敬言可以做到這種地步,他以為他足夠了解林敬言,他以為在方才,那個螺旋氣沖就已經可以突破林敬言的極限,可以將他擊飛,或是逼他退到一旁。

    但是,沒有!

    林敬言用最正面的方式閃過了這記螺旋氣沖,用他那古老到被淘汰的陳舊技巧反擊了他。

    方銳想正面突破,但是最終,他被林敬言從正面擊倒。

    方銳忽然發現,他所熟悉的林敬言,或許只是一部分。這個林敬言昔日的招牌技巧,在他眼中竟然是這么的陌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