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韓文清、林敬言、張佳樂、張新杰……

    因為他們四位的存在,霸圖顯得無比強大。但是霸圖戰隊卻也并不是只有他們四個。宋奇英、秦牧云,是霸圖本輪團隊賽出場的兩個。秦牧云加入戰斗時,兩方的優劣已經顯然。但是他沒有因此喪失斗志,他依然拿出最好的狀態在逆鏡中拼搏,奉獻了接下來那半小時精彩激烈的比賽。

    宋奇英呢?

    擂臺賽集全隊最后的希望出場,到底沒能扭轉落后的現實;團隊賽,隊伍依舊派他出陣,他戰斗到了最后一刻,迎來的卻還是一個苦澀的結局。

    “為什么?”宋奇英是在強自忍著,但是淚水早已經滑滿了臉龐。

    “前輩們明明已經那樣努力,為什么,為什么我們還是……”宋奇英不甘心,不理解。他自己還年輕,還有未來,作為一名霸圖的好漢,他不會因為一次失敗就泣不成聲。但是,他是有未來,他身邊的隊友,那些行將退役的前輩們呢?

    他們早已經過了可以浪費機會的年紀,他們能停留在這個場上的時間已經屈指可數。正因為如此,他們以不輸給任何人的態度努力訓練。到了這種時候,他們也依然沒有放棄過哪怕是一丁點可以讓自己尋得提高的機會。

    這一切,身為隊友的宋奇英可全都放在眼里。

    他們是那樣的珍惜機會,可是到頭來。為什么機會卻偏偏不青睞他們呢?

    那么多的努力,那么多的汗水。那么多的一切,為什么換得的卻是失敗。

    為什么?

    宋奇英也不知道自己在問誰。

    一旁的秦牧云拍肩安慰著他,前邊張新杰也準備回來帶走他,卻聽到走過他面前的葉修平靜地說著:“以為努力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不要太得意忘形啊!”

    得意忘形?

    宋奇英的樣子哪里像是得意忘形了,這詞用的,讓宋奇英都禁不住一怔。

    “比努力,你以為我們興欣就會輸給你們嗎?不。不會,我們不會,任何一支隊伍都不會。”葉修說道。

    “在這個賽場上,努力是最不值得拿出來夸口的東西,因為這只是基本,是人人都會做到的,是最底層最渺小的東西。搞清楚這一點。再向高處攀登吧!”

    “繼續努力!”

    說著,葉修已和霸圖的第六位選手秦牧云握過了手,而后向著全場觀眾致意,哪怕這里是霸圖主場,哪怕這里擁有最多痛恨他的榮耀粉絲。

    掌聲有,但到底還是很矜持。

    哪怕有那么一瞬間也會被葉修感動。但是舊恨未了,今可算又是結了新仇,霸圖粉絲沒起噓聲,能給葉修這么點矜持的掌聲,那就已經是因為今天葉修所帶來的那份感動了。

    裁判在現場正式宣布了興欣戰隊的勝利。客場看臺這邊這一瞬間才算真正歡聲雷動了,有了點勝利者的模樣。而霸圖粉絲們的掌聲在這一刻可也不弱。但此時就不再是給勝利者,而是給今天的失敗者,霸圖戰隊。即便掌聲中藏著無數的失落,但是他們一定要告訴他們的戰隊,哪怕失敗,他們卻也是他們心目中永遠的英雄,你永遠不會孤獨。

    兩隊就這樣走入了選手通道,一路上雙方也都再沒有什么交流,而后各歸了各自的備戰室,接下來記者招待會卻是聯盟要求兩隊都必須要參加的。這個次序不分主客隊,而是敗隊先,勝隊后。

    先出席的自然就成了霸圖戰隊,這場失利所象征的已不是這一輪,而是這一個系列賽,乃至這一整個賽季的失敗,霸圖所需要面臨的問題,顯然也不僅僅會局限于今天這一輪的比賽。

    韓文清、張新杰、林敬言、張佳樂。

    出席霸圖記者招待會的是這四位,他們的聚首,讓整個榮耀圈都燃起了一腔熱血。這樣的陣容,單只是提一提名字都能讓一個榮耀粉興奮不已。

    但是,一年失利,之后,再一年。

    讓人興奮的陣容當中隱藏的缺陷當然人人知曉,或許也正是因為這種缺陷,才導致了這一豪華陣容可以成型。

    但是接連兩賽季的失敗,這支豪華軍團到底沒有完成人們心中的期待,也沒有完成他們為之聚集的目標,他們會何去何從?相比起今天比賽的內容,這個戰略層面的疑惑恐怕才是眼下更多人關心的。

    不過提問總還是需要循序漸進,尤其是面對霸圖這樣一支讓人望而生畏,不得不尊敬的隊伍,完全沒有記者打算一上來就給予他們難堪。

    “首先很遺憾霸圖今天輸給了興欣。”先站起來的記者說著這種場合下最常見的開場白,而后順勢引出的也是一個順理成章的問題:“你們怎么看待今天對手的表現?”

    “非常出色。”作為隊長的韓文清第一個出聲回答了問題,用的是那種記者最討厭的答案,不過隨后他就偏了偏頭看了看身邊后道:“讓新杰來詳細說吧?”

    “好啊好啊!”這點大家不反對,張新杰的話,對問題那向來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這種評價對手的問題,是最容易得到場面話的,但是由張新杰來答的話那一切恐怕就都不一樣了。

    “擂臺賽還是團隊?”張新杰接過話題后,立即認真地反問著。

    “團隊,團隊。”記者忙答,團隊有整體,有個人,肯定是比擂臺賽的分析有料的多。

    “團隊賽,我賽后有過確認,本場比賽的刷新點是隨機確定的吧?”張新杰開始說道,上來就顯嚴謹本色,比賽中和疑惑,他一結束就立即要搞清楚。

    “是的。”記者們紛紛點頭表示肯定。

    張新杰點了點頭。露出思索的神情,通過這一點起步。又是將整場賽事過了一遍后,這才很慎重地開口:“興欣今天團隊賽中的表現,有太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初開場的隨機刷新,造成了興欣唐柔一人獨對我們全隊五人的局面,這是一個極大的不利。而唐柔當時的決定果斷迅速,而我們卻略有一絲猶豫,這就是因為雙方都不知曉的隨機刷新造成的。而在這種背景下,本處劣勢的興欣。卻可通過我們這一絲反常的猶豫,對局面的掌控把握一絲先機。他們十分大膽地讓唐柔單槍匹馬地對我們進行引誘,而后利用峽谷地形布下多層次的打擊,試圖不斷地消耗干擾我們……”

    張新杰開始回答記者問題,特別詳盡,而且特別實在。記者問的是“對手的表現”,他就果然只談對手的表現。有關霸圖的表現如無必要,那是只字不提,更別提點評了。

    雖如此,記者卻不覺枯燥,因為張新杰的實在,他們從這里可以聽到的或許將是憑他們自己的水準無法做出的解讀和判斷。雖然大家更關心霸圖的大方向。但是本場比賽也確實精彩,尤其葉修制造的那一次舍命一擊,大家也確實想就這個話題聊上一聊。

    實在的張新杰,大家還沒精準的問題拋到這里,但是因為這也是比賽中的一部分。甚至可說是最,他的分析靠近這一位置時。也不由地就變成更加詳盡起來。

    “羅輯從出場上,就已是一種布局,因為系列賽的第一輪,當羅輯這位選手在場時,我們會相當介意地形。”

    “興欣在峽谷出口的伏擊并不成功,可說是依靠葉修君莫笑出人意料的技能和發揮才穩住了局面。興欣在此時處于防守姿態,但是有明確的撤離方向,他們的撤離是指向了本圖的核心區域:七彩泉,而這片區域是我們當時還沒有機會去了解。”

    “這個去向,是興欣所期待的轉機,這是當時我的理解。但是從之后來看,這個判斷顯然是錯誤的。”對于自己的判斷,張新杰一點都不掩飾,直接打上錯誤的符號。

    “興欣是在等待轉機,而這個轉機并不是七彩泉,而是讓我們以為轉機是七彩泉這回事。”

    “當我們做出這種判斷時,那么要消除這種未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在到達七彩泉前奠定勝勢。”

    “從峽谷中擊殺方銳的海無量開始,U www.uukanshu.com我方在人數上處于領先,而在形勢上也處于壓制,這就讓我們在當時采取了比較大膽的攻擊姿式。”

    “而這,才是興欣真正期待的轉機。他們的布局,可說從方銳被擊殺那一刻起就已經開始。他們有被壓制,但是控制好一定的分寸,這個分寸是他們需要反彈的空間,然后就是等待,等待我們放手加強攻勢時,開始引導形勢,將我們角色逐漸從治療身邊引開。”

    “這是一個套路,我從賽后有了解過,在這個過程中,興欣沒有消息上的交流,這樣一個龐大復雜的套路設計,如果臨時起意,不可能沒有溝通,所以這是一個興欣有過演練的戰術套路,在當時,或者更早,所有人接到一個信號后就開始執行。靈貓,能執行換位,肯定是出于君莫笑的召喚,而這個招喚沒有人察覺,至少我們場上沒有。這一點非常致命,因為羅輯在這套路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君莫笑的靈貓是隱藏在他昧光的召喚獸之中,而獸王四元素陣的存在,是對我們最注意力的一個很大吸引。如果早知那只靈貓是君莫笑,放棄這種擔憂,最終羅輯對林敬言的引誘將不成立。哪怕他進行了獸王四元素陣的吟唱,但是靈貓并非昧光的召喚獸,這個陣勢最終是不會成立的……但是,很可惜,我們都被騙了。從我們沒有察覺那只靈貓是君莫笑的召喚獸開始。”(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