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招待會現場沉默,遠比興欣的備戰室要安靜。雖然他們從電視直播中看到了林敬言宣布退役的場景,但是對于初入聯盟的新人來說,退役的無奈和悲痛對他們到底觸動有限,況且他們還沉浸在殺入總決賽的狂喜中,林敬言退役的消息,似乎并沒有對興欣備戰屋的氣氛有些改變。

    年輕人依舊在歡笑著,但是惆悵卻也在那一瞬間在興欣的備戰室里蔓延。

    葉修,和林敬言也是舊識,從第二賽季打到現在,相互也并不陌生。他從第一賽季,一直戰斗至今,這過程中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熟悉面孔的離開。他們有的是隊友,有的是對手,但是在離開的那一瞬,大家卻都會忘卻這種身份,所感受到的,只是一位身位伙伴的離開。

    今次也一樣,熟悉的面孔,又一次漸漸淡化成了影。

    葉修沉默著。

    方銳也在沉默著。他和林敬言相識倒是不如葉修久,但是第五賽季出道的他,初出茅廬就來到了林敬言的身邊,是林敬言看著他成長,而后他們又成了著名的一對搭檔,再到第八、第九賽季后各奔東西。

    林敬言對他而言,亦師亦友,如果要讓方銳選一個他在聯盟中最尊敬的選手,他會毫不猶豫會投林敬言一票。即便林敬言并不是這個圈中最優秀的。

    而現在,他已離開。

    已有多年職業經驗的方銳并不是從來沒有意識到過這一天,只是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他會以這樣的方式目睹林敬言離開。

    他原以為兩人會并肩戰斗到某一天時,林敬言忽然笑著說自己打不動了,而后在自己的嘲諷中也依然不改主意,就那樣微笑著說了再見。

    于是今天,他看到了。

    林敬言在微笑,他向所有人道別,但是,卻是在一場被方銳代表的戰隊擊敗之后……

    微笑之下隱藏的黯然,有多少人能感受到?

    方銳知道,林敬言一定還是很希望能得一次冠軍的。特別特別希望。

    但是最終葬送他這希望的。卻是自己和興欣。

    他再也不會有機會了。

    因為他已經選擇了離開。

    祝你們好運。

    他把祝福留給了所有人,這當中當然也包括方銳。

    但是這樣的祝福會讓人感覺到治愈嗎?至少方銳不會。他已經沒辦法在看下去,那一刻他找了個借口就離開了興欣的備戰室。他之后,魏琛這位早早退役。多年后卻又復出的老家伙不顧備戰室禁止吸煙的規定狠狠抽起了一根煙。而老板陳果意外地沒有去批評他。作為資源榮耀粉。這樣的離別陳果沒有經歷過,但是卻很多次以這樣的方式看到過。而現在,她已經融入了這一圈中。她感同身受,她意識到了自己的身邊也會漸漸有這樣的離別,魏琛、葉修,甚至之后的蘇沐橙、方銳……

    陳果覺得害怕,真的很害怕。

    她望著方銳不知說了個什么就要離開備戰室,沒有人上去阻攔,就連還在高興的新人們這時也意識到此時備戰室里不全是這樣的氣氛了,他們也安靜下來,看著方銳離開了備戰室,而后,看到記者招待會上,林敬言和三位霸圖隊友告別擁抱,謝幕退場。

    呃……

    有腦筋快一點的,已經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方銳從備戰室里出去了,而林敬言從記者招待會那邊退下來了,那這兩人,不是要在通道中相遇了?

    備戰室里瞬間安靜下來,連電視機都不知被誰選擇了靜音模式,仿佛會打擾到通道中這二人交流似的。誰也不動,誰也不出聲,直至備戰室的門再被推開。

    “該我們了。”方銳站在門口,平靜地招呼著。

    于是葉修和羅輯,興欣早安排好要參加記者招待會的兩人走出了備戰室。通道里,他們看到了林敬言,朝著他們笑了笑,而后又拍了拍方銳,沒有再回霸圖的備戰室,只是沿著這條最終將通向賽場外的通道,一直走了下去。

    “我們走。”葉修沒有再目送下去,只是招呼了一聲,興欣三位走出了通道,走向了記者招待會。

    “請問,你們知道林敬言就在剛剛宣傳退役了嗎?”

    記者已經拋出了他們的第一個問題。

    “知道。”葉修點了點頭。

    “能每一個談一下嗎?”記者著重強調了每一個,顯然對于葉修來回答這個問題并不感冒,他們想聽的是方銳的感想。

    方銳沒有回避,主動扶過了話筒,于是葉修也沒有搶話,如記者心愿的,等方銳去談他的感想。

    “祝他好運。”方銳扶過話筒,說了四個字。

    大家靜悄悄地,繼續等。但是,就沒有然后了,方銳只是說了這四個字,對他搭檔多年,亦師亦友,最后卻被他親手葬送畢生期待的林敬言,他竟然只說了這么四個字。

    “沒有了嗎?”記者們不死心,他們希望聽到更加感人肺腑的感想。

    “沒有了。”方銳卻搖了搖頭,微笑著,仿佛林敬言一樣。所想到的,所要說的,在通道中遇到林敬言時就已經說過了,對方銳而言這就已經足夠,毫無向這些記者轉述的必要。

    再然后,就是祝他好運,祝他,只是他。

    但是記者們,到底還是不肯輕易放棄,就算今天林敬言沒有退役,作為一對昔rì搭檔,在場上的相遇那也是一大話題。

    “呃,恕我直言。”一名記者開口了,“您今天在比賽中的發揮似乎并不近如人意,是否因為對陣的對手中有昔rì搭檔,而有些下不了手呢?”

    “我今天的發揮確實不好,所幸隊伍最終還是贏得了比賽,接下來的比賽我會繼續全力以赴。”方銳說。

    看似無比尋常的一個回答,但放在此時卻是無比的狡猾。對有關“昔rì搭檔”進行了完全閃避,然后針對表現不好的狀況做出承認,分析結果,表態未來。

    這讓記者還能怎么問,還能問什么?

    有關林敬言,他們已經沒有辦法糾纏下去了,只好開始認真針對興欣本場的表現,而張新杰在記者招待會上提供分析,頓時成了此時大家可以拿來向興欣問詢的重要資料。

    “請問興欣今天在團隊賽中對張新杰的石不轉完成的舍命一擊,是一套經過賽前練習的周密戰術嗎?”有記者問道。

    “哈哈哈。”葉修笑,“別拿張新杰剛分析的東西來問我了,我剛有看電視,他分析得全是錯的。”

    記者們頓時一頭黑線,誰看都知道葉修這是在胡說八道。但張新杰的分析他就敢這樣無禮地蔑視,你讓記者又能怎么著呢?

    葉修以前是從來不出席這種場合的,記者招待會,事實上葉修都和羅輯似的是個新人。但這位新人可是難纏的可怕,比起那些回答問題特別油滑的家伙,葉修對待他們是一種完全的不在乎。問題上來他能隨口就給瞎編,回頭你再問起時,他能把自己說過的話給忘了。最讓人痛恨的是他從不回避這一點,只會特別真誠地反問你:“是嗎?我這樣說過嗎?”

    說過又怎樣?沒說過又怎樣?

    這些擺明隨口胡編的東西記者能報道嗎?當然不能。這樣報道豈不是會覺得自己很低智商?連這樣的胡說八道都會相信。

    眼瞅著葉修又開啟了這樣的狀態,記者們心中都在抓狂,但表面上還得做出心平氣和的模樣。

    “那么請問一下,本場比賽派出羅輯上陣,是否有什么特別的意義呢?”有人問。

    “鍛煉新人,在大場面下鍛煉新人。就好像霸圖派出了宋奇英,而我們,派上了羅輯。”葉修嚴肅道。

    媽蛋!

    記者們心中又在怒罵了。

    這次的這種回答,是那種模棱兩可的。你不信,人這說法是合乎邏輯的;你信了,卻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總覺得好像在被調戲。

    “而且我們比霸圖更有勇氣,我們在這關鍵一戰中,派上的新人多達三人。”葉修接著說。

    記者們都要哭了。

    你倒是別派啊!你們興欣除了你、方銳和蘇沐橙,再加一魏琛,有哪個不算是新人?

    “或許在總決賽中,我們會嘗試以全新人的姿態,讓他們接受最艱難的考驗。”葉修說。

    誰信?

    誰會信?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總決賽上全新人去鍛煉?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

    記者們個個愁眉苦臉,今天這稿子,寫點什么呢?有些人已經神游外物了,眼前這場記者招待會看來是沒辦法給他們提供什么素材了。

    “那么,今天就到這?”最后興欣這記者招待會草草結束時,記者們都沒有做過多的抵抗,連多抓幾張照片的心情都沒有。遙想當初,能照到一張葉修那是多么華麗的事跡,但現在,看到這家伙出現在鏡頭里,大家只覺得口干舌燥。不知該問什么,也不知該聽什么。

    記者招待會結束。

    今天這一輪比賽的風風雨雨,算是至此全部落下帷幕。

    失敗的,勝利的,都將走向各自的路。

    但是無論是何樣的路途,他們所要沖往的方向卻都一樣,他們各自在走的,永遠都是追求勝利的冠軍之路。(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