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仿佛一場突然而至的暴風雨,葉修和周澤楷就這樣對上了。

    前后第一人,這場對決當然是極富話題性的,但是說實話一開始即便是媒體方面也沒太在單挑場上期待這回事。

    考慮到葉修首戰出場已是一種定式,而輪回則是一直非常循規蹈矩的將他們的槍王核心擺在第三或第四順位。這兩人在擂臺場上相遇的機會微乎其微。就算輪回想要打破葉修的連勝神話,他們隊中卻也還有另一個相當強勁,值得依賴的單挑好手:孫翔。派孫翔首戰出場,而后周澤楷繼續固守第三或第四號位,看起來更像是輪回會安排的部署。

    孫翔和葉修之間也很有故事,但是早在上賽季挑戰賽的最終對決中,這個話題就已經燃到了頂點。離開嘉世的葉修率領自組的興欣擊敗了嘉世,狠狠地給了嘉世和他的繼任者孫翔一記響亮的耳光。

    故事到這對媒體來說就已經挺心滿意足了,一樣的話題他們也沒心情翻來覆去的炒,只是在看到前后第一人的對決似乎沒戲后,才退而求其次地翻出這個老故事,談一談孫翔到輪回后的成長,談一談他有沒有從昔日陰影中走出來什么的。

    結果現在,鋪墊全用不上了,但媒體卻一點都不遺憾。

    比起前后第一人的對決,孫翔對葉修的反擊這種東西誰要看啊!

    興奮了。

    所有人都興奮了。

    哪怕覺得輪回這種安排有失穩妥的人,心底卻也情不自禁地期待起這場對決來。

    前后兩位被譽為榮耀最強的選手。他們之間到底誰更強?一場直接對抗無疑是最具說服力的,哪怕單憑一場勝負就下結論其實是草率的……

    怎么還不開始?

    雙方選手都已經進入了比賽席,但由于比賽時間還未到,裁判并沒有立即宣布開始,可觀眾們都已經急不可耐了。

    “竟然直接讓周澤楷上了!!”職業選手這邊也是議論紛紛,這一戰,他們同樣充滿期待和好奇。

    但是今天的裁判看起來卻是那么的不識趣,明知這場對決大家已經迫不及待了,卻還要嚴守開賽時間,愣是一分一秒地挨到了八點半。

    比賽開始!

    現場的各種聲效、光影如同往常一樣在這一瞬間發動起來。調動觀眾情緒。

    其實哪里還需要?

    總決賽。又是這樣的話題對決,已經足夠所有人燃燒。光影、聲效?在這一刻都遠不上觀眾們的掌聲和尖叫有煽動力。

    角色載入。

    地圖載入。

    電視機前的觀眾呢?此時卻是聽著潘林和李藝博這兩位打嘴仗一般的解說。這場對決可探討的地方實在太多,兩人都特別積極地搶著發言,實現了無間隔的語言轟炸。

    “地圖。石鐘林洞。”

    到底解說素質過硬。搶話搶得如此激烈。內容卻也沒有跑偏,該介紹的東西倒是一點沒落下,此時地圖載入完畢。輪回主場所選的擂臺用圖是石鐘林洞。

    “哦……這圖……”

    “洞中的鐘乳石并不真如樹林般密集,所以即便是槍系在這張圖中也是比較有發揮空間的。”李藝博那邊只是略一猶豫措辭,立即就被潘林把話接過來了。

    “不應該說比較有,這圖由鐘乳石所構架的空間格局,應該說是非常適合槍系職業發揮的。槍系這種遠程也不是說就在一覽無余的平坦空間最好,適當的掩體也有利于他們打法的豐富。”李藝博急吼吼地接過,一口氣說了個痛快。

    “作為擁有周澤楷的輪回戰隊,這張選圖看來是有相當的偏袒性。”潘林連忙道。

    “興欣這邊葉修的散人雖然可遠可近,但就實戰角度來說,散人貼身戰的威脅遠大于遠程攻擊,所以這圖對于散人來說發揮空間倒不如專注于遠程的槍系那么契合了。”李藝博說。

    “選圖上,輪回先占據了一定優勢。”潘林說。

    此時還才看到地圖,載入的讀條甚至沒來及走完,兩位已經你一言我一句瞬間就說了好多。

    “好,載入完畢,比賽正式開始。”這種階段性的播報情況通常就是潘林這解說的工作,在這方面他搶詞更為精準,李藝博本也張口欲言的,果然還是落在了潘林后邊。

    石鐘林洞為洞中場景,是全封閉空間。整副圖呈圓形,地上、頂上隨處可見堆起或是倒懸下來的鐘乳石,這就是本圖唯一的特殊風貌了。

    而這些鐘乳石正如李藝博分析所說,并不十分密集,對于一個訓練有素的嫻熟槍系選手來說,鐘乳石所構架出的空間可讓他們打得異常靈活,是一副技術性,而非暴力性的地圖。

    周澤楷,都被譽為榮耀第一人了,單只槍系分支里的地位那更不消多說。加上這又是輪回的主場選圖,他在這圖中的水準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會去懷疑。

    一槍穿云步履輕快,電視轉播給了一個他的主視角,讓所有人可以看出他毫不猶豫的走位態度。

    葉修這邊呢?似乎就不如周澤楷這樣自信和堅決了。君莫笑從第一步踏出時就顯得小心翼翼,視角轉啊轉的,不斷留意著走過的地形,顯然對于這圖并不如周澤楷那么嫻熟。這種情況下選擇戰術走位打迂回是比較常見的判斷,葉修也沒例外,只不過君莫笑繞行的幅度非常之大,這根本不是迂回側翼或是身后的走位路線,看起來更像是在遠遠避開對手。

    于是,一分鐘過去了,這要雙方都直切中路早打開花了。但是眼下呢?這場倍受矚目的對決,開場一分鐘了,兩人居然還沒撈著見面,實在是葉修這迂回走得太過分。

    “這是想先摸清地圖情況吧……”潘林眼看著葉修的君莫笑干脆就是貼邊繞了一個圈,說道。

    “這張圖葉修或許不太熟,但類似的結構或狀況他不應該沒經歷過啊!他要適應,不至于需要這么久,看來這場比賽他也是異常的謹慎。”李藝博說。

    “當然要謹慎,對手可是周澤楷啊!”潘林說道。

    周澤楷!

    周澤楷!

    輪回場館里此時也正整齊有力地爆發著這樣的吶喊聲。雖然開場這一分鐘根本沒打,極其平淡,但是這些周澤楷死忠粉的熱情卻不見絲毫低落。前后第一人的對決?這個話題對于他們來說事實上是不存在的,他們心中周澤楷就已經是最強,毫無疑問的最強。他們對于這一場對決的熱情,更多的是在期待通過一場勝利讓這個話題徹底消失。

    一分鐘了,話題還在。

    一分半鐘了……

    兩分鐘了……

    三分鐘了……

    話題一直在,因為這兩人居然到現在還沒打,以至于搶詞說的潘林和李藝博都雙雙有些沒詞了。

    按說單挑用圖都不會太大,三分鐘,胡走亂撞可能都互相出現在視野內了,但是這兩人今天就像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似的,始終就沒有一個交點。

    消極比賽,刻意回避戰斗?

    看不出來啊!

    除了開場時葉修讓君莫笑做得那個大迂回,再之后看起來他也在積極地尋找著對手,只是兩人的角色總是無法碰撞罷了。

    竟然巧合到這種地步?

    所有人都無語了,裁判也陷入深深的猶豫當中。他看不出場上有犯規的行為,這種情況下強行干預比賽,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更何況還是在總決賽的賽場上,他的干預很有可能影響到最終冠軍的歸屬。

    他不希望做出這種干預,他覺得在沒有人刻意營造的情況下,兩人的角色應該很快就會相撞的。結果,愣是過去了三分鐘。

    三分鐘并不是太長的時間。但在榮耀賽場,尤其是單挑賽場上,三分鐘這樣沒動靜已經足夠澆滅很多的期待和熱情。在人們心目中這場第一人對決的質量正在直線下降,而現場那些周澤楷的死粉們也停止那整齊有力的吶喊了,他們開始嘲諷,開始奚落。在他們看來周澤楷的態度是無可挑剔的,而葉修開場時的大迂回被看作是逃避。什么前后第一人的對決,他們覺得可笑之極。認可這話題的家伙們真是瞎了眼了。

    “太天真了。”但是職業選手們此時聽著這些粉絲滿滿的嘲諷卻都紛紛不以為然,尤其是那些比較年長的老牌選手。

    葉修怎么可能逃避對手呢,U www.uukanshu.com尤其是在職業賽場上,避也避不出結果,你以為這是網游里啊,避過對手逃之夭夭讓對決不了了之。

    勝負是肯定要分的,兩個人是肯定要打的,只是這三分鐘也確實有些詭異。

    “你信嗎?”大家紛紛互相問著。他們所關注的,是這三分鐘到底是不是一種巧合。

    而一半以上的回答是:不信。

    “看鳥瞰視角,注意葉修的選位。”張新杰對大家說著。

    這個視角,全息投影沒有,但現場的電子大屏幕上始終會給出。在全息投影出現之前,可就是電子大屏幕提供現場轉播,除了熱鬧氣氛,現場總也得提供給觀眾一些在家中電視或網絡轉播中觀看所沒有的觀看體驗。

    全面的視角,這一直是現場電子大屏幕比起電視或網絡轉播所具備的獨有優勢。

    而此時這鳥瞰視角,正在揭開這三分鐘巧合的秘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