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牽動著所有人神經的一場對決,哪怕是對這兩支戰隊都無感的中立玩家,此時的心情都異常的緊張。 .

    但是最緊張的,還得說是對氣氛感受最為直接的現場觀眾,以久坐在場邊選手席上的兩隊選手。就在周澤楷突破職業設定的壁壘,一槍穿云的射擊仿佛揮舞的刀劍一般時,全場都沸騰了,無數人激動地站起身來,尖叫,吶喊!輪回的聲勢達到了頂點,就連坐在場邊的輪回選手都露出了笑容。

    他們是很強勢,強勢到將周澤楷直接推到了第一順位,但是他們不會盲目的自信。是比賽,就有勝負,強如周澤楷也不可能百戰百勝,周澤楷也不是沒在看似弱小的對手身上栽過跟頭。更何況眼前的對手是葉修,榮耀教科書,昔日的第一人。

    直至周澤楷展示出這等絕強的姿態,輪回諸位這才放下了緊張的心情,露出了迎接勝利的微笑。

    他們放松,興欣這邊卻大為緊張。

    射術有如體術一般在使用,周澤楷所發現出的強悍實在是清晰震撼,任何一個榮耀玩家都能無比清楚地感覺到。

    這一刻,陳果希望自己是錯的,她希望自己的判斷又是一次笑話,因為她的水平不夠。

    但是當她把目光轉身身邊的其他人時,魏琛、方銳,這些富有經驗的家伙臉上,分明寫著和她一模一樣的震驚。

    很遺憾這次她沒有錯,很遺憾周澤楷真的是技驚四座的強大。

    陳果卻不肯放棄,她繼續拼命地在每個人臉上尋找可以讓她心安的東西,一個又一個地看過去,沒有,一直沒有,每個人的神色都極凝重,像是拳頭似的一拳又一拳地告訴著陳果眼下的形勢有多么的不樂觀,直至陳果的視線走了一個大圈,直至她的目光最終落到坐在她另一邊的蘇沐橙。

    于是她看到和其他人有些不同的神色。

    驚訝,也有。但是驚訝之余,卻不像其他人那么的凝重,從蘇沐橙的神色中,陳果看到的居然是一種……憂傷?

    蘇沐橙已經在為葉修戰敗而感到憂傷了嗎?這個最為熟悉葉修的人,此時已經有了比他們所有人都更為清晰的判斷了嗎?

    “還沒有輸!”陳果脫口而出,即使場面不樂觀,但是只要君莫笑還有一滴血,她都會期待奇跡的誕生。

    “啊?”蘇沐橙下意識地應了一聲,像是突然間回過神來似的,她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很平靜。

    “是的,還沒有輸。”她對陳果說著,恢復平靜的臉上很快神采奕奕,正是一直以來她對葉修無比信賴的神情。

    “不會輸!”陳果堅定地說著,“沒有輸”已經變成了“不會輸”,是祝福,是期待,也是信賴。

    但是能像她這樣的人,真的不多。

    電視轉播中的潘林和李藝博就已經宣判了葉修的死刑,兩個人這時說相聲似的你一言我一句地說著周澤楷這性的技巧。

    “或許榮耀游戲會因此進行大更新大調整也說不定。”潘林笑道,語態輕松,似乎眼前比賽勝負已經無關緊要一般,因為在他心中這比賽已經結束。

    “是的,真的是太變態了。比起讓聯盟修改比賽規則,讓游戲公司修改游戲設定這無疑更變態。”李藝博說。

    “是的是的,真的太強了。”潘林這已經是不知道多少次用到“太強了”這個形容。

    是的,太強了。

    但是太強并不意味著無法戰勝,因為只是太強而已,太強可不是最強!

    子彈劃出的軌跡好似劍光,交錯當中,君莫笑忽一斜身,手中千機傘一拆為二,以東方棍的形態分持到兩手的同時,渾身一振!

    鋼筋鐵骨!

    君莫笑不閃不避,忽得施展出這一技能,瞬時間不知道多少顆子彈直接命中他的前胸,好似一次又一次地利劍穿心一般。血花瘋狂的泛濫著,君莫笑的身形卻在這彌漫的血花中踩著步點,身形一側就已從中穿出,剛成東方棍的千機傘此時又轉成了同為格斗系的爪形態,右手疾探而出。

    云身,鎖喉!

    一槍穿云忙退。

    或許是后跳,或許是后轍步,但到底是什么大家已經無從知曉了。因為這一云身,這一鎖喉來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周澤楷做出了操作,但是一槍穿云卻沒來及施展。君莫笑的右手已經死死地卡在了他的喉嚨。

    所有人目瞪口呆。

    如此華麗,如此變態的槍王,怎么就被這么一記粗暴的鎖喉給拿下了?

    不過,好像不影響攻擊吧?

    所有人看得清楚,君莫笑雖然搶步上前鎖喉拿住了一槍穿云,但是一槍穿云雙槍的槍口卻也緊緊貼在了君莫笑的身前。

    鎖喉可以限定對手的移動,卻無法禁止對手的攻擊。此時周澤楷連瞄準都不用就可以進行瘋狂的射擊,這一瞬間可以掃掉君莫笑多少血?

    砰!

    一向悶響,是槍聲?

    不,并不是,是君莫笑,腦袋一點直接撞向了一槍穿云,以頭爆頭,頓時讓一槍穿云的額心開了花,鮮血濺出。

    頭槌!

    流氓技能,只有混跡于街頭,打架斗毆時無所不用其極的流氓的才會連頭都當作武器。不擇手段就是他們賴以戰斗生存的砝碼。

    周澤楷的視角劇烈晃動著,即便如此,一槍穿云的雙槍卻還是死死穩住,槍聲依舊頑強的響起。但是君莫笑的膝蓋這時已經撞向了一槍穿云的小腹,將他撞得跟個身子彎曲起來。

    膝襲!

    這個半抓取的技能之下,一槍穿云終于無法維持他的姿式了。身子彎曲,雙臂自然下垂,射出的子彈頓時悉數掃到了地上。

    緊跟著又是一記肘擊落下,重重地砸到一槍穿云彎身低下的后腦,一槍穿云頓時朝下撲卻,君莫笑另一手早已握拳勾起,一記勾拳,又將一槍穿云挑向了半空。

    鎖喉、頭槌、膝襲、肘擊、勾拳……

    全部都是流氓技能,除去頭槌,其他四個更全是20級以下的低階技能,結果就是這么一套技能的組合運用,將周澤楷那射術當體術的犀利打法完全打破了。

    驚叫的,贊美的,都好被被一拳塞在了嘴里,什么也說不出了。

    陳果激動。

    不愧是葉修,果然是葉修,從來都不曾讓她失望的葉修。

    “厲害!”她大叫著。

    “是的。”蘇沐橙微笑,就像之前她并沒有太慌張一樣,此時的她也沒有顯得太激動。

    就在看到周澤楷那般高超的技巧時,她確實有點走神。

    她想到了她已逝去的哥哥蘇沐秋,同樣使用神槍手,同樣擁有無比華麗的操作技巧。

    同時她也忘不了當時他的神槍秋木蘇被葉修的一葉之秋打趴在地上時的驚訝。

    “媽蛋啊!”

    那是蘇沐橙唯一一次聽到蘇沐秋爆了粗口,擁有華麗操作的他,對于當時的落敗感到不可思議,多少有點氣急敗壞。

    “能不能更土點?”

    蘇沐橙猶記得當時蘇沐秋對葉修頻頻使用的嘲諷,兩人就是這么樂此不彼地打來打去,換用著各種職業,各種角色。

    蘇沐秋甚至特意弄了一個小本,專門記錄二人的勝負紀錄,交由蘇沐橙保管。

    “不給看!”葉修想看時,卻從來都沒有得到過允許。

    “差不多,沒什么可看的。”蘇沐秋總是這樣說著,但是保管著小本的蘇沐橙當然很清楚,勝率上一直是葉修處于領先。少年心性,難免好勝,蘇沐秋記錄戰績可不是想展示自己失敗的。但是很可惜,直到到最后,他也沒能將數據追平。

    小本最后被當作蘇沐秋的遺物處理了,但是蘇沐橙偶爾也會想一想,如果一直打下去,打到現在,打上這十年,那小本子上的數據又會是什么樣呢?

    誰才是榮耀最強者?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答案,因為情感上的傾向,這個答案永遠也不可能統一。就像葉修,他一直覺得如果蘇沐秋還在的話,一定是榮耀最強的選手,這當中就摻雜了對逝者的惋惜之情。

    但在蘇沐橙心目中,最強的卻是葉修,即便她同樣擁有對蘇沐秋的懷念,她依舊如此認為。因為她的哥哥就是這樣告訴她的:葉修,最強。

    所以眼前這場倍受關注的第一人之戰,從一開始蘇沐橙心中就有答案。無論結果為何,都不會改變。

    被勾拳挑向半空的一槍穿云立即又在調整槍口,周澤楷的反應總是急速又精準。浮空中的他視角中根本看不到君莫笑,但是憑借經驗和意識,一槍穿云手中雙槍對著身下就是一通爆射。

    彈如雨下,Uw真的是彈如雨下,從兩個槍出的子彈,沒有兩發是朝著同一位置的,每一槍的角度都有一定的偏轉,頃刻間瀉下的子彈,進行了最大面積的火力籠罩。

    但是,這又怎樣呢?

    葉修根本不在乎,沒理會。君莫笑就這樣挺著胸膛,直迎著一槍穿云射下的子彈,繼續攻擊!

    因為距離夠近,因為兩個角色幾乎貼身。

    縱然周澤楷可以憑借超強的操作將一槍穿云的射擊仿佛刀劍一般揮舞,但是無論如何,他到底還是改不了游戲的設定。

    遠程攻擊的判定,就是不如近身攻擊。將射術當體術揮舞,再華麗,對局面的掌控就是沒有近戰攻擊那么堅實穩定。

    這是最基本的理論。

    或者說,最土的理論。(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