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驚叫、歡呼,統統止住,整個世界仿佛都只剩下兩個角色在場上戰斗的聲音。.電視機的觀眾迫切希望知道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剛剛還在侃侃而談的解說和嘉賓卻一下子變得低調起來,隱約可以聽到的,貌似是咳嗽的聲音?

    潘林和李藝博都快哭了,兩人覺得自己就像是被丟了總決賽這個榮耀的最高舞臺上裸奔,丟人丟得真是一點底子都不剩了。

    還能說什么?

    還敢說什么?

    對于眼下的局面,兩人縱然是有千般念頭,卻已經無法組織起語言了。剛剛脫口而出的各種溢美,此時就像鞭子一樣,甩了個圈后,最終全都繞到了他們自己的脖子上,越勒越累,勒得他們說不出話來。

    解說和嘉賓應該是公平公正的,不應該在情緒上流露出對任何一方的偏袒。兩人方才倒也不是說因為期待輪回的勝利而高興,他們確實只是很純粹的因為周澤楷那樣驚艷的發揮而激動。如此驚艷,如此華麗的發揮不贏,那還有天理嗎?

    兩人真的打從心眼里就是這樣想的,否則被葉修打臉無數,早就時時提醒自己要謹言慎行的李藝博,又怎會亢奮得在一方生命還有多半的時候就預言結果?

    在那一瞬間,他們確實以為周澤楷已是無可戰勝的。

    在那一瞬間,他們真的忘了比賽場上從來沒有絕對的勝負。

    在那一瞬間,他們真的忘了不到最后一滴血耗盡,比賽就不能算完。

    剛才是如此,現在同樣如此。

    只是打破了周澤楷技驚四座的射體術,葉修還沒有直接和勝利掛上鉤,君莫笑的生命,此時還差著一槍穿云一大截呢!

    縱然現在葉修占據著一定的主動,可是處于被動的周澤楷威脅依舊是那么大。

    浮空,這對普通玩家來說就是準備挨打的節奏,但是周澤楷的一槍穿云卻在浮空依然保持著攻擊。暴雨般落下的子彈,讓人覺得搶在一槍穿云的身形底下攻擊那簡直就是羊入虎口,但是葉修卻好像看不出這一點似的,君莫笑就這樣頂著彈雨,繼續著他的攻擊。

    交換嗎?

    君莫笑的生命落后如此之多,還和對手交換,這不是什么明智的選擇吧?

    潘林和李藝博同時想到了這一點,但是同時保持了沉默,葉修的意圖,他們已經徹底不敢再去揣摩了。

    月光斬、滿月斬、裂波斬!

    君莫笑手中的千機傘忽從格斗系又轉為了劍系,三劍連發,光華滿天,浮空中的一槍穿云身形徹底混亂,即便是周澤楷也無可能在這樣快速連續的攻擊下還精準控制角色的動作。一槍穿云的射擊失去了準星,在三道明亮的劍光中彈雨像是被劈散,亂七八糟地飛向四遭,而一槍穿云最終也被裂波斬的劍意波動給鎖住,在空中被旋轉的劍光切割著。

    視角!

    周澤楷很清楚這種時候的關鍵,只有把握住視角,看清楚對方的行動,才能做到有的放矢的操作。

    但是君莫笑跟得是如此緊密,瞬間就已鉆入一槍穿云無論如何也無法將視角扭到的死角。遮影步,這高端復雜的技巧對于葉修而言都已是不假思索的一種本能,一看到目標被浮空,他習慣性的就要使用這技巧來追加攻擊。

    即使在職業圈中,對遮影步束手無策的選手也大有人在。但是葉修可不敢奢望周澤楷會有這么好對付,他對周澤楷的實力有著清醒的認識。這絕不是一個會束手無策的家伙,成,或敗,他都會去嘗試,這一點上他和自己完全一致。

    無法從視角中搜到目標,但是用排除法周澤楷卻也大致推斷出了君莫笑的位置。一槍穿云的頭無法扭到這個方向,但是他的雙手卻遠比他的頭要靈活自由,而他的手上有槍,右手荒火,左手碎霜,榮耀中令人威風喪膽的雙槍,槍王之槍!

    火舌噴出。

    這一次,不再像之前那樣是多點的火力覆蓋,這一次,周澤楷在視角無法捕捉的情況下對死角進行了精準打擊。

    砰砰砰砰。

    子彈落下。

    距離太近,近到葉修沒辦法讓君莫笑閃避,但是他也沒想過要閃避。子彈可以讓他流血,但是沒有辦法阻撓他的進攻。不斷變化著形態的千機傘瞬間連擊了一槍穿云數下,原本準確的射擊,再次因為近戰攻擊的破壞性變得散亂,準星全失。

    “周澤楷的情況不大樂觀啊!!”轉播中終于又傳出解說的聲音了,這一次,看到是葉修占據了完全主動,看到周澤楷受制于人,潘林終于大著膽子說話了。

    “嗯,他……”李藝博剛說了兩個字,立即就瞪著眼睛閉上了嘴。從一槍穿云的槍出,因為君莫笑的近戰攻擊而失去準星四下亂飛的子彈,走得竟都不是直線,從鉆出槍膛的那一刻起它們劃出的就是弧線。

    “曲射!”潘林叫了出來。

    曲射不是技巧,這是神槍手的技能。神槍手是槍系四職業中體現射擊技巧的職業,有很多技能都是時間性的狀態技,如速射、暴射,就是在技能時間內加強射速或是暴擊機率的技能。曲射,則是在技能時間出曲線飛行的子彈,有系統默認的弧度,同時也可以讓操作者進行甩槍操作來自由地控制弧度。

    而周澤楷就是讓一槍穿云在浮空狀態中進行了曲射,被君莫笑攻擊失去準星的子彈頓時有不少劃著弧線最終還是朝著君莫笑射來,會被近戰干擾失去準度,周澤楷竟然早就考慮到了,所以使用了曲射來化解。他也沒神到事先就能料算好所有子彈最終的軌跡,但是瞬間射出的大量子彈,如此曲線亂轉,總有瞎貓碰到死耗子的。

    好容易準備重新開始解說的潘林和李藝博,話頓時又被堵回去了。今天的形勢看起來是相當嚴峻,他們兩個無論向著哪邊說話,立時都會被打臉。兩人欲哭無淚,這可怎么辦,總不能一直這么沉默下去吧?

    他倆沉默,場上卻不會。

    那些個走著曲線的子彈,仿佛野蜂飛舞,根本無法清楚判斷,葉修也只能盡可能地閃躲,最終到底還是被數發命中。不過曲射只是一種射擊技巧,對于威力并沒有什么提升,被命中的君莫笑,攻擊依舊不斷。

    天擊!

    千機傘被抖落成了戰矛形態,向著就要落地一槍穿云撈去。眼看就要命中,一槍穿云的雙槍突得朝向這端,砰砰就是兩槍。

    后座力產生,瞬間產生了一個微小的位移,但就是這么丁點的位移,讓君莫笑的天擊撈了個空。

    正所謂藝高人膽大!

    周澤楷當然可以更早點做操作,利用射擊的后座力調整浮空中的身形,但是他偏偏沒有如此,因為他知道那樣的話葉修也必然能有所針對。他有意等到葉修先出手,而后再在最后的一瞬間才有所動作,讓葉修想調整也來不及,終于是將浮空狀態順利化解,一槍穿云落地,受身操作翻滾,但還沒等起身呢,就已經瞥到一枚手雷已經落到了他的身側。

    轟!

    手雷爆開,還在翻滾的一槍穿云已被掀向一旁,寒光閃動,君莫笑弧光閃掠到身前,錯手刺,跳刀……一槍穿云又浮空了。

    避不開嗎?

    輪回粉絲的心情備受打擊,眼瞅著他們的王牌處在接連被動的挨打當中,用盡手段,卻始終無法脫離對手的攻擊。

    砰砰砰砰……

    槍又在響著,浮空中的周澤楷繼續不放棄,可是大家早見過這樣的攻擊根本就沒辦法阻止君莫笑的攻勢,人都是直接上來強打的。

    “這樣……不太行吧?”潘林小心翼翼地發言著。

    而李藝博干脆就沉默不接話了,兩個第一人的戰斗,確實太高端了,這邊看不對,那邊也說不準,弄得他和潘林像是為了打臉而存在的一樣,這太鬧心了。

    這下可就苦了潘林了,李藝博畢竟是嘉賓,身份比他要超然一些,李藝博敢直接閉嘴,他卻不敢,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吐詞。

    “這樣沒辦法逼退葉修啊……”潘林的聲音像是蚊子在叫。

    而這一次他還真說對了,葉修確實沒有被逼退,繼續操作君莫笑攻擊,他根本就不怕這樣的較勁。而這一點,周澤楷同樣明白,他本也沒指望這樣會將葉修逼退,因為他完全清楚葉修的思路:近戰技能的判定遠大于遠程。

    這個基本規則周澤楷沒有忘,他并沒有以為自己精準的射擊操作可以和其他職業的貼身短打等同。就在所有人歡呼,所有人激動地認為周澤楷打破了遠程近戰兩大職業體系壁壘的時候。只有周澤楷自己清楚,他那是逼不得已。因為君莫笑貼得太緊,貼得太死。

    神槍手被貼身,不利。

    這是一個榮耀小白都懂的道理,但是因為他是周澤楷,除了治療以外無所不能的周澤楷。所以對其他神槍手而言大不利的狀況,到了他這好像就不該是什么問題了,即使被對手貼身,最終得到教訓的也該是對方。

    事實上很多次也確實如此,對一槍穿云完成貼身的對手,有許多最終也還是敗在了周澤楷的手下。

    但是周澤楷從來沒有因此就得意忘形。

    別人可以這樣以為,認為他的神槍手近戰都無敵,但是他自己不會。

    神槍手被近身,不利!

    榮耀小白都懂的道理,周澤楷并沒有因為自己是頂尖高手而忽略,他所進行的戰斗依舊會依托在這一點上。被君莫笑貼上后,他一直很努力地試圖擺脫,只是在擺脫的過程中,他也不會錯過殺傷對手的機會,于是有了一次巴雷特狙擊的爆頭,這讓一槍穿云一下子有了幾乎三分之一的生命領先。

    而在這樣的領先背景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周澤楷開始射術當體術打,因為這時他選手了交換,以攻對攻,以血換血的交換。

    也就是說,周澤楷完全沒有以為他的射體術可以就此限制住葉修,打爆葉修,他使用這種打法的目的,是交換。

    交換的意思就是,我會打到你,而你也會打到過。

    射體術如此,之后還是如此,眼下是葉修占據著主動,但是周澤楷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殺傷君莫笑的機會。憑借這樣的積累,再加上一槍穿云的生命有優勢,哪怕是在這樣一種居于劣勢下的交換,最終勝出的也將是他,周澤楷很仔細地計算著這一點。

    而那些所謂的華麗,也不過是為此服務,為這個樸素之極的榮耀邏輯服務:血多,欺負血少。

    ===================================

    2013年的最后一天了,大家覺得今天會有幾章更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