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時為葉修而喜,或為周澤楷而憂的,都沒有太看懂眼下的局面。冰@火!中文 .從始至終情緒都沒有發生變化的,是輪回戰隊,是周澤楷的隊友們。

    因為他們最清楚周澤楷的性格和風格。他們這位被看作是榮耀第一高手的沉默隊長,骨子好像從來都沒有驕傲或是自大這樣的成分。遠程職業玩近戰?這可是一份逆轉游戲設定的狂妄,他們的隊長怎么會這么無聊的念頭?他會這樣去打,只是因為那個時候需要他這樣去打,而后他做到了,僅此而已。

    歡呼、尖叫,可以,靠譜,畢竟這確實是非常高明的技術,非常華麗的操作。

    但要說什么巔峰,什么,那就是胡說八道了。

    潘林的解說詞,連輪回方面都嗤之以鼻,而后在被葉修打臉的時候,他們都在幸災樂禍。

    因為他們和周澤楷一樣,清楚這樣打可以引發尖叫,但要想限制住葉修這樣的高手卻還是差了些。

    所以他們從沒想過葉修會這樣被周澤楷打爆,他們所看到的,就是攻擊交換,周澤楷在角色生命占據優勢的情況下,和葉修的君莫笑進行強硬的交換。雖然戰斗局面上稍顯被動,但是制造出來的交換可以將他導向勝利。

    戰斗持續著。

    以很高的節奏。

    普通觀眾不清楚此時局的真相,職業高手卻不會,這時已經有不少人心下暗暗統計著兩人的輸出交換,以此來判斷優劣。

    周澤楷占優。

    周澤楷占優。

    周澤楷占優。

    這是來自張新杰、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判斷。

    其他一些還沒計算清楚的選手當即也就停了,這三人的意見都統一了,那還會有什么偏差呢?此時就是周澤楷占優,毫無疑問。

    “但是他這樣打法風險還是很大的。”雷霆的肖時欽說道。

    眾人點頭。

    交換上周澤楷雖占優,而這是需要非常精準的控制的。但此時他這樣和散人近戰纏斗,局面上處于被動,稍有不慎就會出現差池,不到最后,還真不能說誰勝誰負。

    “但看輪回那幫家伙還真是輕松啊!”于鋒說道。

    他們這些職業選手所在的是場館內位置相當好的p席位,正對賽場,同時距離兩隊的選手席也挺近,可以清楚看到兩邊選手的一些神情。

    興欣這邊,選手之間交流比較多,看得出神色間的凝重,顯然他們也意識到問題在哪里,正在判斷形勢。

    而輪回這邊,每個人的神情看起來可就輕松多了,偶有交頭接耳的,看起來都是很隨意的交流。

    “周澤楷也不并是完全被動,他通過嘗試擺脫,這在一定程度上牽制了葉修,幫他也占據了些許主動。”張佳樂這時忽然說了一句。

    “不錯。”韓文清點頭。

    “葉修的局面,恐怕比我們想象的要糟糕一些。”楚云秀說道。

    “有點騎虎難下的感覺?”

    “是這樣。”

    “周澤楷這家伙,真是滴水不漏。”

    職業選手們的意見基本取得了一致。葉修并不如普通觀眾所見,在打破周澤楷的射體術后就一路強攻占據主動。他這樣的做,和周澤楷之前施展出射體術一樣同樣有不得以。在角色生命相當落后的情況下,他已經不能輕易放過這得來不易的近戰機會,無論如何艱難,他總得保持住貼身。周澤楷試圖脫身時,他千方百計得去阻撓,而周澤楷就會借這種機會制造交換,這就是眾高手們所分析出來的,周澤楷在某種程度上的主動。

    騎虎難下。

    確實是騎虎難下,葉修未必算不清楚這樣交換下去他是無法取勝的,但是他又有什么辦法?放任一槍穿云擺脫拉開距離,對他來說只會更加不利。

    戰斗持續,兩人角色的生命都在消耗。一槍穿云快一些,君莫笑慢一些。打貼身,到底還是散人更有優勢,這也就是周澤楷了,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和葉修打出交換來。憑借生命上的領先,他雖然損耗更大,但是血線總是比君莫笑要高,越往后,這一點越為明顯,漸漸終于被普通觀眾所察覺,場館內開始出現各種疑惑而后討論的聲音。周澤楷,他們一時以為他要糟糕了,可是這樣看下來,生命這樣下滑下去的話,他……好像是會獲得勝利的?

    “一槍穿云的損耗雖然較快,但是好像……不會比君莫笑低了吧?”解說潘林總算也算清楚了,小心發言。

    “這是前期積累的優勢啊!”李藝博這次說話了,前期優勢,說這話他倒是挺自信的。巴雷特狙擊的爆頭人人看得清楚,已發生過的狀況,總不能再有什么變化了吧?

    “這樣下去,葉修會……會……”潘林打著結巴,那個“輸”字,愣是沒敢說出來。

    “不到最后,還不能輕下結論。”李藝博一本正經地說著,潘林忍不住瞥了他一眼,這是之前和自己一起搶著稱贊周澤楷裁定其勝利的那個人嗎?

    “血紅了!”潘林這時叫道。

    紅血狀態,生命百分之十以下,對角色狀態雖然毫無影響,但無論玩家還是職業選手,通常都會習慣性地把紅血狀態當作一種危機信號。

    場上先一步進入紅血狀態的是君莫笑,周澤楷的一槍穿云此時還有百分之二十二的生命。比起最初的差距,葉修真的已經追近了很多,但是,不夠!從兩人角色之前交換消耗比例來看的話,君莫笑消耗百分之十的生命,可以殺傷一槍穿云大概百分之十五左右,大約一比一點五的交換比率,放到職業場上這比率已經相當可觀,換是一般場合那個損耗一點五的絕不可能答應。

    但是對于本場對決來說,這個比率到底還是不足以追平之前的差距,最終雙方生命落在百分之二十二對百分之十,以一比一點五這個比率來說,這顯然已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是……

    一比一點五,這只是一個階段性的最終值,而在這階段中無數次你來我往的攻擊交換,不可能每一次都正好遵循這個比例,當中或許會有更高,而現在,葉修需要創造更高的比率,需要實現至少一比二點二之上的交換,才有可能取勝。

    數據不是人人算到如此精準,但就此時的生命對比,哪怕是一個菜鳥都知道對葉修不利。

    觀眾可以在這一階段停下來分析,討論,場上的對決卻不會。百分之二十二對百分之十?那已是上一個瞬間的事,轉眼間,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九!

    一比二的交換!

    觀眾不是太有知覺,畢竟他們沒有精細到用數據來統計的程度,但是職業高手們卻都異常敏銳,葉修,是要搶在最后時刻爆發嗎?

    十字斬!

    看準一槍穿云這次跳躍后的落位,君莫笑搶步上前直接用十字斬去接駕,橫豎連斬拼成十字劍光。

    砰砰砰砰!

    槍聲連響,這一場比賽中一槍穿云的射擊仿佛從來就沒停過,從和葉修的君莫笑相遇開始,一槍穿云就無時無刻不在射擊。用射擊來攻擊,用射擊的后座力來控制身形,用射擊當作近戰用的武器。

    這一次,射出的子彈接連迸出火星,十字斬的十字劍光竟像波紋一般晃動起來,一槍穿云的射擊居然打到了君莫笑避出的十字斬上。

    判定遠不如近戰技能的遠程攻射擊,當然沒辦法影響十字斬出,但是接連的命中,多多少少也制造出了一些顫動和位移。

    劍光劃過,中!

    飄起的血花只有一道,君莫笑這記十字斬先斬出的那一記橫斬,而之后的豎斬,竟然被一槍穿云避過了。

    一個技能中的二連斬,周澤楷竟然憑借精細的操作,中一避一……

    現場掌聲雷動,這種精彩的操作,總是最受觀眾待見的。

    但是更知此時微妙的職業高手,卻都覺得大可不必如此。一槍穿云的生命此時二倍于君莫笑,交換空間很大,這樣錙銖必爭,操作太細,反倒容易出現失誤,讓葉修有可趁之機。

    “這種時候,不如直接一波強攻爆發!”虛空的吳羽策說道。

    “還是謹慎些好,不要忘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君莫笑是有治療手段的。”張新杰說。

    “治療,這種時候也拉不到多少血吧?”微草的治療選手袁柏清說著。眼下兩人這樣的打法,吟唱讀條類的技能根本想都不用想,如此一來君莫笑作為散人,只有牧師系的瞬發技能“小治愈術”可供使用,但是……

    所有人立即想到,君莫笑手中的那把千機傘上,或許還會打上其他治療類的技能。

    比如“大治愈術”、“圣治愈術”,這都是瞬發治療技。

    這樣技能雖然君莫笑能掌握的都只能是一階,但瞬發類治療技的特別就是冷卻時間長,治療量大,哪怕是一階,在這種角色殘血的狀態下,足以成為保命神技。

    “是準備刷血嗎?”職業選手紛紛緊張起來,他們發現,這場比賽真正決定勝負的時刻,此時才到。

    =============================

    來嘍!下一章,決出勝負!r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