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總決賽第二輪擂臺賽,雙方都已是第二順位的選手出場,但是現場的氣氛卻好像還停留在第一場的對決中。.莫凡上場,客隊觀眾席這邊倒是掌聲熱烈,但是全場來說,由于輪回粉絲們的情緒依舊低落,氣氛顯得十分消沉。完全沒有心情對對手進行嘲諷或是噪音干擾之類的。

    現場氣氛是很能影響到選手發揮的,尤其一些情緒化的選手,現場氣氛越熱烈,他們注越來勁,無論正面的,反面的,都能成為他們燃燒的助力。

    此時輪回主場氣氛反常,這才剛剛打到擂臺賽雙方的二號位選手,結果因為周澤楷的敗北弄得氣氛好像整場落敗了似的,特別冰涼。

    結果這樣冷冰冰的氣氛中,莫凡似乎比起以往都要輕松許多,走上比賽臺的步伐都顯得輕快。

    這一局很快開始,雙方角色載入。

    因為本輪還不是隨機抽圖臨場派人,所以擂臺賽名單早已齊齊給出,江波濤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對手。

    但是此時莫凡的毀人不倦已在載入中,江波濤卻也好像有點像輪回的現場觀眾似的,沉浸在之前的比賽中有點走不出來。

    打完周澤楷剩余了百分之四的生命,最后卻消耗掉了江波濤的無浪百分之二十四,這交換實在做得很不賴。

    不過考慮到葉修開場刷血,實戰君莫笑的角色生命并不是從百分之四起,江波濤的發揮其實也還是不錯的。

    但是他怎么也忘不了初交手時他自以為已經看穿了對手,最后卻還是被對方打了一波搶攻。

    雖然他后來很快還是穩住了陣腳,但是“前輩的可怕”,他確實已經感受到了。

    他倒沒有輕視葉修的意思,只是從開賽前的交流開始,雙方就有心理上的交鋒。江波濤的言辭并不激烈,也沒有赤裸的嘲諷,只是用一種略顯輕佻的態度來輕輕搔弄對方。因為江波濤知道,對這些經驗豐富的老選手來說,赤裸的叫板、嘲諷,那都不是好的心理攻勢。反倒是一些看起來不經意,卻更顯真實的情緒流露有可能刺激到他們。

    江波濤不是輪回第一個要上陣的,卻在賽前和興欣要的葉修做了挺多交流。

    話中沒有挑釁,沒有嘲諷,看起來只是平靜的陳述事實,但是最后,葉修都流露出了想教訓一下他的意思,江波濤這不動聲色的挑釁,明顯是相當成功的。

    他正是希望引發葉修這樣的態度,這樣他在面對周澤楷的時候,或許會急躁,或許會分心,會過多地想到江波濤這里來。就算他在這樣的情緒下戰勝了周澤楷,接下面對江波濤,又或許會太亢奮,太用心……

    總而言之,破壞他的集中力,這是江波濤的目的。

    但是結果,葉修被他撩起了戰意,然后他擊敗了周澤楷,然后給了江波濤足夠的,可以說明“前輩的可怕”的教訓。

    江波濤茫然了,這讓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心理戰到底有沒有起到作用。

    要說差距相當懸殊的時候,這點不動聲色的心理攻勢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葉修面對的是周澤楷啊!哪有懸殊的差距?

    所以江波濤還是更傾向于認為葉修根本就沒有被他撩撥起來。

    所以他所流露出來的情緒,只是為了讓我過分樂觀而釋放的糖衣炮彈嗎?

    這,才是江波濤真正體會到的“前輩的可怕”,細微之處不是這么幾分鐘就能體會完的,心理戰,有著不輸給場上的復雜。

    載入完畢!

    但是當這幾個字跳出,畫面迅速變成游戲內視角,開始三二一的倒數計時開始后,江波濤立即收斂了心神。

    葉修?誰?干過什么?不知道!

    眼前的對手是莫凡,擊敗這人,僅此而已。

    江波濤的注意力迅速回歸比賽,迅速回到他接下來要面對的這位對手,興欣的莫凡身上。

    一個沉默,堅忍,有耐性,同時也有一定爆力的選手。

    技術結構不是太規范,典型的野路子出身,但更讓人驚訝的是在經歷了一整個賽季后,他身上的這份習氣依然存在。這讓江波濤很好奇興欣到底是怎么訓練的,對于這個新人選手,有沒有進行一些修正性的指導?

    難道都是放養自學成才?可興欣新秀又不只這一個,其他人可都沒有他這樣典型。

    這種疑惑,無人解答的話,多想也無用。更何況知道原因對江波濤來說也不重要,他只要能看清對方現在顯露出來的最終狀態就可以了。

    無浪開始移動,直切中路。同時江波濤在頻道里發出消息:“中路?迂回?謝謝。”

    沒有回應,江波濤也沒意外,迄今未止確實從來沒有人看到過莫凡在比賽中和人對話,更別提互飆垃圾話。

    江波濤也就這么隨便甩了一句后,并沒有多期待莫凡有所反應,事實也證明,他不期待是對的。

    無浪很快到了地圖中央,此時正中立了一根洞中最大的鐘乳石,將地和頂連接在了一起。

    江波濤在無浪靠近前就已經側拉過視角,莫凡的毀人不倦果然沒有從對面中路切來。

    這家伙的比賽,十有都是要迂回,要偷襲,看來這次也不例外。

    但是這是輪回的主場圖,主場圖,于己方便,于人為難。以此為方針,盡可能多地方便己方選手發揮,盡可能多的限制對方選手發揮,那就是一次出色的選圖。

    而莫凡的風格,卻正在此圖的限制范圍中。看到對方未切中路后,江波濤很隨意地讓無浪尋了個位置,就這樣靜候起來。

    身遭最近處,有三根鐘乳石,而這所謂的最近也有一定距離,想偷襲,渡過這段距離不被發現太困難,莫凡所擅長的打法,似乎是被人硬生生給斬斷了。

    “需要知道我的坐標嗎?”江波濤選位完畢,一邊注意視角的旋轉,一邊又試著找莫凡交流去了。

    莫凡在網絡上比起在現實中還是能話多幾句的,不過比賽中他真心沒有和對手交流的習慣,尤其是這種沒營養的廢話。

    坐標,根本不需要,我因為看見你了……

    距離無浪最近的三根鐘乳石之一,毀人不倦掩身其后。

    不過這個距離不好發動偷襲,于是莫凡就耐心等了起來。

    結果江波濤不動。

    這種情況下,江波濤不動,他也不動的話,最后被判消極比賽的將會是他。莫凡吃過這個教訓,早已經牢牢記住。

    他心里掐著時間,眼看對方是真要在這里不動,莫凡無奈,也只好有所行動。

    鐘乳石后,毀人不倦悄一探頭。

    江波濤不住旋轉,眼觀六路的視角立即發現,眼前寒光一閃,毀人不倦甩手一枚手里劍就已經扔了過來。

    無浪閃身一讓,箭步上前,手中天鏈順勢掃出。江波濤沒指望這一劍能直接掃中只是微微露出一點身子以便攻擊的毀人不倦,所以天鏈揮劍時腕一轉,用得卻是一個圓旋波動劍,直接走著弧線向鐘乳石后切去。

    毀人不倦一縮身子,跟著忍刀甩出飛快起落,只幾下就攀高數米,穩穩地蹲在插入鐘乳石中的忍刀上。

    從江波濤的視角里完全無法發現毀人不倦的動作,可是他也沒有就這樣讓無浪沖過去,魔劍士又不是一個近戰職業。

    無浪橫向移動,試圖拉開視角。

    有這樣的距離在,無浪的視角空間卻足夠將處在高點的毀人不倦裝進去,莫凡的這一偷襲意圖,此時看來真有些兒戲,完全忽視了對方的職業特點。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無浪在動,毀人不倦竟也在動,無浪向那邊橫拉出了一個角度,而毀人不倦,竟也繞著鐘乳石,繼續隱藏了自己。

    他猜到了江波濤的舉動!

    場邊興欣戰隊的選手席,葉修、蘇沐橙,等等,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莫凡真的越來越想一個職業選手了,像這種判斷對手意圖做出應對,典型的職業思路。

    他是野路子出身,技術特點至少都有著清晰的烙印,但是他的思想、他的意識、他的態度,卻越來越是一個職業選手了。

    他越來越多的是按照比賽邏輯,UU看書 www.uukanshu.com而不是昔日他所熟悉的拾荒邏輯來應對比賽。有了思想和意識上的轉變,那么漸漸的,他自己就會調整他的技術結構,用更有利于比賽的特點來比賽。

    對于這家伙的前途,葉修已經越來越不擔心了。他是不喜歡和人交流,但這并不代表他拒絕改變自己。他有他的適應方式,或許比起那些直接聽從他人教導的方式要慢一些,會多走一些彎路,但是最終他所找到的,卻一定是他最適合的,最強大的。

    “年輕真好啊!”魏琛此時忽發感慨,莫凡默默的成長他也看在眼里。只恨自己再沒有這樣的機會,否則的話別說只是不擅和人交流,就是再艱難,自己也一定會努力想辦法去突破,去進步。

    成長,那就是年輕人的主旋律啊!

    =============================

    先上一章。六更之后的疲憊確實難以消除,今天腦子都有點僵了。另外還拉了肚子,當然這個不是碼字碼出來的,是老干媽吃多了……r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