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孫翔又是微微笑了笑,不過這次沒人能看到他藏在電腦后的笑容。沒見他對一葉之秋有什么特意的操作,就這樣,一葉之秋躍下。

    一切都和杜明打方銳時的情景一模一樣,變化,在一葉之秋這一步躍出后開始。

    豪龍破軍!

    一葉之秋竟然躍下后在垂直方向上借力,施展出了這一大招,頓時有如慧星般直朝下邊撞來。下墜的速度比起吳霜鉤月當時的下落不知道要快出多少倍!

    如此聲勢,動靜自然也不一樣。但是方銳依然沒有抬起視角看一眼,只是海無量的行動再不像上場那樣不緊不慢,一個疾步沖出,不是拉開距離,而是直接繞著鐘乳石走起了圈。

    海無量繞到了鐘乳石的背后,豪邁沖下的一葉之秋在這一瞬間身子都好像僵直了一下。緊跟著一葉之秋連忙一蹬鐘乳石,戰矛卻邪挑平,竟是想直接變向過度到地面上。只是時機把握上似乎稍稍出了點問題,變向顯得十分勉強,最終一葉之秋觸地,方向算是扭過來了,但扭得不夠徹底,半弓的身子不及抬起,豪龍破軍的豪氣蕩然無存,落地后彎腰前沖這小截,根本像是在耕地。

    “哈哈哈哈。”陳果毫不留情地笑出來了,“你就是讓我看這個?”

    “這個……”葉修都答不上來了。

    看孫翔的思路和意圖,若方銳的應對重復上一場的思路,無論哪種變化,孫翔的一葉之秋所施展的這記豪龍破軍都可以應對。這個高難度的直角變向真的是相當漂亮,絕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所以恐怕也很難有人想得到。

    孫翔,是在充分利用隊友作戰所獲取到的情報。他并不如陳果所想,是用一樣的打法來顯擺自己比隊友更厲害,他是要用重復的打法,勾出方銳重復的應對方式。再用早有思考的打法來克制。這是非常典型的擂臺團隊型打法,是對擂臺賽組隊性質的充分利用。

    只可惜最終方銳的應對完全脫離了上一場的方式。海無量直接繞到鐘乳石的背后,再高明的操作,也不可能讓一葉之秋在這樣急速下墜的情況上環繞鐘乳石移動。

    這應對讓孫翔一愣,結果就是這么一愣神,操作慢了那么一點點,最后這個非常高難度的直角變向操作算是勉強完成了。但角色所表現出的姿態可就不怎么好看了。

    不夠完美的操作,當然也會留下些許破綻,一葉之秋身后海無量已經轉出,雙掌聚氣轟出。

    轟天炮!

    念氣狂竄,但卻不中!

    背對海無量的一葉之秋,竟好像知道對方會從背后攻擊似的。直接背身跳起,自轟天炮的念氣上方躍過,空中折轉身形,戰矛卻邪上已聚起濃濃的魔法斗氣!

    疾落!斗破山河!

    魔法斗氣直墜地下,擴散。地表受到不斷的沖擊,隆起,爆發!

    地下走了一圈的魔法斗氣像是凝聚起了什么力量一般。掀起泥石就這樣猛然暴散開去。方銳早知不秒,哪里敢去抗衡,海無量連滾帶爬往回飛奔,偷襲在一擊間就被孫翔徹徹底底給打爆了。這一瞬間,陳果非常不想承認,但是……她真的好像看到了昔日斗神的影子。

    手提卻矛,一葉之秋疾步向海無量追去。海無量一邊狂奔,一邊時不時回頭看看情況。模樣那叫一個倉皇。很快他又沖到了一根鐘乳石旁,飛步帖上轉圈,頓時閃到了鐘乳石后。

    孫翔根本沒有絲毫猶豫,一葉之秋疾步沖上,最終斜步跨前,轉向鐘乳石背后的同時留有一定的空間。只是這空間并不大,在太多人眼中看來。這根本不足以應對可能的伏擊。但是孫翔就有這個底氣,就有這個自信。

    一步搶出!

    鐘乳石后沒有人。海無量根本沒有任何伏擊的打算,只是借著鐘乳石一擋孫翔的視角后,就繼續倉皇的逃竄了。

    孫翔冷笑。一葉之秋繼續再追。不過此時的一葉之秋還沒有機會打出無屬性炫紋,在移動速度上并沒有多大優勢,兩個角色之間的距離始終保持。但孫翔也不焦躁,就這樣讓一葉之秋牢牢跟死海無量。

    這樣是追不上,可是,等豪龍破軍的冷卻好了以后呢?

    所有人都意識到這一點了,電視轉播更是特寫出了一葉之秋技能樹中豪龍破軍的冷卻鐘,仿佛這是海無量的死亡倒計時一般。

    陳果笑不出來了。

    上場打杜明時意氣風發的方銳,這一場卻被孫翔趕得有如喪家之犬。

    沒什么辦法嗎?陳果看葉修,葉修知道她心思,出聲安慰:“別慌,方銳的節奏沒亂。”

    “沒亂嗎?”陳果眼中的海無量各種狼狽,根本就是亂七八糟。

    “孫翔如果也是這樣以為的就好了。”葉修感慨。

    “什么意思啊!”陳果表示不滿。

    “呵呵……”葉修裝傻,笑而不語。

    “好了!豪龍破軍的冷卻馬上就要好了!”電視轉播中的潘林叫著,“三、二、一!!”

    下邊的話被潘林憋回去了,因為孫翔沒有如他們所想的,在冷卻好后立即就讓一葉之秋施展豪龍破軍。

    他沒有急躁,他看出方銳此時也并沒有亂。一直在跑,只是他沒有找到反擊的機會。自己這時候貿然搶攻,或許反倒會給對方可乘之機。雙方的距離,并不是靠一個豪龍破軍就可以一下解決了,方銳可沒有那么菜。

    直接無視方銳向唐柔挑釁的孫翔,到了比賽中來卻沒有對方銳有絲毫的輕視。從一開始他會利用之前隊友比賽中所收集到的情報來看,就已足見他對對手的重視。

    孫翔早已經不像在越云戰隊時那樣稚嫩,更不像在嘉世戰隊時那樣驕傲自大,他已經是一個相當成熟的職業選手,用很合適的分寸在應對著比賽。

    難道就這樣一直追逐下去?

    看到兩人除了疾跑都沒有任何其他操作,觀眾們禁不住都納悶起來。總決賽這么高大上的比賽,總不能最后成了比拼兩人對耐力控制的賽跑比賽吧?那可有些無趣了。

    雖然大多如此想著,但是此時好像真的除了耐力的消耗沒有什么是會客觀上造成局面改變的了。電視轉播給出了兩個角色的耐力表,而這。在職業賽場可是極少出現的對比。

    “海無量的耐力好像可以更持久一點啊?”潘林看過對比后說道。

    “控制耐力上兩個這種級別的選手肯定都不會有什么問題。但兩個職業的在這方面有天然的差距。從耐力屬性上來說雖然一葉之秋略微領先,但氣功師這個職業對耐力的消耗幅度比一般職業要小一些的,大概是為了表現氣功綿延持久這一特點的有意設計吧!”李藝博說。

    “這種事,平時恐怕真沒多少人在意到吧?”潘林說。

    “但是現在……這可能會成為最終的關鍵。”李藝博說。

    “居然會利用到這點,不愧是方銳……”潘林說。

    “是的。”

    “不過這樣一來,他也無非就是利用多一點的耐力,跑得更快的一點。將孫翔甩得更遠一點,然后呢?”潘林說。

    “然后,再打機會反擊吧……”李藝博說得有些勉強,潘林也覺得特別沒勁。如此精明的計算,如此持久卻不容有差的操作,到最后。只是把對手稍稍甩得遠一點,然后咱們從頭再來?

    有些話兩人不合適在節目里說,但在心里,兩人這會都是一同的想法: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賽跑到最后,也就是從頭再來,這樣的發展真是一點期待的價值都沒有。潘林和李藝博都已經沒辦法調動起什么激情或是緊張的情緒了。控制著不打瞌睡就已經是兩人最大的集中力了。

    “一葉之秋的耐力全用完了。”潘林沒精打采地說著。

    “是啊。”李藝博沒精打采地應對著。

    “方銳應該清楚的吧?”

    “應該的吧!”

    “孫翔也沒有點什么辦法嗎?”潘林說。

    “有辦法早用了吧?”李藝博說。

    “哦……”

    兩人一副“那就這么著”的態度。眼看著一葉之秋的耐力一直退到了零。

    “完了。”

    “嗯。”

    “接下來……”

    “豪龍破軍我操!!!”潘林叫了出來,因為抑制不住的沖動甚至爆了粗口,而他自己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一點,他已經沉浸在徹底的意外和驚訝當中,他們真的都沒有想到,孫翔居然會在耐力完全用盡的時候,這才使用豪龍破軍發起攻勢。

    太意外,真的太意外了。方銳也一定沒想到吧?那個傲氣逼人的孫翔,現在居然會如此沉穩,真的太出人意料了。

    豪龍破軍!

    一葉之秋殺出,而這技能的沖擊速度,不是消耗耐力的疾跑可以應對的。不過兩個角色之間畢竟有距離,豪龍破軍沖過來也需要時間,問題就在于。有誰能想到豪龍破軍會在這個時候使出來?稍微的遲疑,都會造成應對不及。

    但是方銳卻沒有遲疑,這記豪龍破軍,他竟然想到了。

    海無量橫身移動。豪龍破軍成功逼過,而后揮掌就待一個螺旋氣沖攻上。誰想一葉之秋豪龍破軍不中后并沒有如方銳所想的立即急停,居然就這么沖過頭去。兩個角色再次錯開了身位,一葉之秋沒能實現貼身,但是方銳卻也沒贏得反擊的最好機會。但是,氣功師可是中距離的攻擊手,一葉之秋豪龍破軍不停拉開的間距,只是讓方銳以為的技能無法用上,他還是有其他技能可做攻擊。

    氣刃!

    本就不易察覺的攻擊,在方銳猥瑣的手法下更是偷摸放出,注意不夠集中的觀眾,恐怕都會以為方銳的海無量這時沒有作為。

    氣刃搓出,UU看書 海無量掌心繼續聚心,已在運轉下一個技能,已經轉過身來的一葉之秋,手舉著戰矛,但是距離根本讓他沒有辦法做出任何攻擊。但是忽然一閃,那位置可見的就已經只是魔力波動的痕跡,一葉之秋竟然消失不見。

    瞬間移動!一葉之秋今天比賽所選的武器技能,在此時施展出來了,赫然是瞬間移動。

    武器技能的第一次施展總能給人意外,但是瞬間移動,這個技能在法系職業里真的非常大眾。甚至擴散到全職業系里橫向對比,瞬間移動這個技能的選用率都是最高的。其他五大職業系里,都沒有一個技能會讓該系的職業那么專一的心儀。

    瞬間移動,哪怕一階的傳送距離有些近,但無論保命脫身,還是搶步貼身,這無疑都是最有價值的神技。

    所以這個變化,對于方銳而言,或許不該太意外?

    ==============================

    第一更來了,還有!(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