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擊!

    龍牙之后追天擊,非常樸實無華的戰斗法師連技。孫翔沒有在封殺了方銳的猥瑣流打法后追求什么過絢的打法,只是用了這樣一個平凡,但卻絕對有效的普通連擊將海無量挑向了半空。

    連招接上,海無量在空中翻滾著,方銳的心中一片冰涼。

    耐力……

    他確確實實忽略了這個問題。雖然他使用的打法相當的消耗耐力,但是在他六個年頭的職業生涯中,耐力從來都沒有成為過制約他發揮的因素。法力可能無以為繼,生命可能消耗殆盡,只有耐力,自有的恢復能力就足以支撐起一場戰斗,任何一場戰斗。

    今天之前,一直如此。

    所以方銳不能說是大意,他根本就是從來都沒有在意過耐力的問題。而在這場對決中,他所沒在意到的,他的對手在意了,頓時限制了他的發揮。

    孫翔……

    方銳本身和孫翔沒有什么交集,第七賽季孫翔還只是個新秀,第八賽季去了嘉世半賽季后就和嘉世一起出局,第九賽季他在挑戰賽里廝混。孫翔從來就不是方銳會去特別關注的一位選手,大家都只是這個職業圈中奮斗拼博的一員。

    直至這一賽季,方銳的職業生涯發生了極大的轉變,孫翔也帶著一葉之秋加入了輪回。因為興欣、嘉世、葉修、一葉之秋這等等之間千絲萬縷的關系,孫翔成了一個對興欣來說相對比較特別的存在。

    除了他,目前興欣的成員全都是經歷過挑戰賽的人,哪怕蘇沐橙當時處于敵對方,但對孫翔都有著相當統一的不待見。方銳飛快融入整體,對孫翔增加的當然不可能是好感,更何況在本賽季的常規賽中兩人曾在單挑場上相遇,當時他就敗給了孫翔。

    而如今再相遇,已經是總決賽上。興欣已經先輸一輪,再輸就將徹底失去機會。

    方銳擊敗了杜明,接下來的對手是孫翔他當然早就知道。他沒理會對手是誰,都只是下定決心要擊敗。他之后興欣還有一位選手,這絲毫沒有削弱他的決心。他勝出,興欣就可以帶著兩個人頭分的優勢去團隊賽,這對于客場作戰沒有地圖優勢的興欣是十分寶貴的。季后賽中一直表現平庸的方銳。希望能給興欣有價值的幫助,而這兩個人頭分,就是他上場時決意要拿下的。

    但是現在,他卻被孫翔如此的限制住,用如此平凡攻勢打得他的海無量在空中打轉。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方銳怒,不針對孫翔。而是針對自己。

    耐力從來沒有出現過問題,所以就不把這當問題,方銳怒自己這種草率,怒自己這種僥幸。

    但是自己還沒有輸!

    耐力雖然耗盡,但恢復起來也快,哪怕是現在正遭受攻擊,但只要沒有消耗耐力的操作就可以持續恢復。

    方銳死盯著海無量的耐力條。

    生命在下滑。但他已經不去理會,此時他需要的是耐力,只有耐力!

    耐力在一點一點地恢復,方銳覺得好慢,在這之前,他從來沒有覺得耐力的恢復會是這樣漫長的等待。

    需要恢復到多少?

    方銳心下盤算著,但是海無量的身形卻突然向下一墜。

    連擊中斷?

    所有人驚訝。一葉之秋的攻勢完整而高效,完全可以繼續連擊下去。怎么會在這時突然中斷?

    是失誤嗎?這樣以為的人已經驚訝地叫了出來,這可是個相當低級的失誤。

    海無量向地上墜去,方銳條件反射般地就要做一個受身操作,但手指剛動,就已經剎住。

    原來如此!

    方銳瞬間明白了孫翔的意圖。這個連擊,是他有意中斷的,因為他想繼續利用海無量的耐力不足來控制他。一直浮空連擊。肯定不足以將海無量連死,這過程中海無量恢復起的耐力,就可以讓方銳開始應對,開始反擊。

    所以。在海無量的耐力剛剛恢復這么一點的時候,孫翔就有意放棄完全控制局面的連續攻勢,有意讓出空間讓方銳去應對。

    海無量即將摔倒在地。

    受身操作嗎?

    正常情況下當然應該如此,可是此時的海無量受身操作起身的同時,一葉之秋的攻擊肯定又到,接下來的應對以方銳習慣擅長的方式免不了要再用到耐力,很快剛剛恢復的這點耐力就會被他用光。再然后,就又是完全被動挨打的局面,然后在耐力稍有恢復的時候孫翔再讓出空當,再讓方銳消耗耐力應對,如此反復,陷入一個永遠沒有足夠耐力的死循環。

    不能如此,一定要讓耐力恢復到一定程度,哪怕賣血!

    砰!

    方銳不做受身操作,海無量就這樣直挺挺地摔倒在地。

    于是孫翔也立即明白了方銳的意圖,他無法強制方銳對他的攻擊做出應對,方銳既然已經橫下心要賣血換耐力,那么他也只能在這情況下盡可能多地制造傷害了。

    霸碎!

    卻邪掄起,朝著地上的海無量掃去。

    看明雙方意圖的人,都以為接下來會是單方面的被動挨打,那些支持興欣的人已經有些不忍往下看了。

    誰想卻邪劃出的黑光竟然掃了個空,海無量忽然一骨碌滾了起來,避過了這記霸碎。

    還沒恢復多少的耐力頓時又用去了一小截,這是在搞什么?

    搞什么?

    原以為看懂比賽的人一下子又茫然了,徹底地茫然。

    要說方銳沒有意識到孫翔的意圖,那么他剛才就該一個受身操作;若說他意識到了,那么此時就不該再消耗耐力,而是用生命支撐到耐力足夠恢復。

    而他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翻滾,這是什么企圖。

    沒人明白,包括孫翔,他已經準備把海無量當作木人樁,當作沙包,竭盡自己所能,用威力最大的技能,在這時間段里給予海無量最高的傷害。但是方銳居然應對了,居然讓海無量讓一個翻滾避過了一葉之秋的這記霸碎。

    什么意思?

    孫翔也不理解,也想不通,但是既然有應對,那么自己就該搶攻逼他消耗耐力,將他拉于死循環。

    那么……

    那么怎樣呢?

    孫翔忽然一怔,他忽然發現,本著這個意圖的話,那么這記霸碎之后,好像什么樣的攻擊選擇都有些別扭,好像什么樣的技能選擇都無法完美達成自己的意圖。

    孫翔忽然明白了。而看到一葉之秋的攻勢在霸碎之后明顯一僵,高水平的職業選手也明白了。

    方銳,這貨真的是太猥瑣了!

    大家以為他只能賣血換耐力了,好,他就擺出一副賣血換耐力的姿態,U www.uukanshu.com海無量直挺挺地摔在地上裝沙包。可是這個沙包卻不老實,孫翔決意要狠湊他一頓了,攻擊來了,他居然又躲開了。

    打一個不準備抵抗的沙包,追求的是最大的傷害,不需要防范,不需建立連擊,只需要在時間內打出最高效的輸出。而對付一個會猥瑣應對攻勢的方銳,那又是需要隨機應變,非常復雜的另一回事了。

    方銳開始讓海無量裝沙包,一秒鐘恢復猥瑣。孫翔這邊本是要打沙包了,忽然之間發現需要對付的是猥瑣的方銳。兩種需求完全不同的攻擊體系一下子就交錯在了一起,孫翔需要切換,需要過渡,需要從一種節奏調頻到另一種節奏,這種硬生生的變化顯得生澀無比,攻勢原本的流暢在這一瞬間就失去了。

    方銳所要的就是這一瞬間,這一瞬間就已夠他奪回先機。哪怕海無量的耐力還很不足夠,但是接下來他所要發動的,是不需要耐力的攻擊。

    螺旋念氣殺!

    擺脫困境,恢復耐力?那都不是目的,方銳的目的只有一個:要贏!有沒有耐力,都要贏!(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