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高點?又要搶高點了?

    觀眾們都是一怔。

    雖然此時焚化爐又被葉修給關了,而他的君莫笑就守在一旁,可是輪回那邊足足有三個人,葉修一個人的話,恐怕不足以守住這個地方吧?

    不過這么想的玩家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他們因為是上帝視角,所以才清楚此時輪回過來的足足有三個人。葉修卻根本就沒往出口那闖就退回來了,他可不知道輪回過來的排場。所以他先示意搶高點,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眼下焚化爐確實在他的掌控下。就算之后發現對方三人來攻,無法守住,那再發消息讓蘇沐橙放棄高點肯定也是來及的。

    興欣四人此時已接近這邊,收到葉修新來的消息后,蘇沐橙的沐雨橙風立時提速,先行脫隊,向著庫房這邊沖來。

    庫房出口。

    周澤楷、江波濤、孫翔三人角sè呈包圍陣勢,卻不見對手現身。

    因為是遠程,周澤楷的一槍穿云站位略靠后,正好是可以看到煙囪頂,很快發現濃煙漸稀。

    “關。”他在頻道里發消息。

    其他人立即明白他說的是焚化爐又被關了。

    關了,就可以搶高點,但是輪回卻沒有對高點進行針對xìng的防范。

    “進!”江波濤發出消息。

    孫翔的一葉之秋頭前開路,江波濤的無浪隨后,周澤楷的一槍穿云斷后,三人沒有分散,卻是集中向著倉庫里進來。

    一左,一右!

    一葉之秋和無浪的動作整齊又敏捷,顯然對于這倉庫內部他們也是極熟,兩人角sè這一分,立即各探了左右兩邊雜物的背后,沒有發現。

    “進!”江波濤再發消息。

    三人角sè分散,各走一道,齊齊壓上,全都是緩步慢行,不發出丁點聲響,逐步向著焚化爐方向靠近。約摸走過一半距離的時候,周澤楷的一槍穿云突然踩著身旁的垃圾堆跳起,兩個起落,站到了上方。一眼掃去,立即看到那邊角落蹲著的君莫笑。

    轟轟轟!

    結果竟然是君莫笑手中的千機傘先閃出火光,他的視角似乎就對著這個方向,正等著目標現身。

    周澤楷反應超快,一槍穿云連忙一個后滾,立時從君莫笑將將可以看到他的視角里消失。反坦克炮落下,全炸在垃圾堆上。這些垃圾都是些破破爛爛的雜碎,這三炮炸開,碎屑亂飛,噼里啪啦好似下雨一般,好不熱鬧。

    周澤楷的一槍穿云后滾避過這一擊,跟著就兩個前滾,俯身趴在垃圾堆上,敞開的風衣就這么鋪開在垃圾堆上,看得人好不心疼。

    砰砰砰砰!

    一槍穿云雙槍探出,正指君莫笑所在的位置,一通shè擊,但君莫笑此時卻已不在這位置,子彈打得那堆垃圾也是一番亂濺。

    這端的交火迅速吸引了孫翔和江波濤的關注,周澤楷一邊還擊的同時一邊早已報上君莫笑的坐標,孫翔和江波濤結合對這位置的判斷,各有應對,兩人角sè相繼在下邊穿梭,卻都是在封鎖君莫笑去路。

    “無!”周澤楷見目標消失,連忙再發消息。那二人收了,更顯戒備。君莫笑,會從哪里出現?

    連擁有上帝視角的一些現場觀眾都因為看不到著急了。庫房已經被全息投影做了半透明處理,里面的垃圾堆就不方便再做半透明,否則層疊在一起效果不好,這是經過實踐檢驗的。

    于是君莫笑所躲的地方,有些位置的觀眾能看到,有些位置的可就看不到了。看不到的只能依靠電子大屏幕,然后再從全息投影中比對位置,這一比出來,更急了!君莫笑就蹲伏在,而孫翔的一葉之秋正在一步一步向著這邊踏近,這是要被偷襲的節奏啊!

    誰想就在一葉之秋距離踏出那里還有兩步的位置時,突然停了。而后是另一側江波濤的無浪突然提速了兩步,搶出。

    四目相對。

    砰砰!

    槍響,到底還是恭候著的葉修反應更快,無浪身影一現,立即就是兩槍放出。

    但是一葉之秋的卻邪卻在槍響中刺出。

    怒龍穿心破!

    戰矛直接從垃圾堆中穿透而過,力道絲毫不見減弱。

    葉修卻被他良好的意識給救了。沖無浪開出兩槍的同時,為防范對方可能的反擊,君莫笑順勢就向后一滾,就是這種優良的守備習慣,讓他正巧避過了這記怒龍穿心破。看著那熟悉的戰矛凌厲地鉆出,葉修自己也心道了一聲僥幸。他倒是真沒料到已經有人欺近到這個位置。

    一槍穿云、無浪、一葉之秋。

    居然有三個人,還會有第四個嗎?甚至是第五個?第五個的話不可能是治療,治療沒可能移動得有這么快。五人的話,那就是全攻擊陣容,針對這個高點,沒理由需要這么奔放。其實三人就已經極具攻擊xìng了,如果換自己來部署的話,恐怕會派兩人離隊先行,而后留兩人保護治療隨后,對方這種部署的話……

    “庫內三人,截殺治療!”葉修迅速在頻道里發出消息。

    八個字,解讀需要一定的思考判斷。

    截殺治療,上哪截殺?這就需要從庫內三人這里去推導。興欣距離這間庫房是比輪回近的,但是現在他們居然有三人已經先一步到庫內了,為什么?因為他們甩開了治療。所以治陪在他們身后,在從輪回的刷新點趕往庫房的途中。一個是治療,身邊有保護。保護的人是誰?

    “一一無。”葉修消息再來。

    兩個一,一槍穿云,一葉之秋;無,無浪。

    情報徹底清晰,后方治療身邊的是呂泊遠,或者是杜明。不管是誰,興欣這邊的治療絕對安全,不會遭到任何攻擊,那么暫可以拋下。

    于是方銳的海無量和喬一帆的一寸灰果斷提速。之前先一步離隊先行的沐雨橙風,這時已經到了庫房邊。雖然先前葉修給她的指示是搶高點。但眼下確定輪回三人已在庫內,高點對庫內的戰斗沒有任何幫助。截殺輪回后方趕到的治療,這高點卻略嫌靠后,所以蘇沐橙果斷放棄搶高點,憑借手炮的強大后座力直接躍上三米高的庫房后就在頂上朝庫房出口方向沖去。

    這就是選手在比賽中需要隨機應變的地方了。哪怕是指揮剛剛下過的指示,也極有可能因為一些變化立即變得不那么適宜。這種時候需要選手自己有充分的判斷,根據新形勢調整自己的行動。

    庫房內,葉修一人獨對輪回三巨頭,自然不可能正面強殺。僥幸避過一葉之秋那記怒龍穿心破后,一邊在興欣頻道里送出消息和指示,一邊一顆手雷已經扔向垃圾堆的轉角處。

    孫翔的視角被垃圾堆所擋,完全不知有手雷丟出。怒龍穿心破居然沒中,立即就要一葉之秋搶步邁出。但是他看不到,另端正對的江波濤卻是看得真切。

    “躲!”

    消息、手雷、一葉之秋的右腳不分你我的同時落下了。

    轟!

    手雷爆炸,和孫翔看到江波濤發出的消息同時進行,再做閃避哪里來得及?一葉之秋被爆炸的氣浪掀退,江波濤的無浪疾步沖上過來,君莫笑卻已經折身又轉到了垃圾堆后。

    江波濤的無浪主修波動劍,但波動陣也不是一個不會。停步,揮起天鏈短劍,就要吟唱凝聚波動之力。哪想剛一舉劍,君莫笑突又探回了身,居然料到江波濤要在此時放波動陣,打斷吟唱來了。

    江波濤卻是一笑。

    你料到我,我卻也料到你會料到我。

    天鏈短劍斬下!

    這居然不是在做波動陣的吟唱,而只是一記鬼斬的蓄力。

    象征著鬼神之力的紫光劈出,與空氣摩擦劈啪作響。這一斬,居然并不對準君莫笑探出的半身,而是偏右三分,對著這角碼起的垃圾堆斬去。

    葉修一看這攻擊角度,反倒沒去搶攻,君莫笑連忙一個大后跳。鬼斬落下,正劈在垃圾堆上。那堆在角的垃圾頓時崩塌,嘩啦啦地朝下涌去。葉修若不是讓君莫笑后跳這一大步,非被這垃圾給推了不可。

    “狡猾!”君莫笑擰身再走的同時,葉修不忘留句垃圾話。

    這話嘲諷一下江波濤當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卻也是給隊友們送出信息,讓他們知道自己在這邊還能應付。否則能打字的空當就不該是嘲諷對手而該大叫救命了。

    擰身,U 再躲,君莫笑的身形總是被葉修盡可能地壓得很低,而這種摸爬滾打的移動方式,所有人都很有種即視感,這分明就是方銳的猥瑣流移動嘛!

    “這家伙,到底還有什么不會的啊!”觀戰的張佳樂仍不住感慨著。雖然相識九年,早知道這位的教科書一稱不是浪得虛名。榮耀中的很多技術很多打法都是葉修所創,但終歸不是全部。比如張佳樂的百花式打法,比如方銳的這種猥瑣流打法,都絕對是他們這些人的原創。

    這些被立為他們標志xìng的打法,當然也不是說只有他們能用。同職業的選手也會學以致用。但葉修這家伙以前戰斗法師一個,又不是彈藥專家也不是盜賊,卻也把他們這些打法似模似樣地掌握,然后找出缺陷找出弱點針對他們,真是不能更討厭了。

    “三個人還搞不定,還打個屁啊!”黃少天這時也叫上了,職業選手群情激昂,似乎都有哪根神經被觸動了。

    ==========================

    大家早!我今天堅持寫完了兩更,點贊吧!(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