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鬼陣當然不可能是永久存在的,高明的陣鬼操作者,會統籌好每一個鬼陣的效果和冷卻,以保證不間斷的控場效果。.

    但是此時,喬一帆的一寸灰卻在不間斷地釋放著鬼陣。暗陣、冰陣、靜默之陣,都是控場效果相當強力的鬼陣,一般情況下會交叉銜接著使用,以便對對手始終保持較大的控制。但是現在,三個強陣連續重疊放出,將孫翔和江波濤兩人徹徹底底地封殺,一寸灰又馬不停蹄地開始了第四個鬼陣的吟唱。

    如此節奏,危機時刻救場時常見,但今天這一戰中的一寸灰來得突然,那一個暗陣放得更好像天外飛仙一樣讓人措手不及。孫翔、江波濤同一時間被暗陣剝奪了視角,可以說危機喬一帆用這一個暗陣就已經大大地化解了,接下來又如此快速地補上冰陣、靜默之陣看起來并無十分必要。

    “喬一帆是不是有些太著急了?”眼看第四個鬼陣急急忙忙就也要落下,解說潘林忍不住道。

    “情況兇險,作為首次登上決賽大場面的新人,慌亂再所難免。”李藝博倒是挺善解人意地替喬一帆開脫著,但是言外之意,自然敢是贊同了潘林的看法。

    “李軒,你怎么看?”早在喬一帆連放三個強陣的時候,職業選手卻就已經在討論這一問題,最后大家把問題推給了李軒,號稱榮耀第一陣鬼的李軒。

    “如果是我,一個暗陣就已經足夠。”李軒如此說道。乍一聽,似乎也和潘林、李藝博差不多的看法,不認同喬一帆這過分緊張的節奏。但是職業選手卻都聽出了李軒話里有話。

    因為他說了,如果是我……

    只是剛這樣說完,李軒自己臉上卻立即就出現了比較猶豫地神色,話里“呃”了一會后,到底還是又補上了一句:“再加上新杰的話。”

    再加上新杰的話?

    新杰當然是說張新杰,莫明其妙的,怎么會提到他?

    職業選手們卻飛快地就懂了。

    李軒的意思,是要再把場上的安文逸換成張新杰。

    也就是說,他的整體意思是:如果場上此時是葉修和他,再加上張新杰的話,那么他就有把握用更富有節奏的方式來控場了。

    “切!!”眾選手紛紛鄙視著李軒。

    葉修、李軒,再加上張新杰的話,那可就是華麗程度不輸給孫翔、江波濤、孫翔的三人組了。加上當中的張新杰是牧師職業,他們這三人組的職業配備還要占著優勢,也就是說,要在這種局面下,李軒才覺得用一個暗陣就足夠穩住局面。

    換句話說,因為此時場上的兩位是喬一帆和安文逸,比起黃金一代在技術和經驗上都有著一定差距的兩位新人。憑他們兩個人來輔佐葉修,未必扛得住輪回這三位頂尖攻擊手。

    所以喬一帆沒有慢條斯理地和對方玩節奏把戰斗拖進陣地戰,而是飛快地鬼陣一個接著一個,將孫翔和江波濤兩人封鎖地死死的。

    他追求的不是長期穩定的控場,他追求的是這一瞬間的高效爆發。

    這是缺乏信心嗎?當然不是!就連第一陣鬼李軒都無法保證在“如果是我”的前提下來玩控場,甚至還要把張新杰也給拉上。

    這不是缺乏信心,這是慎重思考局面,清醒地認清自身實力后做出的最適合的方案。

    于是就在眾人的討論中,密布的鬼陣,突然一起爆散開去,各種鬼神之力,那在深暗的光影中交織成了一場腥風血雨,拼命掠奪著無浪和一葉之秋的生命。

    在第五個鬼陣放下后,喬一帆立即操作一寸灰發動了鬼神盛宴,剛剛好趕上第一個放下的鬼神暗陣即將消失前的一瞬。

    緊張?

    他一點都不緊張,第五個鬼陣和發動鬼神盛宴的完美銜接就是最好的證明。那些認為他是迫不得以才引爆鬼陣的看法,在職業選手看來簡直太搞笑了。

    他們已經忍不住要為喬一帆鼓掌。

    他的表現不是最頂級的。最頂級的,依究還應該是用良好的鬼陣節奏控制好大局。

    但是他的表現卻是最極致的,在當下這個局面,這個狀況中,他所能做出的最極致的表現,他淋漓盡致地做到了,已經無法比這更出色了。

    漂亮,相當的漂亮!

    出色的大局觀,讓他能從整體清晰地審視問題。他考慮到了興欣方面他和安文逸與對手相比之下的實力差距,也考慮到了葉修一對三堅持了許久之后的疲憊,綜合這種種因素,最終做出的決定,真的恰到好處到令人嘆為觀止。

    職業選手們贊嘆,一邊又要情不自禁地去看兩眼微草戰隊。這樣一個優秀的選手被輕易放走,微草會后悔嗎?尤其是微草陣容中其實也是有鬼劍士這一職業的啊!

    周樺柏。

    微草戰隊的鬼劍士選手,所修的同樣也是陣鬼。此時他已經后悔來看這場比賽,其他選手向他們打量的目光,像刀子一樣一下一下剜著他。

    喬一帆,這個昔日隊中的小透明,竟然已經成長到這種程度了嗎?偏偏他還改練了陣鬼,偏偏自己就是陣鬼,那些職業選手不斷掃向他們的目光中,就這樣明目張膽地流露著對微草放走喬一帆的惋惜之情,把他這個微草隊中的陣鬼選手當成了一個小透明。

    周樺柏心下非常的不安。他真的不想承認自己比不上喬一帆。但是他卻清楚,如果他有那份自信的話,此時就不應該感到不安,不應該感到恐懼。他很怕戰隊也像大家一樣拿喬一帆來和他對比,由此否定他的價值,像當初放棄喬一帆一樣放棄他……

    “專心看比賽。”

    突如其來的一聲打斷了周樺柏的念頭,他轉頭望去,看到的是他們隊長王杰希嚴厲的神情。

    周樺柏忽然放下心來,不再感到恐慌。因為他完全可以感受到,隊長絲毫沒有受到大家這種對比心態的影響,只是就事論事的對他此時的走神表示不滿。

    他們可不是看熱鬧來了,坐在觀眾席中,感受著這種總決賽火熱的現場氣氛,親眼觀看場上選手即時的表現,他們是通過這種方式尋求進步來了。

    自己真的想太多了。

    喬一帆表現出了出色的水準,但是喬一帆出色,李軒更出色。喬一帆所不同的僅僅是和微草有過一段淵源,可是那又怎樣呢?自己努力提高,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競爭,在這個職業圈中無處不在,喬一帆也不過是其中之一,和其他任何一位選手本質上沒有什么不同,這樣的競爭,早就應該習慣,不應該膽怯,不應該畏懼。自己應該卻努力尋求進步,像喬一帆一樣贏得其他人一致的認同和掌聲。

    這個家伙,現在居然讓我有些羨慕嫉妒,真是可惡!

    周樺柏不再為喬一帆的出色感到焦慮,他以此作為動力。這個昔日的小透明都可以如此出色,自己為什么不能?

    收拾好心情,不再胡思亂想,周樺柏重新專注地看起了比賽。

    引發鬼神盛宴,自然也意味著放棄了所有鬼陣對敵人的控制。趁著那二人還在被鬼神之力肆虐的空當,喬一帆立即操作著一寸灰進行撤離。

    影分身術!

    一看一寸灰轉移,葉修立即也跟上節奏,和周澤楷的激戰中君莫笑完成了一個影分身術的結印,真身頓時傳走,和安文逸的小手冰涼一起狂奔離開。

    一槍穿云追上怒射,但君莫笑干脆是把千機傘扛在了肩上,傘面撐起,非常無賴地就這樣掩護著自己的身后,強行撤離。

    神槍手火力是猛,但在控制方面是短板,牽制對手都是靠攻擊,此時被人拿盾牌這樣硬頂著那頓時一點招都沒有,轉眼兩人角色在那垃圾堆下轉了個彎,頓時走出了一槍穿云的視角。

    周澤楷沒有就此作罷。此時鬼陣已經由鬼神盛宴消耗,江波濤和孫翔很快就能還原,是該他們重整旗鼓反擊的時候了。這時候可不能給興欣太大的喘息機會。如場外觀戰的職業選手一樣,周澤楷對局勢看得也很清晰。喬一帆會用這樣快節奏的爆發,這意味著興欣他們沒有太大的信心和他們打正面,那么這自然就輪回可以依仗的突破口,周澤楷就是要一刻不停地盯死對手。

    沖到垃圾堆的邊緣,一槍穿云飛身跳起,飛槍操作空中滑翔,很快轉彎跑走的君莫笑和小手冰涼再度回到他的視角。周澤楷沒有就此讓一槍穿云從垃圾堆上跳下,對于神槍手這職業,廢料庫里的地形還是始終占據著高點才較為有利。U www.uukanshu.com

    砰砰砰砰……

    落到新一堆垃圾上時,一槍穿云的雙槍已經開始再朝君莫笑和小手冰涼二人怒射。另端江波濤和孫翔兩人總算也吃夠了那場鬼神盛宴,角色沖出,身上還纏繞著鬼神之力的殘余,看著一槍穿云通過射擊給他們指引出的方向,咬牙切齒地沖了過來。

    伏龍翔天!

    看著一槍穿云射擊的軌跡,孫翔判斷出那邊興欣角色的位置,一葉之秋直接抖出卻邪一記伏龍翔天轟向了那堆垃圾。

    三打三,我們也不懼!孫翔和江波濤也是相當決然的心情。

    但是擁有上帝視角的觀眾們,此時真的很想告訴二位:三打三?大概很快就不是了……蘇沐橙和方銳,很快就要沖到這廢料庫了。

    ==============================

    太陽還沒升起!r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