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安文逸的技術絕不是最頂尖的,但是他對形勢判斷之理智幾乎不近人情。

    呂泊遠在看到杜明為掩護他留下和方銳、蘇沐橙糾纏,強忍著沖動這才沒有沖回去。安文逸呢?此時同樣是被葉修掩護,一點猶豫都沒有的,操作著小手冰涼拔腿就跑。

    葉修很欣慰。

    安文逸的這一特質陳果比較不喜歡,但葉修倒是挺欣賞的。一個治療選手,就需要這樣的冷靜和理智。最初在網游中接觸到安文逸的小手冰涼時,引起葉修注意的只是他那判斷清楚,把握時機精準的機械式手法,但是后來發現安文逸還具備這樣的特點,再葉修看來就好像是買一贈一一樣值得高興。

    而在職業賽場上的拼殺并沒有讓安文逸失去這種特質。哪怕他總被認為是興欣隊中的坑,他也沒有因此去投機取巧搏取好印象。

    他就以坑的形式在興欣生存著。對于興欣利用這一點來設計套路,安排套路,安文逸非旦沒有計較,反倒十分認真地去配合。

    這種境遇要說一點都不尷尬,不擔憂,那是沒可能的。但是理智告訴他,這確實是當下能讓他起到更大作用的一種方式,所以他對此沒有任何異議,更沒有讓這些心情左右自己。

    他在不斷努力地提高自己,而在提高的過程中,他盡一切可能地發揮自己所擁有的,無論是優點,還是缺陷。他都在以最匹配的方式和隊伍尋求著呼應。如果不是這種近乎無情的理智,實在很難做到這一點。

    他的理智,才是他真正價值的根源。

    因為這份理智,他練就了那樣的手法,可以讓葉修在網游那么多玩家中留意到。

    因為這份理智,他雖不是最強,卻最能發揮自己,無論長處短處,他都能恰如其分地迎合隊伍的需求。

    因為這份理智,他才能被爭議的包圍中。雖擔憂。卻始終不動搖。

    他堅持下來了。

    兩年前,他還只是神之領域中的一個普通玩家,在霸氣雄圖的公會中都混不到一流的精英團。

    兩年后,他闖進了季后賽。在這里淘汰了霸圖戰隊的副隊長。號稱榮耀第一牧師的張新杰。而后和隊伍一起站在了總決賽,站在了這個榮耀最巔峰的戰場上。

    安文逸是一個超理性的人,而在他身上所發生的。卻是這樣聽起來很無稽的事實。

    這一切得來不易,他只會加倍去珍惜。竭自己所能,幫助隊伍獲取勝利的方式去珍惜。

    所以他完全不理葉修君莫笑的死活,小手冰涼調頭就跑,跑得飛快。

    因為這就是當下他最能給興欣帶來幫助的方式。

    三對三?

    忽然間就沒這樣的感覺了。

    喬一帆的一寸灰走的是另一條線路,安文逸的小手冰涼本是和葉修的君莫笑共同撤離的,結果這一遇到危險,居然就直接扔下君莫笑撒丫就跑,轉眼間,就又成了葉修獨對周澤楷、江波濤、孫翔三人了。

    這變化,一時間輪回三位都有點消化不了。在他們常識性的判斷下,這時候安文逸應該是留下來幫助君莫笑支撐,而后等喬一帆的一寸灰來支援吧?

    鑒于這種判斷,他們三位心中都已經盤算著如何利用這個在他們看來有些笨拙的牧師來折騰葉修。治療,那可是必須要保護的。

    結果人直接扔下葉修就跑了。

    毫無常識,超沒義氣,輪回三位看了都難受。不是難受葉修的境遇,而是難受他們自己。安文逸的小手冰涼這一跑,他們要面對的又是葉修,三個人一起,正面面對葉修,和之前幾乎一樣的情景。他們寧可小手冰涼留下來,寧可三打二,那樣他們反倒可以通過主攻小手冰涼來牽制葉修,這樣或許反而更容易些?

    于是一葉之秋沖出。

    最期待能超越葉修的孫翔,此時反倒放下眼前的葉修不顧了,借著君莫笑被一槍穿云和無浪的攻擊所壓制,他操作著一葉之秋追向了小手冰涼。輪回三位都覺得這樣比起直接攻擊葉修的君莫笑更能讓他們占據主動,葉修實在太難對付了。

    誰想一道寒光突然就從千機傘后抹出,千機傘還支在那呢,君莫笑一晃居然就閃到了一葉之秋身旁。

    弧光閃!

    這下孫翔哪里反應的過來,被這記弧光閃削了個正著。這招雖然沒有太強的沖擊力,但如此突然讓孫翔毫無防備,急速移動中的一葉之秋頓時被削出了一個踉蹌,斜撞在了一旁的垃圾堆上。

    周澤楷和江波濤也都大吃一驚,這種變化完全不在他們的常識內。君莫笑閃到了一葉之秋身旁,武器千機傘竟然是留在了原地?這是……把武器給丟下了?

    魂御?

    這是看到武器被丟出后作為一名職業選手最該有的判斷。但是,不可能!因為君莫笑剛剛還施展了弧光閃,魂御雖然會將武器拋出,但并不是丟棄,角色依舊處于裝備此件武器的狀態,所以無法使用這職業系以外的技能,更重要的是,此時狀況下,是無法進行更換武器這種操作的。

    可是君莫笑的手里明明還是抄著家伙的,沒有職業相符的武器,當然也施展不出弧光閃。

    又帶了第二件武器?

    又或者說,這千機傘竟然可以拆成兩件,一件丟下,另一件在手繼續發揮武器的作用?

    暈了,這一時半會根本想不清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千機傘是被丟棄到了地上這是一個絕對的事實。江波濤反應很快,無浪已經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此時他的眼中只有孤零零撐落在地的千機傘,只要把千機傘給拾取了,君莫笑這個散人不就完完全全廢了?

    比賽中,拾取到對手的武器……

    榮耀職業聯賽十年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大家也都不知道比賽規則中對于這種事是不是有什么說法。哪怕資深如李藝博,對這個情況也不確認是不是允許,他不知該如何點評,不過也沒有時間給他點評。

    江波濤的無浪眼看就要沖到千機傘前時,他已經對準千機傘就要拾取,就要執行這個比賽當中很陌生的操作。千機傘的傘面忽然翻上,根本沒有“刺”這個動作,翻起又并攏的千機傘面已經扎進了無浪的身體,君莫笑就這樣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不可能,哪有這么快!

    江波濤下意識地將視角朝旁一轉,但跟著就已經繞起,君莫笑施展的是一招圓舞棍。

    于此同時,江波濤又看到了一個君莫笑,就站在剛剛削翻一葉之秋的位置,手里抄著一把大概是匕首的君莫笑。

    影分身……

    影分身術!

    江波濤的眼前跟著就漆黑一片了。

    致盲?

    不是。

    是君莫笑施展的這記圓舞棍將無浪大頭朝下的栽進了一旁的垃圾堆,用這種物理的方式堵住了他的視角。

    垃圾堆松散,無浪這一下直接被栽進了半截身子進去,兩腿懸在空中晃蕩著。

    現場的輪回粉是想笑又笑不出,只覺得無比尷尬。職業選手們卻是不留情面,完全笑瘋了。

    “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楚云秀指著電子大屏幕上的君莫笑樂得完全拋棄了矜持。

    大家深以為然。

    丟下千機傘誘敵,弧光閃攔截一葉之秋,再到影分身術重新退回,再用圓舞棍把無浪栽種到垃圾堆里,這一切絕對都是計算好的。沒有確鑿的把握,可以說是君莫笑這個角色生命線的武器千機傘哪能這樣隨便丟棄在對手面前?

    “不過葉修前輩也真夠膽大的……”

    新人們顧不上笑,都嚇呆了。別說是千機傘這樣重要性更勝一籌的武器,就是尋常一件裝備,他們也不敢在比賽中這么個搞法。這種手法,實在不在他們接受的任何一套榮耀理念當中。

    雖然說可能都算清楚了,可是比賽中總是充滿了偶然。萬一那記弧光閃出去沒能削到一葉之秋,反被孫翔趁勢牽制住呢?萬一施展影分身術的時候,沒結好印就被一槍穿云的射擊打中了呢?

    雖然最終這些情況都沒有發生,不過只是替葉修想想這些可能性,新人們都覺得有些后怕。

    “所以說,藝高人膽大啊!”有人感慨道。

    只是藝高人膽大嗎?大家沉默著,只覺得這話都不足以形容葉修的行徑。這何止是藝高人膽大,UU看書 這簡直就是押上了所有勝負,所有未來的一次行徑。

    剛才那個瞬間有那么重要嗎?需要這樣孤注一擲?

    大家驚過、笑過,到底還是從正常比賽的思路思考分析著剛剛那一瞬,而葉修的君莫笑此時已經沖出,向著正對面垃圾堆上方站立著的一槍穿云沖了過去,與此同時,炮聲轟鳴。

    蘇沐橙!

    沐雨橙風!

    在這一刻終于趕到,超遠程的火力打擊正配合著此時君莫笑發起的沖殺。第四、第五、第六、第七連續四個賽季的最佳搭檔,在本場團隊賽中第一次產生了配合。

    ==============================

    今天白天一直醒著,渾渾噩噩了一天。。。我是早上六點起來的,現在是晚上六點,我更新了……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