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熱感飛彈!

    江波濤已經可以聽到飛彈呼嘯而來的轟鳴聲。 .但是正在操作星云波動劍的他實在沒辦法再操作無浪去閃避。熱感飛彈的爆炸范圍不是扭扭腰側側身就可以避過的,非得有大幅度的位移不可。

    閃避還是搶出星云波動劍?二者只能選其一!

    閃避還是來得及的,但星云波動劍就此中止將是必然;而搶出星云波動劍,卻也沒有十拿九穩的把握,萬一失敗,徹底得不償失。

    該怎么辦?

    一瞬間無數人腦中閃過各種各樣的念頭,但是場上,江波濤的無浪毅然不動,波動之力繼續源源不斷的從短劍天鏈上送出,他沒有任何猶豫,選擇了搶出星云波動劍。

    來得及嗎?

    飛彈墜下,無浪揮臂轉劍,完成這次星云波動劍的最后一個動作……

    轟!

    蘑菇云掀起了,強大的沖擊力將四下的垃圾堆排山倒海般的推開。而無浪這一下正處在爆炸的中心,竟被這一下爆炸的沖擊波給掀向了半空。

    星云波動劍呢?被截斷了嗎?

    不,并沒有!

    蘑菇云掀起的瞬間,被注入星云波動劍的垃圾堆突然滲出了光芒,波動之力擴散開去,將這一堆垃圾徹底掀開,好像一個被打碎的魔方似的,一團一團地四分五裂起來。一槍穿云、君莫笑,兩個角色突然就這樣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里。一槍穿云豁免星云波動劍的傷害,但無法抵御熱感飛彈的沖擊力;君莫笑不受熱感飛彈的爆炸影響,卻被星云波動劍的波動之力絞殺上天。

    三個角色都受到了攻擊波及,只有蘇沐橙的沐雨橙風絲毫不受這邊形勢的影響,炮火繼續在轟鳴中落下。方才君莫笑的火力支援,轉眼就成了最大的攻擊發起點。爆炸接連圍繞著一槍穿云,顯然蘇沐橙還是想繼續將一槍穿云作為攻擊的重點。

    但是已經不受任何鉗制的周澤楷又怎會輕易被遠程火力轟中。流暢的一個受身操作,一槍穿云在被毀得一片狼藉的垃圾中翻滾起身,雙臂胸前交叉,雙槍開火,竟是同時攻擊起了君莫笑和沐雨橙風兩個人。

    操作很精彩,不過雙槍分襲兩個目標,火力上就弱了一半,對于職業選手來說,這已經不是多可怕的威脅,無論葉修還是蘇沐橙,都應對有余。只是通過這樣一波威脅不算太大的搶攻,周澤楷卻重新找回了節奏,再不像之前那樣被動。

    江波濤趁勢也將無浪穩住,他的攻擊距離不可能威脅到沐雨橙風,君莫笑是他唯一的攻擊指向,波動劍一式又一式地發動著。

    雙方互有攻守,場面依舊精彩。一邊是為輪回拿下二連冠的周江組合,一邊是連續四賽季蟬聯最佳搭檔,但就是沒能一起捧起冠軍獎杯的葉修和蘇沐橙。兩對超級組合完全沒有讓觀眾失望,打得迭起。但是這份精彩對于眼下的場上形勢來說,卻只是平衡住了局面,而無法成為什么突破口。這場二對二的局部對決,不是靠一波、兩波攻勢就可以分出勝負的。

    賽點在哪里?

    潘林和李藝博分析著這個問題,導播則根據兩人討論到的方向切換著轉播畫面。而現場觀眾這時候無疑是幸福的,他們不只擁有全息投影的大范圍畫面,更有現場的多個電子大屏幕呈現的多個細節。正因為如此,他們此時遠沒有電視機前的觀眾專注。就在電視機前的觀眾還要糾結于周澤楷、江波濤和葉修、蘇沐橙這組二對二會打成什么樣的時候,他們卻有更多的問題要去關注。

    孫翔的一葉之秋能不能追到安文逸的小手冰涼?

    輪回的另兩位選手什么時候也能如天降奇兵般地給予廢料庫中的三位以援手?

    鑒于現場更多的是輪回粉絲,所以對于這一個問題他們尤其要關注一些。

    呂泊遠、方明華。這二人雖然暫時還沒有到達廢料庫這端,但也絕不是對這邊的情況毫不知情。多線作戰著,各線的選手要互相通報情況,以便從全局上整理局面進行變化和調整,這是十分必要的。所以廢料庫里無論是三對一時,還是被喬一帆、安文逸再到蘇沐橙的支援接連擾亂節奏,他們二人都有在頻道里大致了解到。

    他們應當過來支援,這是毫無疑問的,全場觀眾也期待著他們可以成長神來之筆。

    但是,方銳和他的海無量,成了這萬眾期待的神來之筆最大的阻礙。

    他在將蘇沐橙和沐雨橙風送至送不多后,就在必經之地埋伏下來,所等的就是呂泊遠和方明華。

    幾乎就在蘇沐橙的沐雨橙風沖進廢料庫開始助攻時,呂泊遠和方明華的角色匆匆經過了這里。此時他們正巧也看到了頻道里江波濤發來有關蘇沐橙到陣的情況。

    沒有提到方銳。

    這是兩人看到這消息后立即就注意到的一個問題。比賽時隊內信息的交流是一定要即時、準確的。江波濤如果有看到方銳的海無量,是必然要在消息里提到,沒看到,那就一定是沒出現。

    但是二人同樣也沒有發現海無量。兩人連忙將這信息反饋回去。因為廢料庫的地形他們是清楚的,方銳那家伙的猥瑣更不用說。江波濤的信息,只說明了他們還沒有發現海無量,但并不意味著方銳一定還沒到。興欣的支援很有層次,這方銳,極有可能是進行后沒有立即現身,而是要找時機來發動決定性的一擊。

    結果他們剛把方銳的消息發出去,方銳就猥瑣地對他二人發動了偷襲。

    兩人慌忙又重新送出方銳出現的消息,更正先前的情報。這是非常重要的,錯誤的情報會導致那邊的選手對形勢做出誤判。

    而后二對一的戰斗展開,沒有人太覺得這形勢有多嚴峻,方銳留下來的偷襲,在大家看也就是拖延些許時間罷了,以埋伏點和廢料庫之間不遠的距離來看,這恐怕不至于產生什么判定性的困擾。畢竟輪回這邊只要呂泊遠稍稍纏住方銳,放方明華的牧師先離開,那這偷襲就已經全無意義了。

    道理很簡單,但問題,他們沒做到!

    方銳從一開始的攻擊指向就特別明確,就是方明華的牧師笑歌自若。海無量在二人走過以后,悄悄出現在他們身后,然后,捉云手。

    但是方銳小瞧了輪回二人的戒心,他們的視角并沒有就此不回頭。方明華轉視角,看到,立即操作笑歌自若閃避,呂泊遠立即察覺,做得更絕,直接讓他的云山亂堵到了笑歌自若身前。

    他們考慮到了方銳進了廢料庫卻不露面的可能性,但也想到了這家伙埋伏在外牽制他們的可能性,因為方銳是那樣的猥瑣,如何去揣摩都不過分。

    而對于針對他們的牽制騷擾,兩人顯然早有想法。一察覺,呂泊遠直接上云山亂的身體去掩護,方明華也一點不含糊,笑歌自若繼續移動,要把方銳留給呂泊遠一個人去對付。

    “哪跑!”

    公眾頻道一直挺寧靜的,直至方銳這一動手,消息又出現了。方明華當然不會因為他一句垃圾話就真不跑了,方銳這消息,說實話對眼前人沒有任何效果的,更多的,是干擾另一端看不到這邊情況的選手們的心神。

    至于有沒有干擾到,方銳就不操心了,捉云手被呂泊遠的云山亂死死封住,方銳當然不可能把一個柔道捉進懷,那倒是隨了呂泊遠的意了。

    捉云手立即被取消,海無量快步沖上,壓低的身形,彌漫著一股子的猥瑣。

    呂泊遠操作著云山亂上前攔截,而對方這壓低的猥瑣身形,在他看來確實有點礙眼。

    方銳的這種猥瑣流的移動,也是經過專家論證的,大家也紛紛認同這種縮身移動的科學性:對于榮耀這么一個操作性極強的游戲來說,這樣縮緊身形,就等于縮減了對手的攻擊點。

    所以這種方式,也并不說是只有方銳在采用,但是只有這家伙運用起來,大家除了猥瑣就想不到其他形容詞。縮身移動的角色,一經他手,就透著一股子的獐頭鼠目。

    呂泊遠看著眼前這對手,也不得不調整云山亂的姿式。正常情況下提雙手就可以抓到的雙肩,被方銳壓得都快到地上推土去了,云山亂此時想抓取目標,出手那得斜向下。距離、角度,那和面對一個正常對手都不一樣。

    沖上!

    呂泊遠選擇了主動出擊,試圖更積極地掌控住局面,云山亂的身子也半弓著,雙臂垂在身前,像只大猩猩,但是針對海無量的姿式,他這姿態無疑更方便抓取。

    兩個角色之間的距離急速拉近,U www.uukanshu.com呂泊遠始終注視著海無量雙手的存在性,只要稍有變化……

    來了!

    海無量那邊突然手一藏,呂泊遠頓時就知道攻擊要來。

    氣波彈!

    一擊推向云山亂的臉面,呂泊遠只覺得眼前一片亮光。

    干擾視角的手法,老梗了!云山亂腦袋微側,視角已經揮復,雙臂已經撐開,就朝著海無量抱去。結果就見海無量身子擰,就要從云山亂身側避過,呂泊遠自然早料到會有如此變化,也是變向調整。

    好快!

    誰想海無量突然變速,已更快的移動,嗖一下就從云山亂的手旁掠了過去。

    云體風身!(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