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興欣贏了!!總決賽第二局,輪回主場,興欣取得了勝利,他們做到了!!!”電視轉播中,潘林宣布著比賽的最終結果,聲音有些亢奮。

    興欣的表現,感染了每一個人,有太多中立的觀眾在最終將情緒倒向了興欣這端。潘林也不例外,作為解說者他本該是情緒最中立的一位,哪怕心里有所期待,也不方便如此激烈的表達。但是這一刻,實在是忍不住了。作為一位職業解說,哪怕有時候對比賽解讀的不夠好,甚至鬧一些笑話,被打臉什么的,但是潘林也是真正熱愛這份工作,喜歡榮耀這個游戲的。

    解說不敢有偏袒的情緒,但他畢竟也不是機器,他也有無法克制的時候。比如現在,他和太多太多的人一樣,被方銳神一般的發揮所感染,不希望看到興欣錯過這樣的機會,而最終,興欣如愿以償,觀眾如愿以償,潘林如愿以償。這一刻,他真的想不到太多,他和所有擁有這種情緒的觀眾一樣,徹底被滿足感所包圍了。

    “輪回的選手表現得也都不錯,但興欣的選手表現得更棒,尤其是方銳!”潘林激情之后大概也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開始措辭挽回。

    “是的。方銳絕對是今天這輪賽事的最佳選手。”李藝博倒也義氣,連忙接話幫潘林撐著。他的情緒比起潘林要穩定許多,畢竟是有過奪冠經歷的職業選手出身,李藝博可是見過大世面的。

    “是的是的。另外葉修的表現也很搶眼。”潘林說道。

    “那是當然。”李藝博贊同。

    擂臺賽擊敗了周澤楷,團隊賽里有過以一敵三,手速飆到500均速的發揮,如果不是方銳之后神一樣的表現更搶風頭,今天最佳頒給葉修也完全合情合理。

    賽場上,結束了比賽的雙方選手已經紛紛走出了比賽臺。但是興欣的幾位聚集起來后,掃了一圈,卻沒有發現他們本場最大的功臣——方銳。

    “這家伙,擺起架子來了嗎?”蘇沐橙笑道。

    葉修也笑了笑,望著方銳的比賽席。最后目光又轉向了電子大屏幕上的回放。

    即使這里是輪回的主場。但他們也不會刻意排擠對手的精彩,輸,也要輸得有風度。此時現場的電子大屏幕上,正在從各種視角同時呈現著本場比賽最精彩的發揮:方銳的表現。而這。正是葉修他們這些和方銳在場上并肩作戰的隊友所沒有看到的。

    精準到極致的判斷。無懈可擊的操作,猥瑣的表現方式。方銳就是用這些,將輪回的呂泊遠和方明華二人從頭拖到了尾。

    是的。從頭到尾。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四分鐘?

    這統統都不是極限,甚至到最后大家干脆忘了這一統計,因為它已經失去了意義。從始至終,呂泊遠和方明華都沒能擺脫,這個統計,還需要嗎?

    令人震撼的表現,但是葉修看著看著,原本的笑容中卻漸漸多了一份凝重,他又望了方銳的比賽席一眼,看到還是毫無動靜,連忙快步走了過去。

    興欣的諸位,也都意識到了什么,緊隨其后。全場觀眾看到興欣選手們這突然的舉動,也都意識到了點什么,開始了竊竊私語的討論。

    方銳比賽席的門被拉開了,葉修朝里望去,看到方銳就坐在比賽用的坐椅上,以很舒服的姿式,幾乎就快要躺下去了。聽到門被拉開,這家伙才轉過頭來,看到是葉修后,笑了笑說:“厲害吧?”

    “厲害!”葉修點了點頭。

    “贏了。”

    “贏了!”

    “哈哈哈哈哈……”方銳大笑,但是笑著笑著,明顯的中氣不足。

    “沒白辛苦!!”他狠狠地又說了一句,然后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很是留戀地又欣賞了一下屏幕中定格的,最終宣布他們勝利的榮耀畫面,這才朝著葉修這邊走來。

    “你們是來圍觀奇跡的嗎?”看到葉修身后興欣的大家,方銳笑道。

    大家看到他還是好端端的,都是松了一口氣。而現場觀眾看到方銳現身,也是客隊觀眾席那邊的興欣粉絲們齊齊開始了歡呼和掌聲,再然后,全場漸漸也響起了掌聲。雖然是擊敗他們的對手,但是方銳的表現,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只要是一個懂榮耀,喜歡榮耀的玩家,都沒理由不對這樣的表現報以尊重。

    客場,全場的掌聲。

    這對方銳來說是極其罕見的。因為風格的問題,他所做到的了不起的事,往往也十分氣人,這讓客場觀眾時常是連氣憤都顧不過來,根本沒辦法對他有什么欣賞和尊敬之情。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了。哪怕當中也夾雜著奸詐和猥瑣,但是,他做到了所有人都以為不可能的事。

    “你沒事吧?”蘇沐橙在旁問了一句。

    “我能有什么事?”方銳反問道,而后揮著手,向那些為他鼓掌的觀眾們致意。蘇沐橙看著他的背影,而后又把目光投向了葉修。

    葉修的臉上雖然還掛著笑容,但神色間的那抹鄭重并沒有就此抹去,察覺到蘇沐橙看他后,也回頭看了蘇沐橙一眼。用眼神回答了蘇沐橙心中的疑惑。

    兩隊隊員走向場地正中,開始互相握手致意。而這賽后的問候儀式相比賽前要隨意許多,列不列隊的并不強求。方銳第一個走了過去,自然也就第一個和輪回的選手們打起了招呼。

    “服不服?”握著輪回隊長周澤楷的手,方銳問道。他和周澤楷是同一期的選手。而這一期的新秀中最終成為全明星級別的頂尖高手因為各自鮮明的特點,被稱為是最詭異的一期選手。

    第五賽季的新秀中,最終產生出的三位全明星級別的頂尖選手。一個是將猥瑣流演繹到巔峰,猥瑣得不能再猥瑣方銳;一個就是周澤楷這個場下沉悶得要死,場上卻有著驚人的爆發力和華麗到令人窒息的技巧;再一個,則是虛空戰隊的吳羽策,一個剛猛霸道的……鬼劍士。

    奇怪的風格,是他們這一期選手最大的特色,而作為同期新秀的,互相之間基本都不會太陌生,很多都還是好朋友,有過一些新秀時期結下的幼稚天真的約定。

    方銳和周澤楷倒是沒有這樣的舉動,畢竟周澤楷這人的性格擺在那,不過兩人之間不生疏,那倒是真的。

    而以周澤楷一向順水推舟惜字如金的說話方式,輪回幾位聽到方銳這樣嚷嚷,真怕周澤楷隨口就說個“服”字,那可就太傷士氣。

    誰想周澤楷卻只是笑了笑,對方銳說了兩個字:“厲害。”

    “哈哈哈,知道怕了就行。”方銳那個得瑟啊!看得輪回選手都來氣。周澤楷明明沒說“服”,而是改說了“厲害”,那就是對那問題的回避。也就是方銳了,無恥地拿著雞毛當令箭,明明是回避性、禮貌性的一句稱贊,這家伙還真就當“服”去理解的。

    “期待下場還能見到這樣精彩的發揮。”因為周澤楷不愛說話,所以輪回多是由副隊長江波濤去和對方進行那種代表整體的對話。此時他這話,言外之意當然就是輪回不懼方銳這種神一樣的發揮,下一場有信心擊敗主方銳。

    “呵呵,期待下場還能見到這樣精彩的結果。”方銳用同樣的句式回答著。垃圾話那也是他的強項啊!猥瑣流的大師怎么可能不精通垃圾話。

    “嘿嘿!”江波濤只是笑笑,不接話,顯然知道方銳的風格,和他越糾纏只會讓他越得意。

    拋開這家伙,江波濤和興欣其余的諸位交流去了,然后方銳就看到呂泊遠、方明華還有杜明三個,抱團組隊恨恨地瞪著他。

    “哈哈哈!這場讓你們受委屈了啊!”方銳連忙熱情地過去和三人打招呼。三人真不想理他,但也不想失了禮數。U w輪回這兩年都是贏多輸少,各種意氣風發。勝利后和失敗者做交流不會高傲,但在失敗后和勝利方做交流,也不會小家子氣。輪回戰隊人氣連年飆升,絕不僅僅因為是冠軍,還因為這支隊伍在很多方面都做得很好,很得體,很講究。

    看到方銳擺明地是過來放嘲諷,輪回這三位都沒怎樣,都是說著“恭喜”一類的。

    “下場可要加油喲!”方銳繼續以氣人的口氣說著。

    三人都被嘲諷得不輕,此時捂著傷口,像是聽不懂方銳的嘲諷口氣似的,一本正經地回答著諸如“一起加油”什么的。

    作為一支極少遭遇敗局的戰隊,在如此重要的一場比賽中失利后,輪回戰隊的選手們表現得相當從容。原本對于這場失利心下郁悶的現場粉絲,漸漸也被輪回所表現出的這種氣場所打動。現場漸漸又響起了掌聲,這一次,不再是對勝利者的尊重,而是對于他們自家戰隊的贊賞。

    失敗之后表現出這樣的態度,這樣的從容,這讓大家對第三輪的決勝局重新充滿了信心。他們輪回戰隊,絕不會輕易倒下。(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