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比賽在掌聲中落幕。 .隨后的記者招待會上,輪回繼續像賽后和興欣選手寒暄那樣,失敗,但卻從容。他們沒有任何失態,很得體地表現著一支冠軍隊該有的精神風貌。尤其對于主場不敗的紀錄被中止,他們雖表遺憾,但同時也表示這正好可以放下了一些負擔。

    而后的勝者興欣戰隊,那記者們更是有一腦門的問題想要問。結果,本場最受關注的興欣選手方銳,賽后竟然干脆沒有出現在記者招待會上。

    這可就有些不合情理了。

    表現差的選手,賽后被保護起來不出席記者招待會情有可原。但表現上佳的,那到招待會上再出一出風頭,是無論記者還是戰隊都樂意見到的事。方銳又不是什么新人,完全沒必要進行這種保護。

    想到興欣賽后在場臺上的一些反常舉動,記者們頓時也意識到了一些什么。在恭喜稱贊完興欣的勝利后,立即有人以半開玩笑的口吻,問起了方銳怎么躲起來不來見人。

    而后,他們聽到了一個他們心中已經猜想到一些的答案:方銳消耗很大,比較疲憊。

    不過,給出這答案的是葉修,這頓時讓記者們心中琢磨起來了。

    以前誰都沒有過和葉修打交道的經驗,但這賽季開了荒后,各大媒體記者都是叫苦不迭,深知這位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此時他的這回答,是真是假呢,會不會是對一下場決戰所放的煙霧彈?

    一想到這,記者就已經清楚,甭管是真是假了,對方這疑兵之計算已經放出來了。最終決戰方銳上還是不上,輪回你們就猜去吧!

    既有如此險惡的用心,那么有關方銳知道肯定是問不到什么了。試探性地又問了點問題后,果然對方各種含糊其詞,存心的不能再存心,記者們心下了然,這問題上也就不多去糾結了。興欣本場方銳最搶眼,但其他人的表現也都很奪目,可問的還是相當多的……

    沒有在賽后采訪到方銳,但是第二天各大媒體所發的新聞稿中,方銳卻都是主角。電子競技周報更是用“方銳!轉型!再封神!”這樣的大標題,在頭版上認可著方銳的神格。

    因為職業轉型,因為發揮的起起伏伏,因為別具一格的猥瑣氣功師打法,本賽季方銳雖攜頭號氣功師角色海無量,最終卻與全明星陣容無緣。從那一天起,有關他是否會在轉型中泯滅眾人的爭論就沒有休止過。表現出色時,會有人出來叫好;發揮不佳或是一般時,也會有很多人出來唱衰。

    電競之家是圈中權威,有關方銳的轉型,當然也有過相應的報道。不過以電競之家的專業程度,自然是很周到的分析了一番,而沒有憑借分析就簡單的蓋棺定論。但是今天,就憑這一場比賽中的表現,電競之家就這么簡潔明了地直接認可了方銳的轉型。

    方銳!轉型!再封神!

    吃早餐的時候,陳果就拿到了今天這期的電子競技周報,自家戰隊或是選手上頭版頭條,向來會讓她振奮無比,她甚至有把這個賽季興欣上過頭版頭條的報紙細心收集整理了一份,以做紀念,但是看著今天這個醒目的標題,陳果卻沒辦法像往常那樣興奮。

    因為方銳的狀況看起來真的不是特別的好。雖然那天從比賽席出來后又是致意觀眾又是嘲諷輪回,完了在隊員這邊也是好一通得意吹噓,但是在回到備戰室后,方銳就跳彈不動了。像是提起的一股子勁突然間就用盡了,一副好像要虛脫的疲憊樣子,任誰都看得出來。

    方銳很累,所以沒有參加記者招待會,葉修說的是真話,雖然記者們不太信,會把這當成煙霧彈。但是這一次,這顆煙霧彈連興欣自己都被轟中了。兩天之后的最終決戰,方銳的狀態能恢復也什么樣,這誰都說不好。雖然方銳自己在嘴硬,但是大家心里卻都已經暗暗做好了到時方銳沒有辦法出戰的準備。

    沒有方銳,損失無疑是巨大的。誰也沒想到這個節骨眼上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榮耀競技,想比起那些身體對抗的體育競技來說,因為身體問題出現的無法出場的狀況還是相對較少的。

    陳果就這樣看著報紙標題,沒有去翻看具體內容,端著一杯牛奶在餐廳中發起呆來。

    兩天后就是最終決戰,因為輪回常規賽排名比興欣靠前的緣故,第三場決勝戰會在輪回的主場打響。陳果為了表示決心,一開始就直接給興欣把酒店房間定到了第三場比賽結束。現在,他們如愿了,第三場決勝戰等著他們,但是因為方銳,大家的心頭又蒙上了一層陰影,陳果昨晚就沒怎么睡好,結果現在一看報紙,陰影又浮起來了。

    “這么早?”正發呆,忽然聽到有人說話,抬頭一看,葉修端著早餐,坐到了她的對面。

    “嗯……”陳果點了點頭。

    葉修的目光落到了她鋪在桌上的電子競技周報。

    “方銳!轉型!再封神!嘖嘖嘖……”葉修念著標題,表示了一下驚嘆后,未置可否。

    “他怎么樣?”陳果問道。

    “大概還在睡。”葉修說。

    “我是說,兩天后的比賽,他會怎么樣?”陳果說。

    “看到時的情況再說吧!”葉修說道。

    不確定。

    最終之戰在即,興欣卻擁有了這么一份不確定。但是陳果明白現在不是牽腸掛肚的時候,總要有一些決心。

    “那應該讓大家提前做好準備。”陳果說。

    “這個倒好說。”葉修笑,“虧了最后這一場比賽是隨機的,陣容一般也要等抽到圖之后才最終確定,所有人都會做好最徹底的準備的。”

    “但是……無論是什么圖,你有想過不讓方銳上場的情況嗎?”陳果說道。

    葉修沉默了。

    陳果經常被葉修嗆到無話可說,她時常也會想著什么時候自己也能有機會讓這家伙無言以對。但是現在,她發現葉修真的無言以對時,卻一點也不覺得愉快。

    陳果知道自己說到點子上去了。

    無論是什么隨機圖,興欣都不至于把方銳放到板凳上。他雖不是興欣的絕對核心,但也說得上是軸心陣容中的一員。更何況以方銳的風格和能耐,真就沒有什么圖是會阻礙到他發揮的。

    沉默。

    陳果也不再發問,默默地喝著自己的牛奶,默默地看著葉修速度很快地吃完了早餐。

    “管他上不上呢?”葉修拿起餐巾抹完嘴后說道,“反正我們是會贏的。”

    陳果笑。

    這根本就是蠻不講理了嘛!但是聽到葉修這樣說后,她忽然就覺得特別踏實,特別心安。因為在她的印象中,葉修從來沒有過說到卻做不到的情況,一次都沒有。

    “U這么說來,我們是冠軍啊?”陳果說。

    “不然我們干嘛來了?”葉修一臉詫異地望著陳果,像在看一個外星人。

    “我去看看方銳這家伙起來了沒有。”陳果說著,起身。

    “報紙帶給他,讓他提提神。”葉修指指桌上的報紙。

    “你呢?”陳果拿起報紙。

    “我沒吃飽。”葉修端下餐盤,四下又環顧起來。

    陳果先走了,回到樓上,就往方銳房間走去。總決賽嘛,為了方便每個人各自的安排,所以都是單人單間,結果到了方銳的房間,門直接就是開著的,往里一看,好多人,興欣的大家,都在……

    怎么了這是?

    陳果連忙就要進去 ,結果就已經聽到方銳的聲音在嚷嚷:“你們這是以為我要死了嗎?”r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