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文化廣場,s市著名的商圈之一。懸掛在正北邊建筑上的露天大銀屏,遠比任何一個舉辦榮耀比賽的場館里的電子大屏幕都要壯觀的多。

    而此時,這個已經成為城市標志之一的廣場大銀屏上,正在播放的正是昨天晚上剛剛結束的,輪回對興欣這場比賽的精彩片斷。

    這在十年前是絕對不可想象的,那時候的電子競技雖已有了一定的發展,但所受到的關注依舊不夠,在輿論方面更是很難占據主流。但是如今,總決賽的比賽錄相會在城市中心的廣場上播放,輪回這支戰隊儼然已經成為s市的驕傲,因為輪回,榮耀總決賽成了讓這座城市里太多人的牽掛。

    廣場上來去的路人,或會留下來駐足觀看一會,或會瞥一眼后就此走過。他們有的在關注這項賽事的,有的則不太以為然,但你要說連這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那難免就要被鄙視一番了。

    榮耀,已經不僅僅是選手的榮耀,戰隊的榮耀,粉絲的榮耀,它正在成為一整座城市的榮耀。而選手和戰隊成承載的寄托,正在進一步地提高著。

    “好可惜,如果昨天贏了,咱們就是三連冠了!!”

    唐柔聽到站在她身前的男人很是遺憾地說著。

    “是啊,可不是嘛!”他身邊的另一位也在不住地感慨著。

    唐柔在這里站了蠻久的,她知道這兩位之前并不認識。只是因為駐足觀看,偶然站在了一起,然后開始了討論。

    唐柔完全聽得出來,這兩位絕不是什么榮耀玩家,兩人的對話中充滿了那種一知半解,似懂非懂,道聽途說夸大其詞的言論。

    但是從始至終,他們所用的稱謂都是:咱們。

    兩個根本不是榮耀玩家的人,都在關心著這比賽,都對本市戰隊擁有很強的代入感。都對冠軍抱有相當高的期待。這正是榮耀廣受關注,影響力不斷上升的最好例證。

    唐柔笑著。

    雖然對方是對手的支持者,不過對于這種心情,她還是相當有體會的。因為她自己就是從一個漠不關心的路人。漸漸投入其中。哪怕是最開始。她都并沒有覺得榮耀這游戲本身有多有趣。她所想做到的,只是變得厲害一些,然后打敗那個讓自己連續贏了自己十多局的家伙。

    可是現在呢?

    唐柔早已經不把那事放在心上了。她所追求的。早已經不是擊敗葉修。

    和所有職業選手一樣,她渴望勝利,希望拿到冠軍。

    這是因為好勝嗎?

    或許有吧!可如果只是單純因為好勝的話,自己的視線或許會一直集中在葉修身上。而現在,當她視線落在葉修身上時,所想的卻是如何更好地和他配合,然后一起去贏得的勝利。

    這,恐怕已經不只是好勝了,有一種好勝以外的其他情愫一直在她心中默默地成長著。她早已經不是只為個人的喜好而戰,她也有了背負在身的東西,隊友、粉絲,還有就像眼前這樣的兩位,對這個游戲并不了解,但是卻也將它視為了一個可以讓自己感受到驕傲和自豪的符號。

    明天的比賽沒有出場,真是有點遺憾。但是,隊伍能贏,這就比任何都要來得重要,這就是此時唐柔最最真實的心情。

    “冠軍是我們的!”唐柔突然吶喊了一聲,沒等被目光包圍,轉身就走。

    所有人都愣了愣。雖然此時超大銀屏放的比賽很精彩,但是對于他們,對于這座城市來說,挺壓抑的。

    因為昨天的比賽,勝利不屬于他們,這份精彩烘托出的是興欣戰隊。此時大家聚在這里觀看這場比賽,但是心思卻早已經飛到下一場,他們迫不及待所期待的,正是下一場的勝利,然后,拿到總冠軍。

    冠軍是我們的!

    這一句,真是道出了大家的心聲,雖然對于這突兀的一聲有點詫異,但是很快,大家也被這簡單的一句話所感染了。

    “是的,冠軍是我們的!”有人跟著也叫了出來,然后,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廣場上,懂榮耀的,不懂,但只要是關心這一賽事,對冠軍這種事,總是有所期待的人,紛紛加入到了這樣的吶喊當中。

    只是有一些對榮耀比賽相當熟悉的資深玩家,在人群中搜到那個正在翩然離去的短發倩影后,都有些發怔。

    “那個妹子……是興欣的唐柔吧?”有人說道。

    “你是說,今年的新人王唐柔?”

    “說做不到一挑三就退役,結果沒做到后就耍賴的那個唐柔?”

    “長得特別漂亮的那個唐柔?”

    一份又一份的目光向著這邊投來,唐柔越走越遠,大家卻越來越相信,這確實就是唐柔。

    “所以說,她剛才喊的那話……”有人突然反應過來。

    “所說的‘我們’是指興欣?”有人立即也傻眼了。

    而此時廣場上的s市好市民們正在群情高漲的一起高呼著“冠軍是我們的”,這些人一想到事實上這口號中的“我們”指的其實是興欣就各種別扭。

    但是眼里哪里還解釋得清,就算解釋出來了,又怎樣呢?“我們”這個詞還就不能用了不成?

    唐柔喊唐柔的“我們”,我們喊我們的“我們”,我們所喊的“我們”,肯定是輪回,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的很。

    想清這一點后,這些輪回的死忠就不再糾結了,就這樣將錯就錯地,和大家一起興奮地喊著:冠軍是我們的!

    越來越高的呼聲,唐柔沒有回頭,一路溜達著,走回了酒店。

    上樓,走廊中,看到葉修叼著煙晃蕩著,看到她后揮了揮手。

    “去哪了?”葉修隨口問道。

    “隨便出去走了走。”唐柔說。

    “哦,明天加油哦!”沒有任何動人的,煽情的鼓舞,葉修對唐柔就是這么隨口一句。

    “明天?”結果卻被唐柔抓住了語病。

    “后天更要加油。”葉修從容地說道。

    “呵呵。”唐柔笑笑,不說話,不過而后注意到葉修要去的方向,似乎并不是他的房間。

    “你要去哪?”唐柔好奇地問著。

    “幾個小鬼要點資料,我拿給他們。”葉修說。

    興欣除了魏琛,都會被葉修胡亂地稱為小鬼,唐柔也不知他說的都是指誰,只是看他走進了羅輯的房間。

    唐柔好奇心起,一起跟了上去。羅輯的房間里,他、喬一帆、安文逸,三個人圍在一臺電腦前。

    “在這里了。”葉修將一個u盤遞了上去。

    羅輯麻利地接過,插進電腦,很快找出他要的東西,運行起來,然后結合著他打開的數人文檔,還有手頭上寫寫畫畫的筆記本,給安文逸和喬一帆兩個說道了起來。

    葉修就站在一旁,抱著雙臂,叼著煙,一本正經地聽著。

    唐柔暗笑。

    她估摸著此時羅輯講的東西,自己都比葉修能聽懂的多些。這小子又在用他數學的那一套分析概率一類的問題。

    但是這家伙說的太細,一會這個公式一會那個推導的,安文逸和喬一帆表情迷茫地好像包子一樣。

    葉修也終于忍無可忍了,他終于動了,抬手在羅輯的電腦屏幕上點了一下:“你注意一下這里。U ”

    唐柔大吃一驚,屏幕上那地方是羅輯打開的文檔中對概率密度函數作傅里葉變換求特征函數的部分,如此高端的東西,葉修居然可以看懂?自己也只是知道這是什么東西而已。

    而指點完羅輯的葉修已經轉身準備離開,正迎著唐柔驚詫的目光。

    “又給你上了一課。”葉修從唐柔身邊走過時說著,“不只是對手,連隊友也不能低估哦!”

    說著就已經走過,唐柔只能繼續驚詫地看著他的背影,結果就聽到身后羅輯問了一句:“這里怎么了?”

    “那里有點臟。”葉修正走出房門,說道。

    “哦哦!”羅輯連忙拿出眼鏡布擦了擦屏幕的那個位置。

    =================================

    大家新年好,更新來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