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銳的海無量始終只是無所事事似的在這刷新點一帶溜著彎,擺明了就是要在這里以逸待勞。

    周澤楷的一槍穿云很快沖過了中線,開始留意左右。雖然方銳的海無量肯定沒有忍者那樣的攀爬能力,但是左右山壁上可作借力的凸起卻也不少,從山壁到山頂,絕不是忍者的專利,只是其他職業操作起來難度更大一些。

    山壁繼續從周澤楷的視角中飛快地向后掠去。他雖然留意起了左右,但一槍穿云移動的速度卻絲毫沒有變慢,而雙臂更是已經端起,不管前方有沒有角色亮相,槍口都是直指前方,殺氣凜然。

    可是擁有上帝視角的場外觀眾,卻知周澤楷此時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因為對手壓根就沒沖出來,他所做的防范都是沒必要的。

    一想到此,不由的就覺得一槍穿云身上這凜冽的殺氣似乎降下了幾分。

    接近,不斷地接近。

    方銳這種程度的選手,不可能判斷不出一槍穿云沖至這端需要多少時間,海無量終于像是要有點明確的行動,他向左貼到了山壁底下,然后向后退著。幾乎就要跨入那“擅入者死”的禁區時,停步。

    然后身子微微縮下,卻又不完全,而后就保持了這么一個要蹲不蹲的半蹲姿式。

    這是何意?

    所有人迷茫。

    難道這樣就能將角色隱藏起來了嗎?看著海無量略顯滑稽的姿式,大家都想笑。

    為了探知這一點,現場的電子大屏幕還有電視轉播中,都介入了一個視角。一個朝向這刷新點的視角。

    海無量的身形暴露無疑,全身上下根本就沒有一點被隱藏。

    現場頓時已經有人笑出聲來,這方銳,是在抽什么風呢?

    結果就在這時。這個給出的視角開始向后退,開始逐漸拉遠。當到了一定程度后,所有人突然發現,那個搞笑一樣半蹲在角落中的海無量。漸漸地,漸漸地,就不見了。

    角度問題。

    大家都明白。山壁并不平整,對視角難免有些磕磕碰碰的阻礙。而到了這個位置時,也不知視線是被怎么交錯阻擋了一番,反正海無量是看不見了。

    但是,就只是這樣。就以為可以藏住,為免太幼稚了吧?就這里,往前一步。海無量立即暴露啊!

    現場和電視轉播都好像是要告訴大家這一點似的。在這一位置上進進退退了一下,將角落里的海無量消失出現消失出現地玩了幾個來回。

    然后視角卻又繼續退走,越來越遠,讓觀眾都不明到底是何用意時,停止,然后畫面上顯示出了一個從這里到刷新點的距離。

    熟悉一槍穿云的觀眾頓時恍然,這個距離。正是一槍穿云的射程。也就是說,周澤楷的一槍穿云從這里開始就可以進行攻擊了,只是這里的話,他看不到海無量。

    一槍穿云需要繼續向前,而想發現藏在角落里的海無量,將角色向另側移動,拉出的視角可以讓周澤楷更早一步發現海無量,當然,前提是要他有這個意識。

    最終,峽谷中被劃下了一道斜線,觀眾一看就知,無論從哪個位置,只要跨入這斜線,海無量就會暴露在一槍穿云的視角現在。現在就看,一槍穿云是會偏左,還是偏右。偏左,他能更遠距離的發現,偏右,則會更近一些。不過問題是,就算是偏到最右,這里距離角落也有十來步的距離,這可不是一個可以讓神槍手感到棘手失去先機的距離。這距離,讓神槍手攻擊那也是極佳的距離。

    方銳的意圖,大家真有些搞不懂了。難道這小子是希望一槍穿云并不踏入這斜線區域,在沒發現海無量的情況下,以為海無量已經在他不注意的情況下迂回身后,然后反向追查,然后他再從身后出手嗎?

    這個……

    也不是沒可能的。

    玩家們想想之前從視角上看那個角落,確實相當隱約,有種已經盡收眼底的感覺。如果相信了這種錯覺,那可就真覺得這片完全沒有人了。

    會怎樣呢?

    所有人忐忑不安的期待中,周澤楷的一槍穿云終于到了。

    在一步不停地沖到這里,卻發現眼前還是空無一人后,周澤楷明顯也有一瞬間的愣神。

    他的視角又掃了一遍左右,甚至包括身后,移動速度明顯降了下來,似乎已經開始了人們心中擔憂過的那種可能性。

    繼續向前啊!!

    很多人在心中焦急地叫著,而在現場,輪回觀眾更是大聲吶喊出了“向前”的口號。

    所有人死盯著那道斜線,這線通過游戲外的工具添加,比賽內的周澤楷自然是看不到的。但是觀眾們卻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槍穿云的腳步一步一步在靠近。

    向前!

    向前!

    向前!

    現場的呼喊聲整齊而有力,但一槍穿云的步伐卻偏偏要和他們作對,每一聲下來,這步子就要慢一些,步伐就要小一些,好像隨時都會轉身,讓人好不心焦。

    向前啊!!

    不知有多少人忍受不了這樣的緊張,喊聲有些凄厲起來。

    而周澤楷,也好像在這一瞬,突然間明確了什么似的。

    一槍穿云沒有轉身,一槍穿云向前,加速向前。

    跨過!

    斜線被跨過,而且不只一步,是兩步、三步,一槍穿云突然移動提速,突然就這樣將海無量裝入了自己的視角,雙臂筆直,雙槍的槍口穩定地對準著那個角度。

    哦哦哦哦!

    現場頓時歡呼起來。他們的隊長,他們的王牌,果然從來都不會讓他們失望。

    放慢節奏,那是在猶豫嗎?

    并不是,他依然要向前,暫時性的放慢,只是為了混亂節奏,讓對手無法準確判斷。因為周澤楷了解方銳,他們本就是同一期的新秀。他即使沒看到,卻也猜到方銳肯定是將海無量藏著準備玩偷襲。

    所以他先降了降節奏,然后突然加速沖出,誰也沒有十足充分的準備,那么這突然而來的相撞,比得就是雙方的反應。

    開火!

    火舌噴出。

    但是海無量這時也已經竄出,恭候多時的方銳果然是有一定的心理準備,哪怕周澤楷最終混淆了一下節奏,但一槍穿云的突然亮相沒有讓他手足無措。

    子彈瞬間爆出幾顆火花,卻沒有那種擊碎的聲音。海無量的手掌前撐起了一面氣波盾,將這第一波射來的幾枚子彈給攔了下來。

    砰砰砰砰!

    雙槍再射。

    氣波盾雖還沒被擊碎,但面積太小,根本不可能像君莫笑的千機傘盾那樣一下就護住全身。而且氣波盾在凝結成后,是不會移動的。

    翻滾!

    方銳試圖讓海無量用翻滾來躲避攻擊,但此時他身處的位置有些微妙,他身邊另一半的區域,是不能踏入的禁區,也就是說,此時他可做選擇的空間,事實上非常有限。

    噗噗噗!

    這一次,子彈擊穿血肉的聲音發出了,這種距離,有這種局限的方銳,果然沒辦法完成躲過一槍穿云的射殺。但是,他翻滾的身形卻沒有受到任何阻撓,子彈的沖擊力對他仿佛無效。

    鋼筋鐵骨!

    方銳早已經讓海無量開啟啊鋼筋鐵骨,但是卻還要海無量翻滾著故作閃避,這固然是盡可能的減少傷害,但是同時也是為了在翻滾中遮掩自己的出手,這是他從盜賊時就非常慣用的一個伎倆了。

    氣波彈!

    翻滾中跳出一個技能打向了一槍穿云的面門。

    但是此時觀眾居然顧不上關心這二人的交手,因為他們赫然看到,擅入者死的禁區中,已經刷新,各種職業的各種技能,在剛刷新出后,就已經招呼出來。

    炮火、法術、術士的詛咒、氣功師的念氣,直接從那禁區中轟來。

    騎士的沖鋒、狂劍士的沖撞刺殺,似是牽引著諸多職業,潮水般從禁區里殺出。

    事件刷新了?

    不是定時的是隨機的?

    這么巧偏偏就在這時候?

    全息投影分割出了小部分,電視轉播切出了小畫面,都是另一端輪回角色的刷新點,而這里,禁區營地靜悄悄。

    這不是設定中的事件刷新,這是什么特殊的原因,是因為距離禁區營地太近的戰斗驚動了他們嗎?U www.uukanshu.com原來還有這種設定嗎?

    玩家們、職業選手們,都在做著各種各樣的猜想,但是現場的工作人員,電視轉播的導播,他們卻可以立即通過查找之前的比賽畫面,來發現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于是很快的。

    現場的電子大屏幕,電轉視角的小畫面中,都給出了一個特寫,周澤楷的一槍穿云猛然沖出時,海無量的特寫。

    海無量這時運氣凝結著氣波盾,同時邁步沖出,但是他的第一步,過界了,他踩入了“擅入者死”的禁區。

    海無量沒有馬上死,但是顯然因為這個原因被呼叫出來了。游戲設定而已,沒有那么多的循序漸進。擅入,整個角色竄進去是擅入,一只腳踩進去也是擅入。

    于是出現,開始攻擊,他們的指向是海無量,但是他們的指向也不會有意避開周澤楷的一槍穿云。

    場面一下子混亂起來,而引發這混亂的那一腳,是有意?還是失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