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銳坐在比賽席中,靜候著下一位對手的到來。

    贏了!

    而且贏得是周澤楷,終結了他連勝的腳步,在很多觀眾眼中,方銳都做到了一件挺了不起的事,值得驕傲,值得自豪。

    但是方銳不以為然。

    周澤楷又怎樣,贏了他就能奪得總冠軍嗎?并沒有。非旦不能確保總冠軍,就連眼下的擂臺賽,都完全無法確保。

    在方銳眼中,這就是輪回擂臺賽的第二順位選手,雖然很強大,雖然很難纏,但是更重要的是,在他之后,輪回還有三位選手要上陣。擊敗了他,在獲取勝利的征途上才只是邁出了一小步,還有更多的難關需要闖過呢!

    所以,有什么值得高興的?距離高興,距離驕傲,距離自豪,這還差得遠呢!

    下一位!

    自己現在的目標是下一位,然后,下一位,再然后,還是下一位。

    要追求勝利,求勝的就永遠不能停歇,只有不停地戰勝下一位,才能站在最終的那個獎臺。

    所以,下一位是誰,上場吧!

    下一位來了。

    輪回第三順位選手,呂泊遠。

    輪回最終果然是吸取了方明華的建議,對他,輪回全隊都有一種很深的信賴。這并不因為他資勵最深或是因為他對輪回有特別突出的貢獻。恰恰相反的是,大家尊重的是他從不賣弄這兩點,永遠只是就事論事。以理服人。

    呂泊遠如愿以償。在得到出場機會后他狠狠地興奮了一下,但跟著就飛快地冷靜下來。等得進入比賽席,開始載入比賽后,他就已經讓理智迅速地占領了自己。

    比賽正式開始。

    一邊是氣功師,一邊是柔道,這是一場同為格斗系的對決。

    不過呂泊遠的柔道云山亂是新發上陣,精神抖擻。而方銳的氣功師海無量呢?雖然戰勝了周澤楷的一槍穿云,但自身的損耗卻也不少。生命已經消耗了百分之四十七,還有百分之五十三。

    畢竟,上一場的海無量是一直承受到的不斷攻擊。這樣的過程中沒有生命損耗是絕不可能的。但是偏偏他就在這樣的條件下擊敗了對手。這當中固然是因為他的有意利用。但是依然讓人刮目相看。換個人來,利用得了嗎?

    不過這一局看起來方銳再沒有這樣的打算。比賽一開始后,他的海無量就沖了出去。

    擊敗對手,然后。下一位!

    方銳心中只有這一個念頭。因為他清楚。今天的決勝戰,自己所能做的真的已經不多了。

    上一場,雖然擊敗的只是一個生命百分之四十五的對手。但是方銳的消耗極大。

    他所選擇的戰術,從一開始就加重了自己的負擔。無論精神上,還是操作上,他所選擇的混亂局面都比一般比賽的消耗要大得多,而他,偏偏狀態并不完美。

    他感覺到了疲勞,他感覺到了注意力有些渙散,但是他堅持下來了,他擊敗了周澤楷,而現在,他還在積極準備著擊敗這一位對手。

    因為他知道自己這賽季所能拼搏的,就只剩下眼下了。眼下能走多遠,就是多遠,今天,他大概沒有辦法再重新恢復狀態,沒有辦法再在更重要的團隊賽上為興欣出一份力了。

    方銳很不甘,非常不甘。

    他是興欣薪酬最高的選手,他擁有興欣最強的角色,這是他始終念念不忘的。但是,戰隊最關鍵的一場比賽,戰隊最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無法出力?

    方銳痛恨,十分十分的痛恨。

    但是他不沖動。

    他不會想著再到團隊賽里去試著堅持。

    因為他對自己看的很清,從一開始他就知道今天自己能貢獻多少力量。他本想在擂臺賽里保留,然后在更關鍵的團隊賽里出戰。但是現在,團隊戰,他已經沒有把握百分百地貢獻力量了,他怕自己在那里反倒成為全隊的負擔。

    所以,唯有這里,唯有眼下。能貢獻多少,就貢獻多少,這里,就是自己的全部。

    峽谷正中,雙方角色相遇。

    呂泊遠求戰心切,方銳卻也沒有拖延,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狀態已經不是脫延幾分幾秒就能恢復的。他想趁自己精神還在,自己注意力還能集中,盡可能多得做一些事。

    向前!

    海無量繼續向前,但對面的云山亂也沒退縮。

    兩方的距離不斷漸近,以氣功師來說,早已經可以開始攻擊,但是海無量一直沒有。

    總不能是要近戰吧?

    格斗系四職業,氣功師的近戰能力可以說是最差的。而拳法家和柔道,這兩個職業的貼身近戰能力,在全職業系都是明列前茅的。

    方銳不可能是想近戰,他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所有人都在這樣想著,包括場上的呂泊遠。方銳這樣的選手,就是讓人有深深的不信賴感,他的舉動,只從表面上揣摩那就永遠是錯的。

    呂泊遠眼都不敢眨一下,只是死盯著屏幕中那個越來越近的角色。

    翻滾!

    海無量突然翻滾。

    沒有攻擊,以柔道職業本身的技能手段,根本沒辦法在這距離做出攻擊。但是方銳的海無量偏偏一副情急閃避的樣子。

    陰謀要來了!

    所有人想著,又包括場上的呂泊遠。

    云山亂立即有所舉動,飛快朝旁一跳,不管海無量是要耍什么攻擊手段,保持不規則的移動走位,那總是最保險的。

    結果海無量并沒有什么舉動,這一翻滾,好像就是普通的一個翻滾。

    呂泊遠依舊保持警惕。這種故弄玄虛的舉動,對于方銳來說還不是很正常?自己連一秒的疏忽都不能有。

    但是,搶攻總是需要的。

    呂泊遠一邊小心戒備,一邊還是讓云山亂向前欺近,柔道想完成攻擊,終歸是需要貼身的。

    于是海無量又翻滾,這一次不向前了,也不是向左,也不是向右,倒是開始向后了。

    電視轉播。現場的電子大屏幕上。立即給海無量特寫,就像先前的翻滾時一樣。所有人都認為方銳肯定是要在這當間做出攻擊的。

    上一次沒有。

    這一次方銳總算沒有讓人失望。

    翻滾中,海無量暗中一搓掌,呂泊遠看不到。盯著鮮寫畫面的觀眾可全都看到了。

    頓時。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種“我就知道會這樣的”愉悅感。

    可是他們知道又有什么用。

    氣刃飛出。但海無量的翻滾不停,稍又變向,又滾向了另一個方向。

    奸詐啊!

    先一步看到海無量偷偷搓出的氣忍的觀眾。都立即識別了海無量的意圖。

    他這記氣刃,搓出時攻擊的指向就不是云山亂。是打向空處。可是現在他的海無量立即就一變向,呂泊遠一旦跟上他這節奏立即調整,云山亂變向一追,那這記氣刃可就要成精準攻擊了。

    氣刃飛出,和海無量變向的連接是如此緊密,角度更是選得如此的猥瑣。如果呂泊遠高度注意他的舉動,如果呂泊遠飛快跟上他的節奏進行調整,這記氣刃,真的非常非常容易被錯過。

    所以說。

    和方銳的比賽,注意力太集中,反應太快,反倒是一種錯嗎?

    很遺憾呂泊遠犯了這種“錯”。

    他求戰心切,保持冷靜的同時,也保證了超高的注意力,反應之快,更是超水準的發揮。

    結果他就中了招。

    氣刃!

    擊打到呂泊遠身上時才發出了聲響,云山亂的身上立時出現一道被氣刃擊打出來的烙印。

    很多人都在為呂泊遠感到遺憾。氣刃命中是具有一定沖擊力的,呂泊遠的節奏就這樣被打斷了,這原因,竟然是因為他注意力太集中,他的反應太快……

    但是很快大家卻發現,云山亂的節奏并沒有因為這一擊被打亂,他接下來的一步,該邁向哪里還是邁向哪里。

    哦……

    所有人發現了。

    鋼筋鐵骨!

    原來呂泊遠已經為云山亂開啟了鋼筋鐵骨。不過從他的視角回看來看,那一記猥瑣的氣刃確實沒有出現在他的視角內,呂泊遠超快的反應和調整,真的讓他漏看了這一擊。但是,鋼筯鐵骨,他一早就開啟了鋼筯鐵骨,他似乎早就意料到了方銳這家伙肯定會擺弄出他意料不到的猥瑣招式,讓他中招。

    中招可以,但是,休想阻撓我的攻勢。

    云山亂毅然沖上,輪回現場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3”

    結果這時,公共聊天頻道里,出來跳出一個數字3,消息發布者,海無量,方銳。

    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在愣。

    又是有意在故弄玄虛吧?

    不要理會,打死他!!

    現場再次爆發出吶喊。

    是百分之三啊……

    但是現場,UU看書 www.uukanshu.com非常不引人注意的一個遙遠角落,甚至都不是座位,卻有一人站在那里,看著比賽,默默地看出了這個“3”的意思。如果有人這時能不顧緊張的比賽回頭看上一眼,看清這個人,大概馬上都可以認出,這是在之前半決賽后剛剛宣布退役的選手,林敬言。

    呼嘯戰隊的林敬言,霸圖戰隊的林敬言,無論身在何隊,哪怕是退役,他也是最了解方銳的人。

    3。

    是百分之三,是剛剛那一擊氣刃造成的傷害,是云山亂剛剛損失的生命。

    方銳在計數,在統計著輸出,他用這種方式,在紀錄著自己在今天這場比賽中所貢獻的力量。

    =================

    遲了些啊,二點多。不過以我一貫廢柴的表現,可能還會有人覺得“哈,兩點多,挺早嘛”。。。(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