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算再爛,我也是興欣的治療!

    安文逸恢復了平靜,恢復了一慣的冷靜和理智,他迅速觀察場上形勢。

    興欣的狀況確實不佳,他們被切割成了數塊,就連擁有超遠攻擊距離角色沐雨橙風的蘇沐橙,此時都和隊伍失去了聯系。

    最需要自己幫助的是哪里?

    安文逸連忙觀察被分割成的各小塊。

    蘇沐橙的沐雨橙風是被孫翔的一葉之秋擠住,就算得到治療的幫手,一個槍炮師也很難強行突破近戰法師的卡位。

    葉修和唐柔呢?

    他們正在雙戰輪回的江波濤和吳啟。江波濤的無浪已經徹底擺脫了限制,和吳啟形成配合,雙方互有攻守,一時間也分不出高下。但江波濤和吳啟身后,可是有方明華的笑歌自若在源源不斷地支援,再加上周澤楷的一槍穿云時不時的側策應,從長遠來看,顯然這邊是非常需要治療支持的。

    但是安文逸卻沒有就此停下來梳理場上的形勢,他的視線最終又轉到喬一帆的一寸灰這端。

    雖然蘇沐橙此時被孫翔卡得很死,但要說此時場上最郁悶最狼狽的,卻還得說是喬一帆。

    喬一帆此時的處境,是空有技能和法力卻無處施展。陣鬼的鬼陣是必然要吟唱的,在沒有躲藏掩護的情況下,極容易被打斷。此時周澤楷就死死盯著喬一帆。之前那波速射加亂射,打得一寸灰是抱頭鼠竄。現在這兩個技能是都結束了。可周澤楷卻徹底盯死了喬一帆。一寸灰稍有揮劍吟唱的動作,子彈必然飛至。

    喬一帆無奈,只能不斷地讓一寸灰走位尋找空當,尋找可做掩護的所在。可是周澤楷卻絲毫沒有放松,一寸灰走位。他的一槍穿云也走位。發揮神槍手的射程,一槍穿云此時的防守半徑是出奇的大。這種半徑的防守,對很多職業來說強度會顯得稍差,但是對于陣鬼這樣一個吟唱職業,卻已經足夠。

    喬一帆更需要幫助!

    看到一寸灰艱難地躲避周澤楷一槍穿云的盯防,安文逸得出結論。

    于是安文逸立刻開始行動,小手冰涼開始移動。

    “他想干嘛?”

    職業選手們看到了葉修對安文逸說的話,可他們也無法知道這番話對安文逸能起多大作用。不過看起來小手冰涼已經不是那么手足無措了。只是此時突然啟動后的快速移動,卻讓大家都看不明白他的意圖。他所沖向的方向,看起來并不是為了達到施法距離而做出的走位。

    “這是……”

    隨著小手冰涼不斷逼近他的目標,眾人有些看出來了。

    一槍穿云!

    安文逸的小手冰涼,赫然沖向了周澤楷的一槍穿云。

    “這家伙!!”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是怎樣的反轉?一個被輪回放空、無視的弱者,此時竟然是沖向場上最耀眼最奪目的那位至強者,這家伙。真是要豁出去了嗎?

    “準備舍身擋槍口嗎?”有人猜測著。之前的比賽中安文逸不乏這樣的表現。其他戰隊都會被當作重點保護對象的治療,在興欣。時不時會為了保護自家隊友沖出來當肉盾。

    “這也沒什么錯吧?治療就是要守護全隊啊!”霸圖的張新杰如此說著。

    是啊!

    守護全隊,大家都知道。不過用這種方式的話,真的會有用嗎?周澤楷隨便掉轉一下一槍穿云的槍口,一波爆發就能把你這家伙打爛吧?

    安文逸當然知道這一點,這也正是他會選擇這樣直接沖向一槍穿云的原因。

    不是無視我嗎?

    好啊!

    我現在就這樣沖到你面前,你繼續無視呀!

    安文逸心中有點這樣的心態,但這絕不是慪氣,這是他非常理智的決斷。他相信這樣做一定會吸引到周澤楷的注意力。掉轉槍口?打爛?這當然都是極有可能會發生的,但是安文逸無比堅信。如果周澤楷讓一槍穿云掉轉槍口猛攻自己的話,喬一帆、葉修、唐柔,他們一定都會抓住這機會做點什么。

    這就是他在興欣的生存之道,也是他在職業圈的生存之道。只是靠操作施展技能給隊友們的角色補充生命,那他所能貢獻的可就有些少了,他必須燃燒更多的東西,比如自己角色的生命。

    現場有觀眾開始發出驚呼了。

    興欣最弱的那個家伙。現在竟然徑直朝著他們周澤楷的一槍穿云沖了過去,而這家伙,分明還是一個治療。

    他想干嘛?

    讓自己撞死在一槍穿云的槍口上嗎?

    場外觀眾都注意到了,場上選手們也都有所察覺。

    “這家伙……”方明華作為需要眼觀六路的治療,第一個發現安文逸竟然做出如此舉動。第一時間他所產生的推想,就是這家伙在他們放空的心理攻勢下,開始賭氣,開始用這樣的方式強行換取輪回的關注。

    但是小手冰涼那穩定的腳步,那時不時在轉動觀察全局的視角,讓他緊跟著就意識到,這絕不是一次賭氣的舉動,這是對方的抉擇,這是對方試圖改變場上形勢的舉動。

    他想做什么?

    小手冰涼還沒有怎樣,但喬一帆的一寸灰在此時突然有所行動。

    走位!

    他一直有在走位的,但是這次的兩步跨出后,當周澤楷盯著他掉轉一槍穿云的槍口時,一道身影卻不偏不斜地沖在了他面前。

    小手冰涼?

    周澤楷沒有太去理會,一個牧師而已,就算沖得再近些,他也不認為會對自己造成什么威脅。

    橫步!

    一槍穿云橫跨一步,重新搶出一個視角,槍響。

    砰!

    子彈飛出,小手冰涼的身影跟著橫出。

    太慢了……

    周澤楷看著小手冰涼的身影,他差不多也猜到了安文逸的意圖,但是他知道安文逸的弱點,知道他的反應和操作都是偏慢的。所以他施展這樣的錯位攻擊,以安文逸的速度,沒可能跟上這樣的節奏。

    果然。

    小手冰涼的身影橫過來時,子彈早已經飛過,早已經奔著那端的一寸灰去了。

    可是周澤楷此時的視野當中,卻又沒有了一寸灰。

    再次橫移,再次錯位。

    周澤楷又一次搶出視野,一槍穿云又一次搶出一擊,安文逸的小手冰涼也又一次橫了過來。但是同樣,他的反應不足以這樣攔下一槍穿云的攻擊。

    但是周澤楷已經皺起了眉頭。

    安文逸雖然沒有阻礙到他的攻擊,雖然還是沒能掩護到喬一帆的一寸灰放出鬼陣,但是他讓周澤楷多了一些負擔,讓周澤楷需要多做一點操作。一槍穿云和一寸灰之間,此時就好像多出了一個移動掩護,這讓周澤楷不得不花費一些操作來避過這個掩護。

    直接轉火,打爛小手冰涼。

    這是很多人想當然的作法,但是這樣一來周澤楷的注意力可就會有一個時間段集中于小手冰涼身上,喬一帆極有可能就趁這空當擺脫控制。

    事情不是那么簡單啊……這種時候,誰能接手限制一下喬一帆就好了,這個礙眼的牧師,三兩下就可以打發掉!

    但是,沒有……

    因為喬一帆的一寸灰被他逼在外圍,此時輪回能做出如此大防守半徑的,只有他的一槍穿云一個角色。

    這本是他的優勢,但是現在,卻反被利用了,反讓他有些束手無策。

    而逼他如此騎虎難下的,正是興欣中最弱的那個,一度被他們輪回放空無視的家伙。

    安文逸,小手冰涼……

    無論如何,總也不能就這樣和他周旋下去,還是得要解決,哪怕讓喬一帆趁機得了一點空,也是沒辦法的事。

    周澤楷如此想著,正準備有所行動,忽然又一道身影撞到了小手冰涼的身旁。

    笑歌自若?

    方明華的笑歌自若,他們輪回牧師,此時竟然沖到了小手冰涼身邊,揮著手中的十字架天使之護就抽了上去。

    這是……治療肉搏?

    所有人都看呆了。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場比賽啊?這兩隊的治療,都已經開始不正常了嗎?

    一個不顧自身沖上去要撞槍口,另一個揮舞著十字架,當是軟兵器就過來肉搏了……

    一定要這樣嗎?

    普通觀眾都有點茫然。本是最高大上的巔峰之戰,出現的場面怎會是如此之w呢?

    周澤楷卻在此時長出了一口氣。U www.uukanshu.com

    方明華看出了他的難處,看出了對這個小手冰涼,周澤楷處理也不是,不處理更不是。

    暫時接手去控制喬一帆的一寸灰?方明華的笑歌自若也沒這個能力,但是過來和小手冰涼擠一擠,他還是能抽出這個空的。大家同樣都是牧師,和其他戰斗職業那是沒得打的,但是這樣互毆,方明華覺得自己可能還是會比安文逸厲害一點的吧?

    于是乎,在象征著最高職業水準的總決賽中,就出現了這樣牧師肉搏的詭異場面。

    不是用技能,而是貼上了身,揮舞著各自手中的十字架,用普通攻擊開始了互毆。

    牧師不是沒有可以攻擊一下控制一下的技能,但是,看到安文逸的這堅決又不失謹慎的態度,方明華頓時覺得,只有這樣貼身,才是最可靠的。

    ===============

    大家晚飯都吃了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