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什么?剛剛發生了什么?”

    所有電視機前的觀眾在這一瞬間都聽到了解說潘林聲嘶力竭的尖叫,那架勢仿佛要從電視里爬出來掐著觀眾們的脖子問個究竟一般。

    即便如此,也沒有人會覺得他失態,因為此時所有人的內心都和潘林一樣癲狂。

    一個牧師,將一個神槍手擊倒。更重要的是,這位神槍手是一槍穿云,他的操作者是周澤楷,這數年間的榮耀第一人。就算是當背景布,那也是最強悍的,最能襯托出主角的背景布。

    所有人都無比清楚,哪怕安文逸實力不強,哪怕在興欣這樣一支新人成堆的新隊里他都要倒數,但是眼下他所貢獻的這一幕將在這數年間不斷被人提及。就好像多年前霸圖戰隊的刺客季冷,本不是一個太引人注目的大神,但憑著總決賽中對一葉之秋的那驚天一刺,成就了那年總決賽上動人心魄的一瞬。

    安文逸的這一擊沒有那么犀利,但是他的小手冰涼可是一個牧師!一個牧師,打翻了號稱榮耀第一人的家伙,這也足夠載入榮耀史冊了。

    雖然準確來說一槍穿云并沒有被擊倒。畢竟英勇跳躍這個技能沒有強制倒地的抓取類判定。周澤楷沒來及避過這一擊,但是隨即一個受身操作把這個倒地對付過去還是綽綽有余的。

    但是有沒有真的倒地已經不重要了。受身操作,一槍穿云也得在地上打個滾才能起來。在所有人的眼中,一槍穿云翻了,被那個英勇跳躍從天而降的牧師小手冰涼給打翻了。

    除了堅定支持輪回不動搖的輪回粉絲,這一刻榮耀圈的所有人都沸騰了。

    但是周澤楷沒有。

    或許很多人都認為這對他來說是一次恥辱,但是他的心里并沒有這樣的念頭。安文逸再弱,也是對手,只不過從實力和職業上論,這本該是一個他可以輕松應付的對手。但是這一次,這個對手,在最恰當的時機。做出了最恰當的事。在這一瞬間,他絕不弱。

    但是,僅此一瞬。

    周澤楷依舊不會覺得安文逸對他有多大威脅,即便是被小手冰涼一擊打得在地上受身翻滾時。他更介意的。也只是自己方才要去打斷一寸灰的那一槍被打斷了。

    需要趕快再做阻止。

    這是周澤楷此時心中更為迫切的念頭。

    翻滾、搶視角、舉槍……

    一槍穿云還沒等起身呢。周澤楷就已經進行之前未完的攻擊。

    但是,遲了。

    比賽場上,爭得往往就是一個瞬間。安文逸對上周澤楷。從頭到腳沒有一分一毫能強過周澤楷的,但是在剛剛這一瞬間,他贏了。他贏得的這一瞬間,幫興欣爭取到了一個足夠的空當。

    喬一帆的一寸灰本就已經走到了他需要的位置,鬼陣本就已經開始吟唱。一槍穿云若能及時放出之前那一槍,打斷還來得及,但是現在再補,遲了。

    吟唱已經完成。鬼神之力早在銀武雪紋上凝聚,槍響時,雪紋早已揮出。

    輪回其他幾位雖然各有各的戰斗要執行,但也都會時刻留意著的場上變化。眼見一槍穿云沒能及時打斷,一寸灰刀鋒落下,鬼陣這就要結界了,江波濤和吳啟慌忙操作著他們的角色搶步開始退讓。

    “哈哈,是假動作啊!”場外,李軒笑了。如此瞬間,還能一眼看出一寸灰這個鬼陣出手藏有變化的,也只有他這個榮耀第一陣鬼了。

    果不其然,那揮下的雪紋刀鋒,就在即將落底的那一刻,突然一翻。

    鬼氣森森,透著絲絲寒意,像是一朵蒼白的藍花,綻放開去。

    冰陣!

    陣中心,一葉之秋!

    最后一刻,喬一帆將那本是指向無浪和殘忍靜默的鬼陣,丟給了一葉之秋。

    孫翔不是沒有留意這邊的局面,不是沒有戒備。可是一寸灰這記冰陣釋放的假動作,一眼分辨出的,也只有一個李軒而已。

    在判斷出冰陣的去向,在看到江波濤的無浪和吳啟的殘忍靜默已經開始閃避,孫翔心中的戒備早就已經去了大半。等得喬一帆做出最后的變化,冰陣真正落下時,他想再應對已經遲了。

    冰氣凜冽,一葉之秋瞬間已遭減速,沒有被直接封成冰塊,已經算是相當的運氣。

    噗!

    一寸灰中彈,為了放出這個冰陣喬一帆當然不可能再做出什么閃避的操作。一槍穿云這一槍,就只遲了那么一點點,甚至看起來根本就是射中一寸灰的時候鬼陣還在放出。

    血花濺出,但是已無所謂。安文逸為喬一帆搶到空當,而喬一帆利用這一冰陣修改了整個場上形勢。

    沐雨橙風沖出!

    孫翔還想阻攔,但是一葉之秋的速度卻無論如何也趕不上沐雨橙風奔向的空位。

    轟轟轟!

    炮聲在此時就已經響起,榮耀第一策應高手,終于在這場比賽中做出她最擅長的事——助攻。

    炮彈指向了江波濤的無浪和吳啟的殘忍靜默,爆炸的火光在他們兩人面前閃耀著。

    一寸灰刀鋒一轉時,這兩人就已經反應過來,他們被假動作給騙過了。

    兩人連忙就想再搶回剛剛主動放棄的位置,但是興欣的諸位可不是死人,他兩人為躲鬼陣失位,興欣這邊可就立即有人上前補位。

    唐柔,寒煙柔!

    戰斗法師的近身搏殺,槍炮師的遠程策應?

    熟悉的組合。瞬時間很多人的思緒回到了那一段時期,那一近一遠的組合,雖然沒能拿下一個總冠軍,但卻絕對是職業賽場,甚至整個榮耀中最具默契的搭檔。

    只是現在,一葉之秋已成對手,近戰法師的操作者也已換人,和蘇沐橙組成昔日搭檔的葉修呢?

    他才是興欣真正的主角,他才是興欣真正的核心。

    沒有任何人敢忽視他,無論場上選手,還是場外觀眾。哪怕是興欣的小將們一個又一個接連耀眼時,那些熟悉葉修的,了解葉修的,都會將自己的一部分注意力永遠投放在他身上。

    沒有機會的時候,他都能自己創造機會,興欣此時卻是以安文逸為起點連續搶出空當,這種時候,葉修會按兵不動?這種時候,葉修會毫無作為?

    當然不會!

    江波濤和吳啟,赫然由唐柔一人去頂,葉修此時,轉火!

    槍響,槍一直在響。

    周澤楷在一槍穿云打斷一寸灰的鬼陣未能得手,再看到喬一帆用一個假動作把江波濤和吳啟的節奏也一并搞亂后,就已經意識到局面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樣持續下去。

    至少冰陣最終是將一葉之秋圈中,x-1戰術肯定是要被破壞了。

    形勢已變,無論敵我都要速作調整,尋找新的突破口和攻擊點。于是周澤楷就將目標指向了一槍穿云身邊,指向了他的眼前。

    安文逸,小手冰涼。

    歸根結底,UU看書 他是興欣的治療;無論他剛才有多逆天,一個牧師終歸是需要隊友來保護的。很多比賽中為了攻擊到對手的治療,不知道要設計多少戰術,費盡多少周章。

    但是現在,興欣的治療小手冰涼卻這樣毫無保護的出現在他的一槍穿云身旁。

    別說周澤楷的神槍近戰甚至能和葉修的散人一較高下,就是沒有,和一個牧師近戰無論如何也不該是他落下風。

    槍在那時就已經響起,對著身邊的小手冰涼。

    槍火,血花,小手冰涼的牧師白袍瞬間就已染紅。或許有很多人會覺得這是周澤楷對于之前一槍穿云被小手冰涼打翻的泄憤,但事實上,這絕不是。

    對手的治療主動送到面前了,狂攻對手治療,再合理不過的決定了。

    ===================

    今天的更新也很早吧?大家可以期待一下第二更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