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輪回的部署有問題嗎?

    至少在解說潘林和李藝博分析出眼下的狀況后,很多玩家觀眾都是這樣認為的。江波濤在,狀況會更好,結果現在江波濤卻不在,這不是部署有問題,是什么?

    可職業選手卻都沒有這樣想。

    通過這樣的逆推說輪回的部署有問題,這無疑有些馬后炮。就在當時的處當來說,輪回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倒是一開始就拋下蘇沐橙的沐雨橙風,眾人的角色齊齊沖上救援方明華的這份堅決,可以說有一點點欠考慮。

    至于此時,因為江波濤不在,輪回面對喬一帆的陣鬼有些棘手,這是現實。但是也要反過來想一下,如果江波濤的無浪還在的話,喬一帆的一寸灰,恐怕也就不會這樣貿然出手了。

    所以說,與其說是輪回的部署有問題,倒不如說是喬一帆審時度勢的判斷更為清晰。是他富有大局觀的決斷,最終造就出了這個看起來是“輪回的部署有問題”的局面。

    “出色的團隊選手。”職業選手這邊又稱贊起來了,每每這種時候,對微草來說總是有點煎熬,眾人望向他們那意味深長的目光,一切盡在不言中。他們就是心中再坦然,多少還是有點不自在的。

    輪回此時可沒心思去欣賞喬一帆的出色發揮,對他們而言,這是一個麻煩,大麻煩。

    君莫笑和寒煙柔,追。還是不追?

    這個艱難的選擇題,孫翔在一葉之秋繞過鬼陣后,就已經做出了決定。

    追!

    孫翔看到了,在他和吳啟這一受阻后,那端葉修和唐柔也明顯讓角色減速了。他們在觀察著他和吳啟的進一步舉動,若是兩人就此轉火一寸灰,那兩位怕是要停下腳步,集中精力猛攻笑歌自若了。

    這個局面絕不是輪回希望看到的,能不能追得上先兩說,追。至少就給了對方一份壓力。讓他們不得不保持在這種輸出效率低下的游擊狀況下,而且隨時有可能失誤被破壞。

    追,必須要追,不用兩個人。至少也應該有一個人去追。

    孫翔明確了這一點。立即在頻道里和吳啟溝通了一條消息。兩人干脆兵分兩路。喬一帆干脆就留給了還陷在鬼陣里的吳啟,孫翔的一葉之秋繞過鬼陣,這就要繼續追上去了。

    卻不料刀光一閃。月光斬加滿月斬,鬼劍士的經典二段斬擊,就這樣攔到了一葉之秋的面前。孫翔沒去找喬一帆的麻煩,喬一帆反倒是讓一寸灰殺到了他面前,一個陣鬼,以斬鬼的姿態出擊了。

    大局感如此出色的喬一帆,如何會衡量不清此時的輕重?安文逸的小手冰涼陣亡已成定局,葉修、唐柔能不能成功擊殺方明華的笑歌自若這極其關鍵。而這擊殺能不能完成,攔截孫、吳二人的角色也就顯得至關重要。此時的喬一帆,是絕對不會退讓的。只是可惜此時一寸灰的技能樹中能限制目標的技能都在冷卻中。炎陣傷害再強大,瘟陣的減防效果再突出,對方不吝惜生命,不在乎防御降低,那就一點阻礙的效果都沒有。

    沒辦法,喬一帆只能讓一寸灰殺出,只能用貼身的攻擊,去攔截一葉之秋。

    孫翔反應很快,一葉之秋接連兩個閃身,避過了一寸灰這兩段斬擊。一寸灰此時離他如此之近,孫翔真的很有心情讓一葉之秋掄起卻邪狠揍他一頓。瞬時間靈感上身,飛快在頻道里敲下一個字:換!

    讓身陷鬼陣的吳啟去對付喬一帆,其實并不太輕松。已經被灰陣、靜默之陣兩道鬼陣封鎖的殘忍靜默,此時戰斗力低到發指。真要交給他和一寸灰去一對一,短時間內他肯定占不到上風,甚至一直都被壓制都有可能。近戰職業把陣鬼稱為“bug”,總也不是全沒道理的。

    可是現在,喬一帆沒去理會吳啟的殘忍靜默,反倒是主動將一寸灰送到了一葉之秋面前。若他被一葉之秋貼身壓制住,那殘忍靜默走出那兩個鬼陣,也并不會耽誤太多,考慮到刺客的速度優勢,他出陣后再追起,未必就比孫翔的一葉之秋從追起吃虧多少。

    所以,交換!

    孫翔為能出現這樣一個機會感到興奮,看起來很細心的喬一帆,終于也因為要完成太沉重的使命,不得以犯下了這樣的錯誤。

    霸碎!

    說出那個“換”字的同時,一葉之秋出手,一記霸碎橫掃,就要將一寸灰掃得離兩個鬼陣再遠一點。貼身近戰,陣鬼絕對是很吃虧的,他最大的武器鬼陣全都是需要吟唱,貼身,哪里會有吟唱的空當?余下點斬擊類的技能,那就和元素法師學幾個戰斗法師的低階技能似的,關鍵時候自保一下下,終歸是成不了大氣候的。

    卻不料喬一帆的應對竟也很快,霸碎掃到,一寸灰早已一個后跳,緊著身子就已經在橫向走位,節奏輕快,那拉開的架式,讓人一眼望去覺得有點似曾相識,但是出現在一寸灰身上,卻又讓人覺得無比維和。

    “這是啥?”第一陣鬼李軒已經脫口叫出了,對陣鬼無比熟悉的他,第一時間就覺得一寸灰的架式很維和,雖然這僅僅是一個動作而已。

    身經百戰的職業選手都已經有同感,只是一時間都有些說不太清,但這一步之后,一寸灰已經又是一步橫跨。

    “交叉側步。”有人叫出來了。這個名字一出,所有人恍然,立即明白這即視感是哪來的了。

    交叉側步,這不是什么稀有名詞,而是一個非常普及的技術術語。不過因為不同職業擁有不同的風格和戰斗方式,所以很多職業都有一些獨屬于他們的技戰術術語。

    交叉側步就是如此,他是一個非常基本的移動技術,是指用非常小的步伐結合快速的步幅,走最短的距離,貼身繞行角色的側面,或是身后,以便完成背身攻擊。

    背身攻擊有傷害加成,這是通用設定,但是有一個職業,在通用加成的設定之上,卻還有獨屬于他們職業的背身傷害加成。

    刺客!

    刺客的轉職技能“暗殺藝術”,賦予了刺客更高的背身傷害。再加上他們本身靈敏的身手,所以刺客這職業,都會盡可能地去追求背身攻擊。交叉側步,不是只有刺客能用,但絕對是刺客最能體現其價值的。所以將這門移動技巧運用到爐火純青的,通常都是刺客。

    一寸灰當然不是刺客,交叉側步,一些近戰職業也有可能會用到,但是,鬼劍士,尤其是一個陣鬼,和這門技巧似乎就一點關系都沒有了。但是此時一寸灰赫然使出的就是這一移動技巧,能讓人瞬間就感覺到違合感,可見他這兩步交叉換步的特征再明顯不過。這絕不是知道這門技巧于是信手拿來一用的人所能表現出的水準,這絕對是一個訓練有素的刺客才能表現出的技術特點。

    一個鬼劍士,而且是陣鬼,對刺客的交叉側步這么有研究,用得這么有火候?

    很多人都覺得很費解,但是一些對喬一帆的底根有印象的,尤其是微草戰隊的選手們,此時卻都沒有太奇怪,因為他們知道,刺客,那才是喬一帆剛剛被提拔到一線隊時所被賦予的職業,是他在職業圈艱苦練習了半年的職業。

    而現在,他轉型陣鬼,但是刺客生涯所練就的技巧他卻沒有輕易拋棄。那也是他辛苦努力習得的,雖然和現在他的職業并不太對路,但他覺得總不應該是壞事,因為在他身邊就有那么一位榜樣,精通全職業的技巧,喬一帆看到太多次他靈活動作多職業的技巧,化腐朽為神奇。自己沒有那樣的才華達成全職業精通,但是已練熟的東西,喬一帆相信那會是屬于自己的武器,在某一天,某一刻,終將派上用場。只要有這么一刻,那么自己曾經這些辛苦就都是值得的。

    這一刻,來了。

    交叉側步!

    很普及的技巧,很多刺客玩家都玩得極為嫻熟。這技巧是讓角色至對手側身甚至背身最快的移動方式,但是這并不意味著這就是讓對方無解的移動方式。孫翔這水準,只是兩步交叉側步,本不至于讓他跟不上節奏的。U 但問題是,眼下施展交叉側步的,不是一個刺客,而是一個鬼劍士,陣鬼。

    沒有人會想到陣鬼居然使出交叉側步,更別論他用得還這么嫻熟流暢,根本就像是一個專職刺客。

    孫翔意識到時,反應過來時,一寸灰已經走完三步。

    三步,三小步,一寸灰從一葉之秋的正面,繞至側面,孫翔這才有反應,一葉之秋這才有動作,他晃動,他走位,但一寸灰攻擊早已經出手。

    連突刺!

    劍客低階技能,很疾很快一記刺擊。

    太快,沒法多,一葉之秋中劍。

    傷害不高,但是,效果擊退。

    孫翔臉色變了,他已經意識到,這一記擊退意味得是什么。

    一葉之秋的身側,灰暗、靜默之陣。(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