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種狀況下,直接追比較容易撞到對手的伏擊,在有其他選擇的狀況下,總是會比較優先其他方案。

    跳上!

    時間也不容吳啟想太多,他飛快做出決斷。繞前雖然是最穩妥還能反伏擊到對方的方案,可是繞前對手角色脫離自己視角太久,一切全靠猜測搶斷。你這正繞前呢,對手突然更改路線甚至原路退回都不是沒可能的。

    空躍!

    刺客獨有的技能,角色可以凌空執行第二段跳躍,跳上眼前這傾斜陷地的障礙毫無壓力。可是等殘忍靜默跳到半空,視角升高后,吳啟有點傻眼。

    這建筑,居然沒有頂。

    吳啟連忙操作殘忍靜默空中揮舞匕首,這種浮空中的動作,是能影響到角色的身形,但是總也不如一些技能或是槍系的射擊后座力作為來得大。殘忍靜默半空中一通掙扎,到底還是沒能踩到那丁點邊緣,就這樣跳過了一堵墻。

    如此當然也沒什么損傷,可是這樣一起一落,之后還要一落,平白多浪費了丁點時間。

    這丁點時間,或許那端就有一個鬼陣在等著自己了。

    吳啟心下嘆息,操作卻沒停,剛落下的殘忍靜默立即啟動,跑動,跳躍。

    殘忍靜默現在落到這建筑里來了,房頂哪里殘缺哪里有落腳處可算是看到了。空躍是個被動技能,倒是不存在冷卻,殘忍靜默再次二段落起。落上屋頂。

    再跳!

    沒有沖出,也沒有向前,這一跳,竟只是原地起跳。

    之前的那個失誤,主要原因當然是對隨機地圖的不了解,但是也可以說是吳啟考慮得不夠周到了。吃了這么一個小虧的吳啟變得更加慎重起來。他沒敢讓殘忍靜默直接跳下,甚至都沒敢讓殘忍靜默接近邊緣,他怕這一步邁多了,正踩到一寸灰的鬼陣。

    原地起視,拉高了視角。倒是讓吳啟一下子就看到了正在下方的一寸灰。

    一寸灰果然在吟唱。他這跳起一眼望去時,剛剛好吟唱完畢,鬼神之力從一寸灰手中雪紋中滲出、流下……

    還好沒有跨出那一步,吳啟心中慶幸。可在看到最終鬼神之力聚集結陣。吳啟愣住。

    這鬼陣的位置。如果說是用來伏擊他的話,未免放得有些太偏了吧?

    是的,太偏了。

    觀戰的職業選手們也已經有人指出來。

    “因為他的目的不是攻擊。”李軒說。

    依著這個思路。那些以為“太偏了”的選手們,頓時也都反應過來了。

    是的,不是攻擊。

    這一鬼陣,目的并不是要伏擊可能追上或是從房上出現的殘忍靜默,這一鬼陣的目標,在于防守。

    喬一帆當然也看到了上方跳在半空偵查著他的殘忍靜默,但是這時鬼陣已經吟唱完畢,已經不可能再被打斷,這讓他松了一口氣。鬼陣放出后,他也沒去理會殘忍靜默,一寸灰竟是自顧自地就離開了。

    吳啟當然要追,但這個念頭剛一生成,他頓時發現一寸灰剛剛放出的這個鬼陣是多么的惡心。

    一寸灰距離他的殘忍靜默并不遠,可是多了這一個鬼陣,頓時讓他生出遙遙相望之感。他再追,殘忍靜默就必須要從鬼陣的一側繞過,和這相比,只是屋頂有些殘破的障礙有多么的可愛。

    雖然如此,吳啟卻也沒有任何猶豫和遲疑。殘忍靜默繼續追,繞過鬼陣,眼見著一寸灰又和他拉遠了些許,但他卻還是老老實實地追著。

    結果一寸灰又開始了一個鬼陣的吟唱。

    場外觀戰的職業選手們大多都已經意識到了喬一帆想做什么。

    他很踏實,并沒有因為剛剛的謀劃讓他占據稍許主動就得意忘形。雖有不錯的機會反擊吳啟,但他并沒有這樣做,因為從一開始他的意圖就很堅定。

    他要回歸整體。

    陣鬼最大的作用本就在群戰。限制對手,增強己隊,團隊戰才能最大程度的發揮陣鬼的能力。興欣全隊,也遠比他個人更需要他的戰斗力。

    所以哪怕擁有機會,他也沒有要和吳啟一較高下的意思,他只是抓著這樣的機會迅速去和隊員會合,盡快要將自己的力量貢獻給全隊。

    所以放出的鬼陣不為攻擊,只為防守,只為掩護。

    當然,如果吳啟因此無視他放出的鬼陣,讓一寸灰踩上去的話,喬一帆當然也不建議順勢給他一波重創,但是吳啟顯然沒有腦殘到這種地步。

    他的殘忍靜默只是老老實實地繞著這些鬼陣。輪回的粉絲們都希望他能有什么爆發,能有什么奇跡的舉動,突然就破開喬一帆所設下的這些鬼陣的阻撓。但是沒有。吳啟就好像是完全配合著喬一帆的思路似的,始終都沒有完全再貼上去。

    利用地形,利用時機恰到好處的鬼陣,喬一帆的一寸灰順利和這端戰局完成了會和。

    職業選手們鼓起了掌。

    喬一帆這一路遷徙中對地形和鬼陣的運用自然是十分值得贊嘆,但是大家剛欣賞的還是他這種清醒的團隊意識。他沒有頭腦發熱,他從始至終都很明確自己在這支隊伍中存在的意義,他機關算盡,就是為了回來充當那個輔助全隊的綠葉。

    作為一個年輕人,這真的太難得了。

    職業選手們一邊鼓掌,一邊又要情不自禁要扭頭去看看微草選手們的神情。

    微草的諸位神情多少都有些不自在,喬一帆一有搶眼表現,他們就要像熊貓一樣被圍觀。這時候他們只能去看他們的隊長了,因為他們的隊長總是神情自若。不以為然。

    可是這一次,他們卻發現王杰希的神情也不是很自然,很有些嚴肅。

    連隊長也開始后悔放走喬一帆了嗎?微草的隊員面面相覷起來,尤其隊中的鬼劍士選手周樺柏,他本就是最介意這個問題的人,不過之前王杰希曾讓他打消過這種疑慮,可是現在,看到王杰希的這種神情,他的心情不免又沉重起來。

    “隊長。”許斌小聲叫了一下王杰希。他是喬一帆離開后才加入的微草,所以并沒有其他微草人的那種情緒。但是他也完全明白喬一帆此時出色的表現讓微草有些難堪。但是因為王杰希未受影響。所以這種負面情緒影響還不是很大。可是現在連王杰希都有些動容。那全隊所受的影響可就不好估量了,尤其周樺柏,心理負擔必然極大。

    “注意看比賽。”王杰希說道。

    比賽?

    微草眾人都愣了愣。

    原來隊長并不是在介意喬一帆,他是意識到場上要有什么事情發生了嗎?

    場上形勢目前有些混亂。

    之前江波濤爆發。無浪連續波動劍出手。加強攻擊。意圖為杜明制造近身沐雨橙風的機會。

    但輪回有人這樣搞掩護,興欣可也沒是沒人支援蘇沐橙。

    葉修的君莫笑強行轉火試圖攔截,雖被杜明輕巧閃過。但是包子入侵卻在此時莫名飛來一磚。

    是的,莫名!

    任誰看包子入侵那時都在很專注地攻擊著一葉之秋,要轉火支援,那也不該是在那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時候,早點轉火封擋一下,還能和葉修形成配合,沒準真就把杜明的吳霜鉤月給卡住了。

    但是他沒有。

    他就在那樣一個大家以為無事后發生的時候,冷不丁地扔出去一磚。

    杜明真沒注意,一點都沒注意。

    好在輪回有的是人,有人看到,有人提醒。

    提醒,再反應,再操作。

    這記磚襲居然還是避過了。可見包子這一擊的出手,真的一點都不是時候,威脅真的非常有限。

    但是輪回全隊偏偏就被嚇了一跳。

    包子的這種舉動,就好比你參加的明明是高等數學的考試,題目都是超高難度,但是這時冷不丁地殺出一道四則混合運算來。

    按常理這種題目當然不應該在高等級學的考試中出現,也不會有任何一位考生會對這樣一道題目有所準備。

    這題難不住考生,但卻足夠讓考生吃一驚。

    不過考試時吃完這一驚,踏踏實實把題答了也就是了。但現在是比賽場,搞不好這吃一驚的時候,這磚可就拍你腦袋上了。

    杜明方才就是如此,他全沒想著包子會突然給他來了這么一道題。因為這沒必要啊!包子入侵那時的位置,給他來一擊,毫無威脅,你來這么一下,是你太業余呢還是以為我很業余很好欺負呢?

    結果也不知道是包子業余還是他以為誰業余,反正這磚就這么來了。于是磚來了。這要不是周澤楷看到飛快提示,還真不好說。當時可是混戰,各種攻擊出手各種技能音效,杜明沒注意到身后有風聲襲來很有可能。

    結果這么一驚一乍,還真就耽擱了一下。葉修的君莫笑起初是有些趕不上的,但這一耽擱,頓時就逼過來了。

    杜明顧不上去貼沐雨橙風正顧不上和包子算賬,連忙就去招架君莫笑。

    他這一被纏住江波濤頓時也有點坐蠟了。他那波動劍刷刷刷連著出了個痛快,結果杜明的吳霜鉤月又沒上來,那不等于他露破綻了嗎?沐雨橙風那四面策應的炮口眼見都指著他來了,好在周澤楷的一槍穿云這時又把火力轉向了這端,掩護起了無浪。

    這時喬一帆的一寸灰終于是趕回來了,這無疑又將增加新的變數。

    不過,喬一帆,陣鬼,有這控制力強的大輔助參加群戰,這對興欣而言絕對是利好的消息啊!

    支持興欣的一方,這一刻眼都亮了起來。

    場外職業選手們也都是這樣看的。陣鬼在群戰中的價值他們都深有體會。而且喬一帆大局觀出色,團隊意識強,有他加入,興欣如虎添翼。

    “能不能盯死喬一帆的一寸灰,是勝負的關鍵。”李軒如此斷定著。當然,這或許是出于同是陣鬼,所以他要強調陣鬼的地位,至少他在下如此結論的時候,表現出不以為然神情的人還是有不少的。U www.uukanshu.com

    “興欣能不能掩護好一寸灰,也是關鍵。”有人說。

    “不就一回事嘛!”李軒說。輪回想方設法打斷,興欣當然是要千方百計掩護,那還用說。

    而這雙方的反應也真都叫快。包子入侵這次看起來不莫名,很明確,突然殺向杜明的吳霜鉤月。而葉修的君莫笑就像是完成了接力一樣,突然退走,沖向一寸灰。

    一槍穿云雙槍分射,一槍繼續掩護無浪,一槍射向一寸灰。

    君莫笑千機傘開,傘盾掩護。喬一帆就像早知道會被人護住一樣,一寸灰已經開始吟唱。

    不等輪回再找角度打斷,這一個鬼陣已經放出。

    刀陣!增強己隊力量和智力。

    興欣的戰斗力頓時上了一個臺階,而這,還只是開始。輪回因為喬一帆的歸陣,已經開始變得被動。他們必須要限制住一寸灰。(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