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邊要攻,一邊自然就要守。到底誰主動,誰被動,這一時間倒還真不好說。但如果像普通玩家那樣,對于鬼陣采取“惹不起我躲得起”的態度,那勢必是要淪為被動的。職業場上如此妥協,對方肯定得寸進尺,鬼陣連環,配合其他角色的攻擊,說不定一舉就將己方給吞下了。

    輪回戰隊沒想著去逃避。

    刀陣立下,陣中興欣角色的戰斗力增強,可這種強也不至于逆天,不至于就壓倒輪回。力量和智力,提升的主要就是攻防,這對戰斗節奏并沒有本質上的影響,輪回甚至不需要做出什么節奏調整。

    就這樣繼續!

    輪回沒有退縮,就這樣踩在刀陣中于戰力增強的興欣角色繼續戰斗。他們沒有被刀陣嚇退。

    這一決斷無疑相當明智,刀陣,最終沒有為興欣爭取到什么空當。但是輪回卻已經開始針對一寸灰發起積極的攻勢。江波濤的無浪突然拋下了沐雨橙風,切向受君莫笑掩護的一寸灰。

    圓旋波動劍!

    一記波動劍劃著弧線向一寸灰逼去。喬一帆刀陣之后,沒有貿然開始下一個鬼陣的吟唱,他估摸著輪回的水準,不至于連續給他這樣的機會。果不其然,圓旋波動劍殺到,他也不能總靠君莫笑撐傘盾去保護。千機傘盾守護面積雖大,總也不是三百六十度,江波濤的無浪這記圓旋波動劍特意繞過正面。讓君莫笑去擋,正面勢必要暴露在一槍穿云的槍口下。

    不能總靠隊友。更多的時候,還是需要自己在混戰中尋找縫隙,尋找可以釋放鬼陣的空當。若就能站在原地高枕無憂地一個鬼陣接一個鬼陣放下去,這戰斗未必也有些太容易。

    翻滾!

    一寸灰避開了這記圓旋波動劍,視角在場中環繞。喬一帆觀察著對手,觀察著隊友,同時也在觀察著地形。機會,在哪?

    一寸灰箭步沖出。

    周澤楷一槍穿云的攻擊對來是最麻煩,找到適合的地形掩護是個不錯的主意。

    周澤楷也立即看出一寸灰的意圖。一時間雙槍悉數指向這邊,密集的火力。阻斷了一寸灰的去路。

    蘇沐橙的沐雨橙風立即調集火力轟向一槍穿云。葉修的君莫笑,這次可也沒有追著一寸灰去進行掩護,一個沖鋒,又就貼向了一槍穿云。

    一味的防守掩護。那被動的就不再是輪回。反倒是興欣了。這當中的分寸。葉修拿捏得無疑相當精準。在恰當的時機他掩護一寸灰放出了一個刀陣,而這時候,他卻又讓君莫笑主動攻向了一槍穿云。要斷絕這個對喬一帆來說最大的麻煩。

    周澤楷當然不想一槍穿云被君莫笑貼身,說不得只好走位避讓。這時候借機向一寸灰靠近無疑是最絕妙的選擇,奈何這選擇葉修早想到,君莫笑沖過來時就已經截斷了這個方向。

    橫身飛槍,周澤楷試圖制造一個錯位,空當大一點,能讓一槍穿云直接閃過君莫笑突破。但葉修經驗老辣,一看一槍穿云的啟動已知他意圖,君莫笑急停變向。

    攻中有守,守中帶攻。

    葉修這分寸拿捏實在爐火純青,一時間又成了各大戰隊高手前輩們的教材。周澤楷面對這樣的攻守兼備,一時間還真突破不過去。火力又沒辦法完全向一寸灰那邊集中,頓時被喬一帆找了個空當完成突破。

    一寸灰找到掩護,一槍穿云的遠程一時間是指望不上了。江波濤見機也快,無浪忽然一記地裂波動劍,竟是掃向了包子入侵。

    距離稍遠,這一擊威脅平平。但終歸是能打到,包子終歸還是需要讓角色閃上一閃。

    他這一閃,杜明頓時得了空,飛快一個操作,吳霜鉤月虛影重重,開了一個影劍步,而后三段斬就像唐柔的寒煙柔劈了去。

    團戰中真就一人找一個對手進行一對一?除非是呼嘯戰隊那樣刻意打出這樣的局面,否則是絕對沒有的事。像這樣因為場上局面的變動,突然間換位轉火那是該有的團戰場面。

    輪回這一波也是幾經轉火,杜明的吳霜鉤月攻擊了寒煙柔。面對心儀的姑娘,杜明的心情總是雀躍的,但下手卻毫不留情。劍影步操作出了個五個分身,哪一個是真?這對突然遭遇轉火攻擊的唐柔來說實在沒有辦法分辨。

    無法分辨,只能全當去應對,躲避是最佳的處理手段,但是唐柔也有留意全局,她也清楚,對方連續轉火,全都是針對喬一帆的一寸灰。此時她若閃避,勢必會露出空當。孫翔或是杜明,總有一個人的角色可以從此突破,從這里殺向一寸灰。

    不能讓!

    唐柔本就強硬,更何況此時她有這樣一個絕對理由?

    風轉流云!

    寒煙柔后跳一步,看似是要閃避,卻不料手腕一轉,抖出了這樣一個大招。飛旋的火舞流炎帶出的氣流,隱隱閃出紅色。火舞流炎是火屬性攻擊,在沒有技能鎖定元素屬性的狀況下,所表現出的魔法斗氣都是以火元素的形態出現。頓時,好似一團火燒云突得卷開。

    一葉之秋?劍影步的五個吳霜鉤月?誰都別想從這里直接沖過。

    不管之后孫翔和杜明有沒有制造出突破,但就這一阻,就已經截斷了輪回連續的攻勢,這一阻,就已經足夠讓喬一帆的一寸灰完成一個鬼陣的吟唱。

    雪紋舉起,鬼神之力聚集,喬一帆果然抓住機會就讓一寸灰開始了吟唱。他也沒指望能真找到一個絕對安全的環境。比賽場上,所爭的就是一個瞬息,能得到這么一個能進行吟唱的瞬息,足夠!

    周澤楷的一槍穿云被掩護物阻住。

    江波濤的無浪距離偏遠,想殺過來還需層層突破,他能引導完成轉火接力,已算見機極快。

    可杜明和孫翔最終卻偏偏被唐柔強硬地阻攔,輪回,真的無法阻止又一個鬼陣釋放了嗎?

    不對……

    眼望著聚集起來的鬼神之力,喬一帆忽然意識到,輪回還有一個人來著。

    他在哪?

    “刺!”

    頻道里同時跳出葉修和蘇沐橙的兩條消息,一寸灰跟著就已經被一道陰影給籠罩,吳啟,殘忍靜默,從那掩護物上直接翻過,鮮血,下一刻就從匕首與一寸灰脖頸間的交錯處噴出。

    吳啟,殘忍靜默,一路都在追殺著他,但是最終被他鬼陣所逼迫,束手無縛,只能老老實實繞著鬼陣吊在一寸灰后邊。

    他的追殺最終也沒能制造出什么威脅,喬一帆的一寸灰順利和整體會合,在隊友的掩護下,他順利放出了一個刀陣,而后受到輪回的沖擊,但在隊友的全力掩護下,U www.uukanshu.com他再次得到空當。

    這過程中,吳啟在干什么?殘忍靜默在干什么?

    喬一帆有留意全局,他的印象中殘忍靜默也有出現過,但是,印象很模糊,那時候的殘忍靜默,好像在移動,在走位,在尋找攻擊的機會,并沒有發現出清晰明確的意圖,喬一帆并沒有從當時他的身上感受到威脅,所以并沒有去十分留意。

    可是一轉眼。

    當輪回所有角色都被興欣所阻時,吳啟的殘忍靜默,卻突然殺到了一寸灰的身旁。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喬一帆描述不清,只是突然間,他想到了一段話,他想到他剛剛被微草提拔到一線隊,剛剛從微草隊長王杰希手中接過分給他的刺客賬號時王杰希對他所說的話。

    “刺客是暗殺者,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暗殺者才是最可怕的,容易讓人無意間就放松戒備。不受關注的普通,這是很難得的暗殺天賦。”(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