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槍系的遠程攻擊,使用攻擊招架的手段?

    普通玩家當中,這是超級不可思議的事情,偶有發生運氣的成分恐怕也會大于技術。不達在職業級的領域,能做到這種事的人還是相當多的,但是也只是偶有發生,攻擊招架的,往往也只是一擊兩擊。

    可是現在,杜明,操作著吳霜鉤月,直接開著大招正面迎上了槍炮師的重火力?

    驚訝,所有人都在驚訝。今天這場比賽,讓人風中凌亂的狀況真是無處不在。現在,終于是輪到杜明來展示他魔性的畫風了……

    若是神槍手那種疾風驟雨般的射殺,再大能的人也沒可能用攻擊招架屢數攔下,角色本身的攻速都達不到這種密度。

    不過槍炮師的攻擊節奏遠不如神槍那樣密集,這讓杜明有了這種挑戰的可能。但是,槍炮師的射擊雖不密集,但威力更大,而且全帶范圍殺傷。

    爆炸的火光瞬時間就將吳霜鉤月給吞沒了,但是也就到此為止了。

    這些爆炸,本該是以寒煙柔為中心波及開去的,但現在,中心移交到了吳霜鉤月這里。

    吳霜鉤月的生命在下滑,但是爆炸的火光就被他阻隔到了這里,再沒有向他的身后推進。

    攻擊被攔下了!

    無論多么驚詫,這是事實。雖然付出了一些生命但是,吳霜鉤月沒有倒下,沒有被爆炸的沖擊力掀飛,在攻擊判定上杜明拿捏得十分到位。

    這一波阻攔。杜明犧牲了角色的一些生命,但卻繼續維系住了輪回此時有利的局面,以血換血,他換的是一寸灰的血。遭受殘忍靜默背身連擊的一寸灰,生命損耗遠比吳霜鉤月攻擊招架遠程炮火要驚人。

    調整,改變思路,或者改變技能?

    設身處地為蘇沐橙著想的人都是這么在思考的,電視解說的潘林和李藝博,這時就在數槍炮師有哪些技能是不可能被攻擊招架的。

    比如激光炮,比如衛星射線……

    談起這種設定來。兩人都是無比自信。如數家珍。

    但是蘇沐橙沒有調整,她只是在讓沐雨橙風向前推進,這是加強火力的舉動,她在強攻杜明的吳霜鉤月。

    杜明強硬。她也強硬!

    很多人無語。今天這兩隊。真是卯得相當厲害啊,這簡直就是在慪氣嘛!

    是有這么點意思,但要說是慪氣。未免有些淺薄。

    今天這場比賽打到現在,基調已經定下。無論是力爭三冠的冠軍隊輪回,還是令人大跌眼鏡的新隊興欣,兩隊都打得很強硬,連被視為團隊戰中核心重要的治療都在兩隊的交鋒中被第一個互換退場。

    這是一場寸土必爭的戰斗,兩隊都在拼命爭奪著主動權,這種時候,就看誰對意圖貫徹的更加堅決了。

    蘇沐橙的沐雨橙風強攻,杜明的吳霜鉤月強攔,這是她在主動,而杜明被動。

    可她若在這種攔截下改變方針,重新調整,那從這一瞬間起,就是她處于被動了。

    變通不是壞事,比賽有時也需要一些油滑。可這也要看局面,看形勢。此時的蘇沐橙是一條路走到底了,因為輪回逼得緊,因為輪回攻得猛,這種節奏,沒有變通的空間,蘇沐橙沒有時間這樣試試那樣試試搖擺不定。

    一定要堅決,必須要堅決。

    杜明你敢攔,就把你把死里打!

    攻擊招架,那能招架多久?對槍系一般不這么做,那當然不是沒有原因的,就是這樣因為做風險太大,難度太高。杜明跳出來如此,顯然也是權益之計。和槍炮師單挑的話,他也絕對不可能說招架著對方的炮火一路向前。

    于是一看蘇沐橙不讓,剛剛還在替蘇沐橙思考的人們,轉頭都開始為杜明考慮了。

    杜明也有些坐蠟了。

    他如此強硬,其實是想逼蘇沐橙知難而退,更換路數,然后再見招拆招的。結果蘇沐橙不退,她迎難而上,這樣一來等于把他架到火上了。這讓他,退還是不退呢?

    場上環環相扣。他這邊一退,炮火就要轟向孫翔的一葉之秋,然后唐柔的寒煙柔就有可能找到空當突破,攻擊殘忍靜默。再然后喬一帆的一寸灰就有可能脫身。

    最終的結果,也不過是如此。這本就是一道一寸灰的生死題,最終牽動了場上的每一人。

    現在這道題,交到了杜明手上,他接下來的答案,會影響到接下來一系列的解題步驟。

    退讓?

    杜明拋棄了這個答案。

    這場比賽,從來沒有人選擇過退讓,就連安文逸那個短板治療,都敢去糾纏周澤楷的一槍穿云。杜明要讓興欣知道,這樣的決心和勇氣,他們輪回也有。

    挺住!

    爆炸的硝煙和火光繼續翻滾著,大招幻影無形劍已經結束,是杜明操作吳霜鉤月提前結束的,因為他不允許大招最后一擊后的收招僵直出現。沒了大招,劍光依舊明亮,炮彈是沐雨橙風轟來的,但這些爆炸,統統是杜明的吳霜鉤月劈出來的。

    “頂住!!!”

    現場發出輪回粉絲的吶喊。這一刻,無數人心中其實都已經忘了杜明為什么要如此強硬了攻擊招架一個槍炮師的攻擊,忘了這種局面最終為的是影響哪一個點。他們只是被這樣的舉動所牽動,這種堅決不讓,這種頑強堅持,興欣出現過,而現在,他們輪回也有!

    頂住!只是頂住。

    這一瞬,連杜明都有些忘了自己為什么要這么做,不斷的攻擊,加上他越來越多技能冷卻的技能樹,讓他越來越感到艱難,他已經沒有心神去思考其他的事。

    轟!

    無數次如此接連的聲響,聽得人都有些麻木。但是這一次,無數人的心被揪起,因為這一次,吳霜鉤月被彈開了。

    果然還是不行嗎?

    雖然清楚杜明做得已經足夠好,他所做的一切,已經稱得上是不可思議了。可是如此結果,難免還是讓人有些失望。

    不行了嗎?

    不!

    還沒有。

    吳霜鉤月被彈飛,但依舊有劍光閃出。

    拔刀斬!

    劍光閃動,又是接連兩聲爆破的轟鳴。角色被轟開了,但攻擊依舊被攔下。跟著受身落地,翻滾起身,三段斬!

    吳霜鉤月身體還是半弓,就已經竄出。

    轟轟轟,又是接連三響,吳霜鉤月再次投身于炮火當中,他再一次,將沐雨橙風的轟殺給攔截了。

    掌聲,U 無法抑制的掌聲。輪回的粉絲很像用多一些的方式表達他們此時的心情,但是沒有,他們想不出其他。他們只能將嗓子喊啞,把手拍腫。

    杜明頑強地阻攔著,吳霜鉤月損失了多少生命都沒有人去在意了。大家只知道,這道題,在杜明這里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案。他做到了如此不可思議的事,輪回的其他選手就更不能怠慢了。孫翔的一葉之秋死死卡住了唐柔的寒煙柔,江波濤無浪也糾纏住了包子入侵。葉修的君莫笑轉火變身轉火倒是挺清楚,可是任何一個角色的身后跟著的是一槍穿云的射殺時,接下來無論做什么事,那都是困難重重,難受得厲害。

    而題目的核心,喬一帆,他已經用盡了一切手段,包括他在刺客生涯時所學到的那些刺客技巧。可是沒有用,他正被一個真正的刺客,一個比他更加專業的刺客逼在了身后。

    隊友為吳啟創造了足夠的空間。這種貼身攻擊中下,如果他還放走一個陣鬼,那就要算他的失職了。

    吳啟沒有,殘忍靜默的連續攻擊滴水不漏,痛快地掠奪著一寸灰的生命。(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