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俱樂部可以請來孫翔這樣的新一代高手重新振作。可是一代王者呢?卻只能獨自承受歲月的消磨,在這個時候選擇黯然離開。

    他走的瀟灑,但他的內心卻絕不是心甘情愿,他還想要奮斗,他還沒有覺得自己的職業生涯已經到了盡頭。可是他卻已經沒得選擇。接受條件,留在俱樂部當陪練?這看似也是一個忍辱負重的選擇,但是葉修看得更穿、更透。他很清楚,俱樂部是料定他會不甘這種侮辱,一定會選擇離開,這才給了他這種選擇。一旦他出人意料地接受,那么俱樂部還會想出別的法子來逼迫他。

    這很殘酷,但對于俱樂部來說這只是一個生意上的選擇,本就是不摻雜任何個人情感在里面,聯盟已經因為商業化而變得無情。

    葉修還不到退役的時候,其實就是俱樂部都明白這一點。以退役為條件,就是他們清楚這一點的證明。他們既想甩掉這個包袱,卻又怕別的競爭對手乘機揀到便宜變的強大。他們寧可葉修爛掉,也絕不想他成為對手。

    于是逼葉修退役就成了他們最想要的結果,無疑他們成功了。葉修能看懂這一切,卻也只能照著他們的劇本去走。魚死網破的掙扎?他不想,因為他還有路要繼續。退役一年,這被逼做出的選擇未嘗不會是一種機遇,退一步海闊天空嘛!雖然這一步看起來有些太大……

    “到此為止了……”當投影幕上滾動而過這樣的字幕時,葉修終于看不下去了。這媒體做節目就是故意往煽情里整,弄得網吧里有人都已經直接哭出聲了。可論心酸、懷念、凄苦,在場的所有觀眾,又有誰比得上他這個當事人?葉修擠出人堆逃出了網吧,站在大門外長出了口氣,結果居然還有抽泣聲傳進耳中,回頭一看,竟然是陳果一個人躲在門外,眼睛也是亮晶晶的。

    互相都發現了,不打招呼好像不好,葉修只好招呼:“老板,哭著呢?”

    “你個禽獸,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陳果說。

    “太有了,這不撐不住都逃出來了嗎?”葉修說。

    “滾!”陳果罵道,“有紙沒有?”

    葉修渾身摸了摸:“煙盒行嗎?”

    “……”

    “我去拿。”沒等老板發作,葉修連忙跑回網吧找紙。

    網吧里的哭聲似乎更大,男男女女都有。葉修這回也是真扛不住狠狠地心酸了一把,他很清楚這些人是在為誰而落淚,一想到這點,眼眶也是忍不住一熱。葉修匆忙跑去前臺要了包紙巾,沖出來就塞到陳果手里,背過身去,掏出煙來點了一根,狠狠地吸了一口。

    “干嘛?你也哭啊?要不要紙?”身后的陳果似有察覺。

    “怎么會,我怎么會哭呢?”葉修轉過身來,順便吐了一口煙,噴得陳果滿臉。傷感的眼淚剛剛紙巾拭去,煙熏得又流下來了。

    陳果揮手把煙打開,竟然意外地沒說什么,把手里那包紙巾又塞回到葉修手里,轉身就回了網吧。

    葉修靠在網吧門外,靜靜地抽完了這根煙,抽了張紙巾,狠甩了一把鼻涕,大步走向了網吧對面的小飯館。

    等葉修叼著牙簽一副吃飽喝足的模樣回到網吧時,緬懷葉秋同志的放映專場終于是結束了,不過網吧里氣氛還沒褪干凈,不少人紅著眼睛。好在整個場子里大多人都是這樣,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倒是像葉修這樣神態自若的,很容易被大家視為沒心沒脈的禽獸。你要不解釋一下你是不玩榮耀的,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陳大老板眼下也不知道哪去了,葉修去前臺找小妹打聽,主要是問問這搞個專場是怎么一回事。

    一問才知道,原來興欣網吧但凡在有榮耀比賽的時候,就會搞搞這樣的直播專場。今天本來是沒有賽事的,但發生了葉秋退役這樣的重大事件,電子競爭頻道也是加緊制作了這么一期特別節目,于是興欣網吧也就當比賽放映了一下。

    若是以往放映比賽結束,那每個人看過后都是熱血沸騰,游戲沖動空前熱烈,直接導致網吧爆滿,收入攀高。但今天這一出過后,榮耀玩家們都是罕見的情緒低調,有的當即回家抱枕頭去了,有的則約三五好友借酒宣泄去了,當然也有留網吧繼續打游戲的,畢竟不可能人人都是葉秋的粉絲,對于他退役無動于衷的也總是有的。不過在大氛圍的感染下也是受點影響的,雖然在堅持游戲,卻也有些沒精打采。

    整個興欣網吧顯得很安靜,UU看書 要換了平常這個時候,榮耀玩家絕對正抱著耳麥或侃侃而談或大吼亂叫,熱鬧得不得了。

    葉修這正思考干點什么,就看到陳果從二樓轉了下來,連忙上去招呼:“老板,今天我開始正式上班嗎?”

    “行。”陳果說,“不過正式上班你可不能隨便找地坐了,得守著吧臺這邊。”

    “可以玩游戲嗎?”

    “可以,就用那臺。”陳果指了指此時吧臺小妹正在看韓劇的電腦。

    “抽煙呢?”葉修問。

    陳果看了他一眼,無奈地點了點頭:“抽吧抽吧,但我早上過來時不許有煙味,也不許有煙灰落下。”

    “明白。”葉修說。

    隨后陳果又給葉修教了一下如何給客人開機下機,末了道:“其實這時間大多是些刷夜的客人,在11點前就都排好的,早7點就自動停機了,基本沒你什么事,你人守著就行。客人有事的話會按鈴。”

    “萬一是機器故障怎么辦?”葉修問了下,他雖不是電白,但也沒有能處理故障的身手。

    “重啟。”陳果說。

    葉修抹汗:“重啟還是不好呢?”

    “換臺機器。”陳果說。

    葉修再汗,剛想再問,陳果已經搶著說:“你都值夜班的,空機多的是,隨便換,但機器什么問題你要記下來,第二天再找專門的人處理。”

    “哦,明白了。”葉修點頭。

    =====================

    今晚更得早,大家可以早看早睡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