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樹林中,藍河幾乎只看到哥布林商人撅著屁股背著大包追逐君莫笑的身影。霸氣雄圖的其他人,此時竟然全都四散到了樹后,成了放冷槍的黑手。

    這哥布林商人也是,面對普通玩家時那又蹦又跳,抓著包里東西亂丟東西砸人是何等的瀟灑?怎么現在面對君莫笑時就看它這么費勁呢?方才一個手雷扔出去,竟然被君莫笑半空敲回來炸到了自己頭上,真是有夠白癡的。你用什么定時手雷?你用觸發式的啊!

    雖如此,但能把扔過來的手雷精確地敲回到哥布林商人的腦袋上,這君莫笑不只快,微操也是很準吶!

    藍河這一邊后面狂追,一邊大為感慨。

    君莫笑畢竟是帶著哥布林商人且戰且走,速度不可能發揮到最大,藍河率眾很快就能追上。他們藍溪閣的身后,一堆其他各色玩家也穩穩地吊在身后,以黃雀自居。

    藍河又何嘗不知屁股后面的這些家伙是什么貨色,但血槍手的教訓是血淋淋的,這要不上前,又會讓霸氣雄圖給鉆了空子。

    “千成,你繞前攔他一下。”藍河說。

    “為什么是我?”千成郁悶。

    “你是戰斗法師,你不去誰去?”有炫紋加持狀態的戰斗法師速度高人一籌。

    “還有小海呢!”千成說的小海是此時的另一個戰斗法師。

    “你技術好點。”藍河也不怕傷著小海,千成的水平是公認的。

    “在那家伙眼里,我這點技術也是浮云。”千成說。

    “你才和他交了幾次手?”藍河說。

    “我不信你看不出他操作的恐怖!”千成說。

    “行了還攔個毛線,已經追上了。”雷鳴電光吐槽,這兩家伙爭執的功夫哥布林商人都已經進了自己的射程了。雷鳴電光踏步上前施展法術烈焰沖擊。

    法師想打中目標也很不容易,要熟悉自己法術的釋放時間,判斷準確目標的移動方向和速度,算穩提前量。雷鳴電光高手一個,這些方面都不差,烈焰沖擊面積又大,容錯率高些。此時準確選了哥布林商人身前三個身位的位置放下了法術,釋放讀條中。

    “彈藥!”葉修此時在隊伍中一條消息發出。

    隊伍頻道一片干凈,就是怕影響了葉修的指揮。彈藥專家看到叫他二話沒有,早上膛的光屬性子彈抬槍已被打出。光屬性子彈隱隱有電光閃動,發出噼啪聲,瞬時已經擊打在哥布林商人身上。

    哥布森商人身上也是一陣電光流竄,渾身一個哆嗦,微一愣神后,突然變向朝著左邊一棵樹后奔去。

    “泥媽!!!”雷鳴電光目瞪口呆,他這法術都吟唱結束,眼看一個烈焰火柱就可以把哥布林商人噴上天了,這可是可以完美地幫他們爭取到兩秒時間的,誰知道哥布林商人這二貨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然改變了仇恨目標,變向朝著另一邊跑去,那烈焰沖擊升得熱鬧,卻是放了個空。

    “有沒有水平啊?會不會玩啊?關鍵時候OT你小白啊!!”雷鳴電光氣得直跳腳,朝著那樹的方向直嚷嚷。

    “吵死了你。”藍溪閣陣中一個流氓玩家說了句后,抬手扔了一磚出去。飛磚雖然會把“板磚”的一切效果減半,但此時是對著跑過去的哥布森后腦勺扔的,機率又要提升一半。所以觸發眩暈機率也是挺高的,能爭取到一點時間。

    誰想這磚飛到半空就聽一聲槍響,啪一下就被射了個四碎,一堆磚沫掉落下來,流氓玩家也是目瞪口呆。

    “泥媽!!!”流氓玩家叫著,“見鬼了吧?蒙得吧這是?霸氣雄圖有這樣的高手?”

    沒人回答他,眼神好的人已經看到在他們正前端站著的君莫笑手中那個古怪東西的前端正冒著硝煙。

    “注意君莫笑那個武器。”藍河對大家說,“有古怪。”

    “造型?”

    “不……”藍河一時找不到詞。

    “先抓到哥布林商人再說吧!”有人說著。

    雖然兩個想阻撓一下哥布林商人前進的技能都失敗了,但藍溪閣玩家距離哥布林商人卻依然是越來越近。誰想就在哥布林商人跑到那樹旁,出來的不是一個彈藥專家,而是一個柔道,抓起哥布林商人就又朝著君莫笑那方向扔過去了。

    柔道那是抓取的專業玩家,各項效果都有加成。這一個拋投比平時君莫笑扔得既快又遠。藍溪閣玩家一下多跑了不少冤枉路,個個氣得七竅生煙。結果那邊君莫笑早迎上去,三兩個攻擊就已經把哥布林商人的仇恨給拉回去了。又是圓舞棍又是拋投什么的,轉眼哥布林商人和藍溪閣玩家之間的距離又拉大了。

    “等等。”系舟看出些名堂了。

    “剛才那個OT,可能不是意外,是他們的布置,是故意的。”系舟說。

    “U www.uukanshu.com你說什么?”大家都驚。

    “他們就是想用這樣的方式,主動控制哥布林的走位,然后避開我們的追擊,乘機將哥布林商人拿下。”系舟說。

    “這種事情,能辦到的嗎?”大家茫然。

    “事實就在眼前。”系舟說。

    “是君莫笑,全靠他的指揮。”藍河說。

    “怎么辦?”有人問。

    “兩人一組散開,將他們個個擊破!”藍河說。

    “不會叫人揀了現成便宜吧!”系舟有些憂心地看著身后。

    “這些雜七雜八的,成不了氣候。”藍河說。

    “中草堂的人怎么一直沒見著。”系舟說。

    “垃圾車前子又玩陰的,這個得提防著點。我們的人呢,怎么還不到啊!”藍河急,他們藍溪閣可不是就這么十幾個人啊!

    “中草堂的人來了!”系舟卻在此時突然吐出這么一句。

    藍河朝前一望,果不其然,對面林子里一堆人影聳動,頭頂上的名字雖然模糊不清,但藍河又憑他多年打交道的過硬經驗,瞬間判斷出是中草堂的名號。

    “抄后路去了他們。”系舟說。

    “垃圾車前子,肯定又是收了內奸的消息。”藍河鄙視著。

    “乘他攔下君莫笑的時候,我們把BOSS搶回來。”系舟說。

    “上!”藍河吼道。

    ============================================

    第二更來嘍,不早也不晚吧?求票求票,好幾天沒求過票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