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確定康曉波走了以後,才轉身向福伯停車的地方走去,果然,福伯並沒有將車子開走,而是停在那裡靜靜的等着他。

    林逸上了車之後,福伯才發動了車子。後排的楚夢瑤和陳雨舒顯然就有些沉默了,不知道是因爲今天看到了林逸在廁所裡面的情景還是因爲天台上的那一幕震撼了她們,總之兩人的話都不多,楚夢瑤也出奇的沒有和福伯告狀,對林逸冷嘲熱諷。

    “福伯,到前面的銀行那裡停一下,我和小舒去辦張卡。”楚夢瑤對福伯吩咐道。

    林逸被楚夢瑤這麼一提醒,纔想起來,學校讓每個學生都辦理一張銀行卡,說是以後從裡面扣除學雜費。

    福伯也沒有多問,點了點頭,就將車子停在了不遠處一家銀行的附近,因爲現在正好是上下班的時間,路上的車比較多,尤其這家銀行是那種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附近只有這麼一家,所以來辦理業務的人都將車子停在了門口,交通就顯得有些混亂。

    林逸跟着楚夢瑤和陳雨舒一起下了車,楚夢瑤頓時皺了皺眉:“你跟着來做什麼?”

    “別忘了,我也是學校的學生。”林逸笑了笑。

    楚夢瑤纔想起來,林逸今天也變成了學校的一員,他自然也需要辦理一張銀行卡。沒有再說話,拉着陳雨舒的手一起進了銀行。

    在林逸踏進銀行的一剎那,脖子上的玉佩忽然產生了反應,讓林逸心頭一驚。這塊玉佩,就是當初從西星山腳下的山洞裡一起帶出來的那枚玉佩,只不過,林逸到現在也沒有弄明白這玉佩究竟有什麼用處,或者說是如何去用。

    不過,每一次在出現大事之前,這玉佩總會有一種很微妙的反應,像是在給林逸傳達信息一樣,雖然林逸不知道玉佩想表明什麼,不過,一旦有這個情況發生,那麼就肯定會有什麼事情出現。

    就像是那一次,在北非,自己和被保護的人都被困在了敵人的包圍圈中,但是卻憑藉着這枚玉佩的次次提前預警,讓他一次又一次的躲過了敵人的襲擊,最終得以獲救。

    亦或者是,有什麼好事發生之前,這枚玉佩也會出現類似的預警,比如自己有一次給幫着林老頭買了一張即開型的彩票,就中了二十塊錢。

    所以,不管怎麼說,玉佩的反應讓林逸整個人的神經都警覺了起來。

    進了銀行,楚夢瑤和陳雨舒領了號碼,就坐在了一旁的等待席上,而林逸也跟着拿了一張號碼,坐在了兩人的旁邊。

    林逸很有自知之明的坐在了陳雨舒的邊上,因爲楚夢瑤看起來對他還是很有敵意。陳雨舒別有深意的看了林逸一眼,嘴角微微翹起。

    林逸在等待排號的時候,精神一直是保持着一種十分緊張的狀態,每一次玉佩有反應的時候,都會有事情發生,相信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忽然,林逸的目光停留在了銀行的外面一輛黑色的現代商務車上面……

    “快走!”林逸猛地站起了身來,一把拉住了陳雨舒的手,對她和楚夢瑤說道。

    “你……你做什麼?”陳雨舒愣了愣,有些愕然的看着林逸,小臉騰的一下紅了起來!她從小到大,除了拉過哥哥的手之外,還沒有拉過其他年輕異姓的手呢,陡然間被林逸握住了手,陳雨舒有些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傻傻的愣在了那裡。

    “趕快離開這裡,沒有時間解釋了!”林逸心中焦急,想要將陳雨舒給拉起來。

    “啪!”

    楚夢瑤一巴掌拍在了林逸的手上,將他的手和陳雨舒的手拍了開來,其實,倒不如說是林逸下意識鬆開的,不然僅憑楚夢瑤這一下子,是斷然難以實現的。

    “林逸,你做什麼?你佔小舒的便宜?”楚夢瑤瞪着林逸,目光中充滿了怒火。

    “我……哎,沒時間解釋那麼多了,你們趕緊跟我離開這裡!”林逸的目光銀行的玻璃窗瞥向不遠處的街角,十分焦急的說道。

    佔便宜?林逸狂暈,這個情況下,還佔什麼便宜?

    “憑什麼?”楚夢瑤低哼了一聲:“你是誰呀你?有毛病吧?要離開你自己離開,我們還得辦卡呢!”

    陳雨舒也是有些莫名其妙,這林逸是怎麼了?看他挺沉穩的,怎麼突然之間變得這麼浮躁起來了?

    “先出去再說!”林逸這回不由說的同時拉住了兩人的手!陳雨舒和楚夢瑤的手一左一右的全被林逸拉了起來。

    “放開呀!”楚夢瑤快瘋了,她沒想到林逸居然非禮完陳雨舒之後又把魔掌伸向了她,拼命的甩着胳膊,想要掙脫林逸的手。

    “瑤瑤,我們先跟他出去再說!”陳雨舒倒是比楚夢瑤理智一些,從剛剛的震驚中已經緩解出來的陳雨舒,看到林逸的臉上並沒有那種邪銀的表情,取而代之的確是那種焦急的表情。

    要說對於林逸這個人,陳雨舒瞭解的要比楚夢瑤要多一些,陳雨舒知道林逸不可能沒事兒閒的跑到銀行來對她們兩個耍流氓,要是真想佔她們的便宜,昨晚是最好的時機!除非他大腦有問題纔會選擇在人多的銀行下手。

    楚夢瑤一愕,有些詫異的看向陳雨舒,不明白她爲什麼會突然偏向於林逸了。

    林逸看着遲疑的楚夢瑤,暗歎了一口氣,來不及了!因爲他已經看到,幾個穿着黑色風衣的男人,推開銀行的門走了進來!

    “砰!”一聲凌厲的槍響,將原本有秩序的銀行變得立刻亂了起來,驚叫聲,小孩的哭泣聲,警報聲同時響了起來。

    “不許動,誰動就打死誰!”爲首的一個剃着禿頭,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舉着一把黑漆漆的手槍,對銀行裡的人喝道。

    林逸微微嘆了一口氣,剛纔自己和楚夢瑤、陳雨舒拉扯之際,已經錯過了最佳的逃跑時機,現在要是想逃跑,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不過林逸也不怪楚夢瑤和陳雨舒,畢竟她們並不能意識到當時危險正在逼近。她們只是做出了她們認爲正常的舉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