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又將槍向禿頭的腦袋上撞了撞,道:“告訴他們,不要亂動,否則我就殺人質了!”

    “你……你們不要亂來……”禿頭真的很想哭,這不是自己這些人剛剛在銀行對那些警察說的話麼?這麼快報應就輪到了自己的身上,什麼叫現世報?就像現在一樣!

    “恩,不錯。”林逸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問道:“現在可以說了吧?呲花哥是誰?”

    “是我的老闆……其他的我也不清楚啊,是他讓我這麼做的,小哥,你千萬別開槍……”禿頭也是貪生怕死的主,別看他之前牛逼的二五八萬似的,但是真到了自己的生命遇到威脅的時候了,禿頭也怕了。

    本來他接了這個任務是爲了錢,爲了能更瀟灑的吃喝玩樂,但是要把命搭進去就不值得了。

    林逸皺了皺眉,看的出來,這個禿頭只是個小魚小蝦,根本不知道什麼內幕。

    “好了,停車吧。”林逸對禿頭命令道。

    “停車?幹什麼?”禿頭一愣。

    “停車當然是我們要下車,難不成現在這樣,你還想綁架她?”林逸一瞪眼,問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你不送我們去警局?”禿頭有些詫異,沒想到林逸會放他們一馬。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林逸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警察,他們給我開薪水麼?”

    禿頭聽了林逸的話之後頓時大樂,原本他還以爲林逸要送他們去警察局呢,現在能夠逃過一劫,自然異常開心,雖然任務沒有完成,但是卻也從銀行裡搶出了一筆鉅款來,足夠他們下半輩子揮霍的了。於是,光頭興奮的連忙吩咐開車的那個手下將車子停下。

    林逸從禿頭的身上,搜出了一把槍來,然後扔給了楚夢瑤:“你拿着,一會兒瞄準着他們的車輪子。”

    “哦……”楚夢瑤不知道林逸爲什麼這麼說,但是還是接過了手槍,緊緊的拿在了手上。

    林逸讓楚夢瑤先下了車,然後隨後也下了車,不過下車的時候說道:“你們可以選擇對我或者夢瑤開槍,不過一定要打死,如果沒有打死我,我會瞄準你們的油箱。聽明白了麼?禿頭?”

    林逸邊說還邊拍了拍禿頭那光禿禿的腦殼。

    “不……不會的……”禿頭沒來由的打了個寒噤,林逸這小子,着實有些邪門,禿頭可不願意再節外生枝了。

    林逸下車的時候,特意注意了一下玉佩的反應,但是玉佩卻沒有絲毫的徵兆,林逸才鬆了一口氣,看來,禿頭他們做了一個聰明的選擇。

    但凡剛纔林逸的玉佩要有一絲一毫的反應,林逸就會反手再製住禿頭,然後挾持着他一起和自己下車。

    林逸和楚夢瑤下車之後,現代商務車一溜煙的開走了,果然如同林逸所預測的那樣,禿頭沒有做出什麼不利的舉動來。

    “看我做什麼?還不趕緊給福伯打電話,讓他來接咱們?”林逸又好氣又好笑的看着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楚夢瑤,說道。

    “哦……”楚夢瑤有些不敢相信,這就脫險了?不過看着遠去的現代麪包車,似乎的確是這樣啊!不過,這林逸拽什麼?居然用命令的語氣和自己說話?

    “喂,你剛纔怎麼不把他們所有人的槍都收繳了,然後送他們去警局呢?”楚夢瑤對林逸最後說的那句話有些耿耿於懷,什麼叫他不是警察,警局不給他開薪水?難道他就不能做點兒好事兒麼?

    “那一車都是貪生怕死之輩,用槍要挾着他們的老大,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但是一旦將他們的槍也收繳了,他們也就知道他們也要完蛋了,那肯定會做出最後一搏!”林逸說道。

    “但是你有他們的老大做要挾啊?”楚夢瑤有些不解的問道。

    “自己都要完蛋了,還會去管老大麼?拜託,你不要那麼天真好不好?”林逸有些無奈的說道:“這次能脫險,純屬僥倖!喂,你到底惹了什麼人啊?這些人明顯就是衝着你來的!”

    “哼!臭屁什麼!”楚夢瑤對林逸的態度很是不爽:“你是我的跟班好不好?有你這麼和主人說話的麼?”

    “……”林逸無語,這女人啊,還真是不可理喻。

    陳雨舒坐在福伯的車裡抹着眼淚,楚夢瑤和林逸被抓走了,誰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呢?好一點兒的話兩人可能被放出來,不好的話……陳雨舒實在不敢想下去。

    福伯也是一臉愁容的播着電話,偏偏這種關鍵時刻,還聯繫不上楚鵬展,這讓他很是焦躁。

    忽然,電話鈴聲響起,福伯一驚,拿起了電話,看到了上面的來電顯示,臉上頓時露出了憂喜參半的表情來。

    這是楚夢瑤的電話,不過卻不一定是楚夢瑤本人打來的。也有可能是劫匪用楚夢瑤的電話給自己打來的,不過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有消息了。

    “喂?您好。”福伯小心的接起了電話。

    “福伯,快來接我……”楚夢瑤第一次覺得,福伯的聲音是那麼的親切。

    和福伯一起過來的,還有宋凌珊等人由警方組成的人馬。

    “瑤瑤姐!”陳雨舒第一個衝下車來,與楚夢瑤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嚇死我了,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死丫頭,就會胡說!”楚夢瑤已經從之前的驚嚇中回過了神來,聽陳雨舒這麼說自己,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林先生,你沒事吧?”看到林逸身上有血,福伯連忙問道。

    “大腿上中了一槍,沒什麼大礙吧!”林逸一瘸一拐的站起了身來,還別說,真有點兒疼啊,這玩意後返勁兒。

    福伯此刻是真的佩服了林逸了,這都中了一槍了,還說沒事兒,真是個爺們,純爺們。不知道林逸知道了福伯的想法,會不會腦袋上冒出幾道黑線來呢?因爲他記得,好像有個女明星被戲稱爲“純爺們”吧?

    “林先生是吧,麻煩您和我們回警局錄一下口供。”宋凌珊走了過來,公式化的對林逸說道。

    林逸頓時皺了皺眉,這小妞眼睛不會瞎了吧?沒看見自己受傷了麼?頓時有些沒好氣的說道:“需不需要我脫褲子給你看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