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宋凌珊賊賊的一笑:“林逸,你傷在了哪裡?”

    “左腿,大腿根處!”林逸以爲這是筆錄的內容呢,於是如實的答道。

    “哦,我看看,是不是這裡!”宋凌珊抿着嘴,伸手就像林逸左腿的大腿根處摸了過去,像是在檢查,其實用了很大的力氣。

    宋凌珊這個爽啊,小臉都興奮的紅撲撲的,她彷彿看見了林逸鬼哭狼嚎的樣子!讓你挖苦我,讓你色迷迷的看我,今天就讓你嚐嚐本小姐的厲害,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嘶……”林逸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來,這小妞有病吧?有她這樣查看別人的傷情的麼?這麼用力?幸虧自己的耐力比較強悍,不然的話,早就叫出聲來了。

    見林逸沒有發出預想鬼哭狼嚎聲,宋凌珊有些失望,難道自己太好心了而不夠用力?於是乎,宋凌珊再次的加大了手中的力道……

    “嘶……哦……”林逸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一聲低吼,我靠了,不帶這麼玩兒的吧?林逸剛想破口大罵,卻聽見病房的門口傳來了一聲驚呼!

    “呼……瑤瑤姐,他們在做什麼呢?”陳雨舒面色紅暈的對一旁的楚夢瑤問道。

    “小舒,我們不能看了……再看就不純潔了……”楚夢瑤的臉也很紅:“他們在做一件很邪惡的事情……”

    “喔!”陳雨舒自然也不會傻到什麼都不明白:“凌珊姐姐好火爆,居然在醫院裡做這種事情……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打飛機?”

    此刻,宋凌珊正背對着門口,而她的右手在林逸的大腿根部摸來摸去,林逸又是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難免不會讓人誤會了。

    從後面的角度,並不能看清楚宋凌珊的手究竟放在哪裡,所以,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是她在幫着林逸打飛機……

    宋凌珊聽了門口的議論,起初有些莫名其妙,最後陳雨舒那句“傳說中的打飛機”讓宋凌珊猛然一激靈,看看林逸那表情,想不讓人誤會都難了!宋凌珊頓時臉上和發燒了一樣,剛想解釋,就聽到了一聲咳嗽。

    原來福伯也隨着楚夢瑤和陳雨舒一起來到了林逸的病房,看到眼前的情形,福伯不得不幹咳了一聲:“那個宋警官,林先生身體還未痊癒,在醫院裡又是大庭廣衆之下,不太適合做其他的事情……”

    “我……我沒有……”宋凌珊此刻真是百口莫辯了,不知道該如何與福伯解釋。

    “算了,你們快收拾一下,我們待會兒再進來。”福伯搖了搖頭,拉着楚夢瑤和陳雨舒一起出了病房。心道,自己是不是老了?跟不上時代的節奏了?真是沒看出來,以前接觸的宋警官是個挺保守的人啊,今天怎麼這麼開放了?莫非是對林逸一件鐘情?

    “瑤瑤,那個宋凌珊想要虎口奪食!”出了病房,陳雨舒十分生氣的揮起了拳頭。

    “什麼虎口奪食?”楚夢瑤的臉很紅,一想到之前看到的事情,心跳的就厲害。

    “林逸是你的擋箭牌啊,她給搶去了算怎麼回事兒?”陳雨舒恨恨的說道:“瑤瑤姐,你不能讓她得逞!”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楚夢瑤哼了一聲,心裡愈發的覺得這個林逸不是什麼好東西,本來剛剛對他印象有了些改觀,現在的形象再次一落千丈。在醫院裡做這麼齷齪的事情,簡直不可原諒!

    “真是出乎意料,宋凌珊那個出了名的冷美人居然也會做這麼討巧的事情,真是一動春心,什麼樣的女人都能改變!”陳雨舒心裡很不爽,要是換一個人,她也不會這麼生氣了,但偏偏這個人是宋凌珊!

    陳雨舒和宋凌珊是一個大院裡長大的,因爲兩人都很漂亮,所以自小兩人就是大院裡的焦點人物,只是宋凌珊比陳雨舒年紀大一些,發育的早一些,所以也獲得了更多的男孩子的青睞。

    但是陳雨舒和她比起來,就更像一個小妹妹了,大院裡的男孩子對陳雨舒則多是妹妹般的照顧,而不是對宋凌珊那種愛慕。雖然陳雨舒不稀罕他們的愛慕,但是這種感覺卻讓她很不爽。

    這是其一,其二一點,也是陳雨舒最恨宋凌珊的原因,那就是自己的哥哥也是宋凌珊的愛慕者之一,陳雨舒永遠也無法忘記哥哥對宋凌珊表白被拒絕後的那種失落感覺!

    宋凌珊這小妞居然口出狂言,說她不會找一個比自己弱的男人,這也是促使陳雨舒的哥哥陳宇明參軍的原因。

    “小舒,你那麼憤憤不平的,是不是你喜歡上林逸那小子了?”楚夢瑤終於覺出了些味道來,疑惑的對陳雨舒問道。

    “我?哪有!我怎麼會喜歡他呢!”陳雨舒自己都覺得好笑,這簡直是一件荒謬之極的事情。

    “既然你不喜歡他,那以後就不要總提他,提起他來我就煩。”楚夢瑤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煩什麼。因爲吃了林逸的口水?看了林逸的**?被林逸摸了手?

    似乎這一切都變得好遙遠,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今天在銀行裡面,那一剎那,那一雙大手將自己按下去,和這些比起來,之前的已經不算什麼了。

    但是楚夢瑤心裡就是堵的慌,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

    病房裡,宋凌珊面紅耳赤,這下完蛋了,尤其是被陳雨舒那個小丫頭看到了,那自己以後也不用回大院了,根本就沒臉回去了。

    經過那丫頭的嘴裡說出來的自己,肯定更加不堪,或許和一個銀娃蕩婦沒有什麼區別了!

    看着牀上那一副無辜表情的始作俑者,宋凌珊真想一槍打爆他的頭!都怪這傢伙,鬼叫什麼?想到這裡,宋凌珊不由得恨恨的說道:“林逸,你究竟想做什麼?你那麼一叫,我以後還怎麼見人了?”

    “我說小姐,人家都說胸大無腦,本來我還不信,但是今天,我終於見識了什麼叫胸大無腦了!”林逸冷笑了一聲說道。

    “你什麼意思!你說什麼!”宋凌珊被林逸捉到了痛腳,頓時大怒,站起身來,氣得胸脯起伏的指着林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