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求推薦票!求收藏!召喚啊召喚!老魚拜謝!

    ………………正文………………

    兩個女孩子吃完了飯之後,就上了樓去,時間已經很晚了,大概是十一點左右,明天都還要上學,所以這個時候應該早早的休息了。

    林逸站起身來,來到餐桌盤,嘴角劃過了一絲好看的弧度。雖然楚夢瑤和陳雨舒之前說了什麼,他沒有聽到,但是陳雨舒叫自己去吃飯之後,坐回了餐桌上之後的事情,林逸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兩個女孩子的聲音很小,不過她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林逸可以讀懂脣語,所以楚夢瑤說的話,林逸一字不差的看在了眼裡。

    原來,大小姐也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子,林逸微微一笑,打掃起兩個女孩子的殘羹剩飯來,其實也算不得殘羹剩飯,兩個女孩子的飯量都不大,再餓也吃不完四大盒菜,紅燒雞塊只動了幾口而已,顯然是因爲怕胖,沒有怎麼吃。

    其實,能吃楚夢瑤和陳雨舒剩下的飯菜,在一中的很多男生眼裡,那簡直是一種天大的福氣了,比如鍾品亮,讓他天天吃他都不會膩的。

    林逸着實是餓了,風捲殘雲的幹掉了桌上的所有飯菜之後,很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林逸也沒回頭,從腳步聲中,他就可以判斷出來,來的人是陳雨舒,兩人的腳步聲略有差異,不過林逸還是能很準確的辨別。

    “哇!箭牌哥,你是豬啊?這麼能吃!”來的人果然是陳雨舒,她口有點兒渴,下來拿瓶飲料上去喝,但是卻看到了一桌子空空如也的餐盒,頓時嚇了一大跳。

    “呵呵。”林逸笑了笑:“還好吧,不過你們兩人也夠浪費的,每天剩下這麼多。”

    “現在不是有你了麼!”陳雨舒不以爲然的說道,顯然,在這種大家庭的環境下,她們很難體會那種“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感覺。

    林逸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他也明白兩人之間環境帶來的差異,所以這些東西說了也沒有用,陳雨舒和楚夢瑤也不會理解。

    “對了,箭牌哥,告訴你個小秘密哦!”陳雨舒從保鮮櫃裡取出了一瓶紅茶,然後神秘兮兮的對林逸說道。

    “什麼秘密?”林逸愣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陳雨舒。

    “瑤瑤姐姐說了,她沒說不喜歡你。你下次可以和我們一起吃飯。”陳雨舒小聲的說道。

    “這樣啊,我知道了。”林逸點了點頭:“謝謝你。不過下次我還是等你們吃完再吃吧。”

    “爲什麼?”陳雨舒有些奇怪。

    “怕都吃掉了,你們不夠吃。”林逸笑着指了指桌上的空餐盒。

    “哈!”陳雨舒頓時笑了起來:“我上樓了,你也早點兒休息吧。”說完,做了一個再見的手勢,就跑上了樓去。

    林逸看着消失在樓梯間的陳雨舒的身影,搖了搖頭,這個女孩子,讓自己有一種看不透的感覺,看起來可可愛愛的,其實卻很精明。

    因爲腿上受了傷,林逸並沒有洗澡,而是用溼毛巾擦了擦身子之後,就上了牀。沒想到在這裡還能受傷,老家那邊的一些草藥沒有帶過來,林逸也沒有辦法讓腿上的傷儘快的癒合。

    閉上眼睛,林逸開始練起了軒轅馭龍訣。雖然每天林逸都期待着有所突破,但是卻依然沒有任何進展。

    和煦的陽光洋洋灑灑的進入了房間,照在了林逸的身上。林逸伸了一個懶腰,打開了窗子,透析一下新鮮的空氣。

    又是美好的一天,林逸對生活很是期待,這種學生生活,是他以前做夢都想要的,現在終於實現了,他會好好的珍惜。說不定哪天大小姐就將自己攆回去了。

    ……………………

    松山市警察局,刑警隊審訊室中,宋凌珊無奈的看着眼前這一堆形形色色的人,着實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一宿了,案情沒有任何的進展,問出來的東西,全是一些沒什麼用的東西。

    那幾輛假冒的車牌爲“鬆A74110”的黑色現代商務車司機都分別落網了,不過這些全是一些一問三不知的人。

    剛開始,宋凌珊還不信,不過,之後對這些人背景的調查,讓宋凌珊也大失所望。這些人不是下崗的司機,就是休假中的公交車司機。

    開“鬆A74110”牌照的車子,完全是受僱於別人,別人分別給了他們每人五百塊錢,讓他們按照規定的時間,將車子開去規定的地點。

    而這些人還沒等將車子開到規定的地點呢,就被警方給抓到了,剛開始他們甚至以爲抓他們的人是交警,因爲他們的車子都沒有合法手續,但是當初也是因爲五百元的高價,才接受了這個任務。

    當他們得知這與一起銀行搶劫案有關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受騙了,被犯罪分子所迷惑了。這些人只能送到交警隊按照一般的違反交通規定來處理,宋凌珊也不可能將火氣出在這些人的身上。

    這一夜的疲憊等於白費力氣,宋凌珊的心情很是鬱悶,畢竟這是她第一次挑大樑進行讀力破案,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宋隊,我們是不是再加大搜捕的力度?”手下一中隊中隊長劉王力問道。

    已經搜尋了一夜了,但是並沒有發現劫匪的行蹤,如果天亮之後還如此搜捕的話,肯定會妨礙某些正常社會活動,所以宋凌珊也很是猶豫。

    一旦加大搜索力度,就變相的等於在一些交通要道設立關卡,查詢過往車輛和車內的人。

    “我請示一下楊隊長吧。”宋凌珊最終在無奈之下,還是撥通了楊懷軍的電話,問一問他,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怎麼做。

    有的時候,宋凌珊覺得自己真的很差勁兒,同樣是退伍軍人轉業的隊長楊懷軍,卻有着比自己敏銳百倍的洞察力,無論什麼案子,到了他的手上,都逃不過他縝密的分析和推理,很快案子就會真相大白!

    可是自己……宋凌珊覺得,自己要學習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這個副隊長的職位……恩,林逸說的對,還真像是走後門纔得到的!

    雖然宋凌珊清楚,按照自己專業前的軍銜,這個職位當之無愧,但是能力卻是要差上一籌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