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更!求票,求收藏,求支持!

    ……………………

    “我靠!”楊懷軍一拍大腿驚訝的看着林逸:“有水平啊!不愧是我獵犬的隊長,當時我傷了之後,部隊給我請來了國內最知名的中醫藥專家陳學之老爺子,他看了我的病後,也是這麼說的!”

    “陳學之?”林逸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卻忘了是在什麼地方聽說的了。

    “是啊,之前說我活不過半年的也是他!”楊懷軍笑了笑:“他和我說,想要死的慢點兒,就不要治了,用鎮痛劑頂着,或許能多活幾天!”

    “這是什麼狗屁辦法!”林逸聽後不由得皺了皺眉:“你的病我我回去考慮一下吧,儘快給你拿出個方案來,不過我可以先給你寫一副藥方,比西藥的鎮痛劑管用,副作用沒有那個大。”

    說完,林逸就走到了楊懷軍的辦公桌前,取了紙和筆,快速的在上面寫下了一個藥方來,然後將它交給了楊懷軍:“這個藥方你最好親自去抓藥,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了,還有我的事情,我不想別人知道,以前的,就不要再提了!”

    “真的管用?鷹,你給我帶來的驚喜真的太大了!”楊懷軍接過了林逸遞過來的藥方,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中藥名字,頓時有些發呆,這根本不可能是瞎寫的,一般人,或許連這些中藥的名字都寫不出來。

    “都說了,別叫我鷹,我叫林逸。”林逸糾正了一句。

    “好吧,林逸!”楊懷軍點了點頭,將藥方小心的收入了懷中,既然是曾經的隊長和戰友給自己寫的藥方,那楊懷軍無論如何都是無條件信任的,吃不好大不了也就吃死最多了,自己能活到哪一天還說不定呢!“你小子真神,怪不得小凝那麼迷你!”

    聽到這個名字,林逸臉上的笑容在一瞬間,突然的滯住了,過了好久,才擡起頭來:“她……還記得我?”

    “上次見到她時,她還問起過你。”楊懷軍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

    “或許只是隨便問問……”林逸苦澀的一笑,他和她,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沒有可能會交織在一起,就算交織在一起,註定也是會分開。

    人與人之間,從來就沒有平等的,林逸深刻的明白這一點。至少現在,林逸沒有能給她未來的能力……

    “你想不負責任麼?”楊懷軍的神情忽然變得激動了起來,惡狠狠的盯着林逸。

    楊懷軍怪異的反應,讓林逸微微的一愕,不過,瞬間,林逸似乎明白了什麼:“你……喜歡她?”

    “……”楊懷軍在林逸的發問下,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才道:“當初敢死隊裡的人,對小凝沒有不產生好感的……”

    不過,這也變相的承認了他的想法。

    “她和你倒是很般配。”林逸是知道楊懷軍的身世的,他和她,算得上是門當戶對吧。

    “你到底什麼意思?”楊懷軍像是被踩到了痛腳一樣,當時就跳了起來,面色紫黑的指着林逸:“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朋友妻,不可欺,我獵犬就是再混蛋,也幹不出那種事情來!”

    “她不是我的妻子。”林逸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好了,我要走了,宋凌珊那邊的事情交給你搞定了,相信這不是什麼問題吧。”

    說完,林逸就起身向門口的方向走去。

    “我真想殺了你!”楊懷軍一拳向林逸的後心搗來。

    林逸卻連頭也沒回的就隨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只要你做得到。”

    楊懷軍知道,自己和林逸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有些頹廢的卸掉了手臂上的力道,而林逸,也同時鬆開了楊懷軍的手臂,開門走出了楊懷軍的辦公室。

    雖然林逸的表情上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思緒,卻不由自主的飄回了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中去……那個在自己命運中相遇又分離的女孩子。

    這兩年裡,林逸經常會從夜晚的修煉中驚醒,每次醒來,都會大汗淋漓,這是林逸自從修煉《軒轅馭龍訣》後,都不曾發生過的情形。但是那雙憂鬱的眼神,卻像是心魔一樣不停的反覆持續着,充斥着林逸夜晚的時間。

    每次望見那離別時幽怨而憂傷的眼神,林逸都會不自禁從修煉中驚醒過來。這是一個反覆而無止境的夢魘……

    自己真的忘了她麼?顯然沒有。那是一個讓任何男人看了一眼,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女孩兒……不過,林逸也清楚的明白,她璀璨奪目的光輝並不屬於自己。

    如果說十七歲的林逸身上還有一絲桀驁,但是現在的林逸,卻更加明白現實的冷酷。去找她,只會給她和她身邊的人帶來麻煩,門不當戶不對,小人物泡上公主,那是小說,是扯淡!

    從林逸被警察帶走的那一刻起,警局陳局長的電話就沒閒着過,先是一中的校長丁秉公,對於丁秉公的電話,陳局長還是很慎重的,答應他一定會調查清楚。

    不過,後面打來電話的人物卻是越來越大,先是楚鵬展身邊的福伯,之後卻是楚鵬展親自的打來電話過問!

    無奈之下,陳局長只得撥通了宋凌珊的電話,想催促她儘快把案子處理了,一定要公平公正,不能給人落下話柄。

    但是,從宋凌珊那裡得到的消息卻是,人卻被剛回來的楊懷軍給帶走了,陳局長只得又撥通了楊懷軍的電話。

    “什麼?已經放了?”陳局長有些錯愕,這楊懷軍處理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恩,本來就是黑勢力團伙到學校裡面鬧事,和林逸沒有什麼關係,我瞭解了情況之後就叫他回去了。”楊懷軍恢復了平時一貫幹練的語氣,彙報道。

    “沒事兒就好了。”陳局長鬆了一口氣,這回他也能和丁秉公和楚鵬展交代了。

    當宋凌珊知道楊懷軍將林逸放了之後,也錯愕了半天,不過她心裡也清楚,林逸並沒有什麼責任,因爲她剛剛已經從黑豹哥的兩個手下口中問出了事情的經過,完全是黑豹哥先去找的麻煩,林逸才動手打了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