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點擊,求各種支持!感謝打賞……名單正在整理中,會公佈在相關區……

    ……………………

    楚夢瑤和陳雨舒兩個女孩子也吃不了多少東西,以前林逸沒來的時候,都是要剩下四分之三還多。不過爲了營養均衡,福伯每天還是遵循四菜一湯,最少也是三個菜一個湯。

    就算再厲害的廚師,也不可能將一盤菜單獨做的太少,那樣一來不但火候不好掌握,調料均衡也不好掌握,所以爲了不影響味道,還是按照正常的菜碼。

    吃了幾口,楚夢瑤覺得索然無味,以前林逸沒來的時候,她和陳雨舒邊吃邊聊一些有意思的話題,一頓飯能吃上半個多小時,今天不知怎的,腦海中總是浮現出林逸昨晚在銀行挺身而出的一幕。

    這傢伙到底是傻子還是真的對工作認真負責?爲了幾萬塊錢,也沒必要將命搭上吧?楚夢瑤雖然不知道父親是從哪兒找來這麼個傢伙的,不過楚夢瑤對林逸的惡感,卻好像少了許多。

    難道就因爲她昨天救了自己麼?好吧,那就暫且將他留在身邊,反正給自己當個打手也不錯。

    “我吃飽了。”想到自己對林逸的態度好像挺可惡的,吃飯都是讓人吃剩下的,確實有些過分了。

    “怎麼了?瑤瑤,你怎麼吃這麼少?”陳雨舒有些詫異的看着楚夢瑤,她只動了幾筷子吧,還是面前的青菜。

    “沒什麼,可能有點兒累吧。”楚夢瑤搖了搖頭:“我上樓去了,你叫林逸陪你吃。”

    “啊?”陳雨舒一愣,楚夢瑤這是唱的哪一齣啊?

    楚夢瑤覺得心裡面有些煩躁,明明自己討厭無比的人,昨天卻救了自己,而自己好不容易想對他釋放一點兒善意,他卻還拿上了架子!哼,不吃拉倒,我也不吃了,你愛吃不吃。

    陳雨舒看着楚夢瑤有些憔悴和疲憊的背影,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難道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被嚇到了?不對呀,這都過去一天一夜了,這神經反應也太遲鈍了點兒吧?

    陳雨舒放下筷子,跑到林逸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喂,箭牌哥,出來吃東西了!”

    林逸打開了門,看了看陳雨舒,“你叫我?”

    “我會管瑤瑤叫箭牌哥麼?這別墅裡面,能稱之爲哥的好像就你一個吧?”陳雨舒一拍額頭,道:“喔,想起來了,還有威武將軍,大狗哥……”

    “……”林逸無語。拿自己和狗比?

    “走了,吃飯了,我可是餓死了。”說完陳雨舒就像餐廳的方向走去。

    林逸看了看餐廳那邊,卻沒有看到楚夢瑤,有些納悶的跟着陳雨舒走進了餐廳:“大小姐呢?”

    “你說瑤瑤?她說她不餓,吃了兩口上樓去了。”陳雨舒說着,就指了指楚夢瑤剛纔坐過的位置,道:“坐吧,趕緊吃吧,飯都給你乘好了。”

    “哦。”林逸看了看桌上,果然已經乘好了米飯擺在了自己的面前。既然楚夢瑤上樓了,林逸也無需客氣了,雖然這陳雨舒有些古靈精怪,但是卻沒有那麼多事兒。

    嘎嘎!陳雨舒邪惡的看着林逸拿起了筷子,夾了一口菜放在碗裡,連同米飯一起扒進了嘴裡,頓時心裡面樂開了花,拳頭也在桌下握了握。

    耶!一會兒就告訴瑤瑤去,自己幫她報仇了,昨天她吃了林逸的口水,今天林逸用了她用過的筷子,吃着她吃了一口剩下的米飯,林逸也吃了她的口水,這下扯平了。

    “慢點兒吃,給你喝水。”陳雨舒將之前的那瓶橙汁遞給了林逸。

    “哦,謝謝。”林逸被陳雨舒這麼一說,倒是真覺得有些噎住了,接過橙汁喝了兩口,頓時發現有些不對勁兒:“這橙汁……”

    “哦,剛纔楚夢瑤喝了兩口就走了,我怕浪費了,就給你喝了。”陳雨舒一臉無辜的看着林逸:“對了,你不會嫌棄她吧?不會也去漱口大吐一場吧?”

    “哦。”林逸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雖然知道陳雨舒肯定是故意的,不過這對林逸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想當初在原始森林裡面,身上所有的鐵器基本上都被當做了武器,只留下了一套餐具大家輪流使用,林逸早已經養成了這種心理素質。

    何況……美女的口水,不是誰想吃的就吃的,沒準兒楚夢瑤吐口痰,鍾品亮那傻泡都會去舔呢,林逸邪惡的想着。

    見到林逸沒什麼特別的反應,陳雨舒有些失望,不過轉念忽然想到那橙汁之前自己也喝了一口,那不是等於……想到這裡,陳雨舒不由得有些臉紅。

    不過,經過了之後楚夢瑤的口水稀釋,上面應該沒有自己什麼事兒了吧?陳雨舒安慰自己。恩,一定是這樣的。

    “喂,箭牌哥,我渴了,給我倒一杯白開水!”陳雨舒吃的有點兒鹹了,對林逸吩咐道。

    “自己去。”林逸眼睛不擡一下的繼續吃飯。

    “手紙……電視……”陳雨舒咳嗽了兩聲。

    林逸翻了翻白眼,這還當成暗號了怎麼的?有些無奈的起身去給陳雨舒倒水,想到陳雨舒對自己還算不錯,吃飯不忘了想着自己,林逸也就忍了。

    要是讓楊懷軍知道自己成天伺候兩個大小姐,估計得笑開了花了。

    給陳雨舒倒了一杯水,早上已經知道她的杯子是粉色的那個,所以林逸是輕車熟路。

    “謝謝箭牌哥。”陳雨舒接過林逸遞過來的杯子,甜甜的說道。

    林逸沒說什麼,繼續吃飯。陳雨舒本來尋思撒個嬌林逸沒準兒還能心甘情願一些,可是沒想到撒嬌給瞎子看了,貌似林逸的眼中,桌上的紅燜雞塊比自己還要好看。

    事實上,林逸不是瞎子,美女在眼前哪有不動心的?但是自己是來執行任務的,說白了這只是一次短暫的相逢,任務結束後,大家各奔東西,或許一輩子都不會再見,林逸不想留太多的感情羈絆。

    更何況,自己是被楚鵬展安排來陪着楚夢瑤上學的,要是把楚夢瑤的閨中密友搞了算怎麼個回事兒啊?做人不能太艹蛋了。

    雖然至今爲止,林逸還是沒明白楚鵬展讓自己在楚夢瑤身邊幹什麼,要找個書童或是保鏢,也沒必要不遠萬里的將自己弄來啊,隨便找個人就能勝任,對付的都是光頭那種低級智商的對手,還有鍾品亮這種**,讓林逸覺得很無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