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求推薦票,求收藏……

    ……………………

    林逸不指望少女對他感恩戴德,可是少女似乎卻並不打算放過他!

    就在林逸專心熬藥沒有回頭搭理少女的功夫,一股殺氣從身後襲來,而自己山上的玉佩也隨之動了一動,傳遞了一個危險的信號。

    林逸皺了皺眉,不過在這熬藥的關鍵時刻林逸也不想分心,“別鬧!”

    楊七七此刻的心裡面很矛盾,雖然在從藥店出來的路上,自己因爲失血過多暈倒了,不過自己被林逸扯掉褲子,因爲牽動了傷口,讓她也痛得恢復了點兒直覺,頭腦也清醒了一點兒,只不過因爲身體太虛弱了,連張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就再次暈了過去。

    之後林逸給她處理傷口,往上面撒藥的時候,楊七七又痛醒了一次,又立刻昏了過去。所以對於之後發生的事情,楊七七還是有着大概印象的。

    是房間裡的這個男人救了自己,不過同時,他也看到了很多不該看的東西!自己的臉,還有自己的腿……這是楊七七絕不能容忍的事情!

    雖然,自己過河拆橋殺掉自己的救命恩人,讓楊七七的心裡有些不安,不過自己的容顏今生只爲一個男人而綻放,房間裡的這個人,已經碰到了自己的底線!

    做出了決定,楊七七就模起了牀邊自己的匕首,躡手躡腳的出現在了林逸的身後,不過看着他全神貫注的在熬藥,楊七七的動作明顯的一滯。

    他在爲自己熬藥麼?楊七七的心中一陣溫暖,有些不忍心動手了。

    楊七七承認,自己的心,還無法像其他殺手那樣冰冷,那麼冷酷無情。不管怎麼說,房間裡的這個男人,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就在楊七七猶豫之際,林逸卻像呵斥小孩子一般,讓她“別鬧”!這讓楊七七明顯的一愣!自己要殺他,他卻讓自己別鬧?

    難道他以爲,自己下地來,只是在房間裡面亂轉麼?

    “你小時候沒聽過東郭先生的故事麼?”林逸依然沒有回頭,自顧自的說道:“我感覺自己現在就像那個故事裡的東郭先生。”

    楊七七的面色一變,她自然知道東郭先生的故事,雖然她從小就在殺手組織裡面成長,不過卻和其他殺手有着明顯的不同,她除了殺手的訓練之外,還接受過其他正統的教育。

    東郭先生的故事其實就是一則經典的寓言,裡面講的就是一個叫做東郭先生的人,救了一隻狼,結果那隻狼反過頭來要吃掉東郭先生。

    不過,林逸的話卻又提醒了楊七七,林逸之前的“別鬧”,並不是隨便說的,而是林逸已經察覺到了自己要殺他!

    他後面所說的那個東郭先生的故事,就證明了這一點。他在暗諷自己的忘恩負義!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楊七七的心頭一驚,揹着身子就能感覺到自己對他不利,卻不作出任何的反應,是他有恃無恐,還是……

    那麼,這個人給自己治傷的目的,就有待懷疑了!楊七七的心中涌起一絲寒意,也讓她下定了決心,手上的匕首也加快了速度,毫不猶豫的向林逸的脖頸處襲去。

    林逸沒想到這女殺手還沒完了,欺負自己雙手都佔着呢?林逸皺了皺眉,猛地側過頭去,避開了楊七七的匕首,直接張嘴一咬,咬在了匕首上面,當然,也咬到了楊七七的手指。

    “啊——”楊七七手上吃痛,匕首脫手而出,她身體還沒有恢復,能夠站起來走到林逸的身後,也完全是憑着一股毅力支撐着。在匕首脫手之後,楊七七就彷彿虛脫了一般,跌坐在房間的地板上,大口的喘着粗氣,腿上的傷口似乎也被觸動了,冷汗從楊七七的頭上滑落。

    林逸將匕首吐到了一邊,繼續熬着藥:“你這人果然忘恩負義!不過得了,好男不跟女鬥,你趕緊走吧,省得我一會兒熬完藥,忍不住再把你殺了。”

    楊七七此刻也明白了,林逸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普通人能躲過剛纔自己的偷襲麼?普通人能咬住匕首麼?而楊七七從林逸的話中也聽明白了,敢情他這中藥並不是給自己熬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哼!”楊七七的眼中充滿了屈辱和不甘,她也不是魯莽之人,作爲殺手,也不可能是魯莽之人,魯莽的殺手都先被別人殺了,不可能活到現在。

    既然林逸在雙手被佔的情況之下,都能輕鬆的奪去自己的匕首,楊七七也放棄了繼續出手的念頭,她並不是林逸的對手!就算是沒有受傷的時候,她也不敢保證能完全對付得了這個男人!

    這個男人的身上沒有任何的殺氣,一絲一毫都沒有,不過給她的感覺,卻是深不可測!真正的深不可測,這種感覺,在組織裡面,也只有面對自己的父親的時候,纔會有類似的感覺。

    楊七七默默的從地上拾起自己的皮褲,雖然裡面有血,不過已經乾涸了,除了難受一點兒,倒是不影響外觀。關鍵的問題是,這房間裡也沒有別的替換的衣物。

    “走的時候別忘了關門。”林逸像是身後長眼睛了一般的對楊七七說道。

    “……”楊七七出了房間,重重的將房門關上。

    “一,對不起,這個男人是我的救命恩人,現在的我也並不是他的對手……不過你放心,我記住他了,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他的,因爲我只是你一個人的小七……”楊七七心裡暗暗發下了毒誓,事實上,楊七七原來並不叫楊七七,“七”只是曾經殺手畢業試煉小組裡的一個代號,她最小,自然排行老七。小組的其他成員,也是由數字編號命名。

    而屋內熬藥的林大箭牌哥還不知道自己好心做好事兒,就這麼被人惦記上了。

    “阿嚏!”林逸打了個噴嚏,心道這中藥味自己又不是沒聞過,怎麼還會打噴嚏?這是今天打的第二個噴嚏了,林逸吸了吸鼻子,難道自己真的感冒了不成?

    自己這身體,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了啊,一到松山就感冒,難道是因爲太閒了的緣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