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楊七七腿上的傷雖然已經止住了血,不過身體還沒恢復,臉色依然很蒼白,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即便是這樣,她也不願意留在房間裡面。

    既然殺不了林逸,那就走人,以後有機會再殺回來,這是作爲殺手的準則。打不過硬拼那不是殺手,那是敢死隊員。

    一瘸一拐的來到一樓,楊七七來到吧檯:“老闆娘,之前209房,帶我來開房的那個男人叫什麼?”

    之前楊七七沒有問林逸叫什麼,因爲她知道,就算她問了,林逸也不會回答。林逸把她當做了一個路人,自己又要殺他,林逸當然不會自找麻煩。

    不過,楊七七也不笨,知道住旅店都要進行登記,當時自己昏迷着,身上也沒有任何能夠證明身份的證件,那麼登記的人肯定就是林逸了。

    “哦?”老闆娘一愣,隨即看到楊七七的穿戴打扮,立刻人出來,她就是之前那個火急火燎來開房的男人揹着的那個女人。

    不會吧?不認識就搞到了一起?還來開房?不過看她之前的樣子,是被人揹着來的,難道是喝醉了?如果這樣解釋的話,那倒是很有可能了。

    現在的年輕男女啊!老闆娘感嘆世風曰下,不過她卻不曾想到,如果沒有這些年輕男女來開房,她的旅店的生意還會像現在這麼好麼?

    “他叫林逸。”老闆娘看了一眼登記本,對楊七七說道。

    “謝謝。”楊七七點了點頭,記住了這個名字。林逸麼?也不知道是真名還是假名,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個名字,已經被楊七七恨上了。

    “不客氣。”對於老闆娘來說,這只不過是舉手之勞,動動嘴而已。

    楊七七記下了林逸的名字,轉身向旅館門口走去,看着楊七七一瘸一拐的走出旅館,老闆娘不由得咂舌!不會吧?搞的這麼猛?都不會走路了?

    看剛纔那男人長得也不太威猛啊,居然這麼厲害?莫非這女孩兒是第一次?老闆娘搖了搖頭,心中邪惡的想着。

    楊七七的事情對於林逸來說,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小插曲而已,對於楊七七對自己動刀子的事實,林逸心中有些不爽,好歹自己救了她一命,雖然看了她的大腿,不過不看大腿怎麼治傷?

    要按照她這樣的,被人看了大腿就要殺人滅口,自己今天還沒那護士大媽看了呢!自己是不是也要拿刀子將那大媽幹掉?

    酒精爐的火力雖然沒有煤氣爐那麼給力,但是掌握的好的話,也可以將就着用。將熬製好的湯藥分別裝進了從藥店買來的密封袋中,因爲湯藥是熱的,自然有水蒸氣,當湯藥冷卻之後,水蒸氣變成了水,密封袋裡就變成了真空狀態,這樣利於保存,湯藥也不宜變質。

    做好了這一切之後,林逸將熬藥的器具收好,這些東西下次還能用到,雖然酒精燒的差不多了,不過這東西哪裡都有賣的。

    收拾好東西,發現沒有什麼落下的,林逸就打個電話給樓下的服務檯,讓她來退房。不過,當林逸的目光落在房間的牀單上時,就不由得苦笑,看來自己免不了要賠錢了,牀單上已經被弄得到處都是血跡,顯然不能要了。

    沒過多久,老闆娘就一晃一晃的走進了房間,看來這旅店平時沒有什麼服務員,就她一個人在艹持。

    林逸在老闆娘上來之前就開窗子放了放,讓新鮮的空氣流動進來,所以房間裡的中藥味道倒是不是很大,老闆娘倒是沒怎麼察覺,只是一進房間門,就被牀上的大片血跡給弄得目瞪口呆!

    “你……這牀單?”老闆娘驚訝的指着房間裡的牀單,有些說不出話來!她是太震驚了,震驚的都無以復加了,之前她就惡意的揣測楊七七是第一次,所以纔會一瘸一拐,而現在又看到牀單上的大片血跡,更是印證了她之前的邪惡想法,不過她卻在想,這林逸也不懂得憐香惜玉,第一次就弄得這麼慘烈,看樣子都大出血了,想弄出人命麼?要是自己這旅館裡死了個人,可就倒黴了!

    想到這裡,老闆娘的臉就沉了下來,這一條牀單還幾十塊呢,自己賺的那點兒房費,除去牀單錢就剩不下什麼了!

    “怎麼把房間搞成這樣子?”老闆娘冷着臉問道。

    “不好意思,多少錢我賠給你。”林逸也不好解釋,所以直接和老闆娘說要照價賠償。

    既然林逸都說要賠償了,老闆娘自然不會再說什麼,心道這小子還算醒目,不然自己拿難聽的話正等着損他呢!

    檢查了屋內的設施,老闆娘說道:“一條一次姓浴巾,四十元,一張牀單,六十元,一共一百塊。”

    “好的。”林逸點了點頭,這老闆娘還不算太黑,這種白牀單,批量扯來也得三十塊錢一塊,他賣自己六十,和浴巾一樣,剛好翻一倍而已。

    老闆娘看到林逸爽快,更不會再說什麼了:“那你和我下樓,將房費算一下吧,你在房間裡休息了五個小時,要按照一天的標準收費了,是六十元,之前你押了一百,你再給我六十元就可以了。”

    林逸點了點頭,下樓後掏了錢給了老闆娘,然後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老闆娘叫住了林逸。

    “還有什麼事情麼?”林逸回頭問道,心道不會是老闆娘覺得不划算了,想要再敲詐自己一筆吧?

    “剛纔你帶來的那個女孩子,臨走的時候問了你的姓名,我告訴她了!”老闆娘看林逸這麼爽快,於是就好心的提點他了一句。

    憑感覺,他們兩個人絕對不會是情侶,所以老闆娘纔會多說兩句的。

    “啊?”林逸苦笑了一下,他不想和那女殺手再有什麼聯繫了,卻沒想到女殺手走的時候居然記下了自己的名字。估計,以後又有麻煩事了。

    出了旅店,林逸看了時間,已經下午兩點多了,中午還沒有吃飯,不過對於林逸來說,一頓飯並不是很重要。

    林逸攔了一輛出租車,上車後對司機說道:“去第一高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