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到學校,經過高三九班的時候,康曉波抻着腦袋透過門上的玻璃向裡面看,看了半天卻也沒看到唐韻是否在教室裡,脖子都要變成長頸鹿了,被林逸往回一拉:“行了,一會兒被九班的班主任看到,有你好看的。”

    “呃……”康曉波這才縮回了腦袋:“也不知道唐韻回沒回來?”

    “你覺得你有希望追上她?”林逸看着康曉波的樣子,毫不客氣的問道。

    “沒有!”康曉波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斬釘截鐵的搖了搖頭。

    “沒有你還看,浪費時間?”林逸一拍他的後腦勺:“回去好好看書,考不上大學看你怎麼辦!”

    “我不是尋思我追不上,但是老大你有可能麼!”康曉波苦笑道:“本來我尋思今天你英雄救美,唐韻沒準兒會對你不一樣呢,誰知道……果然不一樣……”

    恩?康曉波這麼一說,林逸倒是想到了一個別的問題!難道唐韻以爲自己是在英雄救美?或者是藉着鄒若明演了一齣戲?這樣一來,她或許誤解自己也像鄒若明一樣,要追求她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唐韻那一系列反常的舉動倒是可以理解了!

    真是個自我意識防範超強的女孩子啊!林逸的嘴角劃過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來,不過,倒是很有趣!如果不是自己這一次有任務在身,林逸倒是真想全身心的投入這校園生活中去,享受一下這個年齡段的學生之間的那些曖昧、微妙的關係。

    “走吧,馬上要上課了。”林逸提醒了康曉波一句,加快了腳步,晚上大課的預備鈴已經響起。

    康曉波也不敢再逗留,跟着林逸進了高三五班的教室。

    楚夢瑤和陳雨舒早就回來了,此刻兩人正坐在座位上低聲說着什麼,看着林逸進來,陳雨舒擡眼瞄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繼續和楚夢瑤說話。

    讓林逸有些意外的是,鍾品亮卻沒有在教室裡,他的兩個手下高小福和張乃炮倒是在,唯獨鍾品亮的座位上是空的。

    不過很快的,康曉波就從別人那裡打探來了消息!剛纔有警車到學校來,直接把鍾品亮給帶走了。

    這個結果倒是讓林逸一愣,難道是因爲黑豹哥的事情?如果黑豹哥沒挺住把鍾品亮給咬了出來,那麼說明這小子也挺倒黴的。

    晚上的大輔導課又是測驗,前一個小時做了一套試卷,交卷後,由學習委員拿着一疊試卷,反放着隨機再發下去,然後老師邊講題,下面邊互相批閱,最後彙總一下成績。

    這樣一來,就可以省去老師閱卷的時間,在高三這個幾乎每天都有測驗的年代,這種做法倒是適合這種緊張快節奏的生活。

    不過,讓林逸意外的是,學習委員居然是陳雨舒!沒想到這小妞還是班幹部,自己以前倒是沒有發現。考試結束後,陳雨舒拿着一疊試卷開始往下分發,走到林逸身邊的時候,陳雨舒卻也不看林逸,一本正經的丟下了一張試卷,然後就去發別人的了。

    只是在轉身的時候,陳雨舒賊笑了兩下,不過很快的就收斂了起來。

    “楚夢瑤?”林逸看着試卷上的姓名,有些無語,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事情?林逸現在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是陳雨舒故意的了。

    班級裡大多數男生其實都夢想着有一天能批閱楚夢瑤或者陳雨舒的卷子,雖然只是一張卷子而已,不過一想到這是她們做過的試卷,上面肯定還留有兩人的味道,通過這種方式也算是一親芳澤了,可以自我滿足的YY一下。

    不過遺憾的是,每次陳雨舒和楚夢瑤的試卷都是她們兩人之間對調的,雖然時間長了陳雨舒有藉着職務之便作弊的嫌疑,但是誰也不會去自討沒趣的揭發這件事。

    這一次,陳雨舒卻把楚夢瑤的試卷給了林逸,而把林逸和自己的試卷留到了最後,她是打算將林逸的試卷留給楚夢瑤的,製造一個巧合出來。

    發完了試卷,陳雨舒拿着兩張試卷回到了座位上,然後往楚夢瑤的面前一放,笑嘻嘻的道:“瑤瑤姐,你選一個?”

    “什麼意思?每次不都是我們互相批閱?”楚夢瑤奇怪的看着陳雨舒。

    “呃……這次……我不小心把你的試卷發出去了……”陳雨舒解釋道:“所以……”

    “算了……”楚夢瑤也知道,陳雨舒每次都這麼做,也難免有出錯的時候,一不小心沒照看到,就可能發錯了:“隨便吧,哪張都行。”

    既然不是自己的試卷,楚夢瑤自然也不關心了。

    “哦,那給你這張吧!”陳雨舒將林逸的試卷丟給了楚夢瑤,然後偷偷的把自己的試卷留了下來。

    “林逸?”楚夢瑤看了一眼試卷上的名字,微微一愕,隨即明白了什麼,轉過頭來,看着埋頭在那裡一本正經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的陳雨舒,頓時明白是她搞的鬼:“小舒!”

    “呃……瑤瑤姐,幹什麼?”陳雨舒笑眯眯的擡起頭來,一副我不知道的樣子。

    “讓我看看你的試卷!”楚夢瑤看着陳雨舒捂的嚴嚴實實的試卷,就要去搶。

    “啊?這有什麼好看的……”陳雨舒一陣的心虛,手上捂得更加嚴實。

    “給我。”楚夢瑤卻強行搶過了陳雨舒的試卷,陳雨舒怕將試卷撕毀,只得放手。而楚夢瑤看了一眼搶過來得試卷,發現是陳雨舒自己的,頓時氣得直瞪眼:“小舒!你把我的試卷搞哪裡去了?”

    “呃……給箭牌哥了……讓他搞去了……”陳雨舒邪惡的想,恩,就是搞……

    “氣死我了!”楚夢瑤對於陳雨舒這種行爲,已經有些無語了,不過好在已經習慣她的姓格,知道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亂那種姓格,也不好再說什麼!

    不過,楚夢瑤的眼睛卻死死的盯着林逸的試卷,拿起紅色的彩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林逸的試卷上開始畫起“X”來,也不管對錯,反正是從頭畫到尾,最後在卷子上面了一個大大的“0”蛋,纔將彩筆一丟,大大的出了一口氣,她把氣都出卷子上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