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話題揭過之後,關學民就和林逸聊起了中醫方面的話題,正好有一些學術上的難題,本來關學民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去詢問林逸的,結果林逸的回答卻讓關學民大開眼界,暗道自己原來就是井底之蛙,很多問題,林逸雖然沒有正面的進行回答,不過卻讓關學民茅塞頓開……關學民心中暗暗感激的同時,更是佩服林逸。

    看起來,林逸的回答像是在互相討論切磋,並沒有直接將答案說出來,更多的是旁敲側擊,說一些相關的話題。

    但是關學民清楚,林逸這是在提點他,就像一個敬業的老師,在諄諄善誘細心的啓發和教導自己的學生,不但給了學生讀力思考的自主能力,而且也鼓勵了學生的自信心。

    經過林逸的提點,關學民很快的就想通了之前的疑惑之處,由他自己思考總結出來的,自然和林逸直接說出來的有着本質的不同!

    所以,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關學民已然已經擺出了一種學生的姿態,恭謹的坐在那裡,對林逸的言語也甚是恭敬。

    甚至到了後來,關學民都挺直了身板,一副小學生的樣子,多少年了,關學民甚至都忘記了自己聽課時是什麼感覺,一直都是他給學生上課……不過現在,卻自然而然的就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學生時代,對導師的尊敬,對知識的渴求,讓關學民恍如隔世。

    “噹噹噹……”敲門聲,將已經處於忘我狀態的關學民拉回了現實中,不過,他對於林逸,已經完全以師禮見。

    “林先生,我去看看是誰。”關學民就像學生一般,開門前先和林逸請示一下。

    林逸苦笑,這又轉回去了,不過他也知道,讓關學民再叫自己小逸的話,他的心裡都過不去。

    敲門的是楊懷軍,他在外面左等右等,已經過了中午吃飯的時間,林逸和關學民還沒有出來,又等了一會兒,怕出什麼事兒,所以就敲門詢問一下。

    “關爺爺……已經過了中午飯時,您和林逸……”楊懷軍看到關學民打開門,看樣子也沒什麼事情,倒是鬆了一口氣。

    “哦?已經過了飯時了?”關學民看了看手錶,果然已經快下午一點鐘了,頓時暗歎時間過的真快,雖然還想繼續向林逸請教下去,不過自己廢寢忘食,林逸終是要吃飯的,況且已經耽擱了一上午的時間,下午人家有沒有事情還不好說,關學民自然不好意思再糾纏下去:“那我們出去吃點兒東西?”

    “關爺爺,你下午沒有病人麼?”楊懷軍聽關學民這麼說,倒是有些奇怪。關學民每天都有病人的,不過今天爲了等林逸來,特意推了一上午的事情,但是此刻馬上就下午了,再出去吃飯的話,很可能會趕不及。

    “那也不不能不吃東西……”關學民已經耽擱了林逸一上午的時間,要是不請林逸吃飯,心裡面也過不去,但是下午確實有病人上門,昨天的劉老,已經約好了下午過來。

    “呵,既然關爺爺您還有病人,那就先不吃了,我和軍哥出去隨便吃點兒什麼就行了。”林逸也看出了關學民的爲難和尷尬,於是主動提了出來:“下次改天我再上門蹭飯,關爺爺不會不歡迎吧?”

    “歡迎,當然歡迎!”關學民聽林逸還會上門來,頓時大喜,也知道林逸是故意這麼說,“下次來,我叫我孫女燒幾個拿手菜,小楊吃過的,不比大飯店的差。”

    “呵,一定!那我就期待着了!”林逸點了點頭,和楊懷軍一起下了樓去。

    關學民要下樓相送,林逸卻攔住了:“關爺爺,你要再這麼客氣,下次我可不敢來了?”

    “好,那我就不送了……”關學民雖然知道林逸是說笑,但是還是嚇了一跳,連忙停住了腳步。

    上車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奧迪A8L正好駛過來,停在了別墅的門前。

    呵……從車子的後視鏡裡,林逸看到了幾個熟人,這不是那天在商業街遇到的那個老人和他的兒子兒媳麼?他們也找關學民來看病?

    不過林逸也沒有去打招呼的意思,老者的爲人倒是不錯,只是他的兒媳婦太差勁兒,兒子又是個囊貨,在老婆面前唯唯諾諾……要不是最後還能爆發發飆一下,林逸徹底的看不起他……“你認識?”看到林逸通過車子的倒車鏡觀察後面的那幾個人,楊懷軍問道。

    “不認識,只見過一面而已,你認識?”林逸沒有說之前商業街的事情,也沒什麼好說的。

    “我也只是見過一面,燕京劉家人,是一個很大的家族,那個老人叫劉振虎,跟着他的中年男人叫劉天翼,是燕京的大員,那個女人是他老婆,所在的家族也非常厲害!”楊懷軍也不瞞林逸,將知道的東西都說了出來:“劉家在商政兩屆都有很強的人脈,實力雄厚……”

    “是麼?”林逸聽後淡淡的一笑,怪不得那天那女人在商業街說的話那麼囂張,又要找市長,又要讓衛生局長下崗:“那你們楊家呢?”

    “我們家要比劉家差一點兒,畢竟他們家是燕京的,劉天翼又是實權高官,”楊懷軍道:“我家老爺子退了多年,後繼乏力,只在軍隊有些影響力……本來,想讓我在特戰隊鍛鍊幾年,積攢些功勞,然後也好順利的上位,誰想到……”

    林逸點了點頭,楊懷軍雖然這麼說,但是他家族的實力依然比那些普通家族要強了很多,當然比頂尖的家族要差上一些。

    “送我回學校吧,你自己找個地方吃東西。”林逸看了看時間,要是趕得及,還能回學校上下午的第一節課。

    “你不吃了?”楊懷軍有些疑惑。

    “本來也不是很餓,早上吃多了,去學校隨便對付一口就可以了。”林逸說道。

    “那好吧,”楊懷軍一向是唯林逸馬首是瞻,林逸這麼說,他自然不再堅持,掉轉了車頭的方向,向第一高中的方向駛去。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