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清晨,林逸就被一陣手機鈴聲從睡夢中驚醒,這幾天林逸體會到了睡眠的好處,對身體的能量補充有着極大的作用。

    “喂?”林逸迷迷糊糊的接起了手機。

    “林逸?”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我是宋凌珊。”

    “哦,母獅子,你好……”林逸迷迷糊糊的說道。

    “什麼玩意?林逸,你叫我什麼?”宋凌珊一聽林逸的話頓時氣炸了,“你有種再說一遍?”

    當初林逸覺得宋凌珊有些暴力,所以潛意識裡就給她起了一個母獅子的外號,不過清醒的時候一直沒叫過,但是現在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順嘴就說出了心裡面所想。

    “呃……我正做夢呢,和一頭母獅子作鬥爭!”林逸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有些汗顏的說道。就算心裡面這麼想,也不能說出來啊!

    “哼!”宋凌珊冷哼了一聲,雖然知道林逸可能是在瞎掰,但是也沒有心思在這個問題上和他糾纏:“你有沒有時間?”

    “幹什麼?”林逸問道。

    “一會兒我去你學校找你,楊隊向我推薦你。”宋凌珊道:“幫我破案。”

    宋凌珊實在是無計可施了,山林裡面的搜尋難度,簡直是要人命,有些危險的地帶,不可能一一派人進去搜尋,結果拖了幾天,事情毫無進展,宋凌珊沒轍了,想起來了楊懷軍的推薦,抱着試一試的態度,撥通了林逸的電話。

    說實話,要不是宋凌珊將楊懷軍當成大哥一般絕對的信任,她纔不會給林逸打這個電話。因爲在她眼裡,林逸就是楚夢瑤的保鏢而已,能有什麼大能耐呢?

    “呵……”林逸聽後微微一笑,宋凌珊果然還是找上了自己:“行呀,那你得先幫我請個假,我這也不能成天逃課不是?”

    “成天逃課?我這就用你一天好不好?”宋凌珊氣結:“你平時逃課,和我有什麼關係?”

    “昨天逃課是因爲軍哥,今天逃課因爲你,不都是你們警隊的事情?”林逸說道。

    “軍哥?楊隊?”宋凌珊一愣,沒想到昨天楊懷軍也找林逸了,她自然不會覺得林逸是瞎編的,這種事情林逸沒必要騙人,自己一個電話就能求證,於是道:“好吧,那我先和你們主任說一下。”

    “行,那你在學校旁邊的小吃街等我吧,早上那裡沒什麼人。”林逸起了牀,準備穿衣服。

    本來林逸今天打算和楚夢瑤、陳雨舒一起上學的,畢竟好幾天都因爲有事情缺課了,雖然王智峰不會說什麼,但是現在自己的身份還是學生,不能總搞特殊化吧?

    昨晚的飯菜楚夢瑤和陳雨舒幾乎都沒有怎麼動,林逸看了一眼,也不好意思吃,留給她們兩個吃得了,一會兒找宋凌珊蹭飯去,找自己幫忙,一頓飯總不會不捨得吧?

    事實上,就算宋凌珊不找林逸,林逸也想將那天的幾個綁匪給挖出來了,原因無他,既然已經和李呲花撕破了臉,那也沒必要慣着他,先把這些小魚小蝦給弄了再說。

    給楚夢瑤留了張紙條,告訴她今天自己繼續有事兒,林逸就開着陳雨舒那輛黃色甲殼蟲出門了,也不知道福伯的駕照辦回來沒有,早知道讓楊懷軍直接去搞定了,福伯還要再週轉的找一下關係。

    開着車子經過棚戶區,林逸下意識的減緩了車速,卻看見唐韻正站在站臺前等車,昨天搔擾唐韻那個小潑皮也在,此刻正在手舞足蹈眉飛色舞的和唐韻說着什麼,礙於車站人多,倒是也沒敢動手動腳。

    唐韻冷着臉,不去理他,可是經不住那小潑皮的胡言亂語,有些不自在。

    我擦!這小子昨天還沒吸取教訓呢?屁股不疼了?

    林逸一打方向盤,猛地一腳油門,向那小潑皮衝了過去,車子拐彎的時候輪胎和地面的接觸發出了尖銳刺耳的摩擦聲。

    在要撞上那小潑皮的一剎那,林逸停下了車子。對於這種姓能極佳的小車,林逸掌控自如。

    “啊……”站臺上等車的人,都被這一幕嚇了一跳,站在那小潑皮一旁的唐韻更是嚇得臉色蒼白。

    不過,被嚇得最嚴重的莫過於那個小潑皮了,此刻正一頭的冷汗,驚恐的看着身前的車子,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當他確認了車子沒有對自己造成傷害之後,又跳了出來,指着林逸所在的駕駛位破口大罵了起來:“X你個媽!你會不會開車?眼睛長到腳底下了麼?你給老子下來!不想活了是不是?”

    這一刻,這小潑皮的囂張本姓又露了出來。

    說着,就要去拉林逸所在那一邊的車門,李二懶尋思,看這車子還不錯啊,好像是大衆甲殼蟲,要二十多萬呢吧?這回怎麼也能讓這開車的賠自己個三千五千的。

    林逸的車門行駛狀態下是鎖着的,李二懶自然拉不動,正要放棄,林逸卻猛地打開車門,往外面一推,頓時將李二懶給推了一個趔趄,一屁股又坐到了地上,一下子牽扯到了昨天的舊傷,直接捂着屁股哀嚎了起來。

    “你這傷不是沒好呢麼?我還以爲你好了傷疤忘了疼呢,昨天在從公交車上玩了一次空中飛人,你還沒吸取教訓啊?”林逸此刻無疑是很霸道的。

    “你……原來昨天的人是你!”李二懶聽了林逸的話,一下子明白了,怪不得這小子突然的將車子開過來,原來昨天就是他。

    “呵,你還不笨,就是腦袋有點兒缺弦。”林逸冷冷的看了李二懶一眼:“以後離唐韻遠點兒,下次讓我看見,就不是這麼好運了。”

    怎麼說,現在全校也都知道唐韻是自己的女朋友,不管真是假是,唐韻的事兒,自己還真不能不管了。其實,就算沒有這場風波,唐韻的事情,林逸還是會管。

    “X,我當是什麼人,原來是唐韻的護花使者啊?”李二懶卻笑了起來:“嘿,唐韻就住在棚戶區,我看你能天天看着她……到時候,咱們新帳老賬一起算,是不是啊?唐韻?”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